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以二十二岁的年纪回忆这些事,对于叶寻寻所讲的这句话,只能说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

假如叶寻寻知道自己有一语成谶的功力,大概当年也就不会自诩未卜先知地漫天预言那么多事。然而童年无一例外总是希望自己能变得强大而神秘,未卜先知也被视为强大而神秘的一种,叶寻寻这样要强的人就更是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由此也就导致她曾经预言过许多事情,并且当真乌鸦嘴地一一命中。

 

比如她曾经说楚煜为人那样花心,总有天道轮回的一天,让他为特别的一个女孩子焦头烂额万劫不复。楚煜曾对她的这一言论表示好笑,然而在去年当真有一个叫乔乔的女孩出现,楚煜也当真在今年早春的一天夜里,市内飙车到二百迈,只为阻止乔乔的一场自杀,却在最后一个拐口遭遇车祸,至今昏迷尚未醒来;比如叶寻寻还曾经说她和鄢玉终究走不到一起,她忧心忡忡地托着腮将这句话反复说过许多遍,而事实真的就是鄢玉在叶寻寻十九岁的时候离开T城,直至今年叶寻寻与兰时结婚的时候也未回来;比如叶寻寻还曾经说我喜欢上顾衍之,总会遭遇生不如死的那一天,而事实真的就是这样。

我原本以为,叶寻寻所说的生不如死,只不过是一场暗恋心情的百转千回。从这么多年的心路历程看,暗恋总是苍白而多彩,失望又期待,那种兜兜转转,想要戳破窗户纸又不敢的纠结心情,在当事人的眼里,堪比一场世纪劫难。却没想过,生不如死当真就是生不如死,赤裸裸的残忍,不带任何的比喻和掩饰。

然而转念一想,既然同为一语成谶,那么老天对其他人都很残忍,自然如今对我也是要同等残忍的。总归不过是我自己还有些不甘心罢了。

只是如今想来,任何人喜欢上顾衍之,都实在是再轻易不过的一件事。

我在见到他的第一天,就知道他喜欢捉弄人。却同时温柔,从容,丰神如玉。从此之后的岁月中,渐渐沉淀下来记住的,只有他的优点。

他曾在我最无依无靠的时候带我离开大山,又在我孤单死心的时候带我离开杜家。从此成为法律意义上我的监护人。在那之前,我未曾领略过这世上另外一种精致与优雅,自那以后,我的生命天翻地覆,宛如蜕变。

他自己就是最好的模板。

他可以将每件事都处理得恰到好处,常常微笑,不动声色,没有皱起眉心的时候。他有一手好厨艺,最擅长的煎牛排令有幸尝过的每一个人都念念不忘。他一手撑着额角,一手轻拍后背,在床边哄人睡觉的样子那样好看。他漫不经心,又沉稳强大,让人觉得足以依靠,完全安全。这样的一个人,连嫉妒都无法滋生,唯有喜欢。

 

那一日叶寻寻在休息室的门板后面,问我是否喜欢上了顾衍之。有那么一两秒钟的时间我心念电转,再下一刻回复的时候,我将否认进行得轻描淡写:“顾衍之是我哥哥啊。只是兄长而已了。我为什么要喜欢他。而且我本身就不喜欢他。”

“你不喜欢他哪儿?”

我快速说:“哪儿都不觉得喜欢。”

叶寻寻斜着眼看我:“你最好一直这样下去啊,可别改主意,永远也别改。”

我摸了摸脖子,过了一会儿,还是有点不甘心:“改了会怎样?”

叶寻寻一副冷笑态度,眼角眉梢都是居高临下的教育和警戒:“改了你就死定了。我从小到大,还没听说过顾衍之喜欢过谁呢。这也就意味着他活到至今二十二岁,连初恋还没有过呢。而且据江燕南讲,顾衍之甚至连暗恋都没有过。他对待所有人都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这些年唯一做的事就是一直跳级跳级再跳级,二十岁的时候读完本硕回国,在各个部门转了一圈,今年接任身体不好的顾伯父掌管顾氏。除了这些之外,再也没有做过别的事。你觉得这样的一个人,哪里像是可能动感情的人了?我觉得他手掌里根本就缺少一根感情线才对。”

我说:“可是他现在有女朋友的啊。”

“谁?我怎么不知道?”

“你堂姐叶矜。”

叶寻寻眼角眉梢都透着淡薄的冷笑:“她?这不可能。叶矜追了顾衍之多少年了,什么时候追到手过。要我说她就是一根筋,明明人家不喜欢她,非要缠上去。女孩子要有点自尊好不好,只能甩人和被人追,怎么可以追人和被人甩。就算喜欢这个人喜欢得死心塌地,也要在嘴上留一分余地才行。这样一点点的占据上风,大多数时候都没有坏处。矜持是女孩子的杀手锏,是最妥当又轻松的事。欣赏不了你矜持的男子,都不是你的良人,舍弃才是硬道理。”

我说:“可叶矜是顾衍之亲口承认的。”

“亲口承认又怎样?结婚了还能离婚呢。”叶寻寻一脸不以为然,“我猜顾衍之一定是被什么事情弄得烦了,才拿叶矜做挡箭牌。要不就是顾衍之被叶矜缠得烦了,这才来一招釜底抽薪。要不你就等着看好了,不出两个月,肯定分手。”

“……你这样说你堂姐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她又不是我的谁。”叶寻寻伸出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不过话说回来,杜绾你长得这么漂亮,又这么乖……”

“等等,”我打断她的话,“这话从你口中说出来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叶寻寻自动跳过我的话,接着说:“总之不管因为什么,我呢,还是很少看见顾衍之对哪个人有像对你这么关心的。说不定你不喜欢他,可他喜欢你呢?我真觉着顾衍之清心寡欲这么些年,就为了等你一个人呢。你也不要太矜持了好不好,连顾衍之你都不喜欢,以后你还要不要嫁人了。”

我看了她一会儿,说:“你其实就是拿话消遣我的对不对?”

叶寻寻行云流水地点了点头,说道:“你能看得出来就行呀。”

“……”

 

只是,喜欢这样一种心情,并不可以像灯光那样,随时可以调节亮度,随时可以开关。叶寻寻曾经将话说得这样轻易,今年她在嫁给兰时的时候,照样哭得不能自已;而我对着叶寻寻信誓旦旦,转头自己处理这一问题的时候,仍然搞得一团乱麻,无措而茫然。

首先,我用一种谈论天气的态度,装作很随意地问博古通今的叶寻寻,喜欢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她想了想,说:“会觉得他浑身都在发光,像个天使。”

“……你还有其他比喻吗?”

叶寻寻抄着手沉思了一会儿。这个动作我总是在鄢玉身上看到,如今被叶寻寻做出来,几乎如出一辙,惟妙惟肖。过了片刻,她说:“或者像只萤火虫?”

“……”

 

我终于意识到叶寻寻并不是无所不知的,她也有走下神坛的那一日。面无表情地打算离开,被她一把抓住袖子:“好吧我好好跟你说。两个人就像是黑暗里的两束光,喜欢上对方的时候,你会觉得你是柔和的,他也是柔和的。等你真的爱上一个人,你会觉得你的光芒都归了对方,你渐渐黯淡,直至融入无边无际的黑暗,只有他一个夺目耀眼。”

说完她满怀期待地看着我:“你听懂了吗?”

我说:“不太懂。”

“不懂就对了。”叶寻寻感慨道,“我也不懂。这是别人告诉我的,我至今还没参透呢。”

“……”

 

 

 

1624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