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曾经有人问我,你最喜欢三国里哪一段,我反问道,这得看我多大年纪?

小时候听评书,最喜欢长坂坡,白袍赵子龙七进七出,豪气冲天,帅到没朋友;十七八岁的时候,正是最中二的时代,喜欢的是舌战群儒的潇洒、千里走单骑的惊险、横槊赋诗的霸气,还有从来不好意思承认的董卓戏貂蝉、曹操戏邹氏……到了二十多岁,读正史的时间多过演义,兴趣点逐渐转移到了更细节的东西,痴迷于各种似是而非的阴谋论:曹氏兄弟和甄妃的桃色八卦、宛城之战背后的惊天大阴谋、白帝城托孤到底是怎么回事,等等等等。

时至今日,如果再有人问我最喜欢三国哪一段,我会郑重地告诉他,是诸葛亮北伐中原。

诸葛亮演义里六出祁山,正史里五伐中原,是三国最精彩也是最后一场大戏。国人心目中的三国,在五丈原随着丞相归天就已经结束了。每次研究这一段,我都能找到不同理由去喜欢它。

一开始,看的是空城计,是失街亭,是神奇的木牛流马和更神奇的禳星续命,满眼全是传奇。然后再看,关注的是军阵厮杀、奇谋对决,陶醉于波澜壮阔的史诗对决;慢慢地,演义的衣衫被剥落,露出历史真实的素颜,却依旧无损于它的魅力——围绕秦岭地形的战略博弈、苦心孤诣的粮草攻略、殚精竭虑的军政布局……了解得越多,越能感觉其中萦绕着一股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悲壮。

然而,我现在再去审视这段历史,发现这些关键词去形容都显得不那么合适。说传奇则失之轻薄,说悲壮则失之滥情,讲忠义过于迂腐,谈军略又太细碎。种种言说,都未能切中腠理。最终所有词汇都逐渐淡出,沉淀下来的,只有两个字:责任。

这是一个关于责任的故事,讲述的是一个男人去如何履行自己职责,完全为了一个事业所着迷。为了完成一个承诺,他殚精竭虑,穷尽自己的智慧和精力,并愿意为之付出生命。世人都说“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是文眼,我倒觉得“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才是真正读懂了诸葛亮的用心。

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他当初读《出师表》,读出的是颐使气指的权臣味道。后来有了孩子,他重读《出师表》,才发觉这根本是一位即将出远门的父亲对自己儿子的絮絮叨叨,在絮叨背后,是沉甸甸的责任感。这种精神,是真正贯穿整个北伐的魅力所在,同时也是让诸葛亮超越同时代所有人、名成千古的根本原因。

因此这份偏爱,我一直对这段往事念兹在兹。我的第一篇三国小说,就是以《街亭》为题材。第二篇三国小说,起名叫《风起陇西》,讲的是北伐期间蜀汉内部发生的故事。我不是诸葛粉,有时候还会黑一下,但在内心深处,我始终对那个人在这个地方做的这些事情无比痴迷。

2013年,一个朋友去了秦岭褒斜道,在微博上晒出照片,说这里真美,丞相当年就是在这里走过的。那时候我忽然意识到,诸葛亮离我们并不遥远。他当年走过的道路,如今还在。到了今年,我的一个朋友邵雪城搞了一次环中国自驾游,从四川进藏的时候发来照片,我忽然心中一动:我为什么不能去秦岭看看呢?

和人间世事不同,大自然是不会轻易变化的。秦岭之间的地势通路,区区千年时间不会有什么大的改动。如果我现在去的话,大体和诸葛亮所看到的景色差不多。

读万卷书,走万里路。纸上得来的始终没有直观印象,还是要亲身用脚去丈量一下,才会有真实的感觉。围绕北伐的种种分析和疑问,在你真正置身其中时,说不定便可迎刃而解。即使解不了,也没关系正。所谓“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站在秦岭之中,想象着诸葛丞相和蜀军在千年之前,就在我身立之处默默开过,朝着长安的方向坚定地前进。我们同样闻着山林的味道,感受着陇西吹来的风,这是何等让人激动的体验。

这个念头从萌发时起,就越发强烈,无法抑制,于是一贯懒散的我迸发出了前所未有的行动力,总算赶在秦岭落雪之前,规划好了计划。

是的,我要出发了,我要重走一次丞相的北伐路线,请允许我用一次惊叹号来表达内心的喜悦!!!!!!!

