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夜楼真不愧为长安城首屈一指的歌馆,隔着两条巷子,就有隐隐丝竹,软*软润润,随风入耳。

玲珑只在上元夜来过一次,但循着乐声,也顺利找到了楼下。正要进去,却忽然感到一阵森冷,从背后传来,好像有双眼睛在盯着她似的。她慌忙回头,却没发现什么异样。玲珑摇摇头,想甩掉脑中的不快,她故作轻*松地大步进了门,却总觉着有股阴气黏着她,顺着后脊往上爬。

正紧绷着神*经,玲珑只觉有只手拂过颈背,扫到脖子根,凉凉的。

她顿时头皮发炸,愣了一愣。

“小娘子,来明夜楼听歌,还是看姑娘啊?”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带着三分慵懒,二分妖*娆。

玲珑木木地转头,才意识到,刚刚那只手的主人,就是那个顶着姬弘面容的涂离九。他散着黑发,靠着一侧廊柱,身上仍是一袭魅惑的红。玲珑刚刚太过紧张,只顾埋头往前走,竟没发现他。

涂离九眼神迷离,似在瞄她,又似还在梦中,脸上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让人看了飘飘忽忽的,心脏像踩着棉花,跳得乱套了。

玲珑刚才受了惊吓,又见他这个样子,像是有*意调笑自己似的,她自然恼了他,可又有点怕他,就不知要怎么回应才好。她慌慌说了声“见过涂馆主”,就想逃走。

“我知道了,你既不是来听歌,也不是来看姑娘的。”他笑眯眯地向前一步,低头迫近她,“你一定是想阿九了,特意来找我的。”

“阿……九?”玲珑不禁退后一步,无意识地重复着他的话。离九连连点头:“嗯嗯,我就喜欢你这么叫我。”

他笑得越发亲*昵:“小娘子,快说,你想我了么?”

“我……嗯……”玲珑窘迫地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句子来,只是连连后退,“涂馆主……我……子夏说,要我离你远些。”

离九听到姬弘的名字,不以为然地挑挑眉毛,直了身*子。他抱着双臂,眯了眼打量玲珑,饶有兴味地笑道:“呵,姬弘这么跟你说的?”

她眨眨眼:“子夏说,你是九尾狐妖……你,你会吃*人吗?”

“吃。”他欢快地回答,又伸出食指,轻轻点了点她的鼻尖,狡黠地笑道:“不过小娘子太瘦了,没得啃头。要等你长大些,才有肉吃。”

玲珑惊恐地瞪着他。

离九也不说话,只是看着她,志得意满地微笑。

“咳,”玲珑清了清嗓子,强作镇静,“涂馆主,你既然没兴趣马上吃掉我,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眉梢轻挑,离九眼中掠过一丝讶异,但很快脸上又铺满笑意,点头赞道:“小娘子好生勇敢。可否容阿九问一句,你要往哪儿走呢?”

“我来找春姬。”玲珑说着,有些心虚地把灯笼往身后藏了藏。

这点小动作如何能躲过离九的眼睛,他却没说破,只是笑盈盈地伸手示意:“春姬在楼上,玲珑娘子,这边请。”

玲珑听了这话,如同得了大*赦,终于舒了一口气,匆忙转走。玲珑看子夏的态度,怀疑二人之间或有不快,本来还担忧涂馆主会有心刁*难,谁料他轻轻*松松便放过了自己,玲珑心中便对离九生出些感激来。走到楼梯转角处,偷偷回头去瞧,离九仍站在原地,一手托着下巴,眼神飘忽,不知在想些什么。

春姬正在房*中弹琵琶,玲珑不忍打断,只是倚在门边望着她。一只琵琶,竟也把《子衿》弹得婉转动人,玲珑听得心也柔*软*了。

“玲珑,你来了!”一曲毕了,春姬才发现她,忙放下琵琶迎过来。

玲珑笑笑,拎起手里的灯笼:“我是来给你送东西的。”

“喔。”春姬听了,目光落在灯笼上,忘了反应,只是讷讷地侧身,让她进了屋。玲珑学着子夏的样子,向春姬讲解了这仙音烛的用法,见她神色恍惚,不由伸手拽她:“春姬姐姐,你还好吧?”

“嗯?”春姬缓过神来,抿抿嘴,才道,“我没事。”她盯着仙音烛,峨眉轻蹙,那样子却美好极了。半晌,春姬拉住玲珑,犹豫地说:“玲珑,你陪我一起,好不好?”

