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怕长假的最后一天高速公路会堵车,舒晴一大早就拉着小箱子回学校了。

寝室里的人都没回来,秦可薇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舒晴把箱子往柜子边上一放,探过身子去看自己的小乌龟,结果好死不死,居然发现它的肚子上出现了一片溃烂的地方。

英镑是只巴西小乌龟,跟了她有一年多了,从高三毕业的暑假一直到现在,小家伙没见长,还是只有四分之一个巴掌那么大。

舒晴急了,给秦可薇打了个电话才知道,原来这人粗枝大叶,长假七天只给英镑喂了食,却没有换过水。

英镑开始微微地动起来,嘴巴里吐出些小泡沫,舒晴心里一紧,赶紧潦草地跟秦可薇说了句,把电话挂了,拎着龟房就往外走。

途中打电话问了好些同学,余治森也在接了电话之后四处帮她打听,最后才听说一环路的A商场旁边有一家治乌龟的宠物医院,赶紧打过来告诉她。

“你在哪儿?要我陪你一块儿去么?我还有二十分钟就到学校了。”余治森在返校的车上,连连安慰舒晴不要急。

舒晴心下热热的,难得地没有跟他斗嘴,只低声说:“没事儿,我等不了你了,一个人去就行。”

从C大到一环路那家宠物医院一共要坐将近一个小时的地铁,舒晴一路上看着英镑迟缓的动作,心如刀绞。

打从跟了她之后,小家伙从来没有生过病,这还是第一次,也难怪她手足无措。

 

宠物医院有几个门面,看起来规模也挺大的,舒晴找到坐在桌前的那个女医生,赶紧把英镑拿给她看。

医生只看一眼,立马就说:“呀,是腐甲症。”

舒晴还没听说过这是什么病,忙问:“腐甲症是什么?那要怎么治?”

那医生推了推眼镜:“你别忙啊,我是给犬类看病的,这乌龟倒真不会治,我去给你叫个人来。”

她站起身往隔壁房间叫了声:“顾老师,你过来给看看,这儿有个小姑娘的乌龟得了腐甲,看样子挺严重的!”

那边的人应了一声,随即走了过来,第一眼看见的是舒晴皱着眉头埋头看乌龟的场景,他怔了怔,随即叫了声:“舒晴?”

舒晴下意识地抬起头应了一声,一看来者居然是顾老师,当下就傻了眼:“顾老师?”

面前的男人穿着白大褂,身姿笔挺地站在那里。

他的眼睛深而明亮,极易让人想起深海里被冲击已久的玛瑙或者碎石,被波浪琢磨得光滑而柔和,显得格外好看。只可惜薄唇紧抿,一如既往的没什么表情,看起来又有点距离感,好似夜空中高不可攀的星辰。

因为担心英镑,舒晴没有意识到顾老师记得她的名字这一点挺奇怪的,以往都是叫她同学同学的,今天却出口便叫出了她的名字。

顾之也没跟她多说,走到了桌子后面,把英镑从龟房里拿了出来,仔细看了看它的肚子:“是腐甲,看样子挺长时间了,怎么今天才带过来?”

舒晴咬着嘴唇:“国庆放假我回家了,让朋友帮忙照看一下,她忘了换水,又没注意英镑的状态,所以直到今天我回学校才发现。”

顾之似是愣了一下:“英镑?”

“它的名字。”某人囧。

顾之沉默了一会儿,才“嗯”了一声:“应该是长时间没有换水,所以细菌感染了,腐烂的部分需要挖掉,每天抹药干养,看看情况才知道后续步骤。”

舒晴一听就傻眼了,什么叫做腐烂的部分需要挖掉?英镑总共就这么一丁点大,腐烂的部分几乎占了它肚子上的二分之一,难道统统都要挖掉?

心里一下揪紧了,她只能机械地重复一句:“腐烂的部分……要全部挖掉?”

顾之把英镑放回了龟房里,抬起头来看着她,这才注意到她的眼圈都红了,稍微沉默了片刻,才点点头,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不过腐甲对于乌龟来说是很常见的病,硝化细菌容易感染进去,只要治疗及时也不是什么太严重的问题,慢慢养就能好。”

舒晴没说话,看着顾之从身后的柜子里拿出了一支小小的药膏,又听他说了涂抹的方法和频率,最后才慢慢地问了一句:“顾老师,你能帮我挖掉腐烂的地方吗?”

顾之微微看了眼她的表情,简单地点了点头,又重新坐下来,戴上了干净的医用手套,从柜子里拿出了镊子和医用小刀。把英镑拿出龟房的同时,他淡淡地说了句:“去隔壁倒杯热水给我。”

一旁的女医生忙说:“让我去吧。”

“不用了。”顾之专注地把英镑翻了过来放在白纱布上,“让舒晴去。”

 

那个女医生有点尴尬地带着舒晴去隔壁屋子倒水,又给她指了指顾之的杯子在什么地方,舒晴弯腰接水时,她小声地问了句:“你是顾老师的学生?”

舒晴点头。

“那你怎么还带着乌龟来看病?”女医生挺惊奇的,“自己不也能治吗?”

舒晴一愣:“我不会治啊。”

“医科大的学生不会给乌龟治病?”

