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爱

那一刻,珊瑚觉得自己薄情寡性。

虽然,她知道自己一向如此。

 

站在门前,晶白的鞋子有趣的敲打地面,珊瑚看那对衣衫不整的男女半晌,红唇一弯,“等你们婚礼了,我包大只红包给两位压今天的惊。”说完,轻盈转身。

电梯徐徐合上,听着那边厢兵荒马乱,珊瑚嘴角挂着一丝笑。取出手机,轻轻一按,眼角余光看到自己白色皮包里静静躺在镜子旁边的机票。今天本是要给他一个惊喜,邀他去度假,谁知,他给她一个意外。

“小昭吗?陪我去拉萨,一路我报销。”

耳机对面忠心手下一阵狼哭鬼嚎的欢呼,珊瑚一笑,挂断,从电梯里悠然迈出,钻进计程车的瞬间,流光的玻璃外面是男人那张惶恐的脸,他大喊着什么追上来,珊瑚却无所谓的调转视线,看也不看。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要偷吃,就抹干净嘴巴,何苦这样。要知,无论男女,苦苦纠缠最失风度。

她巧笑嫣然,尾气淹没一切请求宽恕的话语。

一路上手机响个不停,她也不管,声音调到最小,按下接听塞到包里,任它叫得声嘶力竭。

到了机场,小姑娘早就候在那里,看到她过来立刻扑过来腻住,她任小昭挂在脖子上。拿起还在叫的手机,关机、轻轻巧巧把手机卡取出,随意朝垃圾桶一丢,世界一片清静。

“珊瑚,你这是做什么?”

“上高原,怕信号不好,换个号。”她说起谎话来面色不改,对她嫣然一笑。

小昭蹦蹦跳跳跟在她身后,“老大,心情不错。”

她又是嫣然一笑,“自然。”

“为什么?”

因为我发现,我不爱那个我以为我爱的男人。这个男人伤害不了我,为什么不高兴?

爱情就是这会事,爱的人,把被伤害的权力给另外一人,而她发现,自己依旧握着这权力。

多好。实在让人觉得高兴。

她真心如此觉得,却只是对小昭微笑。

 

在贡嘎机场下了飞机,她是经验老到的人,不急不燥,小昭看着高高一片苍穹、青褐相间一片苍茫下几只牛羊,就兴奋得大跳大叫,她也不管,只含笑看着,片刻之后,小昭就瘫在她肩头,哭都哭不出来。

“活该。“轻巧丢给她这两个字,珊瑚旁若无人拖着她向外走,小昭一把鼻涕一把泪,糊了满脸,软软的搭在她身上。

“小姐,需要我帮忙吗?”忽然有人声在她耳边响起,声音醇厚。

她先抓紧小昭和包,才不慌不忙的抬头。面前是一张男子容颜,干净整齐,皮肤古铜,背包干净,有点旧的帆布。

“谢谢,不必。”她朝他咧嘴一笑,拽着小昭大步走去。

不过一个偶遇,何必放在心上?还没等到定下的旅馆,珊瑚就把那男人抛在脑后。

 

一路颠簸到了拉萨,直奔旅馆,把小昭朝床上一丢,珊瑚姑娘换上牛仔裤,把衬衫在腰上打个结,出去醉生梦死。踢踢踏踏走出去,远远的一片湮染似的金红之下燃着苍蓝的天,白色的布达拉宫铺在落日的前面,乳白里带点红的温润。

从旅馆那里带出一桶扎啤,踱到旅馆前的小广场上,她左右看看,随便坐在台阶上,塑料杯一接,自顾自的喝起来,时不时拈拈被风吹到杯子里的头发,然后从发丝的缝隙间看芸芸众生。

她呼一口气;这里的夏天象她家乡的冬天,不过干爽,空气里没一丝女人眼泪似的水汽。

不过就是太冷,害她没有美腿可看。她在心里嘀咕。

“哇!扎啤!”声音轻响,有点耳熟。

她懒洋洋回头,看到那张干净的男人的容颜,身后没有硕大的帆布背包。

“天下真小啊~”她惬意的摇摇杯子,笑看他,“要喝吧?一杯十块。”

