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他这样说,第二天晚上去了晚宴的时候,便真的没有看到叶矜。我的行头是一件红色连衣裙,右手手腕上套着一只手镯,绘着婉转舒展的花瓣图案。头上只绑了一根发带,头发长长垂在胸前。坐在车子里,眼睁睁看着它离晚宴大厅越驶越近,手指不由自主绞在身前,头低得抬不起来。

心跳越来越快,耳边突然响起顾衍之的声音:“绾绾。”

我抬起头去看他。他穿着一件深蓝丝绒礼服,坐在车子里,却是最随意的姿态。影影绰绰的灯光下,映出他深邃的眼皮,和好看的侧脸来。

他微微低头,语气平静而温和:“就是这样扬着下巴。一会儿进去之后,挽着我的手臂。除此之外,现在你是什么样,就还是什么样。”

我说:“……我觉得事情好像没这么简单。”

“比如?”

“比如,我需要说话吗?”

“这要看你自己。总会有人问有关你的问题。你喜欢说的话,可以去回答。不想说的话也没有关系。”

“我会有不得不开口说话的时候吗?”

“没有。”他回答得很肯定,“如果人家问你你又不想说,那就随便看过去一眼,把头扭到一边不理就可以了。”

“……”我看着他默然了一下,“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没什么不太好的。”顾衍之伸手过来,将我衣裙上的一根带子摆了摆,仍然是再平淡不过的语气,“杜绾,你只需要记得一件事——你是个货真价实的公主。站在我身边,你可以表现得比其他人都傲慢。”

 

车门被人从外面打开,顾衍之朝我伸出一只手,灿烂奢华的夜幕下,他的脸上有点笑容:“来。”

我扶在他的手心上,如他之前教的那样,提着一点裙摆,慢慢走出来。最后一步有点趔趄,向后倒的时候被他抓住手微微用力,最后合身扑在他怀里。

我说:“……”

功亏一篑的感觉特别不好,我埋在面前的丝绒礼服里,半晌抬不起头来。头顶有人轻笑一声,慢条斯理地将我扶正身体:“下次努力。”

 

进入大厅,一眼便看到远处的食品区,以及已经在食品区周围徘徊流连的叶寻寻。舍弃顾衍之直奔过去,等走近了便看到叶寻寻正瞅着冰淇淋区两眼放光,刚刚伸手过去,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冷森森的声音,一字一顿:“叶、寻、寻。”

叶寻寻伸到半空的手僵了僵,静止了几秒钟,还是慢慢地缩了回去。

假如我是叶寻寻,这就已经是故事的结尾。然而真正的叶寻寻总是比我要彪悍的,等身后的鄢玉一转身,她的手立即以迅雷之势卷土重来,却在摸到冰淇淋碟子的那一刻,鄢玉的声音又冷冷地响起来:“你敢吃一口试试?”

我转头去看鄢玉,他连头也没抬,正往手里的碟子捡几粒水果,又夹了一块蛋糕。再转过头,叶寻寻的眼神迸发着强烈的愤怒火花:“我今天一定要吃!你敢怎样!”

鄢玉抬起头来,推了推眼镜:“那就老规矩。”

叶寻寻的脸色变了变,咬牙切齿很久,终于还是把冰淇淋放回桌上。鄢玉把手中的碟子递给她,叶寻寻一脸嫌弃:“你都挑的什么水果啊,我不吃苹果,不吃你懂吗?我也不饿,你给我捡蛋糕做什么!”

鄢玉把碟子“啪”地往桌上一放,神色冰冷:“随你便。”

 

说完他转身就走,我胆战心惊地目送他远去。一扭头叶寻寻正端着那只碟子挖蛋糕上的奶油吃,间或吃几块苹果片。我默默看了她一会儿:“……鄢玉他为什么不让你吃冷饮?也是因为,那个吗?”

“哪个?”叶寻寻抬头看我一眼,“我什么都没有。只不过跟他打了个赌,说我这半个月一定能忍住不吃冰淇淋。做到的话他就把他手里那块翡翠原石送给我。”

“那他干嘛还提醒你别吃?”

叶寻寻想了想:“可能是他神经病吧。”

“……”我说,“那要是你输了怎么办?”

