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跟着春姬在人流中向前钻,玲珑有些气喘。

 

手里出了汗,湿湿黏黏的,那只龙须也不老实,一个劲儿得扭曲钻动,仿佛一不小心就能被它溜走。玲珑有些不放心,稍稍放缓脚步,另一手捂着,右手小心地张开一条缝隙。借着不远处舞龙队火把的光,她从指缝看进去,却只看见自己湿漉漉的的掌心。

 

玲珑心头一紧,忙摊开手,那龙须果然已不在。她再回头看来时的路,企图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但那纤细的龙须早就无处可寻了。玲珑眉头皱起来,有些气愤地鼓起嘴,嗫嚅着:“还是叫你给跑掉了……”

 

追着它跑了一晚上,到头来却是一场空,真沮丧。

 

玲珑在裙上蹭蹭手心的汗水,有些惆怅地抬头,再去寻春姬的身影。还好,那一抹鲜亮的翠,在人群中很是显眼。玲珑正要招呼她等等自己,却惊喜地看到了姬弘的面孔。

 

“子夏!子夏!”她愉快地出声,挥手跳着,企图吸引他的注意。

 

玲珑挤到近前,他才看见她。他望着玲珑,眼光犹疑,转而又有一丝惊喜,他笑着出声:“玲……珑?”

 

玲珑奇怪地站住。

 

这不是子夏,她心里说。

 

不管何时,姬弘总是以冷峻淡漠的面孔示人,即使面对玲珑,偶尔微笑,也掩不住身上淡淡的落寞。而眼前这人,却笑得那么轻易,笑得……那么魅惑……

 

姬弘眼里像有一座雪山,堆积着千年的凉。而他……玲珑打量着眼前的人,他面容像极了子夏,眼里却有灼人的火,笑起来勾魂摄魄。

 

“你是谁?”玲珑被那笑容搅得心中慌乱,用力管住就要逃离的脚步,面无表情地问。

 

舞龙的队伍已逼到身侧,火光皎皎,照亮那人身上一袭血红的袍。他没答话,双臂仍是懒懒抱着,轻靠坊墙,笑着看她,样子落拓又妩媚。

 

“你在这儿呀,我还以为你又跑丢了呢。”春姬的声音响起,“馆主?我可终于找到你了。咦,你也认识玲珑吗?”她眨眨眼,疑惑地看着默默对峙的两人。

 

“馆主?”玲珑转头去看春姬,带着询问的眼光。

 

“这是我们馆主,姓涂。”春姬说,“我说的没错吧,我们馆主是不是和姬馆主长得有些像?”

 

玲珑点头,何止是有些像,面孔、身形、声音,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可是——又那么不同。

 

那人若有所思地瞥了春姬一眼,站直了,依旧笑盈盈的走过来。“我叫涂离九,你也可以叫我离九。”他弯腰在玲珑耳边低语,热热的鼻息呵得她有些痒。他伸手帮她把松落的发丝挽到耳后,指尖滑过玲珑面颊,若有若无的凉,却叫她的脸烫起来。

 

  心惊。

 

玲珑惶惑地看他,那双笑眼中似有妖魅的火,扎进她眼里,深深深深,把她的脑子也烧着了。“嘶——”玲珑手上刺痛,缓过神来,忙抬手看,掌心处有粒针尖大小的红点,好像一颗新生的小痣,莫名地疼。

 

“姬馆主,好久不见啊。”涂离九直起腰,看向玲珑身后,眼角始终带着笑意,好似蒙着一层终年不散的雾。

 

玲珑忙回头去看。一袭白衣近了,身边跟着顶了帷帽的小白,果然是子夏。

 

“还不够久。”姬弘答道,语气比平日还要冷些。

 

涂离九笑着问:“姬馆主好久不来赏光,迷离馆中的珍奇佳酿都无人欣赏,真是可惜了,不如改天送到白龙馆,请姬馆主品鉴一番?”

 

“不用。戒了。”姬弘眼神越发深沉。

 

“哦,戒了啊。”涂离九不住点头,他看看玲珑,又看看姬弘,笑容里像有迷题。

 

玲珑和春姬听得面面相觑,谁能想到,这两位竟是互相认得的。玲珑悄悄问小白:“子夏和涂馆主是怎么认识的?”

