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姬弘走到玲珑面前坐下,将一盏素净的方形灯笼搁到桌案上:“好了。”

玲珑面前摊着《诗经》,但与其说她在读书,不如说是在走神。她低头瞅着书页,思绪飘飘摇摇,不知去了哪儿,听见姬弘的声音,才从发呆的状态中惊醒过来,抬头瞧他。

“呀,真不错。没想到,它都破成那样了,你也能修好。”玲珑看着眼前的灯笼,不禁赞叹着。第一次见到这盏灯笼,是三天前,也就是上元节那夜,那时它破的只剩下支架,如今在姬弘手里竟焕然如新了。

那天刚从街上回来,姬弘就一头扎进聚流离,他将团扇交给小白处理,自己却破天荒地进了黑走廊上的一间屋。玲珑因上次误闯遇险,还心有余悸,不敢进屋,只在门口站着。姬弘在屋里翻腾半晌,才听他惊喜地呵了声:“啊哈!”玲珑忍不住伸头窥*探,只见姬弘蒙头垢面,衣上也蹭了许多灰尘,手里还拎着什么脏脏的东西,高兴地向玲珑扬了扬。等他绕过堆积满地的物件,走到门口,玲珑才看出来,那是一盏又脏又旧,没了蒙纸,支架也有些变形的灯笼。

“不是修,是重新创作。”姬弘高傲地撇了撇嘴,更正道。

“重新创作?”

“这原是件危险的作品。在它的光芒下,秘密无处遁形,人们本该摈弃芥蒂,坦诚相交,”他叹了口气,“可一切都失控了。”

玲珑问:“出了什么事?”

姬弘的目光沉痛:“是我错了,我低估了秘密的重量。当所有隐秘的欲*望、憎恶和背叛都被一一揭*露展示,伪*善被撕*破,秩序荡然无存,人们变得疯狂……最后,一整个村庄竟化无乌有……”

玲珑有些惊愕地盯着那灯笼,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后移了移。

她的反应被姬弘尽收眼底,他缓和了脸色,安慰道:“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它现在一点也不危险。它已经在我手里脱*胎*换*骨,成了一只仙音烛,一只能回溯记忆的灯笼。来,我来教你怎么用。”

玲珑抬了抬眉毛,好奇起来。

姬弘转动灯笼顶部的小机*关,再向上一提,内部的机*构就整个显露*出来。机*关连接了轮轴,轴上穿着几重叶轮,在每片叶轮末端,用细若无物的丝线系着珠玉碎屑、金银箔片等物。

乍看起来,那些珠宝碎屑只是随便拿来用作装饰而已,但又好像每一片都经过精心设计,用以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它们随着姬弘的动作轻轻摆*动,相互重叠、又分开,时而构成一些似像非像的图形,时而又回归散碎的表象,真是玄之又玄,让人摸不清门道。

轮轴最底部的灯座,插着半只蜡烛。那烛体不知是用什么做的,透着淡淡的粉色,仔细嗅来,还有一丝幽玄深沉的气息。不知怎么的,玲珑有些恍惚,连姬弘的面孔也变得模糊了。

这是什么香味?玲珑好像置身春日樱林深处,埋在那雪白中带着绯红的花瓣儿下;而在那清新甜*蜜的味道下,还有一种浓烈潮*湿的苦味,好像仲夏暴雨后被日头熏烤出的草腥气;紧接着,馥郁而干燥的气息又把玲珑笼罩,她沉醉其中,耳边似乎响起枯叶在脚步下轻轻碎裂的声音;不,这气味不全是美好的,还有一股凌冽在里面,一种刺骨的痛楚,好像白雪覆盖下的土壤,那是死亡之气,腐朽之味,玲珑几乎要迷失其中。

姬弘轻轻推了她一把。

玲珑用*力地眨眨眼,迷惘地看着他:“怎么了?”

姬弘笑笑,说:“这蜡烛有致幻之气,要集中精神,不然可会迷失在自己的意识中,走不出来呢。”他取下蜡烛,没急着做什么,而是把它递给了玲珑。

“要点着么?”她有点犹豫地接过,细细端详。

“此烛无需火来点,只要集中心力盯着烛芯,它会与你的精神联通,自己就点燃了,你试试。”姬弘又叮嘱了一句,“不管看见什么,感觉到什么,一定要记住,那些只是幻象,要记住自己在哪儿。”

