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刻于泥版之上的传奇——红河边一缕可能的真实

 

……在古早的安那托利亚高原之上,某一个清晨,无数的人们蜂拥到王都的国家神殿前,只为了瞻仰统治着整个赫梯帝国的皇帝为自己的妃子加冕。

在全国人民以及诸神的祝福之下,夕梨·易修塔尔,正式成为了赫梯帝国皇帝穆尔西里二世的皇妃·塔瓦安娜。

在赫梯的民众为了他们的战争女神成为塔瓦安娜而欢呼时,连载数年,堂堂二十八卷的《天是红河岸也终于落下了帷幕。

距离《天是红河岸》的结束已经半年有余了,前几日偶然又翻了一下,感慨之余,又顺藤摸瓜般的信手抽出书柜里的史料按图索骥,本来是对少女漫画的历史考证不抱什么希望的,没想到一看之下,我不禁惊讶而欢欣的发现,在三千三百年前的克孜勒河畔,我所喜欢的人物们,还优雅的活在一块块泥版之间……

 

平心而论,作为同一时代背景之下,使用同样题材的漫画,相较于那部明显太混了的《尼罗河女儿》(我就是不明白,那种时候的埃及,怎么可能没有金发的女孩子?),《天是红河岸》的考证就精良得让我感动了,实在是有根有据。

现在,就让我们怀着好奇和疑惑,到浩瀚史海中去寻找漫画的轨迹,看看那些我们在漫画中熟悉的人到底是怎样生活的吧。

 

苍天下曾经的身影

 

首先,先容许在下拿《天》剧中的男女主角试刀。

作为《天》剧中无可争辩的第一女主角,夕梨。

应该说,夕梨并不象我在后来会提及到的众人一样,有着有史可查的历史原形,她的原形应该是取自古代西亚各国盛行的“神婚”制度中的女祭司群,而非是某一个特定的人。

在古代的西亚各国,虽然宗教信仰各异,但是崇拜战争女神易修塔尔的风俗却是普遍性的——虽然在阿卡德人的信仰中,这位女神的名字是印娜娜而非易修塔尔——当然,在日后这两位女神的职司和信仰者逐渐融合,变成了类似于朱皮特和宙斯的关系。。

西亚的诸位王者们,莫不想把自己的名字与易修塔尔的名字联系在一起,例如首位在阿卡德历史上建立中央集权统治的国王萨尔贡,就在碑文上夸耀自己是从婴儿时代就被易修塔尔女神保佑,这位父不详的私生子借此来说明自己的统治是天授神权的,他天青石的权杖上除了世俗的权力之外,还附着有女神的权威。无独有偶,亚述的伟大王者亚述巴尼拔也是多次在碑文中提及,自己是在女神的佑护夺得了整个巴比伦尼亚的统摄权。

 

所有中亚的王者们无不反复重申着自己是深受这位女神所宠爱的,而在这种反复重复将天上的神权与自己的王权相结合,以期统治的稳固的行为中,这种信仰发展到一定的极致,就演变为“神婚”制度——至少在乌尔王时代,每一代的乌尔王都会在登基之时打扫伊基巴尔神庙塔顶的房间,在此迎娶代表女神的国家最高女祭司,以此证明自己是深受女神所爱的真命天子。

这种“神婚”制度在赫梯是否普及,因为缺少史料的证明,不敢断言,只能说,在穆尔西里二世之世,他确实迎娶过易修塔尔的女祭司——虽然这位女祭司在他的后宫之中的地位 并不突出——来稳定自己的统治。

穆尔西里二世在迎娶易修塔尔女神祭司的婚礼上,其中之一的仪式,就是从首都哈图沙的七眼泉水中,捞出自己黑发的新娘子。在此,再次证明了筱原实在是比细川姐妹在考证上用心多了这一事实。

 

下一个上场的是瑞气千条的男主角——卡尔·穆尔西里(MURSILIS)这位在《天》剧中差点被拉姆塞斯抢走主角风头的金发帅哥——穆尔西里皇帝陛下在历史上是确有其人。

穆尔西里二世,是赫梯历史上杰出的君主之一,也是人类历史上唯一一位明文记载被雷实打实地劈过还没死的君主,而和被雷劈与才能一起被记下的,还有他无以伦比的对八卦的热爱——身为公元前的一位皇帝,他所留给后世最珍贵的遗产,不是淹没在风沙下的城堡遗迹,也不是稀世的珍宝,而是文官因为他的八卦爱好而疯狂记录遗留下的,从庄稼收成到任免官吏;从马匹特殊的喂养方法到与埃及的战争,无所不包,包罗万象的一部编年史以及数十万块忠实记录当时社会面貌的泥版文件。

