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看到陆执的一瞬间,向来不相信命运之说的时夏星不得不感叹塔罗牌的指示实在精准。

 “正位显示命中注定的爱,逆位显示宿命中的碰撞,哇,夏星,你很快就要遇到白马王子了哦”,她记起片刻前非要帮她占卜的同事梅朵曾一脸神秘地这样说,只不过,遇到的并不是白马王子,而是故人。

 

穆氏大厦一楼大厅左侧的休息区里回荡着姚斯婷的歌声,这首获过奥斯卡最佳歌曲奖的《月亮河》,时夏星听过数万遍,只一句便能分辨出是谁的版本。

春日午后特有的温暖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斜斜地洒下了一室明媚。她呆站了足足一分钟,才终于深吸了一口气走向陆执。隔了整整四年的光阴,隔了长达一万四千公里的距离,他们竟会在她的故乡重逢,唯梦闲人不梦君,这四年,陆执绝情到连在她的梦里都不肯出现。

 

“陆执,好久不见。”时夏星尽了最大的努力才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还算悦耳和平静。

可对面这个穿着纯黑西装的男人却先是一怔,随即又了然地笑道:“这位小姐,你认错人了,我姓穆,不叫陆执。” 

认错人了?时夏星犹疑了一秒,怎么可能,这世上除了他,还有谁能连混蛋起来都英俊到这般耀眼。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四年后再次相见,陆执不但没有给她道歉和解释,还要装作并不相识。更没想到的是,他身侧的窈窕佳人只用余光瞟了一眼自己,就嗔怪地挽上了他的胳膊娇笑道:“阿城,你快如实招来,这又是何时欠下的风流债。”

 他略略地皱了皱眉,甩开了佳人的手:“别闹,这是公司,只是认错人了,我并不认识她。”

 

时夏星一直以为她和陆执的过去是个悲剧,因着这句“我并不认识她”,她才明白,他们之间不过是场喜剧,为了不升级成闹剧,她强忍下了豁出去撒个泼的欲望,只端起了桌上那杯没动的奶茶泼向他,丢了句“贱人”便一刻也不停留地转身离去。

惊叫声四起,一声声的“穆总”和一张张失色的脸让时夏星忍不住回过头望了一眼,他恰恰也在一瞬不瞬地望着自己。

 穆总、阿城——穆氏集团新上任的行政总裁穆城是陆执?时夏星讶异地简直忘记了此刻的自己应该伤心欲绝,脑中一片混乱地在保安赶来前快步走出了穆氏大厦。

 

刚走出去,时夏星的电话就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来显,才想起此行的目的——她本应把修改好的晚会宣传词拿给负责穆氏集团宣传工作的赵经理过目。

“不好意思,可不可以麻烦您到穆氏大厦对面的咖啡馆来拿?我不方便进去。”刚刚往“穆总”身上泼过奶茶,保安恐怕连大门也不会再让她靠近。

等待赵经理的空隙,心烦意乱的时夏星透过咖啡馆的玻璃仰望穆氏集团的办公楼,它是这座城市当之无愧的标志性建筑,不止高度第一,造型也相当独特典雅,简直可以用雄伟来形容,只是因为地处污染严重的闹市区,建成不过十个年头,外表就已略显陈旧,内部却是今年年初,如今的行政总裁穆城正式从父亲手里接管集团时刚刚重新装修过的,肃穆却不失灵动、大气又没有遗漏任何一个细节,有种低调内敛的富丽奢华。

 

没看到陆执前的时夏星还在想,难怪自己抱怨穆氏集团的穆总是爱显摆的土大款时,同样被无休止的修改折磨到头昏眼花的同事们会一起抨击才刚刚回国的她有所不知——土大款的办公楼怎么会有这样的水准。

