•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唐长安,灵杰集聚,万方来仪。

 

这是座古老又崭新的城市,在宫廷、在市井、在巷陌,流传着无数怪谈轶事,而白龙馆,就是这座都城中经久不息的传说之一。

 

害人的恶鬼、报恩的妖怪、游荡的精灵,这些人们津津乐道、亦真亦幻的故事,给这座繁华的城市披上了一层浪漫的光华。这么多张口舌,这么多个故事,又有多少会被真正相信呢?大多人听了,大笑一场、叹息一阵后,也就甩到脑后了。曾经,玲珑也是这样,只把它们当做茶余饭后的消闲罢了。

 

可如今,住在传说中的白龙馆里,她开始相信妖魔鬼怪、魑魅魍魉的存在,也开始怀疑,那些以前听过的神奇故事,是不是全都真实上演过。

 

与姬弘和小白住在一起,已近两月,她渐渐习惯了白龙馆里的各色神异物件,也慢慢融入了不算平凡的日常生活中。

 

这段日子,玲珑过的很快乐,但白龙馆的生活,并不完全适合一个人类。姬弘和小白都不食人间烟火,这让玲珑也常常忘记吃饭,想起来时,已饿得发晕了。白龙馆的客人不光有人类,也有精灵鬼怪之类夜间出没的家伙,而不管见客、制作器物、送货上门,姬弘总爱叫玲珑陪着她,渐渐地,玲珑也变得日夜颠倒起来。这些时候,她才会意识到,这里与人世的区别,玲珑有些害怕,怕有朝一日,她会连自己是人类这件事也忘记了。

玲珑想着,用姬弘之前给她挑的勺子搅着碗中的浓稠醴酪,叹了一口气,其实她原只是想拿勺子舀点热水喝罢了。

 

姬弘坐在廊下,听见叹气声,转头看过去。见她闷闷不乐的样子,他放下手中摆弄的物件,凑到她跟前问:“玲珑,怎么不高兴?”

 

“没有啊,我很好。”玲珑回答,微笑无懈可击。

 

可姬弘总能识破她强装开心的样子,他说:“别骗人了,你就是不开心。”

 

兔子一蹦一跳从他俩身旁经过,它咂着嘴,瞥了眼姬弘殷勤的样子,已经见怪不怪了。它看看渐渐发亮的天色,加快脚步出了院子,往亭子那儿走去。

 

玲珑见瞒不过姬弘,只得说:“子夏,我没有不开心,遇见你、跟你来到白龙馆生活,是发生在我身上最好的事。”她举起手里的勺子,“你给我用的东西都很好很神奇,但有时候,我有点怀念那些不神奇的,普通人用的东西。”

 

姬弘眨眨眼,突然笑了。“我懂了,”他拉起玲珑,“我们去买点人类平常用的东西吧!看,天亮了,坊市门也该开了。”

 

“买东西?”想到平日里姬弘所收的报酬都是些奇怪的东西,玲珑犹豫地说,“子夏,买人类的东西,是要用铜钱付账的啊……”

 

“玲珑,我曾作为王室的公子在人间生活,你以为,白龙馆里没有钱么?”他嗤笑了声,拍拍玲珑的脑袋,摇头道。 

 

姬弘不愧是当过王子的人,买起东西来,简直一掷千金,叫玲珑看傻了眼。才逛了不一会儿,二人就都抱满了。回到白龙馆在人间的小院,玲珑走在前面,刚要推门,木门却被从里面拉开了。

 

“终于遇到个人类的客人了。”玲珑看着眼前穿着华贵的女子,小声叹道。

 

女子看到姬弘,忙问:“这位可是白龙馆的馆主?”

 

“嗯。”姬弘轻声应道。

 

她笑道:“刚才见馆中无人,我还以为找错地方了呢,可巧,我竟赶上馆主回来。”

 

姬弘看玲珑快抱不动手里的东西了,忙对那女子说:“进去说。”

 

“好,好。呀,你这小丫鬟太没眼色了,怎么能叫馆主拿这些。”她见姬弘手上拿了东西,忙伸手去接,一边还训斥着玲珑。姬弘厌恶地皱眉,没理她,径自进了屋子。放下东西,他故意亲热地拉过玲珑,叫她坐在身边。女子见了,有些尴尬,满脸堆笑道:“呵,瞧我有眼无珠,竟把娘子当作小丫鬟了,也是娘子看着年轻呢。”她眼神暧昧地在玲珑与姬弘身上打量,“不知这位娘子怎么称呼?”

