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是哪里,有细碎的抽泣声?离九的脚步顿了顿。

 

他四下探寻,接着调转方向,顺着街边水沟往回走,眼睛还不停向沟中搜索。排水沟里有什么好看的,玲珑好奇地向前几步,也打眼去探究。那水沟足有一丈深,底下黑乎乎的,哪看得到什么呢。

 

“咦?”离九停住了,带着些惊奇与不解,往沟里一处看去。春姬也好奇地凑近,顺着离九的目光,她们也看见了,沟里有人。

 

玲珑心里一沉,那不是小春吗!

 

沟边犹见残雪,看样子正是初春时节,但沟底已有及腰深的流水。沟底枯枝败叶垒起一个小堆,尖顶堪堪露*出*水面,此刻小春就倦缩着蹲在那里抽泣,稍一动作,都可能栽进水里。更危险的是,玲珑发现这是个暗沟,前后不远处的沟顶都被石板盖上了,只有这小一段暴*露在外。小春若是落水,就会被水流冲进石板下的暗沟里,绝无获救的可能!

 

虽然春姬就站在身旁,玲珑知道她最终是得*救了,但看着眼前的景象,她的心还是绷紧了。玲珑大气也不敢出,只是盯着涂离九,盼他救救小春。

 

可离九竟没一点着急的样子,他慢悠悠地招呼道:“喂,小娘子,别玩捉迷藏了,该回家啦。”

 

小春听见人声,抹抹眼睛,抬头看他。“你看不出吗,我上不去。”她抽*了抽鼻子说,一边挣扎着站起来,但似乎蹲得太久,腿脚麻木了,身*子摇摇晃晃的,看得玲珑又抓了一把汗。

 

“哦,这样呀。”离九笑眯眯地问,“那你干嘛要下去呢?”

 

“不要你管。”她小小的眉头皱成一团,鼓着嘴说,“你能拉我上去吗?”

 

他假装为难,沉默半晌,等小春急得又要哭,才说:“好吧。”

 

玲珑眼前一闪,那袭深沉的红竟跃入沟底,一晃,又跃了出来,把怀中的小春安安稳稳地放到地上。

 

“不谢谢我吗,小娘子?”离九戏谑着,勾起小春的下巴。玲珑想,涂馆主真是个狐狸精啊,对五六岁的小姑娘竟然也要调*戏一番。

 

小丫头打开他的手,鼓着嘴退开两步,好不容易才挤出两个字:“谢了。”

 

离九倒不恼,仍旧笑着问:“小娘子,你家里人呢?”

 

小春听到“家人”,就像炸了毛一样,眉毛拧着:“我没有家人!我爹打我娘,我娘抱着弟*弟走了,她不要我,我爹说我是赔钱货,他也不要我。哼,我也不要他们了!”

 

她撅着嘴,却一边说一边掉眼泪,终于忍不住,抱着自己大哭起来,嘴角向下深深撇着,眼泪与鼻涕泡泡齐飞,那样子伤心极了。

 

离九先是觉得有点滑稽,忍不住偷笑。可小春越哭越难过,嗓子都哭哑了,他默默看着,笑容也一点一点落下脸庞:“好了,好了,小春,没事了。”他走过去,抬手摸*摸她,却被小春一把抱住,揪着衣袍下襟,鼻涕眼泪蹭上去,真是一塌糊涂。

 

“呀,你的手好凉。”离九摸*到小春的手,不禁出声,再去探她的额头,他皱眉,“烧起来了。”

 

“小娘子,先到我那里换身干净衣服,喝点热汤,好不好?”他轻轻问。

 

小春哭得累了,嗓子也哑了,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软*软靠在他身上,点了点头。离九伸出右手食指给她握住,牵着小春,往明夜楼走去。没走多远,两人的身影就变得淡淡的,倏忽消失了。

 

周围的夜幕也褪去,玲珑眼前重又亮起来,她有些奇怪地转头,去看春姬。

 

只见她轻蹙眉头,背对幻影消失的方向,站在水沟旁,呆呆看着沟底的流水,一动也不动。

 

“嗳。”玲珑唤她,她才回过神来。

 

春姬看着玲珑,眼底写满了犹豫和畏惧:“馆主救了我,对我又那么好,我却一心执着,要追究这些陈年往事。现在我就要知道一切了,我却好害怕。她说她的爹娘都不要她了,而她,就是我,她说的是真的吗,我的爹娘抛弃了我?我又为什么会落入水沟?”她忽然莫名地笑了,那笑容有些惨淡,“玲珑,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我是不是不该去白龙馆,不该去寻一个也许我自己都不愿了解的答*案?”