《天》剧中的穆尔西里是一位精于军事的双料政治家,但是历史中的穆尔西里二世,对于政治远比对军事来得有天分的多。

彻底的整顿政务,调整对外关系,在政治方面作出了承上启下之功绩的穆尔西里,在军事上却与善战的父亲不同,只有苍白的一笔——对埃及的卡叠什战役。(就是在快结局时,非常服务女性读者,拉姆塞斯和穆尔西里单挑,打到身无寸缕的那一场^_^)虽然在书中第一男主角与第二男主角的献身演出,为卡叠什战役添上了精彩和混杂着女读者尖叫的一幕,但是在历史中的卡叠什战役。不过是一场明明是两败俱伤,但是埃及与赫剔双方都宣称是自己赢了的,莫名其妙的战争……

最后的带一提,这位历史中的君主可绝没有《天》剧中男主角主动维护婚姻法,贯彻一夫一妻制到底的思想觉悟,迎娶了N多位妃子的穆尔西里并没有特别宠爱的女性,终其一生,他都把自己的婚姻视做义务和手段而非自身的意愿。

 

提到男主角,就绝对要提到《天》剧中名至实归,超抢主角风头,无法无天的金发帅哥——拉姆塞斯!!(RAMSES)

先别忙着尖叫,下面的文字会令拉姆塞斯的拥足们失望的。与书中描写的不同,拉姆塞斯(这分明该念成拉美西斯)虽然贵为十九王朝的开创者,却远不及他的上一任法老——霍连姆赫布来得精明能干。(就是《天》剧中那个没怎么出场的拉姆塞斯的笨蛋上司……叹……历史与漫画是不一样的)历史中的拉姆塞斯登基时已界花甲之年,登上王座不到两年,根本来不及留下什么政绩就撒手西去了……据说他之所以能当上法老,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么的能干,而是因为在霍连姆赫布法老死后,身为埃及的维西尔(宰相)与军队统帅的拉姆塞斯,就毫无疑问的成为了当时埃及最大的权力者,也顺理成章的接收了埃及的王座。

而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当时已经有一个儿子与一个孙子,可以作为他死后的继承人——当时的埃及,已经连续经历了图坦卡蒙、埃耶、霍连姆赫布三代法老无后,只能拥立与上任法老没有任何血缘之人为新法老的尴尬了。

夹在使用强有力又不失圆滑的手腕,重新将已经分崩离析的国家重新整顿得欣欣向荣的上任法老霍连姆赫布、自己拥有开疆拓土之伟大功绩的孙子拉姆塞斯二世两人的赫赫功勋之间,在下不得不说,拉姆塞斯一世实在是很无作为的法老。

附带一提,相较于自己祖父的短命统治,拉姆塞斯二世统治埃及长达六十七年之久,另外再说一句,拉姆塞斯一世的年龄要大出穆尔西里将近二十岁。

 

从对主角的遐想中跳出,我们接下来要看的就是挑过大梁的配角们了。

首先上场的当然是在前八卷中都戏份颇重的,我们红颜薄命的桑那查皇子!!(ZANNANZA)他是《天》剧中颇为吸引视线的男配角之一,也是历史中确实是查有此人的人物。

这位穆尔西里的兄弟皇子,根据史载,确实如《天》剧中所说,是一位身份不高的皇子,也确实是在前往埃及与图坦卡蒙的遗孀安克赫森阿蒙结婚的途中,在沙漠的边缘被杀,至于杀害这位皇子的凶手到底是谁,是当时实际统治着埃及,已经是下一任法老不二人选,只需要迎娶安克赫森阿蒙就立刻可以名正言顺的皇袍加身的埃耶,还是当时掌握着兵权,即将在两年之后登上法老宝座的,极为憎恨赫梯人的霍连姆赫布将军呢?历史并没有象《天》剧中那样给出那克尔皇太后这个明确的犯人,而是沉默的将这位冤死他乡的皇子的冤屈掩埋在漠漠黄沙之下……

