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时夏星醒来时全然不记得昨天的事,只觉得微微有些头疼,周围是完全陌生的环境,她看了眼壁钟——两点,这样的深夜她自然不便乱走,便下床跑到窗边,想弄清所处的位置,只是一拉开厚重的三重窗帘,室外的阳光就刺的她睁不开眼,原来已然是下午两点。

 

她环顾了一圈这间足有百余平方的卧室,玻璃门隔开的衣帽间里挂着的都是男装,看来这儿是个男人的家,而且是个相当洁净的男人——整间卧室都铺着米黄色的长绒地毯,居然纤尘不染。

时夏星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睡袍,慌乱立刻代替了好奇,可是将整个公寓都找了个遍,也没看到自己原来的衣服,只得翻出包里的手机,想给熊小乐打个电话,不巧的是,手机没电了。

 

忽的想起客厅里似乎有座机,她便又折回了客厅。

正要拨号,大门却开了,她惊了一惊,看到进来的是穆城,更是一愣。

穆城见时夏星呆呆地望着自己,便微笑着解释道:“你昨天还醉着,总不能将你丢在原处,我赶着去医院,又不知道你家在哪儿,就让人把你送到了我家。” 

时夏星根本不记得昨夜的相遇,只当自己是梦到了陆执,便微微有些尴尬地说:“你在哪儿遇到的我,皇城吗?”

 

她穿着松松跨垮的丝质棕色浴袍,脖子及胸前的肌肤更显细腻柔白,垂到腰际的乌发带着刚醒来的蓬松微乱,素白的脸上全是迷茫,这天然的样子倒比之前的刻意装扮更显妩媚,她的脚很美,纤细洁白,圆润的脚趾映在纯黑的大理石上,好似珍珠般颗颗晶莹。

穆城忽而觉得空气中似乎弥漫开了情欲的味道,只是他的自控力一向极好,转而问她:“光着脚踩在大理石上,不凉吗?”

时夏星方才后知后觉:“冷死了。”

穆城笑笑,走过去横抱起她送至卧室的地毯上才放下,时夏星望着那张熟悉的脸,一阵恍惚,忘记了挣扎。

 

“我奶奶病了,从昨天到现在我一直守在医院里,身上沾了病气,你等我洗个澡,然后再送你回家。”

了了几次的碰面,除了昨天晚会结束后的形如陌路,他皆算是彬彬有礼,只是,有些人,即使始终微笑着,也会让旁人感到无形的压力,这样的感觉却是陆执所没有的,可是同样的脸同样的声音同样的稀有血型,不是他又会是谁呢?

 

毕竟隔了四年,人都是会变的,昔日自己打工赚学费的陆执,即使一天只吃两个汉堡,也会在每天傍晚散步时给自己买一支白玫瑰和一块蛋糕,如今的穆城已是这座城市最富有的年轻商人,当年的情怀怎么可能还在?可是不管出于什么样的隐衷,不管他们的过去有多么美好,隐瞒了真实姓名和背景的和自己交往三年、四年前留下钱和信后不辞而别、如今装作浑然不识以及那句“不一定能许给你婚姻”都实在不可原谅。

虽然时夏星并不愿意,却不得不承认,骄傲如她,穷尽自己所有的感情换来的也只不过是一场玩弄,更可恶的是,这个男人,明明不一定能许给她婚姻,抛弃了她一次之后,又装成另一个人想再次玩弄她,真的把她当成傻瓜了吗? 

她会拥有想要的一切是吗?她想要的不过是把他这四年来加在自己身上的痛苦全数,不,是加倍地还给他!

 

于是,一个无比动人的笑容在时夏星的唇边绽放开来,她用最柔媚的声音说:“好啊,你慢慢洗,我不急的,你奶奶没事儿吧?” 

