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晚会在即,早晚都要加班,时夏星难免日日顶着硕大的黑眼圈,所幸过后会有一周的假期,熬过这一段就好。

演出虽然是在晚上,一大早,时夏星等人却已经在省台最大的演播大厅里开始了忙碌。 

下午三点,最后一次彩排才终于完成,时夏星还没来得及咽下第二口盒饭,就听到导演在对讲机里叫她。

省里和市里莅临这次晚会的领导名单终于初定,她将主持词里的空档填满,用最快的速度检查了一遍人名的顺序,打印了四份,敲开了化妆间的门,刚要向四位主持人交代介绍领导时的具体要求,对讲机再一次地响了……

 

“换主持人?现在吗?”时夏星看了眼导演身边立着的佳人,觉得有些眼熟,却想不出在哪里见过。

“把念‘甲’的那个换成高小姐,先让梅朵带她去化妆试礼服,等下你再告诉她要念哪些部分。”

 

时夏星虽然为不知道该怎么向已然换好礼服化好妆的原定主持人解释而头痛不已,却只能答是。擦肩而过时,佳人剜了她一眼,才跟着刚刚赶过来的梅朵去了试衣间。

见她走远了,导演才揉了揉太阳穴,自言自语地抱怨道:“你去准备四只文件夹,把打好的主持词放进去,让另外三个主持人不用再背词儿了,也和高小姐一样照着念吧,真是受不了,玩什么不好,非要一时兴起当主持人!”

 

好不容易才安抚好被临时换掉的女主持,一出化妆间,时夏星便看到同样是一脸倦色的梅朵向她招手。

“刚刚那个高小姐是什么来头,这么重要的晚会,导演怎么会肯临时换上一个毫无经验的人?”

“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模特而已,不过却是穆总的新宠”梅朵撇了撇嘴“大概是想出风头才非要当主持的,穆总的亲自要求导演哪敢不从?”

“你说的穆总是穆城?”

“不然还有哪个穆总,你可小心点,她比那些大牌还难伺候。”

 

难怪眼熟,听到“穆城”这两个字,时夏星终于想起她在何时何地见过此人,这正是她当日用奶茶泼穆城时,他身侧的那位窈窕佳人。

“阿城,电视台提供的这些礼服都好丑,而且全是别人用过的,好恶心,我才不要穿。”

 

一推开试衣间的门,时夏星便听到一阵娇嗔抱怨,她耐着性子静待佳人通完电话,才递上主持词:“高小姐,您念A的部分,因为不但是开头,还要介绍莅临的领导,所以非常重要,一定不能念错顺序,请尽快熟悉一下,最终的领导名单到开场才能敲定,我到时会通知您。”

“放桌上吧”她并不接,边轻抚着身旁的一排排礼服边漫不经心地说,“照着念词儿而已,有什么难,不用你教我,我才不会像某些人一样笨,用那么可笑的方法搏出位,听说是李家的二少出面,电视台才没开了你?呵呵,搭不上城少就勾引有妇之夫,真是佩服。”

“你胡说什么!李庆江是时夏星的……”抱着数条新礼服的梅朵恰在此时推门而入。

 

“朵朵”时夏星打断了梅朵的话,对着身后的佳人莞尔一笑,“我才是佩服你,做男人的玩物也能这么骄傲,祝你等会儿在台上不会丢丑。”

“我还以为姐夫帮我向台长求情的事是个秘密,原来已经连外面的人都知道了,这世上果然没有什么比八卦传的还快还离谱。”时夏星对着跟出来的梅朵笑道。

 

“我怕你生气才没敢告诉你,你因为泼了穆城,又有李庆江求情,已经荣登了本台这个月的八卦榜之首。也就是你不肯说,如果告诉他们你爹是谁,看还有没有人敢乱编故事。” 

时夏星不欲多说,转而笑道:“我生什么气,只是我表姐如果知道表姐夫因为我被人八卦,一定会借机要我做一个月的蛋糕给她做为赔偿。”

 

晚会还算顺利,只是某位主持人接连念错了几次,就要结束时,导演将时夏星叫了过去:“蒙省长和其他省里面的领导已经提前退了场,只剩下了两个市领导,李书记刚刚让他的秘书告诉我谢幕的时候就不必登台和演员们见面了,你赶紧去通知主持人,把这一环节去掉。” 

时夏星查了一下主持词,见念这句词的正是穆城的高小姐,只得拉上梅朵一起去通知了她,她却连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声,便继续补妆了。时夏星不放心,又嘱咐了一遍,却被佳人颇不耐烦地瞪了一眼。

 

“下面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有请莅临这次晚会现场的领导同志上台与演员们见面!”听到主持人念出这句词时,站在幕后的时夏星只余下了目瞪口呆。仅剩的两个市领导再不情愿,也只得硬着头皮上台,可因为人数实在太少,场面难免尴尬不已。

捅了这样的篓子,时夏星当然没能和其他同事一道共赴穆氏集团的庆功宴,只得留下与其他几位责任人一起被台长训话。

 

“时小姐又没有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窈窕佳人一脸的委屈。

“我明明说了两次,旁边的工作人员都可以作证!”