玲珑点点头,试着集中精神,她盯着那烛芯,用*力地瞪它,可它就是没有反应。

就在玲珑想放弃时,“呼”,伴着一声几不可闻的微响,火苗窜了出来,在那蜡烛头上忽闪忽闪地舔*动。玲珑惊喜地看着烛火,那香气越发诱人,幻象又出现了,但这次她已经有所准备。谨记着姬弘的叮嘱,她在心里默念:“我在白龙馆,我和子夏在一起。我和子夏在一起。”终于,她抬起眼,穿过那些幻象,看清了姬弘的脸。

姬弘点头,语气里似有一丝赞许:“对于一个人类来说,你掌握地很快。”

他示意玲珑把蜡烛插回灯座,她刚一离手,便见蜡烛上方的轮叶被热气驱动,缓缓转起来,那些悬挂着的小碎片也被带着,纷纷旋转起舞。那些珠片玉屑迎着烛*光,闪烁出奇异绚烂的色泽,在旋动中,金银箔片与珠宝碎屑时而相触,发出叮叮铮铮的悦耳声响,好像唱起了歌。

姬弘捻着机*关,将轮轴沉回灯罩中。

不知是不是错觉,玲珑感到灯笼的轮轴转得更快了。

透过素白的灯罩,珠玉和金银碎片将五颜六色的光彩投射*出来,伴着清脆的金玉撞击声,玲珑的意识好像飞到了悠远的天外,却又好像同时被牢牢钉在她坐着的地方。

这是种十分奇异的体验,玲珑还没来得急赞叹,只觉四周光线变换。她抬眼,屋外夜色蒙蒙,可刚刚还是白天呀?更令她不可思议的是,眼前竟出现了小白的身影。

小白在屋子里飞快地移动,看样子口*中也在不停说话,但声音比平日更尖细,让人无法分辨,玲珑呆呆地望着它,不知该作何反应。

“这是你的记忆,仙音烛把它投射在我们周围,你能控*制它。”身边传来子夏的声音,不带一丝波澜,却莫名让人有了力量。

玲珑努力让小白慢一点,再慢一点。

“女娃娃,你就别担心啦,馆主失踪十天半个月都不是什么新鲜事。劲头一上来,他就钻到不知哪间工棚里去鼓捣物件,等东西做好了,他就会自然出现的。”眼前的小白终于停了下来,它坐在屋子门口,伸头看看门外,又抖抖耳朵,咂巴着嘴回头来看玲珑。

玲珑记起来了,这不是三天前的事吗?子夏在聚流离翻出了破灯笼,就着了魔一样奔了出去,连个招呼也没打。玲珑倒也想跟他一起走,无奈却跟不上姬弘的步伐,竟被无辜抛在黑走廊前。她扯着嗓子把小白叫来,才免了迷路的危险。

想起这,玲珑不免有些生气,但此刻的新奇远远盖过了那本就微弱的一点怨气,她不禁转头问姬弘:“子夏,你也能看见小白吗?”

这话还没说完,她倒被吓了一跳。就在玲珑与姬弘之间,坐着另一个玲珑,她双手托腮,微微蹙着眉,一点儿也没被小白的话宽慰到。

“蜡烛点亮时我就在你身边,我与你的精神相连,你看见的,我也能看见。”姬弘对她大惊小怪的样子有些无奈,“呵,还有人会被自己吓到?”

玲珑没顾上回话,只是着迷地看着“自己”。

“女娃娃别怪馆主有时忘记你,你要知道,他活了上千年,”小白凑到跟前,对三天前的玲珑说,“这千年中,可没什么人陪他,馆主早就习惯了独来独往的生活……”

“嗯……我存在前,他就活着了,我死去后,他仍会继续活下去……小白,我死以后,你会一直陪着他吧?”那个“她”脸上有淡淡的忧虑。

玲珑看到,子夏听到“自己”的话时,蹙了蹙眉,神色一瞬间好像摇摇欲坠。

她心里堵得慌,忙伸手去捏机*关,把转轴提出来,一口气吹熄了烛火。

一瞬间,好像一直罩在他们四周的盖子被掀掉了,夜色倏忽散去,小白没了影儿,另一个玲珑也无处可寻。她舒了一口气,再偷眼看姬弘,他早恢复了平日里淡淡的神色。

“你会用了。”他点点头。

姬弘吩咐她把仙音烛送去春姬处,玲珑起身拿起灯笼要走,袖子却被他拽住。

玲珑回头,见他面色犹疑。姬弘眨了眨眼,睫毛缓缓覆盖瞳孔,他一个字一个字地叮嘱:“玲珑,那狐狸……涂馆主,你还是离他远些的好。”

平日里,玲珑帮忙取送物件,也与妖精鬼怪打过交道,但姬弘从表现得如今日一样不安。玲珑看出他的反常,虽有些不明就里,还是慎重地点头道:“我记下了。”

151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