这样明媚的笑容融化了穆城心中最后一丝犹疑,他的心顿时软成一片:“已经脱离危险了,你还没吃饭呢,我也没怎么吃,等下先带你去吃个饭再送你回去吧。”

 

穆唯发现时夏星不见了之后将贴身管家骂了一通,贴身管家深知穆家的二少虽然爱发火,其实却十分孩子气,远不如大少爷那般不好惹,便咬死了只说不知道。

明明连场艳遇都算不上,那个蹭了他的车逃逸的丫头的气息却偏偏萦绕在他的四周,久久都挥散不去,穆唯将她留下的旗袍装在袋子里,去了穆因家。

 

“黑色Q7,我们师的牌。”穆因想都没想就问道,“是不是xxxxx?”

穆唯没想到会这么容易,惊喜无比地说:“是啊,就是这个,你认识?”

 

“那是李庆江的车!你说的那个丫头肯定是他媳妇熊小乐,熊小乐刚学的开车,那技术差的,前天非要借我新买的车开,才不到一分钟,就撞到了我们院子里的树上,李庆江不但没说赔,还怪我的车不好,吓着他媳妇了,她只是小小的蹭了一下你的车,你已经算是走运了!她前一段还缠着我问皇城里是不是有很多帅哥呢,说什么李庆江不让她去,她要趁他不注意,自己偷跑着去。”

 “她是李庆江的媳妇,李家的二少奶奶?”穆唯反问了一句。

“是啊,不然谁还能把李庆江的车开出来。”穆因看了眼穆唯脸上那掩不住的失落,立刻收起了玩笑的口气,一本正经地告诫他“幸好昨天夜里熊小乐自己走了,李庆江最在意他媳妇,要知道你把她带到你那儿,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他看着温和,要想整谁,你这样的还真招架不住,这事儿你就当没发生过,更别再和别人提了!”

 

穆城去了浴室洗澡,找不到原来的衣服的时夏星实在觉得穿着浴袍太过尴尬,只好擅自进了主人的衣帽间。

衬衣带有太过明显的暗示性,西装穿起来不伦不类,所幸还有几套全新的运动装,时夏星选了件灰色的运动上衣套在了身上,她的个子不高,只有一六三,二十几厘米的身高差距让穆城的衣服刚好能遮住她的大腿,恰如一件卫衣。

她的包里有备用的丝袜,以这样的搭配出去倒不会显得不伦不类。时夏星想了想,还是留了张纸条后才出了门。

 

穆城的公寓在市中心,步行十分钟就有一家沃尔玛,时夏星不欲多逛,只随意地在一楼的卖场里挑了简单的衣服和鞋子换上。正准备回去,她忽的变了主意。

前后不过半个钟头,再回到穆城的公寓,他已然恢复了西装革履,连头发都没有一丝刚刚沐浴过的痕迹,看到时夏星竟穿着件可爱系的粉色草莓点点套头衫,他笑着赞了句:“你这个样子简直像个高中生。”

 

“我的衣服找不到了,不过随手拿了一件。”

时夏星低头换鞋,穆城极自然地俯身递了双新拖鞋给她,他的家里大概没来过女人,唯有男士的,倒是极其柔软舒适,只是她穿太大。

“这个点多数饭店都还没有营业,想必你也不想空着肚子喝下午茶,不如我让厨子过来做,你想吃什么?” 

“不用麻烦别人,我来做。”时夏星晃了晃手里的塑料袋,她刚刚再次折回超市,就是为了买这些食材。

穆城有些意外:“你还会做饭?”

时夏星停了一下才说:“是啊,我最喜欢做饭。”

 

过去他最爱吃她做的饭,也明知道她除了小提琴之外最爱的就是烹饪,将素不相识装的这样彻底,尽管一再对自己说要忘记过去,时夏星的心中仍是划过了一丝失落。

穆城的厨房厨具齐全,只是似乎没怎么使用过,想也知道,他如今的身份,不加班应酬的时候一定极少。

除了他最喜欢的蒜蓉焗生蚝,时夏星只做了葱烧芋头和蜜汁山药,她的动作一向快,可盛出米粥去客厅叫他时才发现,他已经枕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

 

许是有太多的烦扰,他在梦中犹轻皱着眉,时夏星忍不住凑上去细看,同样的眉眼,却透着种说不出的陌生感,大概是隔了太久,久到记忆中这个神采飞扬的人的眼尾竟然出现了一丝细纹。

穆城的睡眠最是轻浅,虽然昨晚一夜没睡,时夏星刚一靠近,他仍是立刻就醒了,便没有错过她轻如羽毛般的那声轻叹。

 

“怎么了?”

