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珑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看看自己身处的幽暗走廊,那一扇扇紧闭的木门后,不知又有些什么?想到这儿,不免打了个寒战,她忙转身往有光的地方跑去,脚步急急的,仿佛还怕有别的东西追上来一样。

 

她沿着来时路往回跑,左转、左转、再左转,跑到最后一段走廊尽头,聚流离的大门却仍未出现。玲珑意识到自己真的迷路了,而她不知道,这座变幻无常的神秘建筑,到底有多少条走廊、多少个路口,又有多少间屋子收藏着各色或奇异或危险的物件。看着前后左右一模一样的走廊,她焦急又无助,回想起刚才那诡异的绳子,更是后怕地发抖。

 

“守账灵!”她忽然有了主意,守账灵对聚流离中所有器物的位置都了如指掌,它们一定知道“骨料室”在哪,也许还能带着她找到出去的路。

 

玲珑有了精神,她刻意避开刚走过的那条走廊,往前面奔去。

 

拉开一扇门,探身进去寻守账灵的身影,没有。

 

换一间,还是没有。

 

再换一间,仍然没有。

 

玲珑搜过一整条走廊,却连一只守账灵都没看见。“平时总能见到一两只的,今天它们都去哪儿了?”她有些泄气,却没有放弃,又跑向另一条走廊,一间一间拉开门去找。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已将多少条走廊上的房间各个搜过,却仍一无所获,玲珑只觉口干舌燥,疲累不堪。她又找了一间屋子,还是没见着守账灵的影儿,玲珑心里已被失望与恐惧填满了。她出了屋子,抬起沉重的手臂,费力地拉上门。

 

玲珑把饕餮牙紧紧抱在胸前,靠着走廊墙壁蹲了下来,将身体缩作小小一团,悄没声地抹起了眼泪。

 

垂头啜泣许久,恍惚中,她听见了一个飘渺的声音,在唤着自己的名字。她抬头,不确定那声音是真的,还是自己的幻觉。

 

“玲珑……”

 

那呼唤又从远处飘来,虽然微弱,却很真实。

 

玲珑擦干脸上的泪水,站了起来。她屏息凝神,小心翼翼循着那声音走去。

 

那是个女人,约摸二十多岁。

 

玲珑远远就发现,她手里拎着歧路灯,那独特的紫色光焰,玲珑定不会认错。看那女子的面目,温婉美丽,玲珑不认识这她,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她见到玲珑,便不再出声,亭亭立着,等她走近。

 

“你是什么人?”玲珑行至女子面前,瞅了瞅她手里的歧路灯,问道。

 

那女子没回答,只是神秘地笑笑,眨眨眼示意玲珑跟上,便转身往一个方向走去。

 

玲珑猜测,这女子既然有歧路灯在手,大约也与白龙馆有些瓜葛。她想,我在这聚流离里迷了路,若靠自己,不知要几天才能找到出口,不如就跟着她,或许能走出去。但她毕竟对这陌生女子有些不放心,默默跟上她,却刻意隔远了几步。

 

二人一前一后,静静走着,穿过一条走廊,又钻进另一条,不知还要走多久。但有那女子陪伴,玲珑心中总算安稳了些,不知不觉拉近了与她的距离。

 

走到一处门外,女子停下脚步,等着玲珑走到身边。

 

玲珑不明所以地看看那房门,惊喜地发现,门边木牌上写着“骨料室”三字。她感激地看那女子一眼,拉开门走进去,没花多少功夫,就在门边一架木柜最显眼的位置上找到了饕餮牙箱。

 

玲珑打开牙箱,将那去了皮的饕餮牙小心地放进去,刚要阖上箱盖,又犹豫起来。

 

她想起之前那根诡异的绳索,显然畏惧这牙料的威力,门外那不明底细的女子若是什么魑魅魍魉化身,没了饕餮牙震慑,自己岂不是凶多吉少?但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玲珑关上牙箱,出了屋子。

 

看着眼前的神秘女子,不知为何,玲珑心底对她是信任的。

 

“喂!女娃娃,你在哪呢……”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小白那标志性的高音破嗓让玲珑差点雀跃而起。

 

“小白,我在这儿!”她慌忙应道。玲珑拔腿就往声音的来源处跑,跑出了几步才想起身后的人,回头去看那女子,她什么也没说,仍是淡淡笑着。

 

刚要向她道谢,那女子抬起手,伸出食指在嘴边,眨眨眼,似乎是要玲珑为她保守什么秘密,但她什么都没说,只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便提着灯,转身婷婷袅袅而去。

 

玲珑怔怔的望着她离去的方向,直到小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才发现那女子已消失了。

 

“啊,女娃娃,原来你没走丢!”玲珑回过神,小白的脑袋映入眼帘,它瞥一眼门牌上的“骨料室”,长吁一口气道,“还好你守在这屋子门口,啧啧,我还以为你早游荡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到死都走不出来了呢。”

106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