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开学不到一个月,又迎来了国庆长假。舒晴的家离学校不远,坐一个半小时的车也就到了。

下车的时候已经六点了,舒妈妈也差不多下班了。

舒晴本来是想拎着小行李箱猛地开门进去,给她一个惊喜的,结果在门口摸了半天书包也没能摸出家里的钥匙,最后才忽然想起自己回来的时候急了点,好像压根没有把钥匙往书包里放,估计这会儿那串钥匙还在寝室的抽屉里睡大觉呢。

无奈之下,惊喜也只得作罢,而更糟糕的事情是按响门铃之后才发现家里没人。

她只得拿了张纸垫在楼道上坐下来,打开手机开始看小说,结果还没看上两行,电话来了。

屏幕上写着三个字:庄敬伟。

舒晴坐在原地看着屏幕,发了几秒钟的呆,这才按下接听键,把手机放在耳边低低地说了声:“喂?”

她先听对方说话,然后才回答:“没,已经放假了,我刚回来……还没,我妈不在,我又忘了带钥匙,所以进不去……啊?”

迟疑了片刻,她才问:“在哪儿?……好,我马上下来。”

 

舒晴的家在市中心的一个小区里,出了小区门之后,旁边是条商业街。

她走到那条街上的左岸咖啡馆外面,隔着玻璃窗往里看,角落里的男人一下子看见了她,微微前倾着身子,隔着玻璃跟她挥手。

舒晴从门口走了进去,在男人熟悉的笑容里坐在了他的对面。

“行李呢?”庄敬伟问她。

“放在隔壁李阿姨家了,我跟她说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再去她家拿。”

“也好,这样妥当。”庄敬伟点头,一笑眼角的皱纹都出来了,正欲开口再说点什么时,年轻的男服务员拿着菜单走过来,于是他又闭上了嘴。

点完咖啡后,舒晴盯着格子桌布没吭声,庄敬伟这才问了句:“玩了一个暑假了,开学还习惯吗?”

“还行。”

“我听亦周说你们英语专业的大二就要考专四了,准备得怎么样了?”

“还行。”舒晴听到“亦周”二字时,稍微顿了顿才说。

“课下还是多背背单词,你以前就老是记不住,每次期末考试还临阵磨枪,结果到最后也背不下来几个。”庄敬伟想起了以前的事,呵呵笑起来。

舒晴也跟着笑了笑,笑容却有些寡淡:“那都是初中的事儿了”

庄敬伟点了点头,一时之间两人竟找不到话说。

长长的沉默之后,舒晴的手机忽然响了,她松了口气,掏出来一看,顿时心又提了起来,看了眼对面的男人,她接了起来,叫了声:“妈。”

“你碰见李阿姨了?……嗯,我回来了。”她换了只手拿手机,“我忘了带钥匙回来,刚才在楼道里等你……现在?现在在楼下的咖啡店里……和我爸在一起。”

庄敬伟先前都没听见手机那头的声音,随着舒晴这声“我爸”,那边的声音一下子大了起来,隔着一张桌子的距离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回来,现在立马回来!”舒慧颖的声音尖得有点不自然,“谁让你去见他的?”

 

舒晴看见庄敬伟的表情有点尴尬,于是压低了声音朝着电话那头喊了句:“妈——”

“你还知道我是你妈?”舒慧颖尖锐地质问了这么一句,然后立马把电话挂了。

舒晴只得慢吞吞地把手机放回包里,然后端起服务员刚拿来的咖啡喝了一口,表情有点无奈:“我妈催我回去了,我可能要先走了。”

庄敬伟的眼神黯淡了下去,却还是笑着说:“没事,我改天再叫你出来,先回去陪你妈吧。”

舒晴点点头,拿起包站了起来:“那我先走了。”

她转过身去,结果迎面走来一个年轻的男生,才刚迈出去的步子一下子又停住了。

那男生很挺拔,穿着件简单的白T恤,下面是条浅蓝色的牛仔裤,眉眼清秀,五官长得很漂亮,个头也高高的,看上去跟她年龄相仿。看见舒晴的时候,他怔了怔,手里还拿着一只黑色皮夹。

舒晴认出来这是庄敬伟不知用了多少年的那一只,男生迟疑了片刻,对她露出一个客气的笑容,解释说:“我妈让我给庄叔叔送钱包来。”