考进电视台,时夏星接到的第一个工作就是筹备穆氏集团独家冠名的晚会。这一个月,她和筹备组的其他同事个个忙到人仰马翻,时间本来就很紧迫,偏偏穆氏的人不断挑刺,因为本季度的奖金全靠这次演出的赞助,往年的年终奖也和穆氏集团的广告费挂钩,一切都得按照他们的意思修改。

 为了充分彰显穆氏集团的丰功伟绩,不过三千字的演出宣传词,时夏星已经按照他们的要求改了九次,越改越俗气,完全面目全非,简直不忍心在下面署上自己的名字。

 

更过分的是,给晚会主题曲作词的陈进明明是位十分优秀的著名作词人,穆氏那边的负责人却因为没有突出他们集团,硬说词写得太没水准,非要在题目和每句词里都加上‘穆氏’这两个字。

 按他们的意思修改,不但唱起来不押韵,词作者陈老师也会生气。更何况,主题曲已经进了声,改掉歌词,不但要重新联系歌手和录音棚,还要通知另一组改VCR的片头词和背景声,这些爷哪个都开罪不起,他们不敢怪穆氏的人,只会拿她所在的筹备组出气。

 饶是这样,除了她筹备组里仍是没有人抱怨过穆城一句,个个都说他那样的大人物怎么会有空关注这样一台小晚会,一定都是下面的人的意思,才不关他的事儿。

 梅朵她们提到他更是一脸的花痴,说和英俊优雅的穆城比,本城的其他高帅富统统都化作了浮云,只有像她这样在国外呆了七年的才会没听过他的名字。

 

其实时夏星一早就听爱好各种美男的表姐熊小乐念叨过穆城,不过她在这个方面兴趣全无,什么样的男人能比陆执更好看?直到今天才知道,穆城居然就是陆执,或者说,穆城和陆执有张一模一样的脸。

足足等了半个多小时,赵经理才姗姗来迟,据与他合作过的同事说,此人仗着自己是穆城继母的哥哥,作风一贯如此散漫,和穆氏集团其他员工的认真有素全然不同,因此早有心理准备的时夏星并未露出一丝烦躁,反倒是赵经理,在看到她后瞪圆了双眼,气愤不已地指责:“你是刚刚泼了穆总的那个!你有什么目的?”

时夏星这才看清,自己泼完奶茶后,第一个拿着纸巾冲过去边为穆城擦拭边指挥保安把她赶出去的正是此人,原来这就是赵经理,如若不是他的电话先迟迟不通,后来又说要开会让她等了整整一个上午,她也不会在休息区遇到陆执。

 

赵经理并没有兴趣听她解释,扬言要立刻打电话向他们台的领导投诉,时夏星一向心高气傲,没等他骂完便留下文件扭头就走——她并没有在工作上玩忽职守,至于泼了陆执还是穆总,不过是个人行为,关她的领导什么事儿。

只是,刚一回到办公室,向来聪明敏感的时夏星便察觉出气氛不对,人人皆不看她,唯有多年的好友梅朵,偷偷地冲她努了努嘴,示意她去一旁的茶水间,还没来得及去,主任的秘书就特地过来叫她去办公室。

“解雇?为什么?”她一早就知道主任会就刚刚的事儿找她过来训话,只是没想到会连说明的机会都不给就让她离开。

 “你说为什么”主任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穆总也是你想泼就泼,说骂就骂的?你什么都不用再跟我说了,我对你们之间的恩怨情仇完全没有兴趣,像您这种脾气这么大的人才,我们这儿的庙小,实在用不起。既然还在试用期,就不存在补偿的问题,去财务室领完当月的工资就可以另谋高就了。”

 

“我只有一个问题,解雇我是台里的意思,还是穆城的意思?” 