她愣了愣:“你应该拿支笔帮我把这句词划掉,我要念那么多句,怎么记得住。” 

时夏星正要说话,却看到她指着自己对正走过来的穆城抱怨道:“阿城,这个人好笨好讨厌,这样无聊的活动我以后再也不要参加了!”

穆城只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时夏星,略略皱了皱眉:“是你自己非要凑这个热闹,快点收拾,我最不喜欢的就是等人。”

 

待女伴收拾好,他和台长打过招呼便匆匆离去了。

看着这两个人的背影,时夏星忽而生出了丝丝恨意,她记起那日在包间中,穆城将银行卡还给她后说的那句,“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没兴趣知道,一个星期内,如果你反悔的话,随时都可以来找我。我还是那句话,做我的女朋友,虽然不一定能许给你婚姻,可在我觉得索然无味前,你会拥有想要的一切。” 

在你觉得索然无味前,我会拥有想要的一切是吗?如果像你当年抛弃我那样,等你重新爱上了我后再抛弃你,也行吗?

 

刚从浴室出来,时夏星丢在床上的手机就响了。

 “夏星,庆功宴结束了,大家准备去皇城续场,头儿们不去,你别窝在家里郁闷了,多大点儿事,打扮得妖娆点快过来吧!”背景声十分吵杂,梅朵的声音大到几近吼叫。

筹备演出的那一段,个个都累倒说庆功宴一结束就一定要回家睡上七天七夜,等到大功告成,紧绷的神经一松弛,却又亢奋了起来,难得的一周大假,当然不舍得浪费在床上。 

时夏星只犹豫了一刻,便换去了睡衣,心情不佳的时候,最忌讳的就是一个人呆着。她看了眼镜中的自己,满脸都是情感受挫的痕迹,便将化了一半的裸妆卸去,选了亮银色的眼线、乳白的睫毛膏以及唇膏中红的最艳的Chanel 22号,浓到化不开的妆容足以掩住内心的失意。

 

 “哇,时小星,你穿得这么亮晶晶的要去哪里?”窝在沙发上刚看完韩剧的熊小乐揉着眼睛问。

 “和同事们去皇城。”

 “皇城?听说那里面的美男和贵公子多到数不清,我早就想进去看看,可是李庆江都不肯带我去夜店,你们电视台的同事里也有不少是帅哥吧,也带我去吧!”熊小乐闻言立即跳了起来。

“好啊”时夏星瞟了一眼从书房走出的李庆江,转而补充道,“如果姐夫同意的话。” 

熊小乐自信满满地说:“切~他才管不着我!”

可话音还没落,李庆江早已将她强拖进了卧室:“那样乱哄哄的地方我当然不同意你去。”

 

李庆江锁上了卧室的门,看了眼时夏星的打扮,略略皱了皱眉,扔过了串钥匙:“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还是不要打车,自己开车比较安全。”

时夏星接过了钥匙笑道:“谢了,放心,即使你以后不在家,我也绝不带她去。”

 

别人的车开起来本就不顺手,李庆江的这辆SUV又实在不适合女孩儿开,凭借好运化解了几次险情的时夏星终于在换车道的时候不幸擦蹭到了旁边的车,更不幸的是,那是辆十分风骚的宝蓝色玛莎拉蒂小跑,这样的车刮一道要赔多少傻子都知道,她只思考了零点零一秒,就决定换到S档,猛踩油门逃逸。

 “唯少,那辆Q7是白牌,部队的人,追不追?”旁边车上的人降下车窗问道。

宝蓝车的主人哈哈一笑:“追啊,反正正无聊。”

 

已近午夜十二点,夜幕下,整座城市皆平息了吵闹,以华贵和奢侈闻名的皇城却迎来了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分,停车场里堆满了本城的纨绔子弟们的名贵跑车,李庆江的这辆颇为沉稳的黑色Q7列在其中,难免显得格格不入。

“原来目的地相同啊。”宝蓝车的主人笑了笑。

看到踩着银色高跟鞋走下车的时夏星,旁边车里的人大跌眼镜地笑道:“唯少,开车的竟然是个女人!”

 “要不是连遇了两个红灯,我能连个小丫头片子都追不到吗!”被称作唯少的哼了一声,立刻辩驳道。

 

他转头扫了眼Q7的车牌:“嗬!还是坦克A师的人,我堂哥穆因就在那个部队,这丫头大概是文工团的,原来是部队的丫头,车开的难怪这么野。”

“你怎么才来啊?”已有些微醺的梅朵接到电话便迎了出来,“不过,来的正好,气氛刚起来。”

 

1012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