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几天之后。

“小吃街,去不去?”

舒晴还在上课的时候,手机嗡地一下开始震动,她赶紧在桌子下面打开来看,余治森叫她和秦可薇一会儿一起去小吃街。

她回过头去把手机递给身边的人,秦可薇扫了眼,比了个OK的姿势。

 

双语班总共就三十个人,前三排都没坐满,舒晴和秦可薇又是坐在第一排的,台上的顾之一眼就把两人的小动作尽收眼底。

“第七页的单词,这位同学你来念一下。”他不紧不慢地走到舒晴面前,轻轻地敲了敲桌面。

教室里一时没反应,舒晴还在低头回短信,不知发生什么事了,左边的同桌赶紧捅她:“喂,叫你呢,读单词了!”

舒晴迅速把手机往抽屉里一放,抬头只见顾老师正面无表情地盯着她,片刻之后咧嘴一笑:“真巧,这位同学,怎么又是你?”

真巧?什么叫真巧?她也想问怎么又是她,每次一用手机准被逮住。

舒晴默默地看了眼顾之,甜甜一笑:“大概这就是缘分吧。”

秦可薇最不给面子,第一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遭到舒晴的白眼之后,十分自觉地闭上了嘴。

开课一周,发音规则倒是都学完了,但大家都不怎么熟练。眼下顾之头一回抽人起来读单词,结果舒晴就光荣中枪,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拿起书来念。

前面几个都还挺顺畅的,到了“星期三”这个词的时候,她一下子有点懵。

法语的小舌音需要练习很长一段时间才能达到自然流畅的地步,大家都是初学者,目前还处于发音困难阶段,每回都要模拟吐痰的方式,使劲儿震动小舌,这才勉强能发出点弹舌音。

而mercredi这个单词连着要发两个小舌音,其间又只隔着个辅音,还和后面那个r有连读的趋势,舒晴念了一遍,吞了个r的音;又念第二遍,这次一个r也没了……

顾之挑眉:“不会发小舌音?”

她辩解说:“会倒是会,就是两个音太近了,来不及发。”

“跟我读。”顾之倒是没多说,直接读了一遍这个词,两个r发得不轻不重,恰好有弹舌,又不至于显得太夸张。

舒晴跟着他念了一遍,因为心里对他有偏见,恨不得立马发出流畅的小舌音叫他无话可说,所以这下子是使劲儿憋了口气,猛地震动声带。

结果……两个r倒是全部发出来了,每一个都跟吐痰似的,响亮地回荡在教室里。

全班爆笑,被这两声惊悚的吐痰声给乐得捧腹大笑。

舒晴满脸通红地抬头看着顾之,顾之的唇角也出现了可疑的弧度,表面上却轻描淡写地说:“在我的字典里,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读得不流畅,发音不正确,这也不叫会。这位同学,以后每天早上刷牙的时候,把水含在嗓子里,多练练小舌音,不然你要是去了法国也这么说话,会吓到国际友人的。”

报复!这绝对是赤裸裸的报复!

舒晴的怨念值一下子上升到顶点,顾之这么拆她的台,分明是还在记恨那天她把他和余治森凑成了一对!

她咬着嘴唇没说话,心里却是对这个顾老师做出了八个字的评价:外表男神,内在非人。

这种小气到一句玩笑话都容不得的男人到底是怎么为人师表的?

 

一下课,舒晴拎起书包走得飞快,秦可薇跟在她后面,结果出了教室才刚朝左边走,就听见右边的走廊尽头有人在叫他们。

“哎,我在这儿我在这儿呢!你俩走错方向了!”

舒晴脚步一停,回头皱着眉头朝余治森说:“小吃街在哪个方向呢?是我俩走错方向了还是你自己站错位置了?”

哟,这语气,来者不善啊。

余治森一边往这边走,一边不客气地扯着嗓子喊了句:“凶什么凶啊,舒晴你大姨妈来了?”

话音未落,刚好走到了教室的前门那儿,有个男人抱着头盔走了出来,恰好和他打了个照面。

余治森浑身一个激灵,立马九十度鞠躬,响亮地喊了声:“顾老师好!”

完蛋了,形象又一次毁得渣都不成了……

顾之看了眼他,没什么表情,点了点头,随即转身朝舒晴这个方向走,秦可薇倒是乖巧地喊了句:“顾老师好,顾老师再见!”

舒晴正恨他对自己区别待遇,也就不冷不热地说了声:“顾老师慢走。”

顾之只是淡淡地点头,擦肩而过时,也不知是舒晴的错觉还是怎么着,他似乎微微偏过头来看了她一眼,那眼神里好像有点别的情绪,不满,鄙夷,失望,还是别的什么?