 

小白却摆摆手:“不知道啊,我可没见过这位涂馆主,也从没听馆主提起过。”

 

姬弘捉起玲珑的手,低声轻斥:“以后再乱跑,当心被妖怪骗去吃掉。”

 

“是啊,当心被妖怪骗走,姬馆主就看不到你长成大姑娘的样子了。”涂离九向前一步,托起玲珑的下巴,笑得幽深。

 

玲珑只觉手上一紧,姬弘声音里结起霜剑,拉着她就转身:“我们走。”

 

“玲珑,快些长大吧。”涂离九在身后轻轻地说。

 

玲珑跟着姬弘和小白走远了,却忍不住回头去看。

 

那人好像还在笑,红袍被周遭火光映得莹莹,好似一滴血,坠进人心底里。

 

姬弘一路上没说话,玲珑虽有疑问,却也没提起涂离九,只是低头研究手心的红点,这是哪里来的?刚才还痛得很,现在却没感觉了。

 

“怎么了?”姬弘停下步子。

 

“哎?”玲珑笑笑,甩甩手道:“没事。手心有点痒。”

 

姬弘揪住她的手:“别动,我看看。”

 

玲珑看他和小白都没拿东西,想起龙须的事,眼圈一热,“子夏,我把龙须弄丢了。”

 

“没丢没丢。便是丢了也没什么,它自己会找条江流栖身,协调一方风雨,也是好事。”姬弘摇摇她的手,“不过这回真的没丢,你看。”他指指玲珑手心的红点,“它钻进你的身体里了。”

 

这下玲珑可吓得够呛。她睁大了眼睛,愣愣地看着姬弘。

 

姬弘看她的样子,赶快解释道:“没事的,玲珑。它现在还小,你的精血会滋养它,等它长大了,就可以保护你。你说刚才手心痒痒了吗?”

 

玲珑点头:“嗯,刚刚我和涂馆主讲话时,有一点扎扎的疼。”

 

“它能感知妖物,妖精鬼怪的灵力越强,龙须的反应就越大。”

 

“你说涂馆主是妖物?”玲珑有些后怕了。

 

“涂离九是青丘一只九尾红狐,天生妖力不浅,他靠近你,龙须的反应便会有些强烈。”姬弘安抚她说,“但你不用怕,有龙须护体,任何妖物都不敢轻易害你。你试着摸摸小白。”

 

玲珑另一只手拉住小白,右手手心里一阵痒痒。

 

“小白的灵力弱些,龙须的反应也会小一点。”姬弘说。

 

想到那龙须在自己身体中钻来钻去,玲珑还是不免惶恐。“子夏,你能把它弄出来吗?”

 

姬弘看看她,说道:“放心,它伤不到你。等过些时日你适应了,便可随心驱使龙须,如果不想要它,到时找条江河给它安居便是。不过,还是有它在更安全些。”

 

玲珑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接着又问:“现在龙须钻进我手里了,要拿什么去换那个人的宝贝呢?”

 

“东西已经买到啦!”小白抢着回答,“馆主另给了他一根。反正他的头发多,拔不光的。”

 

姬弘从袖中取出一物,是那只玲珑早就见识过的团扇,扇面上印着缩小的玻璃瓶、建树枝等物。玲珑笑了,这样逛街也真是省力。

 

玲珑心里还有许多疑惑,都被她生生咽下了。可还没走几步,心里便被那些问题搔得痒极了,她忍不住问出声:“子夏,你说涂馆主是只妖狐,那春姬呢,她也是妖怪吗?”

 

“不,她是人类。”

 

“哦,太好了。”她不知为何,感觉松了一口气,“那涂馆主为什么长得和你这么像?”

 

小白插嘴道:“不仅是像,他的相貌和馆主是完全一样的。”

 

姬弘点点头:“没错。若不是你们熟悉我的举止动作和说话习惯,也很难分辨谁是谁吧。”

 

他又沉默了一会儿,才说:“精怪本体多是草木禽兽,它们虽然得天地灵气,有了智识和妖力,可以变化,却没有确定的人形。鬼魂则不同,它们曾经是人,即使死了,大多也会以生前的人类形态出现。而精灵妖怪,就需要找一个具体的人,长年累月观察模仿,记住每一个细节,照着他的样子,才能幻出可信的人形。否则,就会像小白一样,纰漏百出。”

 

“涂馆主是照着你的样子变换出来的?”玲珑恍然大悟,可是随之又产生了更多的疑问。照这么说,涂离九在化人形前,曾经和子夏有过长时间的接触咯?他们之间究竟有过什么恩怨?而子夏也并非人类,他从幼年起,就一直以人形生活,那这副人类相貌,又是从何人处得来?

 

真是越想越头疼,玲珑甩甩脑袋,干脆不再想了,只是笑着说:“其实,即便是陌生人,也分得出哪个是你,哪个是他。”

 

姬弘抬抬眉毛,问她:“怎么分?”

 

“嘻嘻,人家涂馆主长着副笑眉眼,我们馆主呢……长了张冰霜脸!”

 

“唔,女娃娃说的没错。”小白在旁边一个劲儿地点头。

 

“再说,你穿着白衣,而那离九身上是红袍,谁会分不清呢?”玲珑狡猾地笑。

 

姬弘被呛得说不出话来,竟也轻轻笑了。

138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