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说完转身就往旁边的休息室走。身后顾衍之的电话响起来,接通后立刻传来叶寻寻的声音:“衍之哥哥,你家大楼前台的这个服务小姐不肯叫我上楼。麻烦你自上而下地施压一下。”

顾衍之说:“你怎么来了?”

“我跟鄢玉绝交了,我爸妈听说了这件事狠狠批评了我一顿,然后我就跑去你家找杜绾,可是管家告诉我你们来这里了,所以我就来这里了啊。听说你要给杜绾补习功课?你忙你的,我来给她补习就可以了。”

顾衍之说:“我认为比起让你上楼来,我更应该打电话给你爸妈,让他们来这里接你回去。”

“你也可以这么做啊。”叶寻寻说得非常平静,“这么做之后你就等明天上学以后我带着杜绾离家出走吧。你是知道我离家出走的功力的,衍之哥哥。保证让你们三天之内找不到我们一根头发。”

“……”顾衍之抬眼看了看秘书,“让她进来。”

两分钟后,叶寻寻上楼。身后还拎着一只小行李箱。踏进办公室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衍之哥哥,我得在你家住两晚上,你肯吗?”

顾衍之慢吞吞地说:“不肯。”

叶寻寻说:“我带杜绾离家出走。”

顾衍之抄着手,气定神闲地看着她:“你可以试试。”

叶寻寻说:“我是说真的。”

顾衍之说:“我也说真的。我听说你有句名言叫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你还有两处秘密基地,一处在T城东面,一处在中心街。你还有三个异性死党可以依靠,两个在邻市,一个在本市——还用我再说下去吗?”

叶寻寻看了他一会儿,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顾衍之笑着说:“杜绾困了,你大清早折腾这么久,肯定也困了。你们俩可以去休息室睡一睡,一会儿吃饭叫你们。”

叶寻寻听完,拉着我的手腕便走。我有点挣扎:“喂你等下,我还不困好不好……”

话没说完就被叶寻寻捂住嘴,直接塞进休息室。砰地一声关上门,叶寻寻的耳朵贴在门板上一动不动。我看她一会儿:“你在干嘛?”

“你小点声。我刚才在楼下看见杜程琛了,一会儿保不准他会上楼来。难道你想见到他吗?”

“你跟鄢玉到底怎么了?”

叶寻寻显然有点不耐烦:“从今以后你不要再给我听到他的名字。我不想提这个人,让人烦透了。”

我说:“我觉得他对你挺好的。我觉得你这样有点任性了。”

叶寻寻抬起眼来:“任性这两个词,是小孩子的专属特权。这点你怎么都不懂!”

“……”

我还未说话,她已经竖起一根食指:“嘘,杜程琛进来了。你快来听。”

 

我跟着趴在门板上,听到杜程琛一如既往没有什么感情的声音:“我们两个就不客套了。我来带杜绾回杜家。”

顾衍之淡淡开口:“这个恐怕不行。”

“杜绾是杜家人。你们两个不沾亲不带故,她住在你这里不像话。”

“没什么不像话的。人是我带来T城的,我得对她负责任。”

“杜绾是我堂妹,我照顾她是理所应当。你把杜绾带来T城,已经是她的福气。”

顾衍之的声音慢条斯理,带着一分隐淡笑意:“杜绾的父亲是杜思成,你的亲生叔叔。杜绾身为你堂妹,和你跟我之间的关系不应该有什么区别。她出生在大山,不代表她一辈子就该呆在那里。我既然看到了,带她来这里就不是她的福气,我的本分而已。既然已经带她过来,我总不希望她过得不好。只是她在杜家的这一年,身高半点没长,还比在大山的时候瘦了一些,堂兄,我不觉得你照顾她照顾得挺好。”

杜程琛沉默了一会儿:“你这样做,没有考虑过我的处境。你想把我的堂妹的监护权变更在你名下,有没有想过有关我的声誉问题?别人以后对杜家指指点点,你让我怎么处理?”

顾衍之温和开口:“我不能因为你的一点面子,耽误一个我带回来的女孩子。杜绾现在只有十二岁,她还是个小孩子。这个年纪,本来怎么折腾都天经地义。但她现在比一年前我回来的时候更加懂事。她从杜家跑出来,没说过你一句坏话。她忍到这个地步不容易。”

杜程琛说:“我以后会对她上心。”

 “我认为杜绾不会再相信你的话。”

杜程琛又默然了片刻,说:“我不能把她的监护权给你。”

“我本来以为姑父的一些基因没有遗传到你身上,杜程琛。”顾衍之的声音突然变得冷淡,“他以前欠下杜思成的那些财产,你不想代他还也无话可说。毕竟是几十年前的旧账,杜绾的父亲当时决定不再要,旁人不好再说什么。但是你不该冷落杜绾,她虽然是个小孩子,却很聪明,什么都懂。你这样做,难道想等着她长大以后,再效仿一遍当年的姑父和杜思成?”

杜程琛一时没有说话。

 

叶寻寻碰了碰我,低声说:“顾衍之对你比鄢玉对我好多了嘛。”

“我觉得鄢玉对你挺好的。”

“你省省好了。这一帮年青人里也只有顾衍之靠谱一点,剩下江燕南跟楚煜一个滑一个花,姓鄢的那个就更别说了,凉薄得跟全世界都欠了他一样。你知道么,你前天离家出走,顾衍之都找到我这里来了,打电话问我你去了哪里,我怎么会知道你去了哪里啊,他当我是金毛寻回犬吗?”

“……你昨天晚上一跑出去,鄢玉也立刻就去追你了好吗?”

“他?他追上我把我训了一顿,顾衍之训过你吗?我昨天听江燕南说,你在网球馆里一失踪,顾衍之一边找你一边给报社打电话,直接要去晚报当晚新增版面,整一个篇幅都登你的寻人启事。还说要是找不着就明天接着登。那可是占据整个版面的寻人启事好不好,市局领导人都没享受过这样的待遇,搞得晚报主编都快哭了,但是没办法印刷厂还是得印刷。结果印刷到一半又听说你给找着了,搞得晚报主编又大哭了一次。”

“……”

叶寻寻叹了口气:“顾衍之可是T城硕果仅存的一枚钻石单身汉。才貌能力家世统统没得挑,杜绾,你可要加油。”

“……加油做什么?”

“加油读小学读初中读高中读大学!等到你有他四分之一眼见学识气质的时候就跟他表白!他不同意你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然后到时候他就会是你的了!”

叶寻寻低声说到一半,突地戛然而止。仔细看了看我的表情,脸上慢慢现出一点意味深长的感觉来。

片刻后,她试探着开口:“……杜绾,你,该不会真的喜欢上顾衍之了吧?”

“……”

叶寻寻突然变得十分严肃:“我警告你啊杜绾,刚才的话我只是说着玩玩的。这都是鄢,楚煜他们那些人常开的玩笑话。我自己也经常被他们这样开玩笑的。可是你要一直保持冷静,千万别喜欢上顾衍之。你要是真的这么干,日后必定有你生不如死的那一天。”

 

933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