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路过那段昏暗的走廊,玲珑心有余悸。她警惕地转头看去,怕有什么东西偷偷潜行而出,给他们致命一击。姬弘拉起她的手,安抚道:“有我在,没事的。”

 

寻到了青瓷洗,二人就出了聚流离。

 

姬弘叫玲珑拿着放牙箸的木盒,自己则捧着笔洗。正要往八角亭里走,姬弘在结冻的水上停下脚步,玲珑好奇地回头看,只见他躬下身,手执青瓷洗探向冰面,似要舀水。刚一触到笔洗,坚实的冰面好似瞬间融化了,一股清流淌入其中。姬弘抬手,那冰面又变回了坚硬的原貌,而他手中的笔洗中,已盛满了水。

 

玲珑刚想发问,姬弘神秘地说:“待会你就知道了。”

 

到了店里,那女人果然如约而至。姬弘把盒子递给她,说:“这便是可医无欲无求之病的物件,用它进餐,先增口腹之欲,日子久了,便可达六欲炽盛之效。但你记得,只将这牙箸给你儿子使用,不可转借他人。”

 

女子见这木盒质朴无琢,始有怀疑之色,及至打开盖子,见到里面精雕细刻的牙箸,才眉开色舞:“多谢馆主。”

 

“至于报酬嘛……”

 

“馆主请说,只要我有的,必当奉上。”那女人有些犹疑,却仍是咬咬牙,说出了这话。

 

姬弘眯起眼:“呵呵。”他叫玲珑把青瓷洗拿到女人面前,“请掬一捧水。”

 

女子试探着伸出右手,舀起一点水,不明所以地看着姬弘:“这是要做什么?”

 

话音未落,玲珑见她手里的水像有了生命似得,汇聚在一起,流动着,闪烁着,攒出一只蝶形腰佩的样子。谁能相信这原是一捧水呢,它像是能工巧匠用水晶雕刻而出,就连玉佩下的垂穗也丝丝分明。

 

女人惊异地盯着手中的变化,脸上神情却半是喜悦半是忧伤,眼光也变得温柔。她抬手想握住它,才一触碰,那玉佩却破碎了,变回了一滩水,从她指缝里流下来,落回青瓷洗中。

 

她愣愣地看着被打湿的手掌,一副若有所失的神情。

 

“我就要你的这只玉佩。”姬弘出声。

 

女子忙抬眼看他,脸上写满了猝不及防。

 

“你以为我会要什么做报酬,金银?珠宝?”玲珑看见姬弘脸上的笑意,眼中却分明有些残忍的意味,“我只要你最珍视的物件。”

 

她愣在当下。

 

姬弘又说:“如果不舍得,就把我的东西还回来。”

 

“为了儿子的前途,我没什么舍不得的。”女子解下随身佩戴的玉蝶,口里这么说着,却把它紧紧攥在手里。又过了好一会儿,才下定决心,交到玲珑手里,苦笑道:“不过是一副老旧的玉佩,不值什么。”

 

玲珑将玉佩拿给姬弘。他将玉佩握在手里,看了一眼,便打发她离开:“你走吧。”

 

女人将装牙箸的桃木盒轻轻抱在怀里,像抱着十分真爱的东西,恍恍惚惚起身。姬弘又叮嘱道:“记着,不可转借他人。”

 

“是。”她对姬弘拜了拜,便转身走了。

 

玲珑把青瓷洗拿回姬弘面前,凑近端详他手里的腰佩。

 

那玉佩看起来并不精致,蝴蝶翅膀上横着道浅浅的裂纹,玉中还有些褐色瑕点,而且像是带了许多年,挂绳也褪色了。她很是不解:“子夏,你要这东西做什么?”

 

他把玩着玉佩,问道:“你觉得那饕餮牙箸价值几何?”