男人惊讶看她,“你是个女劫匪。”他指控。

珊瑚怡然自得,嫣红嘴唇里是亮白的牙齿,“谢谢夸奖。”

仔细想了想,最后,男人坐在她身边,递过去钞票,“要一杯,记得找我十块。”

先把钞票仔细翻来覆去看几遍,她才一笑,“本小利薄,恕不找零。”

“……那给我两杯。”

珊瑚失笑,“帅哥,真没风度。”

他朝她咧嘴,“是你没风度在先。”

珊瑚大笑,转身向里,丢下二十块。片刻之后,盐拌糍粑和奶酪摆到了男人面前。

她看他,居高临下,“你出菜,我出酒,如何,两不相欠。”

他愣了一下,看着一片夕阳里脸盘都带了金红的女子。眨眨眼,他笑起来。眼神温软,“没错没错。”他连说两声。

 

男人的名字叫刘,在天子脚下做房地产的生意,每年都要跑来这里一趟,他喝得晕晕乎乎的,把自己的家底零零碎碎都兜给了珊瑚,珊瑚一边听他说,一边看着来往藏女深色的袍子上闪亮的银饰。长长的黑发总成辫子,碗大的银坠在苍黑了一片的天穹下分外触目。

入夜的高原冷得可怕,被风一吹,酒气的热全散了,珊瑚起身,拖起刘,却发现男人醉猫也似的。

把他丢在这里不会冻死吧?她想,最后还是弯下腰,把他朝里拖。

刘咕哝了两句什么,看到是她,猛的弹直了身子,却又坐回到地板上。

她倾身,侧耳听他咕哝什么,只听到一串模糊的字句,他费力的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和她保持一定距离。

终于听清他念的是男女授受不亲几字,珊瑚险些笑出声来,叉着手,她看他蹒蹒跚跚的走进旅馆。

这男人,该说是迂腐还是可爱?

想到这里,她又笑了一下,弯起眼睛。

心里却冷不丁一寒。

这男人,自己会喜欢他,她有这样的预感。

但是,她不要。

 

小昭第二天终于挣扎出高原反应,生龙活虎,一大早就拉着她朝外跑,在门口看看没见到刘,她才小心的踏出门。

没必要和那样的男人纠缠,自己现在这样,很好。

说是要去八角街逛逛,到了八角街,看着大昭寺被虔诚行五体投地大礼的人们打磨得异常光洁的正门,珊瑚咋舌摇头。

小昭天性活泼,在摊子前蹦来跳去,片刻,浑身上下东披西挂好不壮观。她敬谢不敏,断然不肯把自己打扮成一尊佛像。

跟着参拜的虔诚信徒沿着大昭寺的外围走着,身边是转经的声音,被母亲牵着的小孩子缩在藏袍里,奶声奶气的念着六字真言,分外可爱。

小昭却不放过她,拿了把明晃晃的藏刀在她面前挥来舞去,“很象女侠吧?”

珊瑚只想说,小心你的腕子。

还没等她说出口,活蹦乱跳的小昭踩到什么,她来不及救援,只能看她眼睁睁向后倒去。

就在这时,旁边一个男人眼疾手快,手里提包一丢,把小昭一拖,入了鞘的藏刀结实的砸在小昭脚面。

小姑娘立刻眼角泛红,却被珊瑚一个敲在头上的暴栗把所有眼泪都打了回去。

“该!活该!谁叫你净买这些你用不着的东西?根本就不是银的!”珊瑚碎碎念着,从地上把乱七八糟的东西捡起来,“你又不信佛,这佛像买回去你亏不亏心啊?”被她数落得不敢吭声,小昭扁扁嘴,愣了一会才想起来道谢,回头,看到的是刘。

珊瑚把小昭当宝贝的破铜烂铁全扫到了袋子里,把她揽过来,江湖义气的拱手,“多谢兄台相助。”

刘笑了下,“应该的。”

说完,他弯腰捡起地上的袋子,不料一提起来底就漏了开来,被珊瑚数落成没用东西的小玩意滚了一地。

一时静默。

饶是珊瑚,一时也说不出话来,只能一把拽了小昭,在地上捡来捡去。一边捡,她还干笑两声,“……这珊瑚簪子真漂亮……”

