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而近年来北方汉臣动作频频,影响渐广,甚至连丁零宗室中也除了不少文采风流名士风范的人物,如平衍平若等人,南朝朝野便都殷切期待着以诗礼教化感化蛮族的那一天早日到来。

之前罗邂介绍平衍这个人的时候,谢昶,卢健等出身世族的重臣无不欣喜雀跃,此时听他如此分析,才觉希望渺茫。一时间人人都不吭声了。

“不过也不是毫无机会。”一直沉默不语的龙霄突然开口,引来几位大人的侧目。龙霄与出身世家的罗邂不同,他父亲龙庭以斗鸡得幸于熙帝,虽然一直是熙帝惠帝两朝重臣,却在那群真正簪缨世家出身的大臣眼中无异于白衣泼皮。因此龙霄虽然尚公主,掌禁军,在凤都占着头一份的风光,却始终不为这群重臣们所重。

龙霄对齐刷刷投到自己身上的目光视如不见,慢悠悠继续说:“我听说平宗此人虽然军功出身,倒也不是蛮勇无文之人。他摄政七年,北朝汉官地位受到重视是事实。”他似笑非笑望着罗邂说:“听说之前北朝官员连俸禄都没有。丁零各部的人也还算好,各自有田地家奴,产业丰厚;汉官们就惨咯,官员白日处理各式公务,晚上还要去给农庄做佃农卖力气换口粮。丁零贵族可以贪墨枉法捞好处,汉官无人庇护,偷拿个梨子也会被治罪,不知道这说法是不是真的?”

于是几个人的目光又都转回罗邂身上,他心头恼恨,却也只能点头说:“听说是这样。”

“倒是平宗摄政之后,改革弊政,各族官员一视同仁,一律按品定俸。也是在平宗治下各州郡建乡校,令适龄童子学习典籍。崔晏等人虽然在北朝为官已经三代,但大量引入寒门汉人为官却是在平宗摄政之时。这次的事情,虽然将清河崔氏连根拔起,别的汉官却没有被殃及,可见平宗此人未必是不重视文章教化,只是不能容清河崔氏而已。子衾当日在平宗帐下供职,想来比我清楚得多。”

罗邂面色一变,几乎就要翻脸。

他在继承父亲爵位的时候,曾经按照南朝律令向吏部做过说明。当时永德刚刚坏事,他身为琅琊王身边的新贵,风头正健,吏部自然不好得罪,便草草询问写了份总结,几方相关部门加印后便走完流程。在罗邂的叙述中,他当日流亡北朝,在江淮各地流落了两年,后来身份暴露遭到军队逮捕,羁留在龙城两三年,渐渐赢得权贵的信任,有人出面作保把对他的监视解除,这才寻机潜逃回江南。

对他这样一洗两清的经历,自然也有人心存疑虑,但一来上面有琅琊王作保,二来当时永德倒台,朝中人人自危,自然没有人会去生这些闲事,于是这说法也就蒙混了过去。如今龙霄却突然直指罗邂曾在平宗手下做事,这简直无异于说他是北朝派来的奸细,因此不但罗邂变色,连琅琊王的脸色也难看起来。

“烛明,说话可要有根据,这里不是你的公主府,诸位大人都在,你可知道你这话的分量?”

龙霄哈哈笑起来:“是,殿下教训的是。我这不过是坊间听来的流言,没有半分真凭实据,一点儿也做不得真。诸位不必介怀。是我多嘴了,你们继续。”

然而他越是如此,众人心中疑虑越深,一时间谁都找不出话来继续。罗邂放在膝盖上的双拳紧握,知道除非自己表态,否则这几句话只会酝酿发酵渐渐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但是应该怎么说,却需要好好斟酌。罗邂想了想,转头起身向琅琊王跪下,将头上三梁进贤冠摘下放在身侧,毕恭毕敬地说:“烛明所言不虚,当日羁留龙城时,臣迫于摄政王的胁迫,在他府中担任记室之职。但臣虽身在龙城,却心念凤都,并未作出过一分伤损本朝的事情,也未曾向平宗进过一个字的平南策略。我罗家自祖父起,到如今三代身受国恩,父祖教诲言犹在耳,实在不敢在大是大非的事情上有所蒙骗,否则他日泉下无言去见先祖。殿下如若不信,罗邂愿意自裁以证清白。”

