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穆城开门的时候,时夏星正蜷着腿坐在沙发旁的地毯上看美剧,听见门的声响,抬起头冲他懒懒的一笑,又转了回去。

这女人的四周似乎永远弥漫着性感的味道,只是这性感,不是来自她的美貌与身段,也无关乎她的慵懒和风情,而是这时时流露着的漫不经心。

穆城当然不甘于被人忽视,举了举手中的盒子:“今天的礼物。”

她这才想起应该起身迎接,几步就跑了过去,接过盒子,只看了一眼就不禁赞道:“这颜色可真漂亮。”

 

“我亲手挑的,是不是该有点奖励。”

时夏星踮起脚尖搂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脸颊印上了一个吻:“谢谢啦!”

穆城不依不饶,反手搂住了她的腰,盈盈一握的纤细柔软,手感极好:“又这样敷衍我?”

“那请问穆总什么是不敷衍,一张黑金卡、一瓶香槟、一条项链、一支唇膏、一枚钻石胸针还有一条裙子就想让我卖身?”时夏星轻撇着嘴,用食指缓缓地摩挲着他下巴上的胡渣,细数着同住的六天,他每日回来送她的礼物。 

她亦娇亦嗔的模样极可爱,撩拨得他心痒难耐,恨不得一口就生吞了她,这面容精致无暇的女人媚的像只狐狸,只是演技太过拙劣,如果她不曲意承欢,只怕还会更动人一些,不过没有关系,穆城轻轻地想,他有的是耐心,可以陪她慢慢地周旋下去,等着她也同样喜欢上自己。

“不卖身没关系,可至少也得这样。”穆城握住她的下巴,低头吻了上去。

 

时夏星愣了不过两秒,便本能的回应。

他有些洁癖,即使偶尔染指女伴,也最多只是下半身的泄欲,几乎没有过舌.吻,不免略显笨拙,倒是时夏星,技巧和熟练程度都远胜于他。

穆城反倒没了继续的兴致,松开了紧箍着她的胳膊,语气中带着不易察觉的酸:“你像是过去常这样,和那个陆什么的?”

 

时夏星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定定地看了他好一会儿,眼中尽是不可置信,外加一丝嘲讽:“饿了吧,不知道你会回来的这么早,饭还没有做呢,不过材料都准备好了,半个钟头就好,红酒鸡肉蘑菇饭、水果芝心披萨还有培根玉米浓汤,没有你过敏的吧?”

“没有。”她的神情让穆城的心中漾起了一丝不快,吃醋而已,很奇怪吗,就这么可笑?

对于时夏星来讲,这样虚伪的明知故问当然可笑,她泄气地想,是不是不该选择用这样迂回的方法妄图让他也经历一场欺骗受一次伤,而是该直接给他一巴掌再揭穿他的谎言,虽然那样实在太便宜了他。

 

可是,如今先沦陷的那个似乎是她呢,尽管不想承认,四年的光阴虽然让他的气息变的渐渐陌生,但彼此的唇齿相依时,她心中的悸动却比往日更甚。也难怪,这样雅致英俊的一个男人,任谁见了不会倾心?她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如果没有曾经的伤害和如今的哄骗的话。

这个男人能将心思藏的这样深,到头来,折在对方手里的那个恐怕会是她吧。

晚餐中倒是没有穆城过敏的,只是他一向不喜欢西餐,许是留学的那几年吃伤了,不过时夏星的菜做的极好,虽然每次都只有两三样,这几日他却皆是难得的好胃口。

 

时夏星却没有胃口,因为烦着要不要就此铩羽而归,只用小银叉一下下的戳着面前的水果沙拉。

“不想吃饭?”穆城放下了刀叉“要不你换衣服,我带你去外面吃甜点?你这几天除了去超市买菜,都没有出去过吧?”

“不用了,我下午吃了不新鲜的草莓胃不舒服,你慢慢吃,我回房了,碗放桌上就成,我现在没劲儿,明早再收拾。”

 

时夏星心中烦闷,便给唯一的知情者拨了通电话。不料,熊小乐的话却更加让她烦躁不堪——“时小星,你还是赶紧撤吧,我怎么突然觉得你说要让他也尝尝被抛弃的感觉只是个借口,我怎么觉得这只是你放不下他,给自己找的接近他一探究竟的缘由。”

怎么可能!她需要什么借口。

 

周六的一早,甚少睡懒觉的穆城本想把时夏星叫起来一起晨练,不料,她起的比自己还早。

“早餐再过五分钟就好了,米饭、红尖椒炒紫萝卜干还有火腿蛋羹。”她系着围裙,将头发随意地一挽,柔软的碎发散落在细腻白皙的后颈。 

穆城心中一动,从背后拥住了她,香甜的气息仿佛填满了他生命中所有的空隙,“午饭就别准备了,呆会儿出去吃,今天的礼物比较特别,保证给你个大大的惊喜。”

“好,我正好也有话要告诉你。”

 

如果没有急事,时夏星习惯在做菜之后洗澡——她喜欢烹饪却极讨厌油烟味。

时间尚早,泡了个长长的澡后,她细细地化好妆,换上他送的那件薄荷色连衣裙才走出了卧室。

“漂亮吗?”时夏星转了个圈,问倚在沙发上看晨报的穆城。

 

