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回到长安已是深夜。

 

姬弘取了一颗牙,放在桌上,兔子被牙箱所发散的戾气惊得跑出了屋子。它躲在门外,只露出一只脑袋问:“馆主,你把什么带回来了?”

 

玲珑抢着回答道:“这些是饕餮的乳牙。”

 

“饕餮牙天生戾气重,但还未加工,倒没甚神奇,也无害处。”

 

听姬弘这么说,玲珑在案边坐下,伸手去摸那长近一尺的牙齿。刚接触牙齿表面,她察觉到一丝阴寒之气,但只一会儿竟生出一种温润之感,令人不忍离手。

 

姬弘把箱子盖好,收进包袱里,兔子才敢走进房间。它犹疑地走进,趴在桌沿,伸出小爪子也想摸摸。

 

“呀!”刚一触到牙面,只闻一声惊叫,兔子飞速收回手爪,玲珑忙转头看去,那只原本毛茸茸的小爪子,竟在接触饕餮牙的一瞬间化作玉石,像是被冻结了一般。

 

姬弘瞥了一眼兔子变回玉石的爪子:“饕餮牙亦可辟邪,灵力不够的精怪会被打回原形,小白还是离远些吧。”

 

“它的爪子怎么办?”玲珑担心地问。

 

“没事的,待会儿就能变回来了。”姬弘看看捧着爪子一脸忧愁的兔子,回答道。

 

果然,没过多久,玲珑听见噼噼剥剥的微响,她凑近看兔子的爪子,玉石光滑表面炸出了细细的白色绒毛。

 

“小白,看,你的爪子变回来了!”玲珑高兴地欢呼,她捉住小白的手,只见玉石质料像冰块溶解一样,转眼消失了,剩下一只毛茸茸软乎乎的爪掌。用力捏捏,很有弹性。

 

“嗷!”兔子吃痛,忙从玲珑手里抽回手爪,“疼疼疼!”

 

见兔子的爪子已无大碍,姬弘将包袱抛给它:“小白,帮我把幽浮毯和饕餮牙箱,还有这包袱,都收进聚流离放好”。

 

小白敏捷地向后一跃,躲开了,它警惕地盯着地上软塌塌的包袱,挥挥刚复原的爪子,问姬弘:“啧啧,馆主,那饕餮牙对我来说太危险了吧。”

 

“牙在箱子里,不会有事。”不容置疑的口吻。

 

“好吧。”兔子咂咂牙,小心翼翼用手勾起包袱,拎得离身子远远的,踩着小碎步出了门。 

 

姬弘托起牙料,在灯下把玩捉摸。逆着光,能看见牙面上的细微裂纹,他又随手在桌脚边捡了根细长的羽毛,顺着牙根处伸进去,探究牙心的深浅和走向。玲珑忍不住问道:“这饕餮牙,要用来做什么呢?”

 

“夜里灯光不够,要等天亮,凿掉牙皮,再把它锯了,做双饕餮牙箸。”他瞥一眼玲珑,“你先去睡觉。”

 

姬弘放下饕餮牙,推着玲珑回了屋子。

 

“明天一定要叫我哦,我想看你是怎么做的。”姬弘给玲珑盖上毯子,她眼睛睁得溜圆,不放心地叮嘱他。

 

“好好好。等你醒了,我再开工。”

 

玲珑躺在榻上,望着姬弘离去的背影,心中很是好奇。她所认识的姬弘,不管做什么,都一副毫不费力的优雅样子,玲珑实在想不出,持凿拉锯的他会是什么形象。

 

心里惦记着要看姬弘做牙箸,第二天玲珑早早就醒了,门外透进了稀薄的光线。她鼓足了气,清亮地一嗓:“子夏,我醒啦!”

 

“欸!”

 

墙那边传来姬弘的答应声,玲珑精神满满地坐起,飞速地收拾了自己,迫不及待地跑去隔壁。

 

姬弘带她沿着不起眼的小道,绕过聚流离,竟来到一片工坊林立的陌生地方,在此之前,玲珑还以为这岛上只有小院和聚流离。

 

“这是什么?”

 

“烧制陶瓷的窑炉。”

 

“那是什么?”

 

“炼钢炉。”

 

“这又是什么?”

 

“铸剑模。”

 

玲珑惊讶地看着那些大型炉灶与车床工具,这里对她来说,简直是一个崭新的世界,她问姬弘:“这些你都会用吗?”

 

姬弘眼中有着孩童一般的兴奋:“当然,别忘了,我有大把时间可供打发。这岛上的一切,也都是我自己一砖一木垒成的。”

 

“包括聚流离?”

 

“包括聚流离。”

 

玲珑不解:“可你是神通广大的白龙,又是家财万贯的王子,不需要自己动手做这些吧?”

 

他听了轻轻摇头,笑道:“玲珑,我不需要睡眠,你每天只有一半时间醒着,而我则有满满十二个时辰要消磨。一天十二个时辰,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一千五百年又有多少天?相信我,不管是动手给自己裁一袭衣袍,还是为随便哪个客人制一件器物,或是垒砌砖窑砍伐树木,从头建起一座院落,对我来说,都是漫长岁月里难得有意思的事。”

109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