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虽然困倦,时夏星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脑中不断回荡着那句“我并不认识她”。 

自从进了电视台,这一个多月她还没休过一天假。新人自然要勤勉些,这样聚集了大把人才的省广播电视台,即使是尚无编制、待遇不佳的合同工,亦有数不清的人抢,如她这样平庸的留英硕士,能不靠背景得到这份工作实属运气好。

 

记得面试当天,人力部的主任翻着她的简历问,英国的学制为本科三年、硕士一年,时小姐24岁,高中又是在国内念的,为何才刚刚毕业?

 她只笑笑,没有回答,并不是怕告诉别人自己曾在巴黎念过三年的艺术学院,还差一年就拿到学位时却退了学,而是怕被问及中途肄业、转而去英国念文学的原因,怕再提到那个让她没有勇气在故地停留一刻的男人,怕让人知道那时的她是多么的懦弱与伤心……

时夏星的这一觉还没睡到一个钟头,主任就打来了电话,不但客气至极地让她休息半天,明天再回去上班,还连连怪她怎么不早说认识李家的二少。

她知道一定是表姐让姐夫帮忙,便下床去了客厅。

 

李庆江果然已经回家,还没等时夏星道谢,靠在沙发上看晚报的他便淡笑着说:“我没说你是小熊的表妹,不用谢我,小熊一直夸你做的栗子蛋糕好吃来着。”

时夏星闻言立即去了厨房做蛋糕,聪明人间交流,话自然不用说得太多,如果是她表姐熊小乐,一定想不到她会担心同事挖出了自己的家庭背景后,让父亲知道。

 

“哇,我真幸福,庆江你尝尝,时小星做的蛋糕比Ferris wheel的还好吃,只可惜她平时都不肯做。”熊小乐的世界永远会因为东西好吃而变得阳光灿烂。

李庆江在熊小乐身后用眼神向她道谢,时夏星抱以一笑,暗暗感叹,大家似乎都更容易爱上和自己截然相反的那类人,比如精明淡然的李庆江会单单亲睐迷糊爱冲动的熊小乐,再比如当年那个单纯到毫无保留的自己会爱上充满了谜团的陆执。

因祸得福才有的半天休息,时夏星当然不肯窝在家里浪费掉,便拉上熊小乐一起到惯去的店欣赏当季的春装。

 

她从英国回来已近三个月,试用期薪水不高,又不肯降低生活品质,早已是囊中羞涩,名品店的店员哪个不是耳聪目明,只一眼便知道时夏星不过是随意看看,却仍是不遗余力地怂恿她试装,时夏星敌不过这热情,只好去了更衣室。

无论何种款式,她一换上,立刻就有旁人要试,虽然完全穿不出她的效果,阔太太们也经不住店员们的哄骗恭维,快快乐乐地递上了信用卡。不过一刻,原本冷清的店子就立刻热闹了起来,店员们虽然开单开到手忙脚乱,见时夏星要走,仍是不忘恭恭敬敬地齐声喊“欢迎时小姐下次再来。”

 

熊小乐嗤之以鼻:“切~她们当然欢迎你再来,像你这样倾国倾城的免费模特,可不是时时都有,那些买衣服的真傻,看到你穿起来漂亮就以为自己穿也好看,以后再也不来了,原来这些店员嘴里的恭维完全不是实话。”

时夏星正要答话,手机却响了,仍是主任:“小时,晚上有个饭局,你能不能抽空来?”

她向来讨厌此类应酬,便找了借口婉拒,主任却犹犹豫豫地说了实话,原来这是台里就中午的事情特设的道歉宴,怪不得非要她出席。

见时夏星沉默着不说话,主任立刻解释道:“也就是走个形式,穆总那么忙,大概不会亲自过来,不过是个小误会,不用真的让你道歉,当做普通的吃吃喝喝就好,不需要有什么负担。”

“好。”时夏星轻轻地答道,她和陆执之间,道歉的那个恐怕应该是他吧,不管怎么样,她都要再见他一面,她还有东西,要亲手还回去。

 放下电话,时夏星挽住了熊小乐:“姐姐,陪我回刚刚的那家店买衣服。”

 

两个小时后,时夏星便到达了位于湖畔的酒店,进包厢前,她先去了趟洗手间。黑色的及膝露肩礼服、杏色的披肩、低调小巧的钻饰、精致的烟熏妆,确认了一切皆是无懈可击后,她才走了出去。

 大理石的地板光亮可鉴,她听着高跟鞋叮咚的清脆声响,看着自己的倒影,忽而记起出门前熊小乐问她的话——明知道他很可能不会去,你还这样精心打扮,是不是还没有放下他?