舒晴的余光看见庄敬伟紧张地站了起来,当下心头有些好笑,点了点头,又回头跟庄敬伟挥了挥手,然后径直走出了咖啡馆。

走过店外的玻璃窗时,察觉到店里的两个人都注视着她,她没回头,走得很快。到了楼下的时候,抬头就看见五楼上的窗口那儿有张熟悉的脸,舒慧颖面色铁青地看着她,显然很生气。

舒晴叹了口气,爬楼梯的时候都有点有气无力。

 

吃饭的时候理所当然地被妈妈念了很久,舒晴最后无奈地刨完了那口饭,低低地喊了句:“妈——”

“少叫我妈,你要当我是你妈,哪里会一回来就急着去见他?”舒慧颖还在气。

“我这不是没带钥匙被锁在外面了吗?刚好爸爸又打电话来了,这才下去见了一面。”她夹了一筷子舒妈妈刚才做的土豆丝到妈妈碗里,“你刚才去哪儿了?我等了好半天都没见你回来,亏我还想着要给你个惊喜,结果你都不在!”

舒晴装出气呼呼的样子,很明显是在转移话题,但舒慧颖的语气还是软了下来,一边吃女儿夹到碗里的菜,一边没好气地说,“猜到你今天要到家了,这不是下班了赶去超市买菜了吗?”

“我就知道我妈最心疼我了!”舒晴赶紧拍马屁。

“少来!”舒慧颖瞪她,眼里的情绪却已消失不见。

 

晚上睡觉之前,舒晴给秦可薇打了个电话。

秦可薇正在上网,电话一通,还没等舒晴说话,她就嚷着:“你等等,我把耳机插上啊!”

舒晴等了一会儿,才听见秦可薇说:“OK,可以说话了。”

她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开口,沉默了一会儿,就听见秦可薇叫她的名字:“舒晴,你挂了?”

“没,还在。”她失笑,然后才说,“我今天回来见了我爸一面,我妈刚才还跟我发脾气呢。”

秦可薇是知道她家情况的,当下语气认真起来:“怎么,你爸跟你说什么了?”

舒晴听见那边的音乐声音一下子没了,就知道秦可薇肯定把视频关了,专心听她说话,于是揉了揉眉心:“就是见了一面,问了下我在学校的情况,然后我妈就打电话催我回来了……对了,走的时候,我碰见张亦周给他送钱包来了。”

秦可薇的嗓门儿一下子大起来:“张亦周?以前住你家楼上的那个混球?”

舒晴一下子笑了:“嗯,就是那个混球。”

“我靠,居然叫你碰上了?那你打他没有?冲上去扇了他几个巴掌然后一脚正中他命根子没?”

“……没。”

“那你骂他了?有没有把他当初骂你和你妈的那劲儿拿出来还给他?”

“……也没有。”舒晴哭笑不得。

“靠!你怎么这么没出息?”秦可薇激动了,估计是蹭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因为舒晴听见她的凳子在地上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见到狐狸精的儿子,不狠狠打一顿对得起你妈吗?你忘了我以前跟你说什么了?”

舒晴一下子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笑了几声:“行了行了,你瞧你,比我还激动。”

又说了几句,舒妈妈在外面敲门:“舒晴,快去洗澡,今晚早点睡,明天跟我去看看你爷爷。”

舒晴赶紧跟电话那头的秦可薇说:“我妈叫我洗澡了,先不说了。”

最后洗完澡,她坐在床边,舒妈妈给她吹头。暖洋洋的风把她那头已经不怎么卷的头发给吹得蓬蓬的,她在一片嗡嗡的吹风机的声音里喊了句:“妈。”

“嗯?”

“你是不是……还那么恨我爸?”

吹风机的声音一下子停了。

舒晴心下一紧,却听见舒妈妈用波澜不惊的声音说了句:“行了,头发也差不多干了,早点睡吧。”

她走的时候把门也给带上了,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舒晴坐着发了一会儿呆,才掀开凉被躺了下去,伸手在床头把灯给关了。

她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然后拉过被子把头给蒙上,半天才低低地叹了口气。

 

放假的第二天,舒妈妈果然带着舒晴去爷爷家里探望了。

舒慧颖虽然跟庄敬伟离了婚,但也并没有因此就不准舒晴去探望庄老爷子,相反的,她这人一向刀子嘴豆腐心,哪怕对庄敬伟恨得厉害,但舒晴该去爷爷那儿,她就一定带着孩子买一大堆水果去,从来都风雨无阻。

舒晴跟爷爷感情很深,以前父母还没离婚时,经常吵架,每逢周末她就逃难似的往爷爷家跑。奶奶去世得早,爷爷一个人住,以前又是个老中医,虽说后来年纪大了没再开诊所,但街坊邻居有点什么小毛病,都爱来找他。舒晴喜欢爷爷这儿的气氛,总觉得谁来了都是一家人,知道她每周末会来,街坊邻居还爱给她做些自家的特色菜来。

上大学以后,舒晴来看爷爷的机会少了,所以不光是逢年过节,但凡她放个小假回家,舒慧颖都带她来探望。

母女俩照例买来了一大堆水果,舒晴坐在爷爷身边削梨,爷爷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习惯性地开始干起中医的老本行:“晴晴啊,知道爷爷为什么爱吃梨吗?”