舒晴一怔,还没明白这眼神为何而来,对方却已经离开了。

她觉得挺憋屈的,不就是随便开了个玩笑吗?没想到竟然当真得罪了老师。

好吧,必须承认一个巴掌是拍不响的,谁叫她大大咧咧,他小肚鸡肠呢?

肯定是这样!舒晴痛定思痛,决定以后遇见顾老师,一定要绕道而行,免得一个不留神又吐不出象牙来,开罪了小人实在可怕。

 

三人在小吃街与食物展开了大战,舒晴觉得郁闷的地方在于,从小到大遇见的老师都喜欢她的性格,活泼开朗,上课积极,脑子转得快,小聪明多得是。

偏到了顾之这里却行不通,好歹她也是英语专业的优秀生,士可杀不可辱。

“舒晴……”对面的秦可薇担忧地叫她。

“干嘛?”她继续和烧烤奋战。

“你已经吃了三十串羊肉了……”

“那又怎么样?”她继续啃,一口一口极其解气。

余治森干脆利落地帮秦可薇补充道:“你说你心宽体胖不自知就算了,还吃这么多,今晚宿舍厕所别被你堵了啊!看在你一个人解决了一大半烧烤的份上,我俩勉为其难把掏钱这个光荣而伟大的任务交给你了,这顿你请客。”

“……”

 

C大是国重,外国语学院又是C大的重中之重,因此学院要求学生四年如一日地早上七点半准时去教室早读半小时。

舒晴和秦可薇都爱睡懒觉,所以早上总是起得匆忙,每回都只能在宿舍楼下的面包店里随手买点干粮当早餐,趁着早读时间在走廊尽头的阳台上解决。

这天早上的风有点大,舒晴手上的包装袋一下子没拿稳,结果呼啦一下被风吹走,慢悠悠地往下飘。

她急忙从三楼探了个脑袋往下看。

阳台正下方是教学楼的一个侧门,正好有个男人在往这边走。

包装纸晃晃悠悠地落了地,不偏不倚正好落在那人面前,他微微一顿,停下了步伐,抬头朝上面看了过来。

舒晴有些窘迫,正欲开口解释,却在视线与那人相遇时,一下子愣住。

男人穿了件浅灰色的卫衣,面上没什么表情,抬头看她的时候眉心微微蹙起。

竟然是顾老师!

舒晴一下子懵了,随即才记起,自己该开口解释的,可对方在她之前用一种听不出情绪的嗓音先说了句:“三楼没有垃圾桶?”

舒晴忙说:“不是,是我没拿稳,一不小心才掉下去的。”

顾之没再说话,只俯下身去把那只包装袋捡了起来,然后长腿一迈,走到了教学楼门口,将手里的垃圾投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舒晴的视线被侧门上方的遮雨板给阻碍了,再也看不见顾之,只得转身冲出了阳台,往楼下蹬蹬地跑去。

结果在二楼的转角处看见他正往走廊深处走,舒晴也没多想,一边追了上去,一边叫了声:“顾老师!”

顾之顿住了脚,淡淡地回过身来,看见舒晴的时候没什么表情。

舒晴却觉得他的眼神已经说明了一切,于是有些不甘心地说:“顾老师,我真的不是有意乱扔垃圾的,是一下子没拿稳——”

“我知道了。”他从容不迫地截住她的话,点点头,右手仍然抱着那只白色头盔,又转过身去继续走。

舒晴被他冷淡的态度唬住了,一时之间站在原地没有动,直到视线里的人右转,走进了其中一间教室,她才也跟着转身朝三楼走回去。

她不知道顾老师信不信她的话,只是有点哭笑不得,开学没多久,估计她已经成为顾老师心目中最差劲的学生典范了。

 

晚上端着盆子去洗漱间的时候,舒晴正在挤牙膏,把牙刷往嘴里凑时,恰好听见身后有人在说话,对话里似乎提到了“顾老师”三个字,她手上的动作一顿,耳朵竖了起来。

后面那排水龙头前,有个法语专业班的女生说:“我听说顾老师有女朋友了,A大毕业的研究生,好像也是法语专业的。”

另外一个说:“那不是很正常吗?他那个年纪了,条件又这么好,不可能还是单身。”

“哎,亏我还一直想着学好法语,这样他说不定就能注意到我了,哪知道已经有女朋友了。”那女生挺遗憾的,随即又给自己打气,“不过也没事儿,反正他也不可能看上我,早点挥剑斩情丝也好。”

舒晴被她这句“挥剑斩情丝”逗乐了,正往嘴里喝水呢,“噗”的一下就吐了出来。那两个女生好像回头看了她一眼,她赶紧自顾自地刷完牙,又胡乱拿帕子抹了把脸,端着盆子回寝室了。

看来这个年纪的女生们都是典型的颜控,就冲着顾老师那张脸,一个个都死心塌地的,也不瞧瞧金玉之内藏了些什么败絮,典型的人面兽心、衣冠禽兽。

1151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