“我不是医科大的。”舒晴哭笑不得,“我是C大英语专业的,顾老师是我的法语老师。”

女医生不好意思地笑了,一边跟她往回走,一边说:“我不是很了解,还以为他是医生,你又是他学生,肯定也是医生,不过……他怎么会是法语老师?”

舒晴还没来得及答话,就已经回到了顾之所在的桌前,英镑迟缓的挥动着小爪子,肚子上的腐甲已经被剜去了,就在她倒水的这么个间隙,顾之甚至连药膏都替它抹好了。

“记住要干养,每隔几天拿湿布给他擦一擦,不要碰到肚子。”顾之压根没有喝舒晴倒过来的水,只是把英镑放回了龟房,抬头嘱咐舒晴,“每天都要抹药,如果龟甲继续腐烂,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挖掉。”

舒晴被他说得心惊胆战的,接过英镑时仔细看了看它有气无力的样子,心里难受得恨不得生病的是自己。

“谢谢老师。”她抱着龟房真心实意地抬头望着顾之,顾之只是点了点头,头也没抬。

舒晴有点尴尬地摸摸鼻子:“那个,一共多少钱?”

顾之本来在收拾小刀和纱布,听她这么一说,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然后才回答:“你问张医生药膏的价格吧。”

那个姓张的女医生赶忙笑道:“只是金霉素软膏而已,不值钱,既然是顾老师的学生,那就不用付钱了。”

舒晴原本就跟顾之不怎么熟,哪里敢托他的福不给钱呢,忙伸手去背包里拿钱包,却见顾之抬头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既然张医生说不用了,你就不要客气了。”

舒晴有些不好意思:“哪有上医院不给钱的?”

顾之低下头去继续收拾,也不阻止她,只看着她拿出来的整钱好心提醒:“金霉素软膏五角钱一支,恐怕张医生补不了零,你要是执意要给,张医生还要去隔壁商场买点东西换零钱。”

舒晴:“……”

最后还是讪讪地收回钱包,又再三对他和张医生道谢。

走出宠物医院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玻璃门内,那个男人正从容不迫地把手套褪下来,然后走到水槽边去洗手。他的侧脸看上去清隽雅致,每一道弧线都恰到好处,那身白大褂穿在身上衬得他干净又挺拔,当真是个好看的男人。

女医生站在他身边和他搭话,他的表情始终淡淡的,张嘴的时候也很少。

这时候才有空去想,刚才他执意让她去帮他倒水,是不是怕她看到英镑的腐甲被挖去的样子会难过?

舒晴转过头来往地铁站走,又开始纳闷他怎么会在这个宠物医院里工作,女医生的样子显然是和他不太熟,言辞之间似乎还以为他是医科大的老师……更显得他神神秘秘的。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乌龟,她撅了撅嘴,希望英镑平安无事才好。

 

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过了中午的饭点了,食堂也关门了,秦可薇料到舒晴没吃午饭,就在她的桌上放了一盒必胜客的披萨外卖,以示赔罪。

舒晴哭笑不得地走到她的床下面,敲了敲床沿,“起来,别装睡了。”

秦可薇郁闷地掀开被子,“你怎么知道我没睡?”

“哟,还真没睡。”舒晴挑眉,“我诈你的。”

“……”

 

秦可薇慢吞吞地从床上爬了下来,凑到舒晴的桌前去看了看英镑,“它还好吗?”

“不太好。”舒晴把背包放在桌上,“肚子那儿被细菌给腐蚀了,挖了一大半,顾老师说要是继续烂下去,还得继续挖。”

“妈呀,肚子给挖了?”秦可薇吓得脸色一变,随即又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顾老师?双语班的那个?”

舒晴瞪了她一眼:“我以为你是在关心英镑!”

“好吧,我确实是在关心它。”秦可薇自知理亏,赶紧捧着披萨向她赔罪,“我错了,我不该忘了给它换水,害得它生病,来来来,你还没吃午饭吧?赶紧吃点儿。”

舒晴简直被她气死了,这厮哪里有半点关心英镑的模样?

 

长假的最后一天就这么过去了,第二天晚上又开始上法语课。

舒晴和秦可薇走到教学楼下面的时候,恰好碰见顾老师骑着赛车摩托停了下来,他干净利落地熄火、拔出钥匙、取下头盔,长腿一跨,刚转过身来,就听见两个声音:“顾老师好。”

他微微点头,视线在舒晴面上停顿片刻,问了句:“乌龟怎么样了?”

舒晴没料到他会主动问起,老老实实地说:“昨晚我喂虾米给它,它吃了点,但还是不怎么动。”

顾之点点头:“多观察几天,记得准时上药。”

他的声音很淡很浅,说完就朝教学楼里走,头盔捧在手上,黑色的蝴蝶展翅欲飞。

秦可薇记起昨天舒晴在说英镑的时候提起过顾老师,当下吃惊地问:“你昨天说的帮英镑看病的人是顾老师?”

舒晴看了眼正在上楼梯的人,点了点头。

一路上秦可薇都在纳闷为什么顾老师会出现在宠物医院,他不是教法语的吗,怎么又跟兽医扯上关系了?

舒晴小声地说:“所以这才叫做人面兽心啊。”

秦可薇大笑不止。

1359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