舒晴乐呵呵地陪他聊天,哪怕这话从小到大听他说过很多次了,也还是配合地摇摇头:“不知道。”

爷爷便又搬出了那番吃梨可改善呼吸系统和肺功能的言论,听得舒妈妈在一旁直摇头,老爷子也不知是记性不好还是总担心孙女记不住他的喜好,回回来都要把这话念上一遍。

舒晴倒是没有遗传到母亲的急性子,知道老人家爱念叨,也就笑眯眯地听着,这点也让舒妈妈比较欣慰,她也知道自己脾气不好,舒晴能在这方面不受她的影响还真是不容易。

在老爷子家待了没一会儿,舒晴的小姑姑庄莉带着八岁大的儿子也来探望老人家了,见到舒晴母女俩,前一刻还在和儿子说笑的表情立马沉了些。舒晴心下暗道不好,居然给碰上了不该碰上的人。

庄莉把儿子给推到老爷子旁边:“去,聪聪,陪外公说说话。外公平时那么疼你,你可要好好表现,把平时老师在学校里教你背的那些古诗都给外公背一背。”

言辞之间竟丝毫没有提到舒晴母女俩,好像当她们不存在似的。

聪聪才八岁大,也遗传到了母亲的性子,跟个人精似的,见着庄莉脸色不好,立马乖乖地走到外公身边,奶声奶气地叫了声:“外公,聪聪来给你背唐诗好不好?”

庄老爷子看了眼庄莉,眉头一皱,对身边的外孙说:“聪聪乖,见了你舅妈和姐姐怎么不喊人呢?”

聪聪立马听话地喊了句:“舅妈好,姐姐好!”

舒慧颖没答话,舒晴倒是笑着捏捏他的脸蛋:“聪聪长高了。”

庄莉立马逮到了把柄,冷笑了一声,也不知是在跟聪聪说还是在跟老爷子说:“瞧瞧,不是我不教聪聪喊人,实在是知道喊了也讨不到好,平白遭人冷落,这又是何必呢?”

舒慧颖脸色一变,想说什么,又看了眼庄老爷子,皱眉忍了,不跟庄莉吵。女儿好不容易来看一次爷爷,没必要把好好的一件事给弄砸。

庄老爷子动怒了,当场就骂了庄莉一句:“多大的人了?在孩子面前说这话也不嫌丢人!”

庄莉声音大了起来:“爸,你也看到大嫂是怎么对聪聪的了,我难不成说错了吗?她也没把自己当成咱家的人了,聪聪也没必要眼巴巴地去讨好她这个外人。你不帮着自家人说话就算了,还维护外人,这算什么理?”

舒晴笑容一敛,站起身来看着庄莉,客客气气地说:“小姑姑这话说得有点难听,什么叫做外人?聪聪是爷爷的外孙,我是爷爷的家孙,一样都是孙子,哪里就分什么内人外人了?”

她虽说一样都是孙子,但一个家孙,一个外孙,抠字眼的本事还是很到家的。

庄莉把手里的包往桌上一放,笑道:“呀,晴晴也长大了,知道还嘴了,还是你妈妈教得好,这么会说话。”她似笑非笑地看了舒慧颖一眼,“哪里像李欣和我哥,两个老实人嘴巴笨,把亦周教得也笨,从来不会跟长辈顶嘴,这点可是远远比不上晴晴。”

本来之前舒慧颖还念在庄老爷子的份上不跟她计较,这回她提到庄敬伟和李欣,还拿张亦周和舒晴来比,一下子把舒慧颖激怒了。

舒慧颖从沙发上拿起自己的挎包,回过头去对舒老爷子说:“不好意思啊,爸,今天我和晴晴就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舒晴脸色也不好看,勉强笑着跟爷爷说了几句话,然后跟着舒慧颖一起往外走。