她的目光刷地扫过来:“开玩笑啊你,我怎么可能有输的时候!”

我心想你要是连输的时候都没有鄢玉为什么还跟你赌,难道他真是神经病不成。一面问:“你今天怎么没去学校呢?”

“啊,”叶寻寻神色淡然,“我发烧了。有人小题大做,非告诉我妈不让我上学。我就没办法了。本来今天晚上也不可能来这里玩的,但是我偷着跑出来了,鄢玉没办法,只好跟着我了。”

“你让人省点儿心行吗?”

“一个娇弱矜持的女孩子,本来就是不能让人省心的。我要是老让他们省心,万一哪天我死了,他们转眼就忘了我怎么办。”叶寻寻说得一本正经,好像跟真的一样,“再说,我今天要是不来,就错过了你的劲爆消息呢。我听说昨天晚上你跟顾衍之你俩大阵仗地私奔去了?”

“……”我一口葡萄差点呛进喉咙,“这谁造的谣言啊!”

叶寻寻朝我背后努努下巴:“鄢玉啊。”

 

正好顾衍之走过来,随手捡了块我盘里的苹果吃下去,漫不经心说:“说些什么呢,眼睛瞪这么圆。”

叶寻寻说:“鄢玉刚才告诉我说昨天晚上你跟杜绾私奔了。”停顿一下,满眼期待地看着他,“这是真的吗?这可真是个普天同庆喜闻乐见的事啊。”

顾衍之的动作停了停,看了看正在走过来的鄢玉。后者一扶眼镜,说:“叶寻寻你搞清楚,颠倒是非的事别栽在我身上。我可没说是私奔,我只说杜绾离家出走,顾衍之追到机场去了。”

叶寻寻啊了一声:“这不就是私奔吗?电视剧里都这么写的啊。这要是香港TVB剧呢,那就是男主角把女主角拦下了,两人紧紧拥抱,然后大团圆结局。要是韩剧呢,那就是女主角走了,男主角跪下来痛哭流涕以头抢地,悲剧结局。要是我来编电视剧呢,那就是女主角要走没有走掉,男主角出现,突然摸出来一把枪,把女主角一枪杀了,众人尖叫……”

鄢玉无声偏过脸,全是不忍直视的表情。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一个江燕南,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说:“哎我就跟你说过么,叶寻寻这样的小孩,你不惯着她她都能自己兴风作浪,你要是惯着她,她迟早得骑到你头上去。教育小孩要讲究方式跟方法,我觉着要不你跟顾衍之你俩换换角色得了,你看杜绾现在给他教得多乖巧啊。”

我的肩膀突然被人揽住,顾衍之顺手捏了捏我的耳垂,笑意微微地开口:“你说换就换了?换别的还能考虑,杜绾想都别想。”

江燕南说:“开个玩笑么。”

“你问问鄢玉,叫他把叶寻寻丢给其他人管教,他肯不肯。”

“我有什么不肯的。”鄢玉抚了抚袖口,慢悠悠地说,“我都有这个想法很久了。”

顾衍之好看的眉尾微微一挑,仍然牢牢搂着我,笑着说:“可是我不行。我可舍不得。”

叶寻寻终于找到一个空当,抓过一块蛋糕,朝着鄢玉狠狠砸过去。后者躲闪不及,眼镜上蓦然多了块黏嗒嗒地东西。

叶寻寻瞪着他,大声说:“好啊这可是你说的!你以为我还喜欢被你管着!谁求着你了!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再来找我你就去死!去死好了!”

 

鄢玉把眼镜摘下来,摸出手帕,低头慢慢擦干净。叶寻寻扭头就跑,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人群中。江燕南哑然了一会儿,推了推鄢玉:“还愣着干什么啊,赶紧去追啊!”

“不是你说别让我再惯着她?”

“……我以前还说让你珍爱生命远离叶寻呢,你难道听过吗?你不是照样读了医学院啊?”江燕南说,“你看我都给你找台阶下了,你想下就赶紧啊。一会儿寻寻真要跑丢了,我看你得哭几天。”

鄢玉把眼镜重新戴上,抿着唇僵持一会儿,终于还是跟了出去。

 

691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