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终究是一个屋檐下,有一些事是无法避免的。比如楼梯口的碰面,还有餐桌前的不知所措。以及周末学校放假,而顾衍之也恰好在家时,我们的相顾无言。不过这仿佛只是我个人的沉默,对于顾衍之来说,那天我的表白也许稀松平常,也许他已经收到过无数次的表白,也不在意再多我这一次,因此即使我与他面对面,他的表现还是一如往常的沉稳与平静。

他同我讲话的语气没有什么改变,连眼神都很平和。相处的模式也没有异常。还是会在清晨的时候唤我起床,在天冷的时候提醒我加衣。也还是会带着我去各色聚会,顺便教会我各种球类运动,还有骑马与射箭。烧烤的时候他会将烤好的肉串先递给我,遇见下雨天会把雨伞倾斜在我这边。

这些在他眼中,也许只是自然而然的行为,如果依照叶寻寻的说辞,甚至显得有些冷酷:“顾衍之是个大人。大人们总是会摆出一些面子和姿态。顾衍之但凡还知道一点礼貌,有一点良心,就不会在你饿着肚子的前提下,把肉串先吃掉。也不可能下雨的时候只顾着自己,忘了旁边还有一个你。这一切的原因并不是他在那种层面上喜欢你,而是他对你抱有责任,因为你是个女孩子,并且你还是个未成年人。换成其他未成年的女孩子,顾衍之也会这么做。如果他不这么做,那么他只能算是个人渣,而不能称之为人。”

我说:“……”

叶寻寻这么干脆利落地将事实在我面前剖开,让我很有一些接受困难。而她毫无自觉地继续说下去:“对了,顾衍之带着你去外面的时候,都是跟别人怎么介绍你的?”

我有些怏怏地回答:“基本都是整齐的五个字,杜绾,我妹妹。”

叶寻寻双手一摊:“这不就得了。顾衍之确实不喜欢你,不要再给自己找借口了,你就死心吧。”

 

可是理智是一回事,情感又是另外一回事。这两者很难并行。能完全驾驭得了这两样东西的人,是顾衍之这样的天才。而我身为一介再平凡不过的女中学生,不可避免地偏科到一塌糊涂。我告诉自己要像顾衍之一样冷静,处事要正常而且成熟,可真正每次避无可避见到顾衍之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忍不住的表现就是经常说错话和做错事,然后偶尔还会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地偷偷看向顾衍之。

我把这些症状告诉叶寻寻,请她给予一定指导,希冀能拨开迷雾现状。这回她没有再对我进行长篇大论。而是托着下巴,有些忧郁地看着我,半晌,缓缓说道:“通过你,我想起有回在哪里看到的这么一句话。”

“什么?”

“别在你豆蔻年华的时光喜欢上一个人。因为这个人永远都会是你最爱,而又求不得。初恋永远刻骨铭心,销骨食髓,偏偏又无药可救,万劫不复。它只会是你的一个伤疤,以后永远会带着烙印。”

我承认她说得很好。给我未来的人生添了浓浓的悲剧色彩,而这一色彩的缘由只因为我在十四五岁情窦初开的时候喜欢上了一个人。叶寻寻所描述出来的这种人生很符合我现在悲观心境下自己所想象的自己的人生。可问题是:“你这叫做对我迷茫现状的回答吗?你这只能叫事后诸葛,马后炮仗,好吗?”

 

我的十五岁生日在我这样纠结复杂又痛苦的心情中到来。

我对每一年的生日都印象深刻。印象深刻的原因主要在于顾衍之,每次我过生日,他人不论在哪里,总会回来T城。并且生日宴盛大。叶寻寻曾对此表示不屑一顾,不屑一顾的原因在于她一直认为掌控于手心之中的鄢玉在她十三岁生日那年,以事情很忙很重要为由人在美国,从而错过了她的生日。从此以后,叶寻寻对每一个人家团团圆圆美美满满的生日都表示不屑一顾。

然而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却不是我的生日。而是在我十三岁的一天,顾衍之去学校接我放学。每次他往学校门口随便一站总是可以吸引一众目光,那天他穿一件驼色长风衣,站在门口边接电话边朝我招手,我清楚听到旁边女生低声尖叫的声音。等上了车,我却被告知先不回家,而是要去商店一趟挑选礼服。我正在剥他带来的巧克力,闻言停了停:“为什么要突然给我买礼服?”