 

玲珑被她看得有些不舒服,却还是回答道:“我叫玲珑。”

 

那女子还要说什么,只听姬弘冷冷地问:“你今日至此,所求何事?”

 

“唉,还不是为了我那不省心的儿子。还要拜托馆主,帮我救救他!”

 

“你儿子生病了吗?”玲珑担心地问。

 

“玲珑妹妹,你可说对了,”她说,“我儿子病了,我看还病得不轻。而且,他这病怪得很,我找了许多人,都治不好呢。他是得了无欲无求之病,馆主可知有何医法?”

 

姬弘想了想说:“无欲无求之病,我头一回听说。倒也无妨,不管什么病,都有相对医法。你且说说,他这病有何症状?”

 

“我儿名叫王景逸,明年春天就满十五岁了。这无欲无求之病是他一两年前染上的,近来越发重了。他不喜钱财,把他配的戴的金啊玉啊都卖了施给粥铺,还将自己的衣物拿了白送给路边乞讨之人,说是不爱富贵;他也不愿做官,我劝他去考科举,家里有的是关系,只要考上,就可平步青云,他却不愿考,说他不爱权力;他说世上有人无衣无食,他不忍穿锦缎食鱼肉,于是日日只穿粗布衣衫,吃最粗检的东西。他说自己没病,可这世上哪有不爱钱、不爱权、又不爱享受的人呢,馆主你说说,这不是病是什么?”

 

女子悲叹道:“我就他这么一个儿子,在家里,他不愿跟他那些嫡出的兄弟争,在外面,又不爱钱不爱权。他得了这个病,变得不思进取,以后要是没钱没权,叫我老了靠谁去?”

 

听了她的话,姬弘玩味地笑:“那你来找我,是要治好他这无欲无求的病了?”

 

“是啊!”女子期待地看着姬弘。

 

“这病嘛,我知道何物能治。只是,我这白龙馆的东西,价钱不菲……”

 

那女子眼珠滴溜溜地转,有些犹豫,但还是咬牙说:“我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的,不过只要能治好我儿子,多少都不算贵。”

 

“这件东西做起来不难,只是我手上还没有材料,半个月后,你再来此处取吧。”说起报酬,姬弘倒没了主意,“唔,要什么报酬呢……我先考虑考虑,到时再告诉你。”

 

那女的千恩万谢地走了。

 

“人类啊,真是有趣。这样的女人,却能生出那样的儿子,有意思……”姬弘眯眼望着她离开的身影,小声叹道。他低头去看玲珑,却见她已呵欠连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姬弘回想:“这孩子又是多久没睡了?”

 

“子夏,我醒啦!”玲珑一睁眼,便习惯性地大声向隔壁的姬弘宣告道。

 

一阵噔噔的脚步声。门被拉开,姬弘伸头进来,一脸兴奋地说:“玲珑,快点起床,咱们要出远门啦。”

 

玲珑简单梳洗了一番,便迫不及待冲进姬弘的房间,只见屋子正中放着一张毯子,叠得方方正正。

 

见玲珑不明所以的样子,姬弘解释道:“这次要用到的原料很稀有,白龙馆里没有存货,咱们去山里一趟,找个老朋友讨要些,这次也刚好赶上他喜得千金,想来要在他那多逗留几日了。我找些了东西带着,此去路远,得准备充足些。”

 

玲珑疑惑道:“带这张毯子去吗?”

 

 小白在一旁笑道:“不是你们带毯子,是毯子带你们去。”它指指姬弘身边的包袱,“东西都放在这里啦!”

 

玲珑将包袱接过来,掂了掂,竟轻若无物。

 

“走吧。”姬弘说着,披上毛茸茸的墨色大衣,抱起那张毯子,便往外走。

 

玲珑手中拿着包袱,忙跟过去,她回头看看兔子,问姬弘:“现在就走?小白去吗?”

 

兔子在身后欢快地向她招手道别。

 

“小白留下看家。”

 

这时节已是天寒地冻,夜色让寒冷更加肆虐,但刚一出门,玲珑身上的“天衣”猎猎而起,化出一袭银白的毛裘大衣,将她紧紧裹在其中。水上已结成厚实的冰面,两人一前一后,一黑一白,一高一矮,一步步踩着冰面往亭中走去。

113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