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走吧。”离九向春姬伸手,她却迟疑了,身*体向后避去,剩下离九的手尴尬地顿在那里。他皱皱眉,不解地问:“春姬,怎么了?”

“馆主,你……是妖怪吗?”

涂离九眼中还残存些许的荧绿,他转转眼珠,正要开口解释,却被一旁玲珑的惊呼打断了:“呀,那是什么?”

离九顺着玲珑的目光,只看见那男孩了无生机的面孔,他挑眉嗤笑道:“玲珑,你跟着姬弘这么久,不可能没见过死人吧,这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话音未落,他也注意到了一丝异样,笑容顿时凝在脸上,眼中绿光愈盛。

就在狗儿尸体所在的阴影里,有什么在凝聚,在生长,并意图向外潜行。

玲珑虽然看不见任何实体,可她感觉到了,在那个角落里,有着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散发不祥的气息,一种莫名的恐惧穿透了她。

狗儿的父亲上一刻还神志不清地抱着男孩的尸体,下一刻也被这股隐*形的力量逼得后退。

一种纯粹的恐惧压*迫在所有人心上。

“狗儿……啊!”男人恐*慌地盯着角落里渐渐向外延伸的黑*暗,他原本还攀着儿子的胳膊,却突然怪叫了一声,颤*抖着甩开手,顾不上再去看涂离九一眼,便转头逃出了庙门。他一路跑,还癫狂地怪叫着,连滚带爬,消失在院子外的黑夜里。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离九沉声说道,转身来拉玲珑和春姬。

“啊!快看!”春姬指着离九背后,整个人僵住了。

一股淡淡的黑气从阴影深处游出,罩住了狗儿的尸体,像有生命似的,在他身上摸索搜寻。黑气触到了他胸前被离九挖出的血洞,便一丝一缕,从那里灌了进去。

忽然,死去的男孩像木偶一般,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着,站了起来。狗儿空洞的双眼正对着三人,眨了一眨,这诡异的一幕让玲珑脊背发毛,缩了缩脖子。

每个人都紧绷着神*经,不知下一刻会发生什么。

谁料,狗儿并没有冲上来对离九他们做什么,只是动作飘忽地转了个身,迈着颤巍巍的脚步,向角落里阴影深处走去。更浓*密的黑气涌上来,缠绕住狗儿的四肢,渐渐笼罩了他。

狗儿的身*体在黑雾中飘升离地,若隐若现的簌簌声传来,像是千万只虫蚁在啃噬食物,又像风暴中砂砾相互擦撞的响动。一呼一吸间,男孩的肉*身腐化瓦解,被那黑雾吸取同化了,连一根骨头也没剩下。

黑雾隐在阴影里,看不见它的全貌,但玲珑几乎能肯定,它变大了,带给人的压*迫感和恐惧也越来越重。一缕黑气游离出来,将滚落在地的心脏卷入角落的阴影里,它并未停滞,紧接着向涂离九三人处蜿蜒而来。

“退后!”离九伸手将玲珑与春姬拦到身后,他指尖燃起荧荧的绿色火焰,向那缕黑气掷去,打散了它。

阴影里的那团黑雾激烈地翻滚,发出隆隆的闷响,好像在向离九咆哮着。

涂离九伫立着,一动不动,脸上还挂着从容的笑,笑容下却是一触即发的狰狞,手里的火焰骤然窜高,光耀灼灼。

就这样对峙了一刻。

玲珑的心跳得生疼,手心传来尖锐的刺痛,原本在她身*体里沉睡的龙须感知到当前的危险,也变得躁动不安。

忽然,黑雾中卷起一条鞭,凌空破风来袭。

离九投出狐火,将那鞭*子打散,可散开的黑气又瞬间凝聚,化作两条鞭*子,从不同方向急劲抽来。涂离九一再出手,可每打散一条,黑雾又生出两条。那黑雾的攻击没有随时间变弱,但也没有急进强攻,只是在与离九纠缠,像是在有*意消耗他的力量。