“穆总怎么会亲自关照这样的事,责任总得有人担,你呀,以后切记不要再这样不分场合的冲动了。”

无论对谁,时夏星都是一样的不卑不亢,见话已说至此,便只说了句:“谢谢您这一个半月来的照顾。”就收拾了东西离开了电视台。

 

“什么什么,你的那个在法国留学时结识的初恋就是穆城?”坐在沙发上看韩剧的熊小乐放下了手中的薯片,嘴巴张得老大。 

没等时夏星换好衣服详细告诉她事情的始末,熊小乐就又抢着说:“不对啊,你的那个不是叫陆什么,是法籍华人吗!庆江和穆城的堂弟穆因是战友加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没听说过他们家有人是法籍啊,你是不是看错了?”

“在一起整整三年的人,你说会看错么。”时夏星抽出藏在钱包底层的一张银行卡,自嘲地笑道,“除了他离开我时,留给我的这张卡里的钱和他的脸,其它关于他的一切,甚至名字和背景也许都是假的,你也知道,因为当初我没听爸爸的话去美国念大学,非得去法国学小提琴,他为了逼我回来连生活费都不肯给,我是在西饼屋打工时和他相识的,那时的他和我一样,都是连生活费也要自己赚的穷学生,直到分手时我才知道他的出身居然那样显赫,分手费足足给了两百万美金。”

 

“穆家本来就是城中首富,可你们以前不是很相爱吗,他为什么会突然留了张卡和分手的字条给你,就人间蒸发掉?”熊小乐趁机问,这个人是时夏星心中唯一的伤痕,即使是对最要好的表姐,她也轻易不肯提及。

 时夏星沉默着没有说话,她也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和她相恋了三年,许下了终身的男朋友会趁她还在上课的时候就收走了所有有关他们的东西,除了这张卡和一封告诉她他有个门当户对的未婚妻、现在已经离开巴黎、请她忘掉自己的信,连张合照都没有留给她。

 

“你真的确定穆城就是他?”

“你觉得这个世界上会有声音和长相都一模一样的人吗?”

“当然没有,我听庆江说穆城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不过长得一点也不像,性格也完全不同。可如果陆执就是穆城的话,他为什么要装作不认识你呢?难道是遇到了车祸什么的,失忆了?要不就是因为得了什么不治之症,怕你伤心才默默地离开,不敢认你?” 

“……姐夫就要回来了,我帮你们把下午茶准备好。对了,因为用奶茶泼了‘穆总’,我被电视台解雇了,你不用再抱怨一个人在家无聊了,找到新的工作前,我可以陪着你。”时夏星打断了看多了小言的熊小乐猜测的狗血剧情,转身去了厨房。

“啊?”熊小乐的脾气向来急躁,最爱一惊一乍,“你在工作上又没有出差错,他们怎么能因为怕得罪穆氏的人就这样解雇了你!太欺负人了也,等庆江回来我就让他给你们台长打电话。”

“算了,试用期还没过,人家诚心不要我,即使不明说是为了这件事,以后也会用别的借口不让我好过,只是重新找工作的话,就不能立刻搬出去了,还要在你和姐夫家多住一段时间。”

 

“谁让你搬出去了,我和庆江只有周末才回这处房子,平时都住在部队的家属房里,你住到什么时候都可以!只不过,你总不能一直都不告诉舅舅已经回来了,等他知道了会更生气,他心里其实挺疼你的,再怎么说也就只有你那么一个女儿,对你严厉也是因为关心你的前途,谁让你在学业上一直都不肯听他的话,非要和他对着干?他这种当惯了领导的人,自然不喜欢别人忤逆他。”熊小乐不失时机地劝道。

 “可人生是我的,为什么事事都要听他的?”时夏星撇了撇嘴“我一定要等有了稳定的工作再回家,省的又给他借口教训我,说我没能力,只会靠他。我好困,回屋补觉了。”

 熊小乐知道他们父女俩连脾气都是一模一样的倔强,便扁了扁嘴不再多说。

 

1435 阅读 1 评论
  • 重逢

    浅语

    时隔经年之久,再见已是陌路。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呢?长得一样的人,却不是记忆中的样子。莫非是失忆?还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又或者难道是双胞胎文?期待。(0回复)

    3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