目前大概的规划是这样:我将于9月20日从成都驾车出发,然后沿广汉、德阳、绵竹、江油、广元一路到汉中,拜祭过勉县诸葛墓和汉中城后,转向西北,走康县、西和县、礼县开到天水。北上街亭,自陇县南下宝鸡,下探褒斜道,再折回至五丈原,继续东行至子午谷北口,抵达西安。

前后大概是七天时间,这也是按照《出师表》 来的。诸葛亮开篇就说:“今天下三分,一周疲敝。”意思是如果北伐持续一周时间,就会容易疲惫。

当然,这是个粗略规划。北伐路线涵盖太广了,一次根本走不完,所以走到哪算哪。比如路过江油的时候,说不定一高兴就去阴平小道转转。总之随走随看,不搞得像工作安排那么精确赶人。沿途我会在微博上做直播,晚上会在微信、知乎论坛、三国贴吧上有比较详细的游记,欢迎大家关注。如果你们知道当地有什么特别好吃的美食、特别好吃的美食、特别好吃的美食和隐秘的三国小景点,请偷偷告诉我。

顺便说一句,朋友听完我的计划,说你这不是诸葛亮北伐路线,那到五丈原就结束了。你最后回了西安,严格来说是刘禅路线,所以还得去趟洛阳……

好啦好啦,一提到这个我就收不住话,换个话题。

这次自驾游,我把它起了个名字,叫文化不苦旅。因为它没那么深沉悲悯,也没那么高大上的文明尺度思考,更不是专业考古勘察,就当是一次脑残粉的朝圣之旅吧,开开心心地走走偶像走过的路,对我来说就足够了。人生已是如此艰难,旅行的意义,还是肤浅一点好。

然后是一次抽奖营销,只有有耐心看到这里的人,才有机会参加。

这次的路线里最重要的一站,是定军山的诸葛亮墓。如果你们有任何话想对丞相说的话,请转发这条微博并写下来。我会把你们的话都打印出来,拿到墓前烧给丞相让他老人家看看。当然,所有这么干的人,将会有机会抽取到以下奖品:诸葛墓前的丹桂桂花(据说是下葬时候栽种的,据说)、五套诸葛若虚的《大谋小计五十年——诸葛亮传》(别被这个恶俗的名字骗了,这是一部写诸葛亮的真正好书。)五套《风起陇西》或者一部魅族4手机。车到定军山时,通过官方抽奖平台抽取,看丞相的意思。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

据正史记载,刘备在起兵之处,是中山大商张世平、苏双赞助的。三国演义里说的更不得了,青龙偃月刀、丈八蛇矛、双股剑这三件神兵利器,都是这两位捐献的镔铁打造出来。后来刘备在徐州碰到了当地土豪糜竺,糜竺资产巨亿,僮仆万人,不光给刘备捐了海量家财,还舍出自己和妹妹给他。刘备因此才有了立身之本。

诸葛亮北伐,其中很大程度是因为各地大户的支持。南边“赋出叟、濮耕牛战马金银犀革,充继军资,于时费用不乏。”他的继任者姜维,是靠“羌、胡出马牛羊毡毦及义谷裨军粮,国赖其资。”

我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们,强如刘备、诸葛亮、姜维之流,没有赞助商也是无法成功的。

所以这次我重走北伐,背后也有几位“张世平”、“苏双”和“糜竺”出了力气。

感谢成都地头蛇新华文轩、鼓山文化的大力支持。

感谢《时尚旅游》同仁提供专业旅游建议和咨询。

感谢魅族提供了通讯工具,我想一定比烽燧和快马都好用。

感谢别克提供了北伐用的昂克威,我相信性能一定比木牛流马强。

特别要感谢施耐德电气的宽容,不然我可没有这么多假期出来晃荡。

可惜魏国已经灭亡了,不然我可以从曹睿那弄到点赞助,然后赞美他运筹帷幄击退蜀兵寇边的丰功伟绩。

最后,请允许我引用诸葛亮的一句话作为收尾:

“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当奖率三军,北定中原,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

10月20日,北伐再动。

942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