到底是谁杀了他?关于这个疑问,或许在将来会有答俺,也或许是永远也不会有答案……

而关于桑那查与穆尔西里之间的兄弟感情,根据由穆尔西里编纂的史书记载来推断,想必也没有《天》剧中描写的那般亲厚——在史书中,关于自己的这个兄弟,穆尔西里只淡淡的提了这样的一句“父王派去的皇子,一到埃及就被杀害了。”

 

接下来,看完了男配角,我们来看看女配角吧,刨去查无此人的那克尔皇太后不说,另外一位出场戏份虽少,却可以说是贯穿《天》剧全剧的女性,埃及的纳菲尔迪迪皇太后可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女性!

在《天》剧中,为了衬托女主角,纳菲尔迪迪这样一位在历史上叱咤风云的杰出女性,就不得不委屈的变成了只会躲在皇宫里,耍永远不可能得逞的三流阴谋诡计的白痴。

对于这位深得埃赫阿吞法老宠爱,在将近二十年的时间里操纵埃及朝政,支持丈夫宗教改革的女性,历史上一直众说纷纭,连她的死期都有至少三种以上的说法,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图坦卡蒙死后,纳菲尔迪迪——一位法老的“伟大的妻子”、一位法老的岳母,一位“伟大的妻子”的母亲——的影响力也就不复存在了……

关于她的出身,是与她的死亡一样充满神秘的——她到底是一名被法老看中的女奴,还是大臣的女儿呢?不过,她不可能是米坦尼的公主,也不是按照传统的,她的丈夫的姐妹就是了。

关于这位不知所终的绝代佳人的真相到底如何呢,这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就是了。关于她的一切猜想,都只能寄托在那尊隽刻了她的容颜,以一种沧桑的优雅凝视着三千年时光的,只有一个眼珠的美丽胸像之上……

 

 

硝烟的真相

战争可以说是《天》剧中的重头戏,毕竟,战场可以说是表现男主角一边泡妞,一边退敌这种天纵英才的最佳地点了,当然了,也可以适度的显示反方的英俊帅气。

首先,刨去《天》剧中的小打小闹,堪称为真正见真章,决定国家存亡的战役只有两场。而其中的米坦尼战役,就是我们先要抓出来审的。

关于米坦尼之战,先不说里面的具体军事UG,我们先来说说历史上的真实情况。

这场战争在历史上是确有其事,但是与《天》剧中赫梯单独对米坦尼开战不同,历史中,这场决定到底谁是西亚霸主的重要战争,是由赫梯联合当时西亚另一强国,雄踞于美索不达米亚的亚述帝国共同对米坦尼宣战的。

在这场战役中根本没有穆尔西里的身影,因为这场战争爆发的时候,是西元前1350年,此时的穆尔西里二世还尚未出生,指挥这场战役的赫梯君主是他的父亲苏皮卢利乌玛斯一世(就是书里那个总是装着一脸智慧,却拿那克尔皇妃的诡计没辙的糟老头子)。

这场战争以米坦尼的彻底失败而告终,而当时统治亚述的君主亚述尔乌巴里特显然没有《天》剧中穆尔西里允许米坦尼王太子再建故国那般的好度量,在一把火焰之中。米坦尼百年王都瓦苏冈尼就此化为灰烬……

此次战争之后,建立米坦尼的胡安人推出了中西亚争霸的舞台,而亚述和赫梯则在瓜分了米坦尼之后,正式登上了包括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与安那托利亚高原,这块广袤土地之上主角的位置,而当时曾经夸称为世界中心的巴比伦加喜特王家,也只能龟缩在巴比伦尼亚平原的一隅苟延残喘,再也无力参与逐鹿天下的游戏了……

换言之,就是当穆尔西里即位为赫梯皇帝时,米坦尼这个赫梯最大的敌人已经不在了。

 

再下来,我们要研究的是《天》剧中另一场至关重要的战争——卡叠什战役。

这厂在卡叠什决战的战争,可以说是穆尔西里二世在位期间所经历过的最大的 军事活动了,同时也算是世界军事史上最莫名其妙的战争之一了——因为开战的埃及和赫梯都宣称是自己赢了……