打开包间时,先到的人皆是一愣,继而赞叹她的美貌。

 

“怪不得穆总一点都没有生气,被这样的佳人泼水也算是一种难得的福气,时小姐倒比你们台的当家花旦还出色得多,这样的人让她屈居幕后,真是浪费,我先敬时小姐一杯。”

时夏星被这个中年男人意味深长的目光盯的颇不自在,不由地微微皱起了眉。

 主任见她不动,唯恐得罪了贵客,立刻救场:“哈哈,小时可是我们台的台花,当然不能轻易露脸,只不过还是个刚刚出社会的学生,不懂事的地方,您可不要见怪。”

 

时夏星见主任连连向她使眼色,只得硬着头皮饮满了一杯,她甚少喝白酒,只不过五六杯,便有些微醺。

正要借口去洗手间到外面清醒一下,一桌子的人突然齐齐站了起来,她回头一望,竟是陆执,不,是穆城,推门走了进来。

 “坐啊,何必那么拘谨。”他脱了西装外套,随手交给了一旁的侍者。

穆氏的那个中年男人立刻让出了主位,穆城却只是轻轻一摆手:“你坐着吧,我坐这儿就好。”

 

那人虽坐下了,却是一脸的诚惶诚恐,只从这一项便可窥见穆城平日对待下属的严厉。时夏星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上带着的陌生冷峻的表情,忆起陆执暖如朝阳的笑容,只觉恍如隔世。

侍者立刻按他的示意在时夏星的右手边添了副餐具,见他就这样坐到了自己的身旁,时夏星虽然一再克制,仍是失手摔碎了面前的分酒器,四溅的碎玻璃恰好割破了穆城的小指,虽然连小伤都不算,众人却连忙唤侍者过来包扎,穆城随意用餐巾擦了擦,制止了他们的小题大做。

 见时夏星一脸肿怔地盯着自己的小指,穆城微笑着问道:“怎么,时小姐不舒服,晕血?”

不是晕血,而是这殷红的血,提醒了她一件事。

时夏星随意找了个借口,便走出包厢给熊小乐打了个电话:“姐夫不是和穆城的堂弟关系不一般吗,你帮我问问他穆城的血型,现在就问,越快越好。”

 

只是稍稍定了定神,再回去时,众人已然不在,连桌椅都已撤去,偌大的包间独剩了穆城。

他替自己斟了半杯杯酒,却不喝,只缓缓地转动着酒杯,似笑非笑地望着时夏星:“其实我本没打算来,已经到了家却又让司机折了回来。”

 “我很忙,正式的女朋友也没交过一个,可遇到了你之后,闲下来的时候却莫名其妙地总是想着”他放下了酒杯,走近时夏星,用食指抬起了她光洁的下巴,“一见钟情什么的,我一直觉得十分可笑,可不得不承认,想勾引我的女人成千上万,你不但是最漂亮的也是最有创意的一个,我不喜欢绕圈子,时小姐,做我的女朋友怎么样?虽然我不一定能许给你婚姻,可在我觉得索然无味前,你会拥有想要的一切。”

 

这家酒店临水而建,落地窗外的湖面灯光璀璨,远处的重山暗影丛丛,若有似无的古典西乐如梦如幻,可所有的美景却因为这男人英俊的容颜一齐失色,时夏星看着他镶着银边的纯黑衬衣,却生出了种前所未有陌生感,这样暗黑的颜色和以果木调为主的香水味,皆是陆执最不喜欢的,这样带着压迫感的气息,也不是他所拥有的,难道真的是,认错人了?

 熊小乐的电话恰在此时打入:“时小星,我没有问穆因,因为庆江就知道,他们穆家的人全是RH阴性AB型血,就是那种稀有血型。”

一模一样的脸和一模一样的血型,怎么可能是认错人了!

 时夏星冷笑了一下,打开了穆城的手,翻出了手包里的那张卡,用力地甩在了穆城,不,是陆执的脸上:“这里面的两百万美金,我分毫未动,我唯一想要的就是,你拿着这些钱,永远的滚出我的世界!”

 

很多年后,时夏星再回忆起这一天,才终于明白,其实自己并不如想象中的那样爱陆执,陆执只不过是她年少岁月的一场执念,即使四年未见,如果是真心相爱,又怎么会将他人错认成他?

1201 阅读 1 评论
  • 周四

    浅语

    时夏星其实是挺有个性的一女孩,从她泼穆城咖啡;甚至是将卡直接丢到穆城身上,都可以看出她的个性,其实是爱恨分明的。但不知为什么,穆城的性格有点讨厌啊。(0回复)

    4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