他说得慢条斯理:“去砸场子。”

“……啊?”

他的脸上露出一点笑容:“你还记得那个说过你又矮又小的王董事的儿子?今天他生日。”

“所以?”

“我们去盛装出席一趟。”

我说:“我们为什么要盛装出席?还有,你就穿这么件风衣算哪个意思的盛装啊?还有,你一次性把话给说完不行吗!”

他笑了一声,转过头来,在我的下巴上顺手一勾,仍是不紧不缓的模样:“一般来说,我赚钱养家的能力比王平之要强一些,如果我去了那种地方,就没有他再说话的份。至于你,绾绾,我带去的人本来就漂亮,稍微修饰就是光芒耀眼,别人的生日宴有什么要紧,他家那个小胖子哪里比得上我家绾绾的风头。你说呢?”

我终于听懂。却半晌仍然觉得恍惚:“顾衍之。”

“什么?”

“虽然我比较高兴,但是我以前没发现你有这么小心眼啊……”

“……”

“难怪江燕南说你笑里藏刀。可是你这么教育我这种未成年人真的好吗?”

“……”

 

然而不管当时如何的口是心非,我一度都在心里欢呼雀跃,顾衍之是十分纵容我的。

这种纵容在江燕南那里称作溺爱。把人无微不至像潮水一样包裹的感觉。让人觉得柔软而温暖。我享受这种感觉,认为幸福就是这样,不会觉得我比拥有双亲的孩子缺少过什么。我喜欢他的不动声色。熟记他的一些小动作,乐意看他用小心眼又有趣的做法维护我。

我在继续享受宠爱与告白之间犹豫过许久。慢慢前者一蹶不振,后者占据上风。然而这终究是风险很大的一件事。占据上风也不意味着它能成功,而最终事实说明我也没有成功。

 

叶寻寻在生日宴上只关注吃喝,我在食品区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往嘴里塞着焦糖布丁,我走过去,说:”中考以后,我打算去C市读高中。”

叶寻寻看我一眼:“不至于跑那么远吧。”

一直假装路过的李相南在这时候凑过来:“你打算去C市?是C市一中吗?那我跟你一起啊。”

叶寻寻横他一眼,转头跟我说:“哎,我昨天晚上突然想起来,以前鄢玉跟我提过什么心理控制术,就是那些搞营销的人惯用的催眠手法。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思想三观什么乱七八糟的。鄢玉说效果简直媲美武侠小说里常用的蛊虫之类的东西。你要不对顾衍之试下,说不定他就改观了对你的印象,洗脑成喜欢上你了呢?”

我长久地看着她:“我现在表白失败就是你出的馊主意,你觉得我还会再听你的话?”

“……”

叶寻寻低低咳嗽了一声,身后传来一声轻笑,我的衣领被人拎起来:“哎你们在说些什么,怎么不见顾衍之呢?”

叶寻寻说:“我们女孩子家说话,要你们在场做什么。你也不要在这里杵着好吗?请后转直走出门右拐有个水池里面有女鬼在翘首等着你谢谢。”

江燕南又笑一声,看我一眼,悠悠说道:“杜绾,你跟顾衍之闹别扭了?”

我说:“请后转直走出门右拐有个水池里面有女鬼在翘首等着你谢谢。”

“我看着顾衍之刚才心情好像不太好。他最近刚大赚一笔没理由心情不好啊,我想来想去就只有想到你了。”江燕南手里捏着一只酒杯,笑得眼睛都微微弯起来,“来,跟你燕南哥哥说说,你燕南哥哥对别人的家里事最上心了,快说说你做了什么事情惹他生气了?”

 

13873 阅读 1 评论
  • 求更新

    Ivybabe

    只想说,快点更新吧!然后发现让至少二十字,那就再说一句,挺好看的,不谢。(0回复)

    3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