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婚礼的程序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着各色绫罗绸缎的贵族们在梅府中出出入入。而梅府坐落的梅园,开放之处,到处是游玩踏青的少年男女。

处处是喜庆的气氛。然而,几个当事人脸上却都无一丝喜气。眼见崔氏大限将至,梅尧俞在命一切准备事宜不准向他禀报后,每日多守在母亲床榻边上。顾清霜本以为准备的是自己与杞九的婚事,结果在听了身旁多嘴丫头透漏的真实消息后心疾发作,几乎晕厥死去。至于杞九,天真地做了打算,难过却仍然对将来怀着美好的憧憬,完全预料不到接下来的发展。

此时,离梅尧俞的大婚只剩下五日。

春暖花开,杨柳风吹,由于家主大婚而异常忙碌的父亲母亲根本没有陪伴自己的机会,小菱隔三差五地便去找丹枫,在小院里玩耍。结果前几日因为不小心扯坏了一幅画被丹枫责骂了几句后,小姑娘眼泪汪汪,含着一包泪就哭着跑了。丹枫恰好因为当时心情烦躁没有理会,等到平复下来想去找小姑娘时,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小姑娘的住处。小院一下安静下来,她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及时把那张画收在箱子里,想了想便又画了一些薄页纸,接着上次的故事,装订成式样漂亮的小册子,不承想小姑娘再也没到自己那里去。

事实上,小菱本来打算第二天就去找她,却因为自己母亲的话而放弃了。管家的妻子在听自己女儿说了常去找府上那位神秘的客人后十分担忧。一来,凭借女人的敏感,她感觉到了这位客人潜藏的危险性;二来,她认为对客人冒昧的打搅终归有些不妥。基于这两点原因,她告诫自己的女儿不要再去找丹枫。小菱心里虽然十分想看完上次的画册,最终还是听从了母亲,再没有去找过丹枫。

这天的天气晴朗的过分。小姑娘因为不能去看画册而抑郁的心因为父亲带给自己的风筝振奋起来。梅园的面积是非常大的。邻着落水的小半个梅园,因为被开放而游人如织。而从梅府延伸而去的另外大半个则封锁得是相当的严密,除了收到请柬的那些有身份的客人,其他人基本没有可能进入。而且,客人大多集中在前园,像丹枫的别院所在的后园,并没有多少人来打搅。小姑娘在后园找了一个相对空旷的场地,多番尝试后终于勉强将风筝放飞到空中。她蹦蹦跳跳地拉着风筝线逆着风奔跑,线越拉越长,风筝越飞越高。她是如此兴奋,以至于在向前奔跑时,并没有注意到林木已经密集起来,因为没有放缓速度,等到风筝被树枝挂住时,线也随之而断。小姑娘拿着线轮,怔怔的看着风筝被风从一棵树吹到另一棵树边,最终挂在一株合欢树的树梢上。

小姑娘呆呆看了一会儿后,跑到不远处的小竹林里,找到了上次阿爹砍的堆在竹屋里的竹竿,挑了一根细细长长的,扛在肩上拖着跑回了树下。结果看着挂在树梢上的风筝,失望地发现即便自己够着了风筝,也只能把它从树上挑开,根本没有办法让它不飞走取下来。事实上她也根本够不着风筝。跑来跑去,拜托了好些仆役,却基本上都因为忙碌匆匆走过没有理睬她,偶有一两个停下来被她拉到树下的,看了看挂在高高的树梢上的风筝,也表示无能为力,耸耸肩离开了。一阵风刮过,小菱看着在树梢上摇摆的风筝,心急得要哭出来。这时,她想起了丹枫,踌躇半晌后,跺跺脚跑到了几日没进的别院。

当丹枫看见小姑娘时,着实非常惊讶。等到听了来意后,不由地有些失望,原来是因为有事情要来求助啊。不过禁不住小姑娘的哀求,最后她还是答应了。

两人来到树下的时候,风筝在风中摇晃,眼见就要挣脱树梢。小菱心急地看着她,她微微一笑,把双手覆在小姑娘眼睛上。

“闭上眼哦,我们来变个法术。从现在起,不要睁开眼睛,一直到我让你睁开。”

小姑娘天真柔软的声音传来:“是让风筝回来的法术吗?”

“嗯。”说着,她松开了自己的手,向树干走去。

“不要睁眼,否则法术就不灵了。”

一听这话,眼睛睁开一条小缝的小姑娘立马完全闭上了眼睛。

她踩着树干,脚步轻盈,像一只蝴蝶,最终来到树的顶端。她踏着脆弱的枝条,小心取下挂在上面的风筝。正要跳下时,听见不知何人的惊呼声从下面传来。她回头看了一眼,却不料这一眼,足以万劫不复。

隔着微风中摇摆的小小的新叶,透过一层一层的枝条,视线最终落在那个白衣青年身上。何其相似的一张脸!清冽如深泉的眼,挺直的鼻梁,稍显冷薄的唇,她的手指记得那张脸的每个细节,甚至于战场上留下的看不出来的疤痕。所不同的只是昔日的坚毅脸庞如今却变得柔软温和,那张脸惊恐地看着她松开了手中的风筝,身体轻得像一片羽毛,从空中坠落。她看着他,眼中再无其他,小姑娘“姐姐”“姐姐”的哭喊声与风吹动树叶哗啦啦的声响全成了嗡嗡的背景音。

时间是如此缓慢,金色的光将本就新鲜的叶子照得碧绿通透,轻柔的风拂过她的发丝,托举着飘落的羽毛缓缓下坠。

她的身体几乎没有重量,他稳稳地接住了他。她躺在他的怀中,一动不动,目不转睛看着他的脸。那张脸,眉毛、眼睛、鼻子和嘴唇,都是原先的模样,就像她的手指曾一一触碰时候。于是,她果真伸出了手,想要抚上那张脸。

青年却忽然松开了手,在她没有预防地倒下时,托住她的身体,扶着她稳稳站好,而后向后退了一步,拱手,缓缓折腰施礼,声音曼妙动听,“在下江南杞九,惊扰到姑娘,十分抱歉。”

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尽管,她一直觉得自己早就没有了心。

杞九?江南杞家的小公子,那个有名的琴师吗?同时,也是顾清霜的恋人,是吗?原来前两日梅尧俞说的一点麻烦就是这个。

丹枫心头紧窒几不能呼吸,原来如今那个人长得这样。她仍然记得离开的时候,大雪纷纷扬扬,天那么冷,心那么凉,只有剑插进去的地方温热的鲜血汩汩流出。他脸上是哀恸的神情,话语断断续续不成句,“若有来世,我的手不会再拿起剑。”只因他用剑给了她致命的伤口。

他果然不再用剑,但他的身边,已有他人作伴。

可笑啊,可笑,物是人非不过如此!你看,他终于一点也不记得你了呢!

“抱歉,姑娘若没有大碍,我就告辞了。”

没有听到回应,杞九看着呆立在自己面前的女子,心下觉得虽然不妥,依然选择转身离去。

……

“那个哥哥,好像你画上的人啊!”小姑娘攥着她的手指,一脸天真地道。

95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