经过庄莉旁边的时候,舒晴顿住脚步说了句:“我妈确实教得好,至少没把我教成小姑姑这样,口口声声说别人不懂礼貌,自己却表现得更没教养。说实话,我也不知道爷爷这么好脾气的人是怎么教出你这种女儿来的。”

庄莉没料到她会这么直白地讽刺自己,一下子愣在那里,岂料舒晴头也不回地跟着舒慧颖走出门,完全没留给她发挥的余地。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错失了反击的最佳时机。

 

国庆长假过得很快,除了一开始的两天不大愉快,剩下的时间都是母女俩相处,过得其乐融融的。

其间有天晚上,舒晴听见舒慧颖的手机响了,结果接起来没说上两句,就支支吾吾地一个人进了卧室,然后才继续说。

挂了电话以后,她回过身来,结果看见舒晴笑眯眯地靠在门上,亲热地问了句:“妈,谁的电话呀?”

“你舅妈打来的。”舒慧颖有点尴尬,一边往外走一边说,“我去看看锅里的稀饭好了没,明天早上热一热就能喝了。”

舒晴一路跟她到了厨房,看她又是揭锅盖又是关小火力,忙个不停,最后才站在门口无可奈何地说了句:“妈,有合适的就去见一见,舅妈介绍的肯定还是有几分保障的。”

舒慧颖拿着勺子的手顿了顿,头也不回地说:“你还小。”

舒晴无语:“我初中那会儿你也这么说,现在都大学了好不好?再说了,我哪次闯祸的时候你不是说我已经长大了?怎么一提到找对象的事,我就又变小了?”

舒慧颖见稀饭熬得差不多了,这才关了火,把锅盖盖上,一边解围裙一边说:“行了行了,我有分寸,你就别瞎操心我的事了,好好想想下学期考雅思的事儿才是真的。我把丑话先说在前头,咱们家没那闲钱给你去败家,你要是花了一千多块钱给我拿了个低分回来,我绝对饶不了你。”

舒晴立马翻了个白眼,不跟她继续扯下去,当妈的都有那个本事光明正大地转移话题,还让你没法还嘴。

 

睡觉之前给秦可薇打电话的时候,她又说到了前几天和庄莉差点吵起来的事,秦可薇在那边把庄家的人给骂了个狗血淋头:“幸好你跟你妈姓舒,不然你要是姓庄,连我都要嫌弃你了!你爸当初在外面养狐狸精,这事儿够恶心人了,你小姑姑还有脸跟你妈针尖对麦芒,我呸!这种人……”

舒晴哭笑不得地打断她:“行了行了,你这么凶她也听不见,改天要是再狭路相逢,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你来战斗,行么?”

舒晴的父母是在她初二的时候离婚的,理由很简单,就是秦可薇说的那样,庄敬伟出轨了,出轨对象不是别人,正是住在他们家楼上的张亦周他妈。

舒晴一边想着这些破事,一边睡了过去,临睡前迷迷糊糊地回忆起最后一件事,她曾经无可救药地喜欢着那个住在楼上的少年,看似冷漠其实内心温柔。

只可惜舒慧颖在和他妈吵架那一回,张亦周与她各站一方,明明昨日还是无比亲密的朋友,今日却因为立场不同,成为了彼此的敌人。

舒慧颖高声骂着李欣是狐狸精、不要脸,张亦周就这样冷漠地站了出来,为了维护自己的母亲,不惜伤害了舒晴的母亲,他说:“是你自己没有办法维系自己的婚姻,不去指责变心的男人,反而来责怪别人,难道这就是你为自己找回脸面的办法?你何不想想自己是怎么逼得自己的丈夫要跑去找别的女人诉苦的?”

就这么一句来自孩子的话,舒慧颖那天晚上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哭了整整一晚上,舒晴歇斯底里地冲过去要打张亦周,最终被庄敬伟拦住了。

她发誓她从来不知道原来那个沉默的少年并非不善言辞,当他一旦狠下心来要伤害一个人,简直是能力超凡。

而他在伤害了舒慧颖的同时,其实受伤最深的还是舒晴。一边是她最亲的母亲,一边是令她情窦初开的少年,她最终受到了双向伤害。

舒晴就这么闭眼睡了过去,还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面有人在骂她到现在居然都还清楚地记得和张亦周相处的很多画面。她脸红脖子粗地和对方争辩,结果那人却忽然开始讽刺她不会发小舌音,她仔细一看,那人居然是……顾老师?

真是扑朔迷离又无比真实的梦,梦里梦外那个男神老师都一样地讨厌她。

1079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