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在给燕燕寄出去的第一封信里,我详细地描述了一番我们步出机场时的场景:我踏上T城土地的时候,正好到了晚上。顾衍之牵着我的手走出来,在飞机上他还跟我有说有笑,下了飞机后,来接机的人十分恭敬,而顾衍之的表现就像是吞了定海神针一样。我回头望的时候,T城的机场布满灯光,繁华又安静。我们坐进车子里,看到路边高楼穹顶,在淡金色光线的烘托下,像是一个个有深邃眼窝的窈窕女郎,浮夸而浪漫,令人晃不开眼。

然而这封信在即将寄出去的时候不小心被刚回来的顾衍之看个正着,在我快速把信抓在怀里的同一时间他抬起头,说:“什么叫我吞了定海神针一样?”

我说:“你这是不尊重人的表现好吗?这是我的信啊,我的隐私!我的隐私你知道吗?你做人怎么能这样无耻啊?”

他嗯了一声,纹风不动:“你跟我说说,什么叫吞了定海神针一样。”

我说:“……”

 

他说这话的时候,手里还拎着一小盒巧克力口味的冰淇淋蛋糕。手指点在盒子上,有规律地打着拍。我的眼睛随着盒子的轻轻摇晃而轻轻摇晃。他晃了很久,仍然没有什么要给我的意思。我忍不住提醒他:“冰淇淋会化掉的!”

“嗯?”他低头看了看,“已经化了?那我拿出去丢掉。”

我终于坚持不下去,在他转身的同一刻死死抱住他胳膊:“我说我说,那句话的意思就是说你英明神武沉稳睿智上天下海无所不能就像孙悟空一样是个不世出的英雄!”

一边说一边在心里悲愤地想,父亲九泉之下要是知道有朝一日我把他教的赞美话全都用在一个人身上,目的只是为了对方手里的一盒冰淇淋,也不知道会不会怒我不争,气得只当从来没生过我这个女儿一样。

 

再后来,信寄出去两个月,我收到了燕燕的回信。对我的溢美之词她只提及了一句:后半部分文采不像你,你又是从哪本书里抄来的这段话?

可见在那个时候,最了解我的人是燕燕。然而不可否认的是,T城的夜景,是真的如书中描述一般奢华漂亮。我在十一岁还剩下一个尾巴的时候来到T城,从此之后的生活,和以前截然不同。

 

来到T城第二天,晚上的时候我被顾衍之带去参加一个聚会。包厢在会所的最里重,我被顾衍之牵着,穿过层层叠叠的花廊与假山。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却左右不敢顾盼,努力像顾衍之表现得那样不甚在意,手心里却下意识牢牢攥住他的袖口。大概是将他抓得太紧,顾衍之在包厢门口停下脚步,低下头看了看我。然后他说:“觉得害怕?”

我装作镇定地说:“没有。”

他又看了我片刻,接着笑了一下,推开了包厢的门。

清凉的冷气钻出来,里面是一派富丽堂皇,热闹轰天。一人率先回过头来,只看了一眼便笑开:“哎呀顾衍之,你说你小女朋友小,可也没说小成这样啊,人家一看就是未成年,有十岁吗?生生给你从大山里拐卖来T城,你可真不要脸啊。”

我被全场轰笑得倒退半步,脸一下子涨通红。被顾衍之半搂着拽回去:“别理他。他在开玩笑。”

 

呐呐到说不出话来。顾衍之的手指落在人身上,慢条斯理地挨个指认过去:“你鄢玉哥哥。是个医生。以后万一感冒发烧等等,一通电话打过去,找他就好。你楚煜哥哥,建筑师。以后有了房子,找他设计就可以。”又指着刚才开玩笑的那个,“江燕南,做金融。他没什么用。你以后见到他直接无视就行。”

江燕南笑到拍桌子:“哎我说有你这样的吗?好歹我也比她才大几岁,未来指不定就弄个青梅竹马呢,你让她对我的第一印象好点儿成吗?”

“你老得能把杜绾的年纪翻倍,有脸面说这个。”顾衍之的手最后落在一个穿铁灰西装的人身上,“这是你堂兄,杜程琛。从今以后你在T城吃穿用住,都是他来负责。要是对你有什么不好的,你回头跟我说就是。”

 

满屋子的人,唯独杜程琛一人穿着正装。看向我的眼神里含着不动声色的打量。我按照顾衍之的指点一一喊过去,在对上杜程琛眼神的时候,不自主顿了顿。一旁鄢玉推了推眼镜,淡声插话道:“顾衍之你又不要脸了,明目张胆抢人家做堂兄的饭碗啊。”

江燕南笑着搭话:“对嘛就是,你看小姑娘贴你贴得这么紧,你才跟人家相处了几天啊,就把人家骗得这么服服帖帖。”说罢看向我,“哎,你长得这么漂亮,跟着我走好不好?也别理你堂兄,也别理你什么衍之哥哥,他们可都不是什么好人。尤其是你旁边站着的这位,你别看你衍之哥哥笑得挺温柔,他可是面善心狠着呢,多少人都被他笑着黑过。你衍之哥哥当年为了一个高中学生会主席的位子,那可是把隔壁班班长气得一口血吐出来,活生生逼到转学的。现在你落在他手里,迟早要被他吞得骨头渣都不剩下的好么。”