 

“应该,值许多钱吧?”玲珑眨眨眼,其实她对金钱还没多少概念,但想到那牙箸取材于神兽,又经白龙亲手雕制,神异非凡,总该价值不菲。

 

姬弘笑笑,点头道:“所以我要了她身上最有价值的东西。”

 

“最有价值?”玲珑还是不明其意。

 

“对我来说,金银珠宝都随手可得,没什么意思。而寄托着人类情感的纪念物,却独一无二,宝贵无比。”

 

姬弘抚摸着玉蝶表面的裂纹,说道,“外人看来不起眼的小东西,却可能凝着一个人一生最爱、最痛、最刻骨铭心的回忆。得到这样的物件,就像是占有了那人的一段生命,这可比钱财有趣多了。只有这样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才配被我收藏在聚流离中。”

 

“你要不要看看我的收藏?”他忽然拉着玲珑站起来,眼中神采熠熠,“我们走吧。”

 

作为报酬收取的物件被集中放置,玲珑看着眼前这条见不到尽头的走廊,真有些眩晕。姬弘带她进了一间房,这屋子门边的木牌上只写了一个“唐”字。

 

柜子上放着各色小玩意,除了常见的佩件、首饰,也有衣物、刀剑,屋子一角竟还摆着一架竹床。玲珑发现,这些物件并没有按着材质与用途分类,而是混杂着陈列的。

 

姬弘献宝似得领着玲珑在架子间逡巡,一会儿拿起这只戒子,一会儿指指那副卷轴,说着是从何时何人处取得,又有些什么故事。

 

东西可真不少。

 

玲珑奇道:“这些物件的故事你都知道?”

 

“当然,只一碰触,就全看见了。”

 

“看见?”玲珑睁大了双眼。

 

“也不是真的看见,”姬弘不知如何解释,“是一种感觉。当我摸到一件物品时,精神就与它连通了,便可感知到寄托其上的情感与思想,以及它所历经的一切。”

 

姬弘找了一处空置的木柜,将蝶形玉佩安放其上,小心翼翼地,像是怕弄痛了它。

 

“这玉佩的故事,你也看见了吗?”玲珑问他。

 

“这蝴蝶里,藏着那人年少时的模样。”姬弘伸手轻轻抚摸玉蝶的翅膀,有些出神地微笑着,“她可与今日你我所见的女人大不相同,呵,倒与她那‘患了无欲无求之病’的儿子有些像呢。”

 

“她曾是个不贪惠利、不慕虚荣的姑娘,只因不忍违背父母之意,嫁作富家妾,被熏染地改换了心性,才渐渐学会了虚伪、算计的本事。如今竟不惜代价,要给她儿子治‘无欲无求之病’了。有趣,人类真是有趣极了。”

 

“这玉佩儿是她少女时代留下的最后一点念想,有了它的提醒,她才没把自己原本的样子全忘了。为了一副饕餮牙箸,她将这最后的念想也舍弃了。不过,玉蝴蝶能飞进聚流离,也算给她找了个好归宿吧。”他满意地点点头,又拉着玲珑,给她讲起了其他物件的故事。

 

玲珑一件一件地看过去,听着姬弘的讲述,为那些奇情故事惊叹着,心底又有一点难过。这里的每个物件,都有着不寻常的经历,凝聚着主人的所思所想,见证了许多刻骨铭心的故事,却作为交换神异器物的报酬,被一一舍弃了。

 

这些物件都曾被珍视、被小心收藏,最后却只能沉寂地躺在聚流离中,它们如果有知,会不会为主人的薄情而伤感叹息?

 

她摇摇头,驱散了那些好笑的想法。看着姬弘捧起每个物件解说时的认真神情,玲珑想,以后若遇闲时,又多了一样给他打发时间的好方法。

 

接下来的两天,玲珑几乎一睁眼就被姬弘拉到聚流离中,看收藏,听故事,她倒也乐此不疲。很快又有客人上门,姬弘精神饱满地投入到新器物的制作中,就在大家都以为饕餮牙箸的故事已经告一段落时,白龙馆里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107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