“没什么,饭好了。”时夏星收起了脸上最后一丝愁绪。

知道外头的饭不但油腻更是各种味精鸡精齐全,时夏星便将菜做的格外简单清淡,穆城果然十分喜欢,尤为中意那道蜜汁山药,只是没动蒜蓉焗生蚝。

“你不喜欢这个了?”

“我对贝类过敏。”穆城怕时夏星不高兴,只好硬着头皮尝了尝炸成了金黄色的蒜蓉,笑着赞美,“味道很好,可惜我不能吃生蚝。”

时夏星十分诧异:“你什么时候对贝类过敏了?”

“一直都是,我原本以为女孩的相貌和做家务的能力呈反比,没想到你的厨艺会这么好。”

“别的家务我都不会,烹饪只是爱好而已。”

 “你有心事?你在犹豫?”穆城放下了筷子,一脸的认真。

 

不知道是他的洞察力太敏锐还是她太不会掩饰自己的内心,时夏星愣了愣想不出该怎么回答。

见时夏星不说话,穆城解释道:“我知道高岩的事儿,让你觉得不快,我和她其实并没有你认为的那种关系,不过是我需要个女伴,而她需要钱和虚荣而已,我以后不会再找她,除了她,外头关于我和别的女人的流言蜚语,也统统都不是实话。”

 

“高岩就是你那个高小姐?那你认为我需要从你这儿得到什么,不是说你能让我得到想要的一切吗?”时夏星扬起脸问道。 

穆城哈哈一笑:“如果你因为我之前的态度和措辞而生气,我向你道歉,是我想的太多了,希望你不要怀疑我的诚意,考虑一下做我的女朋友。”

“为什么?”她脱口问道。

“因为我想我喜欢你,大概是一见钟情吧,只是到昨晚再次遇到醉酒的你,才肯承认而已。而且从来都没有人单单为我做过饭,这样有家的味道的菜,我还是第一次吃到。”

 

时光似乎回到了2005年,二十岁出头的男孩忽然从背后变出了一支白玫瑰,暖暖的日光下、和煦的春风中,那张英俊无比的面容更是璀璨,他笑得露出一口白牙,“小星星,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才十七岁的她忍住内心的喜悦,装作毫不在意:“为什么?”

“因为我对你一见钟情啊。”

 

时夏星努力地想从穆城的眼中看出什么,可惜却连一丝虚情假意都没有,时隔七年,她再次不假思索地说:“好啊,你是我的男朋友,以后就不能再对别的女孩儿笑了。”

穆城没想到她会答应的这样容易,先是一怔,随即莫名奇妙地问:“我什么时候对别的女孩笑过?”

如今的他是不怎么爱笑了呢,不像当初,嘴角似乎永远上翘,身边永远都有一大票女孩儿围绕。

 

饭后穆城亲自开车送时夏星回去,她这才想起了李庆江的车还不知道在何处,便借了他的手机给表姐夫打电话。李庆江却告诉她,皇城的人早就把他的车和钥匙还回了家里。

“你和李庆江?”穆城忽然想到高岩曾似是有意地向他提起过时夏星和李庆江有不寻常的关系。

“他是我表姐夫。”

“你表姐姓熊吧,好像叫熊小乐,他们的婚礼我也去参加了,后来也见过她一次,可惜没遇到你。”穆城的眼角眉梢都是暖意。

“她结婚时我在英国,婚礼没有参加。”

“你是熊小乐的表妹,又姓时,那时拓先是你的?”

“他是我爸爸,不过他还不知道我回来,所以暂时借住在表姐家。”

 

穆城对时夏星的背景很是意外,出于礼貌却没再多问。

“住在别人家总是不方便,你可以搬到我那儿的”怕时夏星误会,他又补充道“我那儿很少有人去,更不让别人留宿,所以没有客房,你如果过来我叫人把书房收拾成卧室,你做饭当房租就好。”

时夏星沉思了片刻便说:“好啊,不过我要主卧,你睡书房。”

 

111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