我的一把怀疑目光刷地扫向顾衍之。后者仍是眉眼不动的模样,只是指着杜程琛:“别听有的没的。叫一声哥哥,他给你见面礼。”

 

我想起小时候看到不合眼缘的长辈,父亲也是这样指点着要我叫人的时候,我总是果断扭过头,怎么哄都不肯张嘴。父亲领着我的手指,从不强求,只是同别人说一句女儿害羞,就一笑而过。现在却不能再这样。到底还是说了句“哥哥”,声音比刚才喊别人时要小上许多。这里的环境太陌生,眼前的人太面无表情。即使顾衍之提前打过招呼,我的胆怯仍旧如影随形。

杜程琛沉沉嗯了一声,暂时收敛了眼神,默不作声地将腕上一串手珠褪了下来。古朴的深色,泛着一点岁月的光泽。珠子的数目我在之后无聊的时候数过,是一百零八颗。他伸手递过来:“去寺庙开过光的东西,据说能保佑人福寿安康。杜绾,我们是一家人。”

 

我不知道那个时候他是以什么心情说出的这句话。只不过如今回想起,总觉得这句话就像是一句笑话。甚至就算在当时,我也难以将他当成一家人。小孩子总是有着微妙而精准的直觉,在那个时候我便觉得杜程琛对我抱持某种刻意的冷淡态度。因而十分不愿与他结成关系。可是不管怎样,从那晚之后,我还是离开了暂住的顾宅,跟着杜程琛去了T城东面的杜家。

 

我父亲的兄长,杜程琛的父亲在两年前去世。他的母亲在国外疗养。杜家偌大宅院,两年来真正住着的只有他一个人。我本来不想去。那晚聚会散去,我一直拽着顾衍之的衣角,犹豫着不想松手。然而大概是以往很少做这样举动的缘故,以至于这举动做得很不熟练,一个不留神,衣角就脱了手。再要去拽的时候,顾衍之系风衣扣子的动作停了停,低头看看我,同我说:“绾绾,你不可以这样。”

我抬起头看向他。

 

他站在大堂的灯光底下,面如冠玉,身上一件米灰色的休闲服。举手投足间有些漫不经心的清贵意味。然后他蹲下身来,声音徐徐低缓:“你的堂兄正在门外等着你。我是带你回来T城,可他才是你真正的亲人。”

我不想这样死心,举起一根手指,小声说:“我就再和你住最后一个晚上。”

他并不知道我花了多大的勇气,才说出这样一句话。

我一向不肯轻易服软,更从未求过人。我是真的不想跟着杜程琛去什么杜家。我对聚会上杜程琛的冷面孔没有好印象,即使他送出一串佛珠。我甚至对从未谋面的杜家也连带着排斥起来。我站在会所的大堂中,甚至有些后悔,我不该在决定离开大山时那样莽撞。

 

我心里很紧张,满怀希望他能说一声好。这几天相处中,他给我的感觉总是很亲切,并且带着一点温柔的。然而那天晚上,顾衍之看了看我,目光里带上一些为难,还有拒绝:“可是我今天晚上并不回家,我有事情。绾绾。”

我一下子觉得像是肺里灌满了冷空气。

他看看我的表情,伸手要来整理我头上的新帽子,我脑袋一偏躲过去。他的手落了空,过一会儿,若无其事地收回去:“我昨天晚上给你的堂兄通过电话,他答应我会好好照顾你。你不用怕他。”

隔了一会儿,我说:“我知道了。”

他端详着我:“你在生气?”

我的视线越过他,落在大堂的壁灯上:“没有。”

“你看着我说这两个字。”

我扭头就走。

 

他在后面叫了两声我的名字,但没有追上来。我越走越快,一直走到杜程琛的车子前面,自己打开车门坐进去。旁边的杜程琛看我一眼,撇过脸庞,语气淡淡:“坐在副驾驶位上的时候,要系上安全带。”

我依言而行。心里想着前几天航班起飞,顾衍之帮我扣上安全带的场景。过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扭过脸,朝着车窗外面看过去。

 

顾衍之还没有离开。他站在大堂门口,正在接电话。他长得那么高,光线半明半昧之间,更是裁出一道修长剪影。不远处一个穿着湖绿色长裙的女孩子像是突然看见了他,挥着手向他打招呼。我看着那名女孩子朝他走过去,她的手指提起裙摆,穿着高跟鞋,脚步却快得像小跑。终于在最后一步的时候趔趄了一下,被顾衍之松松地一把抱住。

我看到那个女孩子站稳脚跟后,仰起头,说了句什么。然后顾衍之微微低下眼,脸上有点儿笑容。

有那么一刹那,我像是突然有点儿明白了江雁南说的那句“面善心狠”的意思。

 

这世上有一种人,他对任何人都温柔,却像是另外一些人的客套和礼貌一样,只不过是一种习惯。他将兜里的一把糖果给了人,却转眼就忘记。他没有上心。他也并未觉得应该上心。他的涵养只是一种表象。他只是随手这样做罢了,却并不希望别人真的就此依赖上他。

然而这样的一个人,他本来连带我离开大山都没有义务。他本来与我无关。杜思成的女儿又如何,他明明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因此,其实他如今做到这样,已经是对我十分好。

可是那天晚上,我突然再次开始讨厌上了他。

743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