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上元节不禁夜,长安城里的男女老少全都涌了出来,大街小巷热闹非凡。

 

茶坊酒肆灯烛齐燃,火树银花,金碧相射,锦绣交辉。街道两侧张灯结彩,布着长长的戏台,奇术异能,歌舞百戏,鳞鳞相切,乐声喧杂,观者不绝。人们结伴踏歌,呼喝狂舞,空气里溢满了欢乐,玲珑也忍不住,身子随歌声摇摆,还伴着鼓点拍起手来。

 

“好热闹啊!”玲珑不禁赞叹。

 

她激动地去拽小白,却没触到它毛茸茸的爪子,只捉着一只酥酥软软的小手。玲珑惊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转头看,小白变化的小姑娘高高抬着头,风吹起帽帷,哪里遮得住什么,好在也没人注意。只见她一脸兴奋,眼珠滴溜溜地转,像是不知看什么才好。

 

玲珑笑了:“平日里就属你深沉,没想到遇到灯会,竟也沉不住气了。”

 

小白瞪她一眼,但没放开玲珑的手。

 

姬弘默默走在最前,分开拥挤的人群,跟在身后的玲珑和小白才有一些活动的空当。玲珑看他的背影,欢腾灿烂中一抹素白,淡漠宁静,不染俗尘。不知怎么的,她竟眼眶一红,忙地低头,不叫别人看了去。

 

手上一紧,是小白,正激动地攥着摇她的手。她两眼放光,抽动小巧的鼻子,认真嗅着空气中的味道,口中蹦出四个字:“萝卜油饼!”

 

玲珑也闻到了,隐隐的烟火气下,正飘荡着各种诱人的香味。

 

上元观灯已是成俗,灯市也是最热闹的集会,精明的商户当然不会错过良机,他们在街边巷角支起了临时的小店铺,贩卖手工制作的玩具和各种新奇的小玩意。而路边摊里,最多还是要数卖吃食的,烤胡饼的,煮馄炖的,也有人在卖早早就做好的糕点和果子。

 

小白敏锐地在周遭的混乱里锁定了做萝卜油饼的小摊位置,伸手示意玲珑去看。

 

滚烫的鏊子,多下油,拌上萝卜丝的面糊摊上去,煎得吱吱作响,真香!两人几乎是同时地,遥望着那饼摊,咽了咽口水。

 

姬弘回头看见二人痴馋样,无奈地摇头。

 

“馆主……”小白正要开口央求,姬弘径自转身,大步挤到饼摊前,竟掏出铜钱买了两份。

 

玲珑和小白也跟过来,直直站在摊子前,眼巴巴地瞅着摊主的每个动作。只见他朝刚煎好的大饼下刀,咔咔几声,斩出齐整的两块,又拈起事先裁好的小片油纸垫上,将饼子递给早就迫不及待的两个小姑娘。

 

衬着油纸,饼子还是热得灼手,玲珑却顾不得许多,急急咬下一口,好烫,她只得边嚼边大口呼气。小白也给烫得直跳脚,却没见她停嘴。

 

哦,真好吃。

 

那饼子外皮被油煎得酥脆,内里包裹的萝卜丝也烤得软熟,喷发出淡淡甜香,烫烫地吃下去,连肺腑也温暖了。此刻世上绝无任何食物,能比手上这方油饼更美味。

 

两个小家伙心无旁骛地大嚼,姬弘嗤笑道:“慢点,慢点,也不怕烫!瞧瞧你俩的吃相,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带了两只饕餮出门呢……”平日里,他的调笑总能引逗二人反驳一番,可惜这档子,谁也没空搭理他。

 

没走几步,姬弘被角落里的一个小摊吸引了。

 

玲珑和小白都一心系在油饼上,只默默跟着他,玲珑趁着吃饼的空隙抬眼探究,见是个破破烂烂的地摊,只稀稀落落地摆着几样物件,还脏兮兮的。

 

摊主是个枯瘦矮小的异族老翁,身后藏着个鼓鼓的背囊,眼光烁烁,很是精明的样子。

 

“嗯……”姬弘瞧瞧摊子上铺陈的东西,哼出长长的鼻音,背着手,有些玩味地眯了眯眼,“有点意思。”

 

玲珑吃完了饼,伸头看是什么让子夏这么感兴趣。几颗黑不溜秋的石头蛋子,还有一些瓶瓶罐罐,装着不知什么东西,而靠近摊主脚边处,堆放着一小捆曲里拐弯的树枝。“都是些不起眼的东西嘛……”她小声嘀咕道。

 

那摊主听了,捋捋花白的山羊胡,不以为然地呵斥:“小孩子不懂别瞎说。”

 

他又抬眼望姬弘,狡黠地一笑,眼放精光,“这位郎君不一样,一看就是识货的。”

 

“雷公墨、建树枝,这小摊子卖的不是凡间之物呐……”姬弘弯腰,捡起瓶子晃晃,又打开了一两个陶罐,检视其中所盛之物。没看几样,便直起身来,拍拍手上的灰说:“其他的嘛,倒没什么可看的。”

 

他挑挑眉,看向摊主身后的背囊,轻笑哧之:“既欲市之,又何必将真东西藏着掖着呢?”

