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而我终究是不敢告诉顾衍之我心里的秘密。

我将这件事告诉了叶寻寻,又在十四岁那年回山扫墓时告诉了父亲。却无论如何对顾衍之开不了口。我将这个秘密在光阴交错中密不透风地守住三年,这期间只若无其事地做着一件事,努力学习。

我的成绩在三年中因此有了长足进步。从四年级期末考试时的吊车尾,到后来的中游,再到后来的上游,以至于直接跳级到初中二年级,我只花了两年时间。连老师都觉得十分神奇。而我想说,我的成绩可以快速发展到这步光景,一半归功于顾衍之的补课,另一半则只归功于顾衍之的美色。

顾衍之无意中提供的补课的借口,被我利用得淋漓尽致。语数外样样没有落下,但凡上课以及作业中不会的题目,全都跑去请教顾衍之。这样就导致顾衍之身边经常穿插有我这样一个移动背景。以及顾衍之在顾宅和办公室他的书桌旁各添置了一张小书桌,单独放置我的课本和练习册。每天他去公司,或者在书房读书的时候,我总是会抱着练习册蹭过去,假装聚精会神地做数学题。

我这样刻苦,有一天连语文老师也发觉。在一次家长会上夸奖我,说没有见过一个孩子这样喜欢学习。我站在顾衍之身边,攥着他两根手指,本来就听得心虚,跟我一起跳级到初中一年级的叶寻寻正好跟在叶家父母身后经过,又冲我特别不以为然地撇了一下嘴,让我终于负荷不住,一下子把头低了下去。

语文老师在一边笑着打趣:“杜绾还不好意思了。”

我抬起头来,说:“老师,你听说过一首诗没有。中间有句是什么红衣佳人白衣友,朝与同歌暮同酒之类的。”

语文老师说:“没有。怎么了?”

我扬起脸问顾衍之:“你呢,你听说过吗?”

他说没有,又笑微微地看着我:“所以?”

“啊,也没有什么。”我轻描淡写着说,“就是我跟叶寻寻打了个赌而已。她说这首诗流传得特别普遍,老师跟你一定都听说过。我说那可不一定。结果你们看,我就赢了啊。”

打赌实在是再好用不过的借口。即使是不擅长说谎的人,练习一两次,也能表演得臻于成熟。我被叶寻寻蒙骗过两次后,便开始拿相同的方法蒙骗别人。

那首诗其实很长,我并没有全部记得。叶寻寻最不耐烦的就是背诗,自然更不记得。所以我们之间根本没有打赌过。叶寻寻甚至不知道我还这样随手利用她过。而我在语文老师面前之所以念出这莫名其妙的两句诗,也不过是因为紧跟其后的那两句说不出口罢了——

红衣佳人白衣友,朝与同歌暮同酒。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这样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恰如我这样的努力学习,哪里是我真的喜欢学习,不过只是想离顾衍之更近一点罢了。

 

我在十四岁还剩下一个尾巴的时候,打电话给时在国外出差的顾衍之,告诉他我打算跳过初中三年级的上半学期,直接跟着下学期的学生一起参加中考。

顾衍之沉默了一会儿:“绾绾。”

“什么?” 

他的声音平淡:“你这样着急跳级的原因是什么?”

我的心口不可抑制地一跳。

隔着电话,我仿佛可以看到他说这话时的神情。

 

顾衍之的眼睛墨黑,注视着人的时候总是温凉深静。语气总是温和,带着一点漫不经心的意味。像这样一种平淡语气,并不常见。却每每总是很慑人。我跟他相处这样久,也只见过两次。皆是在顾氏大楼,顾衍之在会议室中主持会议的时候。我本不该进去,两次却都被他的秘书往手里塞了只茶杯给推进去。第一次一进去就见顾衍之坐在主席位置,脸上不见笑容,也是这样极度平淡的语气:“我什么时候给过你们这样随意罢免的权利?”

在那之前,我从未听过顾衍之用这样的语气讲话。座下的人皆噤若寒蝉,大气不敢喘一下。我的手心一抖,有点烫的红茶便洒在手背上。

我一手拿着水杯,一手尴尬停在半空,不抬头也能感受到众人齐刷刷扫过来的眼神。不知道下一步怎样做才合适。很快有熟悉的声音响起来:“绾绾,过来。”

我抬起头,顾衍之的面容已经恢复平静,朝着我遥遥伸出手:“过来。”

我迟疑了一下,慢慢走过去,疑似听到有人长长呼出一口气。把水杯放在顾衍之面前,小声说:“你的秘书让我把水端给你。”

顾衍之握着我的手腕,用手帕把我手指上的水一根根擦干净。一面问:“她还说什么了?”

所有人都静默看着这里,顾衍之慢条斯理地这样做,让我觉得后背快要被众人目光戳穿。挺了挺脊背:“……没说什么啊。我能出去了吗?”

他抄着手,显出一点似笑非笑的意味来:“难道她没叫你一句小祖宗,让你顺便在这里说几句好听的,才方便救人救到底的么?”

“……”

叶寻寻曾经就鄢玉顾衍之楚煜江燕南几人的强势与弱势对我进行过深度剖析。其中指出,在他们这群人里,顾衍之是最不容易被蒙骗住的人。这主要的原因是在于他从小就是他们这圈人里最会蒙骗别人的人。正所谓佛看人皆慈悲,魔看人就都邪恶,顾衍之旁观其他人耍手段的时候,大抵心里都在揣着悠悠一种这都是我玩剩下的怀旧感觉。因此如叶寻寻这般比较会蒙骗别人的人,也只敢蒙骗蒙骗鄢玉,轻易不在顾衍之面前动手脚。并且她还严肃建议过我,指出我最好不要动心思,若是不得不动,需瞻前顾后,徐徐图之。并且最关键的是考虑好失败后可能承受的所有后果。

只是有些事情可以承受后果,有些事情即使考虑后果不周到,也必须硬着头皮圆下去。比如十四岁时候的我,面对顾衍之有关跳级的询问时,仿佛若无其事地回答:“就是觉得现在学的东西太简单了,浪费我时间。你不是以前也跳级过吗?应该能体会我的感受啊。”

他沉吟片刻,这次语气有些调侃:“不是因为有你喜欢的人在高年级?”

我的语气仍然平静:“你想得太多了。”

我总不可以跟他说,我只是想快点长大而已。

 

从十一岁到十四岁,我的身量从曾经刚刚抱到顾衍之腰身,到如今在他身边一抬眼,就可以看到他翘起微微唇角的位置。我觉得我已经长大了,可在顾衍之眼中,大概十四岁的我跟十一岁的我没什么分别。

我和他之间相距遥远。不管小学还是初中,乃至高中,这些都属于他遥远的怀旧范围。我但凡还在这区间,就摆脱不了小孩子这三个字。我在一天夜里认知到这件事,那一整晚都辗转难眠,泄气得不是一星半点。十年的光阴固执横亘,我毫无办法,想来想去所能做到的,就是只有尽自己可能努力成长得快一些。

现在想想暗恋是多么励志的一件事,每天晚上我都可以精神奕奕地学习到九点半睡觉之前。后排同学都在睡觉的时候,我在老师有气无力的讲课语调中大睁着眼。我满怀愿望地希望自己可以像顾衍之那样将该学的东西压缩性快速学完,然后快速成长为一个大人的样子。 也许等到我也可以游刃有余地处理公司事务或者其他工作以赚钱的时候,顾衍之可以把他对我一贯持有的小孩子看法消除一点点。

一度我的想法都这样单纯而充满功利性。

 

 

2494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