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第二日是约定的比剑之日,场所是竹林伐出的一片空地。当时天空是发亮的铅灰色,银色的光芒从翻滚的浓重乌云缝隙里渗出来,与前日过分的晴朗不同,合该是变天的景色,似乎也预示着接下来命运的转折。

孤心,流云,两把绝世的名剑,几经波折,终于再次相遇。长剑交错处,森然的冷光交融又分开,互相辉映,最终达到极致的美丽与危险。

旋风裹着沙沙的竹叶飞舞,杀伐之气凛然肃正,金铁撞击之声清脆激越。孤心幽蓝光芒流动处,但见流云雪白的辉光亦毫无收敛。

这是他们第一次交手,昔日的师徒,如今是相当的水准。的确,她是他名义上的师父,承了少年这么多年一个“师父”的称谓,却从来不曾真正教他剑术。这个没有任何根基的少年的成长,超出任何人的预期,不仅仅是武功。

他们彼此紧咬了牙关,用力格挡眼前的长剑。少年的神色认真无比,正如他做每一件事,都是端正严肃的态度。她够快够狠,少年也够快够狠。梅尧俞为他请的师傅并不止一个,各门各派都有,因此他的剑术并不精纯,却无疑掌握了各种要领,尤其是获胜的要领。如果杀人的话,也许会比她更出色呢!

恰巧此时,少年的剑势现出一痕软弱,丹枫挥剑斩去,却只斩入虚空。没有丝毫预料,她的长发泼墨般垂下,而长剑已经横在她的脖颈上,森寒的剑气侵上了肌肤。她怔怔地站着,一言不发。

“师父,你的心不定。”少年将剑缓缓收入鞘中,这样说道。

“没有,确然是今日的你胜过了昔时的我。”她转身,语音清冷。

“师父……”少年看着她远走的背影,单薄瘦削,衬着阴沉沉的天空,在发寒的风里显出分外的凄凉。她就那样一步一步,手握着冰冷的长剑,最终消失在曲曲折折的小路尽头。

没有人发觉,江南的春色分外容易老。

 

听见推门的声音,在藤椅看画册睡着了的小菱从上面爬起来,尽管腿脚酸麻,却“姐姐”“姐姐”地叫着,跌跌撞撞地跑向丹枫,给了她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天色已经昏黑,那孩子结结实实打了个喷嚏,鼻涕蹭在她的衣袖上,却仿佛知道她心中的不安定,紧紧抱着她的腿,努力踮脚想要给她一个真正的拥抱。丹枫哭笑不得地看着小女孩,将她抱起来,胳膊紧紧环住她。尽管身体是一样的冰凉,还是希望小孩子能从自己单薄的怀抱中汲取温暖。

“这么晚了,怎么还在这里?”

“不小心睡着了……”

“那我送你回去,”丹枫抱着小姑娘走进屋中,拿了一件外衣,将她严严实实包裹在里面,正要出去,想了想又将她放下来,将堆在桌上的画册叠放在一个小包裹里。小姑娘欣喜地接过,紧紧搂在怀里。

“你太重了,姐姐抱不动呢!”丹枫说着,伸出手等待着。只见小菱不情愿地嘟嘟嘴,小声反驳道,“哪有?我很轻的,娘亲说我这两天吃饭都少了半碗,起码瘦了两斤。”

丹枫唇边现出一抹笑意,继续道,“回去让你娘给你煮碗姜汤,喝了再睡。”

“才不要呢,难喝死了,你讨厌死了。”

听到小姑娘的抱怨声,丹枫停下脚步,俯身看着她认真道:“我也不喜欢姜汤,但不喝的话,你的感冒就不会好,以后画册就没有了。”

小姑娘看了丹枫半晌,最后还是不情愿地答应了。丹枫伸出手想要抚摸她的头,却被小拳头挡开,浓重的鼻音里带着些许怒意地道,“不要摸我的头,我娘说会长不高的。”

“这样啊……”丹枫不禁笑出声来,这是她这一天中第一次感到发自内心的愉悦,也是唯一一次。

“好了,我们走吧。”等到把小姑娘交托给她的母亲时,这个孩子已经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眼神中犹自带着戒备的管家的妻子将女儿抱入怀中,不失礼节地向她表示了由衷的谢意,同时真诚地邀请她留下共用不算丰盛的晚饭。预料之中被她礼貌拒绝后,告诉了她梅尧俞今日派人寻找她却没有找到的事情。没有多余的告别的话,在那个女人送别的目光中,她沿着来路返回了别院。

当夜,她做了一个梦。

梦中,她的恋人依稀是旧日模样。粉色的合欢弥漫成云雾状,连绵不绝成甜美的春日。而她,正从树下走出,露出少有的羞怯笑容。

他们牵着手奔跑在阳光下,放肆地笑,品尝着与春日一样甜美的好时光。芳草鲜美,落英缤纷。他吻上她的额头,然后在她耳边说出最动人的情话,许下永恒不变的誓言。

然而,事实上,她与她的恋人,从未有过那般天真烂漫。他们的故事,始于剑与剑的撞击;甚至于,故事的最后,依然由一把剑来结束。

紧接着梦境转往模糊的久远过去。

烟雾缭绕,她的四周是来往不绝的香客与信徒,脸上带着愤恨怨怼,带着兴奋喜悦,或者是全然的麻木。他们都等着神灵的指引,也或许,仅仅在求得安慰。

她拿着已经得解的签离开此处,不料没走几步就被身后跑过来的小沙弥叫住,说是清修的方丈有请。

进了内堂,年老的方丈坐在蒲团上,背对着正门,正在念《法华经》。光线透过窗子,恰在他的身上打上一层光亮。老方丈听见来人的声音,念经也完全没有停止的样子,直到弟子通报,他才停止诵经,却仍维持着原来的姿势。

“执念深重,苦海沉迷。”

透着宿命感的语句传入她的耳中,她轻笑一声而后正色道:“众生皆苦,不独我一人。”

方丈起身,丹枫这才发现他的双眼已盲。

他拒绝了小沙弥的搀扶,浑浊的双目看着丹枫,道:“命运的玄妙,虽难以猜透,却有所指引。”

果然是故弄玄虚啊!这种捉摸不透、莫名其妙的话对每一个人都可以说吧。想到这里,丹枫勾起唇角,口中吐出恶毒的话:“方丈修行多年,双目皆盲,想必是更接近佛祖的箴言了吧?那么在您的眼中,这个世界又是什么模样呢?”

“空。万法皆空,如是我闻。”

梦境结束时候,她听见有人说道:美梦噩梦都不过是虚妄,又何须我来给予?

咣当咣当,冷风一阵急过一阵,窗棂撞击的声音连绵不绝。只见幽暗的蔷薇花影映在花窗上,乌云遮住了璀璨的夜空。

96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