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之抱着头盔从教室走出来时,教学楼里安安静静的,几乎是一下课就人去楼空了。

几个留在最后问完题的学生嘻嘻哈哈地跟他挥手:“顾老师再见!”

他点点头,开始下楼。

头顶的灯是光感的,只有走到灯下才会亮起来。到了二楼转角处时,顾之忽然脚步一顿,视线直直地望向走廊尽头。

隔着很长一段黑暗,那里有一盏灯微弱地亮着,一男一女趴在墙上不知在做什么,间或发出奇怪的声音。

“怎么办?卡住了,动不了啊!”

女生的声音有点颤抖:“你轻点啊,喂,叫你轻点,不知道会痛啊?”

“就你知道,我不会痛吗?”

“所以叫你用点技巧啊,不要这么……喂!会痛!”

暧昧的声音在寂静无人的走廊里回荡着,引人遐思。

顾之的眉心一下子蹙了起来,他一向视力好,隔着远远的距离虽然看不清人的长相,但却清楚地看见了两人的衣着。

还是学生。

大晚上的在教学楼做这种事情,果然中国已经改革开放很久了。

他长腿一迈,不置可否地下楼去了。

 

舒晴一晃眼,就看见了那个消失在楼道口的人,推了推身旁的人:“余治森,刚才是不是有人在看我们啊?”

余治森终于直起腰来,抬手把掉进垃圾桶的那只乌龟递给她,一脸幽怨:“看就看啊,那又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了你家英镑,我差点伤到身为男人最重要的腰!还有我的手,你自己看看,都给垃圾桶卡成什么样了?”

“非直男的腰没你想得那么重要。”舒晴一脸心疼地接过英镑:“都叫你动作轻点了,垃圾桶里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磕着它了怎么办?”

她心翼翼地碰碰自家乌龟的脑袋和四肢,看它反应敏捷地缩回壳去躲避骚扰的矫健英姿后,总算松了口气。

 

今天是大二开学的第二天,辅导员给她布置了一个迎新策划。由于寝室里的陈念念带了只猫来,说是暂时在寝室里放两天,父母出差了,家里没人照看。舒晴怕那只猫把英镑给叼走,思来想去,为求稳妥,只能自己带在身边。

结果谁知道清理龟房的时候居然把英镑给掉进垃圾桶了,只得紧急呼叫余治森这个手长脚长、一米八五的家伙前来救场。

 

两人出了教学楼正往寝室的方向走,经过停车场时,余治森忽然看见了熟人。

路边有个男人正把一个白色的缀有黑色蝴蝶标志的头盔往头上戴,白衬衣,黑西裤,看样子不是学生。

舒晴瞧了几眼的功夫,那男人已经戴好了头盔,长腿一抬,动作干净利落地坐上了一辆黑白相间的赛车摩托,正准备发动。

这年头居然有人骑摩托来学校……舒晴想笑,岂料身后跟上来的余治森忽然咧嘴,响亮地朝着那人喊了句,“顾老师好!”

顾老师?

舒晴看见那男人回过头来,对着余治森微微点了点头,下一刻,目光似乎定格在了她身上。

之所以说似乎,是因为他戴着头盔,大晚上的路灯光线也很昏暗,头盔前面的那一小块透明的地方在反光,舒晴不确定他是否真的在看自己。

顾之的动作迟疑了片刻,就这么定格了几秒,然后又微微侧过头去看了眼余治森,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踩下了发动机,那辆威风凛凛的摩托很快在两人的视线里扬尘而去,消失在拐角处。

 

舒晴边走边问身后的人,“顾老师?哪个顾老师?”

“我们班这学期的基础法语老师,昨天我去办公室领书的时候见过他。”

“还挺年轻。”

“那可不是,从法国读完硕士回来直接留校当老师的,能不年轻么?听说还拿过法国政府的奖学金呢,外院的传奇人物你都不知道,简直白混了一年。”余治森终于逮到了舒晴的常识性错误,不失时机地嘲笑她。

舒晴嗤了一声,四两拨千斤,“拿奖学金的又不是你,你得意个什么劲儿?难不成看上你们顾老师了,打算金风玉露一相逢,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倒是想得美,不过看你们老师这霸气四射的交通工具,恐怕跟你不是一类人,你可要想清楚了啊,别出师未捷身先死,从此君王不早朝!”

余治森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你这张嘴吐一次象牙会死吗?”