“哎,哎,子衾你这是说的什么话!”琅琊王连忙将他扶起,又亲自将他摘下来的进贤冠拾起来为他戴上,一边谆谆地说:“子衾你也是国之重臣,堂堂一代文山侯了,怎么脾气还如此火爆。此事烛明也说了,不过是坊间流言,不足为信,也不会有人当真,你倒自己要跟自己过不去。唉,说来国朝有负你罗家,这事是先帝的错,我与先帝虽是兄弟,这件事情上却不能徇私,你看,你家冤屈已经洗清,产业也已经发回,我对你是绝无任何疑虑的,想来诸位大人也是如此,是不是啊?”

卢健谢昶裴亮等人连连点头,龙霄更是大声表态:“绝无半分怀疑,殿下和子衾都请放心。”

罗邂自然感恩涕下,由琅琊王亲手为他加冠,回到座位上目不斜视地端正跽坐,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暗暗焦虑。刚才琅琊王说了一番安抚的话,却只字不提关于他在平宗手下做事的话题,只是强调他罗家冤屈平凡,罗邂深知琅琊王心中这时已经有了芥蒂。

于是这场议论自然也就不了了之。琅琊王本来想推荐罗邂出使北朝,却因为龙霄四两拨千斤地混搅了一句,不好便下决断。他再如何偏袒罗邂,也不敢冒这样的风险,让罗邂去跟旧主媾和见面。

龙霄目的达到,从明庐出来强掩得色与几位大人告别。他掌管禁军,可以通行内廷,另外几位则必须按照指定路线从外朝方向离开。

龙霄转过一处太湖石,发现罗邂沉着脸在必经的小路上等他,便打醒精神笑着迎过去:“怎么,还舍不得出宫么?”

罗邂盯着龙霄问:“你到底什么意思?”

龙霄故作意外:“我这是在帮你的忙,你难道不知道?”不等罗邂开口,他索性两手一摊,直接把话说明白:“如果我不拦着,琅琊王可就真要派你去出使北朝了。罗邂,你真的愿意去吗?”

罗邂心虚地避开他的目光:“我有什么不愿意的?”

“哦?这么说是我自作多情了?原来你真的不介意让满朝官员都知道你在平宗手下随身近侍了四年多,久居龙城,混迹于宗室贵臣之间,甚至得到平宗的承诺,会出兵帮你报仇?”

罗邂大惊,猛地上前一步要揪住龙霄的衣襟:“你说话小心点儿!”

龙霄不以为意,轻轻在他胸前一推,便将罗邂推开,笑嘻嘻盯着他:“我都说了,这都是流言,从来没说过这是真话。但你以为琅琊王是吃素的么?即使我不说,他将手头麻烦事处理完了回过头来不会自己去琢磨吗?你既然已经把爪子收起来了,就别出这个风头。”

罗邂冷笑:“明明是你自己想去北朝。”

龙霄毫不隐晦地承认:“没错,我是想去,怎么?莫非你也想去?这么急切?”

罗邂刚要回话,却蓦然发现他这话中有陷阱,无论说想去或不想去都会中了圈套,便只能狠狠地闭上嘴怒视着他。

一个小内官匆匆跑过来叫住龙霄:“殿下请武都侯回去。”

龙霄笑了,对罗邂挤了挤眼:“抱歉,失陪了。”

他冲小内侍道了声谢,摸出一粒小金珠子赏给他,转身往明庐的方向走。罗邂不甘心,追在他身后大声问:“你要去北朝,是为了见永德吗?”

龙霄愕然回头惊讶地看着他,像是他说了一个荒诞不经的笑话:“永德,不是早死了吗?”

 

413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