玲珑眨眨眼,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桌上的灯笼,微微点了点头。

烛火燃起,仙音绕耳,春姬的记忆纷至沓来,投射在她们身旁。屋子里挤满了模糊的身影,和嘈杂的人声,玲珑看见许多个春姬,有的在走动,有的在读书,有的在独自起舞,屋里还有许多个身着红衣的离九,有的立在门边说话,有的在教春姬弹琴,还有的就坐在玲珑身边,在陪春姬写字。

太多了,太多了,无数的记忆同时涌来,像潮水一样将她们淹没了。

玲珑见春姬的目光越来越迷离,好像就要迷失在自己的意识里,忙握住她的手,在她耳边唤道:“春姬姐姐!春姬姐姐!集中精神,别忘了,这些都只是记忆,你和我在一起呢。”

春姬的眼睛重又有了光彩,她回过神,捏*捏玲珑的手,对她笑了笑。

周围的人影渐渐退去,现在,屋子中只剩下一段记忆。

这时的春姬,只有五六岁的样子,她紧紧依在离九身边,衣裙不知为何,湿*淋*淋的,她眼睛红肿着,好像哭过。离九安慰地伸手,摸*摸春姬的脑袋,轻声说着:“好了,好了。”

玲珑看向那个涂离九,有些恍惚。

他没在笑,他轻轻皱眉,看着春姬,眼睛里好像有冰霜,又好像着了火,那样子和子夏像极了。

“你叫什么名字?”

她缩了缩脖子,小手揪着离九的衣襟不放,泪珠又啪嗒啪嗒砸下来:“小春。”

“好了,别哭,小春。”离九弯下腰,伸手抹掉她脸上的泪水,“瞧你,都变成小花猫了。你还记得回家的路吗?”

女孩猛地摇头,有些慌乱地哭喊:“不回家,我不要回家。”

离九有些讶异地抬了抬眉毛,赶快安抚她:“那好,小春,那我们就不回家,你就待在我这里。”

玲珑还在聚精会神地看着,那两人却定在了那里,没了动作和语言,好像时间静止了一样。身边的春姬站起来,走到近前,伸手去抚*摸小春的头,却什么也没碰到,唉,幻影罢了。她回头看玲珑,表情很是迷惑:“我……我不记得这些事……”

“子夏说,即使早已淡忘、或被抑制隐藏的记忆,点燃仙音烛后,也会重被唤*醒。”玲珑想了想说,“你再试试,也许还可以看见更早的记忆,就能顺着找到你的家人。”

“我怕……”春姬眉间凝着忧虑,只听她又叹了口气,说,“好吧,我猜了这些年,盼了这些年,现在也不是退缩的时候。”

话音未落,小春与离九的身影又动起来,但奇异的是,他们的动作、话语全都是颠倒的。玲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一步步倒着走出房间,没时间多想,她提起仙音烛,和春姬一同跟了出去。

还好没再撞见涂馆主,玲珑庆幸地想。出了明夜楼,玲珑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寒战。之前那种森冷的不快*感又回来了,阴魂不散,如影随形,真讨厌。

两人远远追着幻影,走过几条稍显冷清的小巷。玲珑望着涂离九倒退的身影,又看看春姬,心中不免好奇,她知道他是妖怪吗?

影子在街边停下来,春姬拉玲珑一阵小跑,才到了近前,两人都有些喘息。

春姬偷瞄经过身侧的路人,压低声音问玲珑:“他们都看得见吗?”

玲珑摇头:“点燃蜡烛时,只有我和你在一起,所以也只有我能见你所见。子夏说,这跟精神连接有关。”

春姬听了,放心地点点头。

再去看幻影时,她们才注意到,原本跟在离九身侧的小春不见了,只剩下他一人。四周被浓郁的黑*暗笼罩,好像已是夜半时分。玲珑看看在黑*暗中完全静止的涂离九,纳闷地抬头,见太阳还懒懒地挂在西天,虽近黄昏,却也还要一阵子才会天黑呢。

这周遭的黑*暗,必是仙音烛的投影所致。她想。

春姬从玲珑手上接过仙音烛,深深看进灯笼的光芒里,然后再抬头看离九。一瞬间,眼前的一切不再是静止的,离九眨了眨眼,接着有了动作。玲珑能感到轻柔夜风,吹拂在她的面颊上,街边树上萌发的新叶,也在风里相互触*碰,发出融融的轻响。

不远处传来金吾巡察的马蹄声,而涂离九在深夜的街道上悠闲漫步,好像并不把夜禁当回事。

124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