两人边走边说,眼看着走到了转角处,说笑声难免比较大,惊动了在一旁的便利店前买东西的人。

顾之骑在摩托上,单脚撑地,正等着老板从里面给他拿什么东西出来,此刻眼神刚好落在他们身上。

因为是买东西,他把头盔取下来抱在手上了,所以舒晴一下子看清楚了他的长相。

眉目清隽,面容雅致,眼睛漆黑透亮,极易让人想到某些昂贵的宝石。

舒晴有那么一瞬间的诧异,不光是因为他的长相,还因为他看她的眼神似乎不那么友好……她猜他肯定听到她和余治森的对话了。

噗,那他也知道余治森是个基佬了……

余治森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但还是挤出一个笑容来粲然一笑:“呀,顾老师还没走啊?”

刚好便利店的老板拎着一袋酸奶走了出来,递给顾之:“顾老师,一共十盒,都是你要的原味。”

顾之接过东西,开始付钱,等他重新发动摩托时,两人已经走远了,看背影也知道还在吵吵闹闹的。

余治森在埋怨舒晴一来就给他创造了一个不良印象,舒晴笑眯眯地问他:“要那么好的印象来做什么?真打算和你们顾老师来一次金风玉露、人间无数?”

是可忍,孰不可忍。

“滚!”

 

事情原本就这么过去了,耿耿于怀的只有成日叫嚷着性取向曝光痛不欲生的余治森。

只可惜人生何处不相逢,就在英法双语班的第一节课上,居然又见到了这位顾老师。

事情是这样的,为了解决英语专业就业困难的问题,C大开展了特色双语班,学费加倍,另学一门法语,舒晴就是双语班的学生之一,大二才正式开课。

正值九月初,天气还略显燥热,那个男人穿了一件米白色的衬衣,黑色休闲西裤,肩上斜斜的背着只黑色书包,离上课还有五分钟的时候走进了教室,手里还抱着一只白色的头盔。

而舒晴在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就惊呆了,眼神慢慢滑落在头盔之上,最后定格在了头盔侧面那只黑色的蝴蝶上。

蝴蝶精致逼真,似是乘风欲飞,和这个男人温润出尘的气质如出一辙。

这不就是昨晚被她拿来开余治森玩笑的那个法语老师吗?

舒晴惊讶地看着他,教室里已然响起一片此起彼伏的惊呼声。

外国语学院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男老师少,长得好看的男老师更少,所以这片惊呼声中所夹杂的情绪不言而喻。

秦可薇小小的激动了一下,拉着舒晴的胳膊:“喂,大帅哥啊!”

舒晴刚想说昨晚见过他,门口的男人已经踏上了讲台,视线与学生一一相交,好死不死却在看见她的时候凝固了片刻。

顾之眉头微微一皱,她也是双语班的学生?

舒晴被他这么一盯,情知他认出了自己,到嘴的话也咽了回去。

顾之素来不爱用粉笔,只是打开word,俯身在键盘上敲了几下,直到屏幕上出现了他的名字,这才直起腰来,微微一笑:“大家好,我叫顾之,你们的基础法语老师。”

台上的男人薄唇轻扬,带起一个浅浅的笑容,瞬间电晕了台下一片女生。

他用低沉悦耳的嗓音说了一段法语,然后又用中文解释了一遍:“很高兴见到大家,众所周知法语是一门浪漫的语言,但同时学起来也不容易。我希望你们在学习法语的过程中能够有足够的耐心,足够的恒心,以及饱满的激情,学好这门语言。”

如此官方的致辞以后,他又扬起了唇角,补充道:“当然,学好法语是学校要我对你们提出的要求,就我个人而言,希望你们达到去法国旅行的时候能入餐厅能进酒店,能坐火车能上厕所的程度,能和帅哥美女搭讪那就更好了。”

台下一片哄笑,课堂气氛一下子轻松活跃起来。

因为是第一节课,顾之只是简单地讲了一些法国文化,大家听得津津有味的。快下课时,舒晴收到了妈妈发来的信息,于是低下头去在抽屉里回短信。

岂料没一会儿,身旁的秦可薇忽然伸手戳她,她一抬头,就看见顾之站在她面前,面上挂着浅浅的笑容,和颜悦色地问了句:“这位同学,这才第一节课就开小差呢,是我讲得太无聊了吗?”

17219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