 

玲珑也不知说什么才好,愣愣地杵在原地,她看着春姬,心里升起一阵真正的同情。

 

她几乎完全能体会春姬的心情,她也曾日日夜夜,咀嚼过同样苦涩的疑问:“为什么我没有父母?发生了什么事?是我走丢*了吗?还是爹娘已经去世?或者更可怕,是爹娘*亲手抛弃了我?”那种非要知道不可的强烈欲*望,和害怕真*相太残酷的提心吊胆,交织着,拉扯着,几乎能把人撕成碎片。

 

春姬用*力闭上眼睛,身*子有些摇晃,半颗泪珠悬在睫毛上,落不下来。她深吸一口气,再睁开双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去把目光凝聚在仙音烛上。

 

“阿爹,别去!”远处传来一阵喧闹。

 

玲珑抬眼看去,有个男子正往这边走,他手里抱着一只木箱,身后还跟着个小丫头,一路拽着他的裤脚不放。男子一边骂着,一边踢开她。

 

那女孩从地上爬起来,又去抱他的腿:“不能拿它去赌!我娘说过,咱们全*家吃饭都要靠这些工具呢!”

 

“你给我闭嘴!”两人就这样拉拉扯扯,走到了玲珑和春姬跟前。

 

看见那小丫头,春姬轻啊了一声,那女孩正是小春。

 

玲珑觉得那男人有点眼熟,却又想不起来何时见过他。他被女孩拉地有些烦了,气冲冲地把手里的木箱一摔,箱子盖给摔开了,里面的凿子锤子滚落出来。

 

“你*娘早就滚蛋了,还你*娘你*娘!你怎么不跟你*娘一起滚!”他恶狠狠地拽过女孩的胳膊,把她痛得大叫。

 

小春眼里泛起泪花:“我娘是被你打走的!”

 

男人抬手打了她一巴掌,吼道:“你跟你*娘没一个好东西!那娘们自己滚回娘家去,还把我儿子也给带走了,就给我留了你这么个赔钱货,成天唧唧歪歪,就没有安静的时候!你这么喜欢你*娘,她怎么不要你了啊?”

 

女孩双眼噙着泪水,抽抽噎噎地继续劝他:“阿爹,你别去赌了,不然咱们家底都要输光了!”

 

“哼?”他脸色一沉,恶狠狠地瞪她,“你个扫把星,满嘴输输输!我才刚出门,你就开始咒我了,有你在身边,我还能赢么!”他咬牙切齿地说着,眼神也越发阴鸷。突然,他擒起小春,往旁边大跨几步,站到了水沟旁。

 

小春的衣领被他揪着,身*体悬空在沟渠上,像一片干枯的树叶,摇摇晃晃挂在男人手中。

 

玲珑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

 

她忙回头去看春姬,她大睁着双眼,愣怔地望着眼前的一幕,半张着嘴,用*力地吸气,好像就要窒*息了。玲珑赶快上前,握住春姬的手,却感觉到她在颤*抖。

 

“阿爹?阿爹?”小春被男人吓到了,红着眼圈小声唤他,他却只是盯着她,咬着牙不说话。

 

“阿爹,求你了!快放我下来!”她有些急了,惊恐地叫着,声音撕*裂。

 

小春双手扒着男人胳膊,试图挣扎了一下,双脚晃荡着。那男人眼神幽深,着了魔似的瞪着小春,揪着她衣领的手紧了紧,勒得她有些喘不过气。

 

这时的小春,好像从自己的父亲眼里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竟一动也不敢动,张着嘴用*力呼吸着,所有乞求都卡在喉*咙。而身下就是黑*黑*的沟渠,沟底的流水潺*潺,泛着刺骨的凉。

 

他松了手。

 

“啊——”一声微弱的惊叫自小春口*中发出,她落了下去。玲珑明显感到,春姬的身*体也晃了一晃,仿佛随着年幼的自己,一同坠入沟中。那水沟,也不再是长安城里一条普通的沟渠,而是结着寒冰的万丈深渊。

 

玲珑忙扑过去,但她忘了,这一切只是幻象,她什么也做不了。

 

那男人低头看看沟里,竟露*出一丝得意的笑,便转身走开。

 

还好,小春没有被水流冲入暗沟,她狼狈地爬上枯枝摞成的小丘,抬头寻找父亲的身影:“阿爹?阿爹?”

 

那男人却对她充耳不闻,自顾自收拾了地上的工具,抱着木箱,优哉游哉地走了。

 

“阿爹,救我!”沟底的小春还在呼喊,带着惶惑的表情。可她不知道,她的阿爹已经走远了。

 

春姬僵硬地站着,面无表情,看着眼前的一切。

 

她看着小春踮起脚尖,小幅度地跳了跳,试图自己爬出来,却一次又一次地失败了;她听着她无助地呼喊求助,直到声嘶力竭,却也没有人来;她看着天色渐渐变暗,而小春也一点一点用光了力气与希望,最终泄气地蹲作一团,颤*抖着抽泣。

 

不知过了多久。

 

直到幻境中又看见离九的身影。

133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