离九尽力躲闪,却又要护着身后的玲珑和春姬,显得有些力不从心。鞭尾几次险险擦过,形势已是岌岌可危。

那黑雾好像意识到了,离九在保护两个女孩,便趁他不备,抽起两只黑鞭,向玲珑和春姬刺来。

他刚躲过几次攻击,发现对方的阴招,忙出手打散袭向春姬的黑鞭,却再来不及祭出狐火,眼看另一只鞭*子就要抽中玲珑。

玲珑来不及躲闪,认命似的紧闭双眼。

“呲嚓——”鞭梢的风掠过玲珑的睫毛,有什么织物轻轻拂过脸颊,她却没被击中。

“馆主!”身旁传来春姬的惊呼,玲珑忙睁眼查看。只见涂离九一个旋身,挡在玲珑身前,背心处生生挨了一鞭。袍上红绡炸裂,黑鞭刺穿皮肉,他轻皱眉头,跪倒在地,眼中却满是讶异。离九脸上浮现一缕安心的笑,他张了张口,却没来得及说出一句话,就倒在玲珑怀里。

原本还在舞动的黑鞭汇聚一起,凝成一股粗*壮的烟雾,朝着离九冲来,似乎要从那伤口灌入他的身*体。春姬想也没想,扑了上来,挡在烟雾与离九之间。那股烟雾像没看见她一样,仍旧直刺过来。

烟雾近了!近了!离春姬已不到一尺。玲珑抱着失去意识的离九,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逼近。

“嘭……”一阵闷响,那烟雾忽的炸散开来,像是撞上了一堵透*明的墙。

“没事吧,玲珑?”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玲珑还没回头,眼泪就落了下来。是他。

是啊,还能是谁?

姬弘一袭白衣,站在玲珑身后,提着歧路灯,灯焰的紫色幽光给他周*身罩上一种神秘而庄重的光彩。

他向前一步,烟雾就被推后一步。

“子夏!”

“我感应到龙须的异动,知道你有危险,就来看看。”他向玲珑点点头,又看了一眼她怀里的涂离九——他不知何时竟现了原形,变作一只毛*茸*茸的红狐狸,依偎在玲珑的胳臂中,脑袋无力地耷*拉着。

那黑雾似是忌惮歧路灯的光辉,声势渐弱,默默退散,最后不知消失到了哪里。姬弘没动,仍旧警惕地盯着墙边的阴影。

“馆主?!”春姬不可置信地盯着玲珑怀中的小狐狸。

姬弘瞥了她一眼:“没错,涂离九是狐狸精。你从小跟在他身边,竟然至今没发觉他是妖怪?唉,人类真是迟钝啊。”玲珑听了他的话,忙假装咳嗽,还好,春姬一心只在离九身上,没注意姬弘说了什么。

玲珑向春姬解释说:“妖怪和人一样,也有好坏之分。不是所有妖怪都会害人……”她转念一想,涂离九不久前刚杀了一个男孩呢,便顿在了那里,不知该怎么接下去。

“馆主是狐狸啊。”春姬轻叹。

“没关系。不管馆主是人类,还是狐狸,都改变不了他救了我,还把我养大的事实。也不管他是好妖怪,还是坏妖怪,我都知道,馆主不会伤害我。”她伸手,小心翼翼地从玲珑怀中接过狐狸,轻轻*抚着它的小脑袋说。

离九像是能听见她的话,挣扎着醒了过来,眨眨眼睛,伸出小*舌*头舔*了舔春姬的手。

“好了,这里可能还有危险,我们该走了。”姬弘拉住玲珑,他又转头问春姬抱着的狐狸:“你自己可以走吧?还是,需要我送你们一程?”

小狐狸张张嘴,像是说了什么,当然,玲珑没有听懂。离九只是眨眨眼,他和春姬就消失了。玲珑瞪着眼,有些发懵。

“嗯,看来那狐狸也没什么大碍。”姬弘解释道,“九尾狐善用幻术,缩地也是其中一种,它既然还能使出缩地术,可见灵力没受太大损伤。”

“啊,太好了。”玲珑舒了一口气,引得姬弘不动声色地瞥了她一眼。“子夏,那团黑烟是什么?”

姬弘将歧路灯交给玲珑,自己去捡仙音烛的骨架,他拂去灯上的尘土,抬头看向茫茫的夜色,轻叹道:“唔,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

他转头对她笑笑,不知为何,玲珑竟从那笑容里看出一丝悲哀,又有一丝欣悦:“玲珑,不是所有问题我都能给出答*案。世上有千万奇景,还有万千异象,即使有千年时间,也难一一领略,不过,正因这些奇异之物的存在,生命才不至于单调无味呐。”

132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