指挥这场战争的,在赫梯这边确实是穆尔西里二世没错,但是埃及一方指挥战役的却并不是如同《天》剧中拉姆塞斯,而是他的孙子拉姆塞斯二世。

这场在实际上是两败俱伤的战争对开战的双方而言,都是一场不折不扣的灾难。

因为这场两个霸主之间的战争对双方的损害都实在是大巨大了——双方都在卡叠什丢下了一万具以上的尸体,劳民伤财却没有把对方彻底打倒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根本已经无力再战的双方只得签定友好和约,互相结为姻亲。

埃及从此一蹶不振,就此衰落,而赫梯也逐渐日薄西山,而就在两强俱伤的同时,本就和赫梯并称强国的亚述在先王亚述尔乌巴里特打下的良好基础上,由年轻有为的新君阿达德尼拉里带领着,不动声色的壮大着,终于在百年之后取代了赫梯的中亚霸主地位,昔日不可一世的赫梯帝国也只能黯然的走下历史的舞台……

 

民生也是很重要的

在《天》剧中提到的关于民生的东西其实满少的,但是就是出现的一器一物都可以看出筱原的用心——真得是满佩服筱原的考证功力的。

俗话说民以食为天,现在,就来看看夕梨平常是吃什么的说吧!

赫梯人的主要农作物是大麦、小麦、燕麦、黑麦、玉米、大米以及高粱,而他们的主食主要是一种用大麦和水混合制成的位发酵面包,这种面包不宜保存,必须要在制作的当天吃完。(我怎么觉得有点象吗哪?)

当地最常见的蔬菜是洋葱,其次,例如豌豆、鹰嘴豆、蚕豆、豌豆等豆类也是被广泛的食用。附带一提,以上的蔬菜通常是用来煮汤。

赫梯当地倒是盛产满多水果的,例如苹果、石榴、无花果、杏、葡萄、海枣(记得夕梨吃的蜜渍枣子吧?)等等,总之是名目繁多。

在那种高原地带,赫梯人日常饮食中最常使用的的两种调料是盐和芥末。而由文献看来,赫梯人对肉的需求不大,在王宫的菜谱里只提到过牛肉和羊肉,而且作法不详。

记得看书的时候,总是对穆尔西里酒杯不离手的小细节印象颇深,这次考证,方才发现,原来赫梯是盛产酒的地方,象是啤酒、海枣酒、葡萄酒、烈酒,各式美酒应有尽有,这时不禁点头,哦,原来《天》剧中赫梯这方手不离酒是有其经济背景作为支撑的啊……

 

说完了吃的,我们就来看看衣服吧。

赫梯的衣着样式男女差别不大,硬要说的话,就是女装肥大些,通常是三角形的 织物包裹全身,在身体上形成参差错落的层次,再在腰间扎紧,里面则是穿着为对襟的直筒紧身长衫,领口不系扣子——和筱原书中的男装很接近吧?再度佩服筱原考证的功力。

至于女装嘛,上面已经说过了,跟男装差不多,总而言之,夕梨那身集薄、露、透于一身的打扮是只能在漫画中作为服务读者的镜头出现,而不可能是在三千年前的克孜勒河畔出现的。

那时服装的颜色决没有现在来得多姿多彩,除去黑白等色之外,主要有红、绿、蓝和紫色,其中紫色是由从地中海采集的贝壳捣碎作为染料染成的,价格非常昂贵,是贵族才穿得起的高价品。而绣金边的紫色外衣就只能由赫梯皇帝一人专用。

相较于男女都要剃光头,极为损害视觉效果的埃及而言,赫梯的男人都要留长发这一点无疑是一个福音,长发的长度至少是垂肩,偶尔有短发或者光头,是为了参加某种宗教仪式。

附带提一句,在赫梯,伞和扇子是只有贵族才能使用的东西。

 

好了,罗罗嗦嗦说了一大堆,看得人早该对这堆不知所云的东西不耐烦了,在告别之前,先允许我对有耐心看到这里的朋友致以无上的尊敬。

 

就此搁笔。

 

愿易修塔尔女神保佑我等。

 

                                                               

初稿于2002.10.15

修改于2002.11.5

 

12年前的一点东西,现在看还挺有意思的,就放上来了

219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