 

那老翁听了,嘿嘿一笑:“好说,好说。”他打开背囊,露出一只矮胖的绿色玻璃瓶,拎着系在瓶颈的麻绳,将它取出置于摊前。瓶中盛着不明液体,透过圆鼓鼓的瓶肚,发着淡淡的黄色荧光。

 

姬弘拔下瓶塞,看了一眼,满意地点点头。

 

瓶中的液体发出一股浓烈的臊臭,玲珑捂着鼻子,扯着小白退避三舍:“这东西好臭,是什么呀?”

 

“吼之溺,着体即腐。”摊主幽幽地说,“小孩子别乱碰哦。”

 

姬弘塞上瓶塞,回头解释:“吼,是种异兽,仅长尺余,形如兔,可狮子老虎也害怕它。”他指指瓶子,“这就是原因,它的尿液腐蚀性极强,只一滴,就能烧穿皮肉。”

 

小白哼了一声,撇嘴道:“不知哪个胆小鬼给它起了这名字,其实它就是只兔子嘛,顶多是只尿尿有毒的怪胎兔子。”

 

“咦……”玲珑恶心地吐吐舌头,“这是尿?”

 

“玲珑,咱们这趟来逛夜市真值,遇上好东西啦。”姬弘倒是很兴奋,说着,“有了它,取骨质材料就方便多了。”他指指玻璃瓶和毯子上的黑色石头,“这些,还有那捆建树枝条,我都要了。摊主可还有别的物件?”

 

没了玻璃瓶,老翁的背囊瘪下来,他又摸出几只软蓬蓬的金色毛球。那些小球毛茸茸的,在毯子上滚来滚去,甚是可爱,玲珑忍不住捧起一只把玩,柔柔软软的。

 

“食人花的果子,倒也不甚稀有。”姬弘摇摇头。

 

“食人?”玲珑忙扔了绒球,惊慌地看看双手。

 

姬弘拍拍她的脑袋安慰道:“别怕,这花虽食人,但果子无害,馆里收着好多呢。”

 

摊主抖抖空荡荡的背囊:“再没什么了。只剩一样,我从不示人的,可今日难得遇到识货之人,便给郎君瞧瞧。”说着,从怀里取出一只小木匣。

 

他小心翼翼打开盖子,露出一颗鲜莹明洁的石头来,神秘兮兮地说:“这是十几年前,我从一游僧处得的一块奇石。”

 

“这算什么?”一直默默观察的小白突然开口,嘲笑道,“不过一块破石头,还当宝贝一样地收着藏着,老头儿你真可爱。”

 

姬弘却扬了扬眉,接过那盒子,将石头拿在手里细细抚摩,半晌才说话:“这可不是一般的石头。”

 

“哼,再不一般,也是石头。”小白气哼哼地跺脚,好像那块石头冒犯了它。哦,对了……玲珑意识到:小白可是玉兔所化,区区石块自然不放在眼里。

 

“呵,如今它落在我手里,也是因缘际会……”姬弘叹了一句,便跟小白解释道,“当年女娲氏炼石补天,于大荒山无稽崖炼成高经十二丈、方经二十四丈顽石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那女娲皇只用了三万六千五百块,单单剩下一块未用,弃在青埂峰下,便是此石。它本历经亿万年,吸天地精华,遭山川磨洗,又经女娲锻炼,已通了灵性,可变换大小形状,来去自如。”

听到那石头竟比自己来历还大,小白一时没了傲气,闭着嘴,怏怏地拿脚在地上划拉。

 

姬弘掂掂手中奇石,嘴角流露一丝奇异的笑:“它既然自愿沦落红尘,必是欲经一番悲喜。我且将其收藏起来,捡个适合的时候,再投向人间最多事处,也算成全了它。”

 

“唉,这位郎君,我可没说要卖……”听了姬弘的一番解说,那摊主老翁更是眼放精光,他搓着手,脸上挂着油滑的笑,想去接姬弘手里的石头。

 

“你要是不想卖,干嘛拿出来给我们看,我是不信。”玲珑从前跟着主家,见识过商人的奸猾狡诈,早看穿了这摊主的心思,“只是你现在听说它来历不凡,就想坐地加价了。”

 

“咳咳,小孩子怎么胡乱说话,你这姑娘家家的懂什么……”那老翁被说破了心事,慌得说不出全乎话来。

 

姬弘赞许地瞥了玲珑一眼,又看摊主:“瞧,小姑娘都说穿了。不过,这东西来头虽大,却也没有什么实在的用处,你若拿到别处卖,说破天去,也没人信你,不如卖给我。”他将石头还装回小木匣中,递给小白拿着,又对老翁说:“这只石头,加上刚刚那些,我给你出个价,你必不觉得亏的。”

125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