听她这么说,刘笑了一下,把那枝被她夸奖的珊瑚簪子捡了出来,“你既然喜欢,就送你。”

她愣了一下,下意识瞄了一眼旁边一脸暧昧的小昭,微笑,“无功不受禄。”

说完,她站起,拍拍他的肩膀,“今天晚上,我请你喝酒。”

“不收我菜钱?”他问得戒备。

珊瑚割肉眼色,“我请酒菜。”

蹲在两人之间,小昭猫似的眼睛左看又右看,最后眯成一条线。

看了一眼小昭,又看了一眼珊瑚,刘古铜色的脸不知怎的稍微红了一下。

 

和小昭当天晚上浩浩荡荡杀到刘房中,珊瑚亲自端来了酒菜,远处的布达拉宫在夜色里模糊成一片,两个女人一个男人盘腿坐在床上高谈阔论,从国际形式一直扯到原来八郎穴对面的康利行上网便宜又快,吉日宾馆上网贵到宰人。

最后,刘喝得兴起,拍胸脯说明天带她们去布达拉宫,小昭笑得跟什么似的,珊瑚被她扯得东倒西歪,严肃点头同意。

最后,三个人都喝了个烂醉如泥,两个女人齐心协力,把刘踹到床下,第二天早上起来,刘龇牙咧嘴的腰酸背疼,宿醉的小昭龇牙咧嘴的按着额头,只有珊瑚一个人神清气爽。

看着两只伤兵互相搀扶出去,珊瑚嬉笑的眼色蓦的收敛,眼底一片沉静。

和这男人的距离,近了些。

她这么想着,不期然的又想到他笑起来的脸。

眼底一黯,她起身,正好刘回来,两人门里门外对峙,半晌,谁都无言。

最后,她轻轻侧身,刘看她一眼,从她身侧走过。

 

三人杀奔布达拉宫,在迷宫也似的房间里东绕西转,满目鲜艳的藏绣香烛,一点轻烟袅袅前是十丈红尘十丈人,后是三千世界三千佛。

小昭东游西逛,见着喇嘛都要好奇的去摸摸,幸亏每次珊瑚都把她拦腰抱住,才没丢人丢到西藏去。

结果,一个不留神,小昭跟着一支旅行团的后面就不见了,一片烛火摇曳中,刘轻轻摇头,珊瑚按着额头呻吟。

死小孩!抓她回来要好好打屁股!她愤愤的想着,脚下的旅游鞋踏得地板做响,刚要转身,却被刘一把抓住手腕。

她愣了一下,看他,他呐呐的转过头,窥看她的脸色,“……我怕你也走散。”

有片刻,她沉默。

从他肩膀上望过去,满目的灯火,淡黄色的,一点点摇曳着。

看了片刻,她忽然抽出手,稍微滑开一点。

“我想去看前面的房间。”她自然的扬手,身旁男人的脸色黯淡了一下,随即一笑。

“走吧。”

 

那一刻,珊瑚觉得自己薄情寡性。

虽然,她知道自己一向如此。

这样的状态,将爱不爱,是她的底线。

不要爱人,因为,她的爱薄情。她没有胆量去爱,谁知道,到底何时会背叛?

所以,不和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在一起,因为被背叛时心疼如刀绞。

所以,她不爱。

 

后来的日子很平常,刘依旧每天和她蹲在旅馆门口喝啤酒,大家一起神逛,最后一天,刘送她和小昭上飞机,在大厅门口,刘递给她一个盒子,里面是一支珊瑚簪子。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把簪子递到她面前,珊瑚看了一会儿,微笑,眼神从他修长的指头爬过,向上攀登而去。

“抱歉,无功不受禄。”

说完,她转身而去。

在回眸的一瞬间,她清楚的看到,男人的嘴唇翕动了一下。

就这样,最好。

 

回去都市,珊瑚这样的女子自然有人追求,不多时,她身边就多了一个护花使者,她笑盈盈的挽着那男子的手臂,开怀温软。

因为她很清楚,她不爱他,他自然伤害不到她。

爱情,不过是给别人一个伤害你的机会。

她坚持不要男友送给她的钥匙,理由简单,她微笑,“我可不想再丢一次电话卡。”

 

4254 阅读 1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