怎么会不漂亮,他果真没有选错,这样沁人心脾的颜色配上她象牙白的肌肤比最碧蓝的湖水还要清澈,只是穆城却并没有赞美,故意装作毫不在意:“这样花上几个钟头的打扮,倒不如你天然的样子好看。” 

如他所料,时夏星立刻生了气,轻蹙着眉头发脾气:“我又不是单单打扮给你看!不需要讨你喜欢。”

穆城哈哈一笑,起身揽过了她:“饿不饿?带你吃午饭去。”

 

比起假意的迎合,他反倒更喜欢她恼怒的样子——至少真实。

如果时夏星事先知道穆城是要带她来风景宜人的度假村,而不是去哪家餐厅吃午饭,出门时绝对不会选这双足足有三寸的高跟鞋,这样难得的阳光和暖的春日时节最适合穿着布鞋,跨上装满食物的篮子,漫无目的地走累了之后,懒懒地坐在树下吃着蛋糕喝着蜂蜜水晒太阳,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呆在车里。

“你怎么不早说今天的礼物是要带我郊游,害得我穿的这样不合时宜!”

“谁说礼物是郊游?说了会给你特别的惊喜。”穆城没等司机,亲自为她打开了车门。

 

山脚下的玻璃花房里,数名厨师早已恭候多时,不过一刻钟,头几道菜就端了上来,美景美食以及满室的芬芳将时夏星之前的遗憾一扫而空,“这地方真好,以前我都不知道,你怎么寻到的?”

“这不是对外开放的度假村,是我的私人庄园,去年才刚修好,想接我爷爷奶奶偶尔来这儿的别墅小住,喜欢就送给你。”

“这个礼物太大,我可消受不起。”

“不过是个园子而已,吃好了带你去另一个地方。”

 

他脸上的笑容让时夏星也雀跃了起来,不管是数年前的那个囊中羞涩的学生,还是如今的这个年轻富豪,不管是当初的糖果蛋糕,还是现在的名牌首饰,和他在一起,她的生活每天都充满了期待,期待他不管再忙,每日都不会忘记的惊喜。

午饭后,他们乘了五分钟的高尔夫车,就到了目的地,穿过回廊向右转,竟是一片颇为辽阔的草莓田。

“喜欢吗,这些全都属于你。”穆城随手摘了一颗,放到了她的嘴里。

 

时夏星也曾去过草莓大棚,可这样大片大片的露天草莓田,她还是第一次见。换了随从递上的平跟鞋,接过竹篮,时夏星贪心无比地拣了最大最红的先摘了满满一篮才顾得上吃,只恨午饭吃了太多,这样天然的多汁与新鲜,大棚里的又怎么能比。

“当然喜欢,你怎么想起送我草莓园?”

“你昨天不是抱怨草莓不够新鲜,吃的胃疼,我让秘书去打听哪儿有草莓田,想买来送给你,没想到正巧自己的庄园里就有。”

 

初见的那天向他走来时的仪态万千,朝他泼奶茶、骂他贱人时的薄怒,跌了分酒器时的不知所措,往他脸上摔银行卡时的决然,半醉的伏在他肩上哭泣时的无助,在他怀中安睡时的乖巧,刻意讨他欢心时眼中藏不住的举棋不定与心事重重,以及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慵懒与妩媚性感,生气时的撒娇与嗔怒,穆城见过那么多种的时夏星,如今才发觉,他最爱的还是她此刻的贪心和孩子气。

 

他忍不住俯身吻她,从眉梢到脸颊,她眼里的光芒第一次让他觉得安心,连突如其来的欲望都夹着她带来的丝丝甜腻。

时夏星一瞬不瞬地望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脑中只余下了一片空白,她终于承认了熊小乐的话——所谓的不甘和雪恨,所有的借口和缘由,只不过是因为放不下。

 

十七岁时爱过的那个人,最干净的容颜,最温暖的掌心,最灿烂的笑容,最甜蜜的触动,白色的高领毛衣,夹着三色堇的笔记本,不舍得折叠的手写信,猜他是不是也一样喜欢自己的忐忑,这样的情怀,大概一生都不会再有。

什么也让他经历一次欺骗,什么也让他受一次伤,还是算了吧,对方是他,她哪里会有胜算呢。

纵使他给她带来过那样彻骨的伤痛,纵使之前的种种不过是南柯一梦,她也还是想晚一些再醒,与其纠结、与其算计、与其枉费心机,还不如在不得不醒之前,趁着有限的时光好好在一起,过去的事,既然他有意隐藏,她也就不再提,反正也再美的梦境也总有一天会醒。

 

“你昨天不是说有话要告诉我?”

“并没有没什么要紧的”时夏星挽上了他的胳膊“既然换了平跟,你带我到处走走吧,你这儿有没有樱桃树,我也喜欢樱桃的。”

“似乎没有,不过可以让人移几棵过来,夏天的时候再带你来。”虽然不知道缘由,敏感如穆城,仍是意识到了他们之间有什么已经悄然改变。

 

89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