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喂!懒虫,快醒醒!”

 

玲珑睁开眼,面前站着个小男孩,正揪着她的头发吵嚷着。玲珑捂住脑袋坐起来。男孩看着只有六七岁,长得虎头虎脑,若不是那双邪魅的金色眼睛,倒也算可爱。

 

“子夏呢?”玲珑四下寻觅,却不见姬弘的影子。只见她所在的这间“房子”,黄金铺地,珠玉饰壁,墙边堆满各色珍宝,却又没有精心摆放整齐,只是随意地堆叠在一起。

 

“你在找白龙吗?”小男孩玩味地盯着她,“你一个人类的毛孩子,是怎么和白龙攀上关系的?”

 

玲珑白了他一眼:“口气好大,明明自己也还是个小娃娃吧。”

 

“小娃娃?”他气冲冲地说,“哼,你可知道我是谁,说出来吓死你!”

 

玲珑看他故作狰狞的样子,鼻子眼睛都挤在一起,没忍住,竟噗嗤一声笑了。这可把那男孩气坏了,一跺脚,转身就要走。玲珑想,他既然知道姬弘是白龙,大概也能带她找到他,便起身跟了上去。

 

走至一间宽广的大厅,玲珑一眼看见了姬弘,忙跑到他身边。

 

“呵呵呵,这就是玲珑娘子吧?小儿东临,早先惊吓了娘子,还请见谅。身体可好些了?”玲珑循声望去,原来厅中还坐着一位老者,须发皆白,却穿着华丽,披金戴银。

 

“这个人类简直是无法无天!”男孩走到老者身旁,撅着嘴,气呼呼地控诉道。

 

“东临无礼。刚刚遣你去问候,可向贵客道歉了?”被老者训斥,那男孩才不情不愿从嘴里挤出几个字:“叫娘子受惊了,东临在此赔礼。”他虽向玲珑拱手拜了拜,却仍是一脸不快。

 

玲珑浅浅一躬,算是回答。

 

她想起之前看到的怪物,原来就是这个小子啊,难不成,这一家子都是羊变的?“他们是什么妖怪,是羊精么?”玲珑小声地问姬弘。

 

“羊精?”姬弘被她逗笑了。

 

那叫东临的男孩,听了她这话更是一脸怒容,却又不敢发作。再看堂上的老者,也一副哭笑不得的无奈样子。还好此时进来了一个家仆,说是宴饮已备,请主人入席,才打破了厅中有些尴尬的气氛。

 

老者邀姬弘和玲珑一同用餐,往餐厅去的路上,姬弘才有机会向玲珑解释:“这里可不是什么羊精的洞府。他们一家,是饕餮。”

 

“你刚刚见到的是此处的洞主,他也活了一千多年了。我上次见他时,刘邦和项羽还在争王,那时日子可不怎么好过,跟今时今日的大唐没法比。唉,我记得那时他还挺年轻的,没想到竟也老得这么快。”他有些感概。

 

“饕餮是什么?”玲珑没听过这种怪物,有些好奇地问。

 

“呵,你没听说过饕餮么?”姬弘有些意外,他叹道,“饕餮以前在人间可是名声赫赫,没想到,才过了千八百年,人类都不知道他们了。”

 

他接着说:“曾几何时,饕餮横行人世,夺人谷物,积聚金银。以其贪甚,为人所忌。世殊时异,饕餮一族,如今竟也落没了。”

 

“那我们为什么要来找饕餮?”

 

“你记得那个女人说的么?她儿子得了无欲无求之病。既然要改变他那无欲无求的心性,那这件东西就必须激发他心中的贪欲,使之所求无厌,所食无足。此物所需的原料,唯有取自饕餮之身。因为饕餮,便是贪欲所化,最是贪吃贪财。”姬弘说道。

 

玲珑想了想,有些犹豫地说:“其实,我有些不明白,无欲无求真的是一种病吗?那个男孩真的需要医治么?”

 

姬弘狡黠地笑道:“客人求我帮她,我便制出物件交给她,剩下的事,都由她了。”

 

玲珑无话可说,只是疑惑地看看姬弘,沉默地跟着他。

 

 

厅中的几口鼎中烹煮着食物,香味已飘了满屋,仆从们正在分餐。玲珑见他们竟捞出了整只的牛羊,又上了几筐蒸饼,才明白饕餮的食量。

 

入席坐了,玲珑的位子正挨着姬弘。

 

这场宴会没有丝竹鼓乐,没有交杯换盏,也没有戏谑交谈,餐厅里只闻大嚼大咽之声,所有人都在埋头进食,就连平日不近饮食的姬弘,也在不停向口中送着食物。玲珑奇怪地问他:“子夏,你不是不吃东西吗?”

 

“我不必靠食物维生,却并非不能吃东西。今日承主人盛情,却之不恭,何况桃家的食物,总教人欲罢不能。”他指指玲珑桌上的半只羊,“你必定饿了,快吃吧。”

 

桌上没有搛菜之箸,亦无碗盘,玲珑看着眼前那几乎和她一样大的羊,有些不知从何下手。她四处张望,只见东临已全身扑在整只牛上,直接用手撕了肉大啃,其他人则拿刀割肉吃。她看看桌上那把对她来说有些大的刀子,原来这就是餐具。

 

羊肉香气四溢,没有一丝腥膻,细嫩滑口,鲜美润热,玲珑吃了一口,便停不下来,怪不得子夏说“欲罢不能”。

117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