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我看着有点忧心,旁边顾衍之说:“张嘴。”

我不明所以地张开嘴,很快被他丢了一粒葡萄进来。我咬了两下,顾衍之慢悠悠地开口:“不用理会他们。他俩一直这样。”说完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对了,明天我得去公司一趟。你跟着我一起。”

“去做什么?”

“我去公司处理点事情。至于你,先去那里做作业。”顾衍之抄着手看我,气定神闲道,“等我把事情处理完,就开始给你补习功课。明天补数学。后天补英语。你的语文成绩还可以。就先补这两门。”

“……”我顿时觉得头皮发麻,挣扎说,“不补行不行?”

“可以。”他说,“那就明天补英语,后天补数学。”

“可是,你不是说明天还要在院子前种棵银杏树……”

顾衍之拿一种“你敢再找个借口试试”的眼神,居高临下地瞧着我:“种树用不了多久时间。”

我绞尽脑汁要与他继续讨价还价,一旁忽然有人叫了顾衍之的名字。我扭过头,一个四十出头的成年男子和一个跟我差不多年纪的男生站在面前。

我看到顾衍之拾起一边酒杯,笑微微地称呼那人为“王董事”。两人客套一番,后者把视线降下来一半,落在我身上,又看了看顾衍之:“衍之,这个小姑娘是……”

我的手被人不动声色握住,顾衍之淡淡开口:“我妹妹。”

“我知道你的名字。”对面的男孩直勾勾地看着我,突然有点傲慢地开口,“你姓杜,叫杜绾。根本不姓顾,怎么可能是顾家的妹妹。衍之哥哥,你不要被她骗了。这个人读我们学校四年级二班,也不知道是谁家的,长得这么瘦还这么矮,在学校穿得也不好,平常也不说话,但莫名其妙地就是特别讨他们班男生喜欢。衍之哥哥,你要留心才对。”

顾衍之听完,抬手理了理我的头发,漫不经心说:“王董事,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孩子?”

“我也认识你。”对面的成年人擦着额角正要说话,被我截断话茬,“你是隔壁班三班的男生,具体叫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半年来一直追在叶寻寻身后,人家吃饭上楼下楼你要都跟着,只可惜叶寻寻一直都不理你。似乎上星期给叶寻寻还买了一盒巧克力,被她丢掉了。前天还给叶寻寻送了西餐厅的餐券,也被她丢掉了。你这么疯狂,你的爸爸妈妈还不知道吧?”

对面的男孩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四十多岁的成年男子脸色铁青,眼中盛怒,大概是想凌空变出一条鞭子狠狠抽在他身上。周围静寂了片刻,顾衍之突然慢吞吞地开口:“绾绾。”

我抬起头去看他。他说:“你王叔叔有些事,我们先离开一下。”

 

接下来没有再呆多久便离开。大厅之外夜凉如水,我心不在焉地低头走出来,没过片刻,便打了一个寒战。总算回过神来。下一秒便有件衣服披在肩膀上。

我摸到一点丝绒衣料的质感,是顾衍之的西装礼服。正要抬头,忽然觉得身体一轻,已经被抱起来。

我的视线与顾衍之平齐,看到与平时截然不同的地面。我揽住他的脖子,横在腰际的手臂轻松而沉稳,完全没有可能掉下去的顾忌。耳边淡淡响起近在咫尺的声音:“杜绾。”

我扭头。顾衍之的身后灯光熠熠,而他的眼眸温柔,仿若蕴有清华:“长得瘦小有什么不好?至少我可以这样抱起你,让你看一看和平时不一样的东西。”

第二日早上九点,我跟在顾衍之身后,准时踏入顾氏大楼。

虽然是星期天,大楼里仍有人在。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前台的服务小姐。本来正在专心致志地画眉毛,看到顾衍之的下一刻,手里眉笔啪地一声掉下来。站直身体说总经理好,顾衍之嗯了一声,对我说:“叫姐姐。”

于是我叫了一声姐姐。

前台的服务小姐应了一声:“总经理这是谁家孩子?长这么漂亮。”

顾衍之牵着我的手,另一只手里拎着我的书包,脸上有点笑容:“我家的。不像么?”

她慢慢张开嘴,一脸想问又不敢问的模样。我被顾衍之牵着往电梯口走,回头看的时候,她仍然站在原地,过了片刻,像是突然回过神来,猛地抓起手机一通狂按。

电梯门缓缓合上,我扭头问顾衍之:“她在做什么?”

他说:“不用理她。”

“……你这点怎么这么讨厌啊。”我仰头看着他,“昨天晚上你叫我不要理叶寻寻跟鄢玉他们,今天你又叫我不要理刚才的人,依你这么说,所有的人我都不要理会了,那我还去理会谁啊?”

我说得有点大声,顾衍之脸上的微笑半分未动。一直到我说完,有两根修长手指突然来到眼下,毫不客气地捏住了我的鼻尖。眼前的视野被他晃了晃,我听到一声轻笑:“你来理会理会我啊。”

 

我还未说话,电梯叮地一声,缓缓打开。外面站着一位中年女子,叫了声总经理早,随即视线落在我身上:“这是……”

顾衍之说:“杜绾,叫阿姨。”

我分明看到对方的眼里闪了闪:“这就是杜绾?”

我说:“阿姨好。”

“……哎哎,好,好。”她失神片刻,转头去看顾衍之,“这,杜姑娘在这里,我要不下楼去买点零食上来?”

“不用。书包里有蛋糕。”

我一听,立刻把书包夺过来,拉开拉链,果然看到一块水果奶油蛋糕。立刻抬头瞪他:“不是你说不能带的!”

顾衍之慢悠悠地说:“逗逗你好玩么。”

“……”

 

顾衍之的这句话直接导致接下来一个上午我都没有理会他。做作业从来没这么专心过,尽管耳边时不时飘来几句顾衍之和秘书之间的谈话。这样专心的后果就是做作业的速度十分快,以至于不过两小时已经写完,然后一边挖着蛋糕一边听他们两个谈论话题。

一开始的谈话内容还很一本正经,大都与公司事务有关系。然而不久过后就开始歪题,渐渐歪到乱七八糟的地方去。比如顾衍之的秘书对顾衍之说:“这个年纪的小孩子都特别难哄,而且快要进入青春叛逆期了。我家那个当初就头疼坏我了,动不动就搞离家出走,弄得我焦头烂额天天跟打仗一样。”

顾衍之说:“有个小孩也已经离家出走过一次了。”

我说:“……”

顾衍之的秘书想了想,又说:“我记得有次听一个儿童心理专家讲,有时候打一打小孩子也没坏处。哄的时候哄到位,打的时候也要一次打治本。尤其是特别不听话的时候,就得严厉。”

“什么算特别不听话的时候?”

“比如说,跟大人说话很大声喜欢顶撞,或者动不动就离家出走。”

我说:“……”

然后秘书想了一下,又补充道:“还有不想学习啊,吃方便面之类的东西超过吃主食啊什么的,太多了。”

我说:“……”

顾衍之轻笑一声,问:“那怎么打呢?”

秘书说:“一般我都是打屁股。”

我说:“……”

我终于忍不住,重重咳嗽了一声。顾衍之转过脸,我面无表情说:“我困了,要睡一睡。”

 

683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