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顾之的课还是那么有趣,他总是以一副温和友好的姿态讲述着各种法国文化,然后提些简单的问题,要大家用所学的最基础的语法来回答。

他说到法国的医疗设施很完善,包括艾滋在内的三十种重大疾病都由国家支付患者的医疗费用。而且为了有效分流医院的患者人数,在法国看医生需要预约,若非急病重病,一般都会被分去诊所看病,把更好的医疗资源留给更需要的病人。

说到这些的时候,他把自己拍摄的一组关于法国医院与诊所的照片放给大家看,其中有一张是他穿着白大褂和一群小朋友的合影。照片上的他淡淡地笑着,身边的一个法国小女孩还牵着他的手。

巴黎的阳光温柔地洒在草坪上,舒晴无端想起那么一句词:晚日寒鸦一片愁,柳塘新绿却温柔。

没头没脑的,但就是觉得那种字句间的柔软与馥郁的芬芳用来形容此刻照片上的男人再适合不过。

然后又想到了昨天在宠物医院看到的他,也是一身白大褂,但不苟言笑,远远没有照片上这么温柔。

下面有人在骚动,像是在低声讨论老师为什么会穿着白大褂出现在医院里。顾之有所察觉,退出幻灯片之后,解释说:“我在法国参加过一个AIDS志愿联盟,这群孩子都遗传了父母的艾滋病,从小就遭受疾病迫害。这个联盟就是组织社会各界人士关爱艾滋病人,去医院帮助他们并且同吃同住的。”

学生们都惊呆了,有人甚至“啊”出了声,顾之在大家震惊的反应里打开了word,在屏幕上打下了Organisation Volontaire du S.I.D.A,然后解释说:“艾滋志愿联盟。”

 

有人问他:“老师你不怕被感染吗?”

“艾滋的传播途径大家都知道,血液,遗传,性行为。只要处理得当,与艾滋人群接触并不会有危险。”顾之的回答很简单。

秦可薇想起曾经看过的一部关于艾滋病的电影,心有余悸地说:“可我听说艾滋到了后期,患者会出现皮肤溃烂的现象,老师你不怕吗?不会觉得……”她斟酌了片刻,还是找不到恰当的词,只好说,“不会觉得恶心吗?”

顾之的眉头微不可查地皱了皱,随即又松了开来,像是方才的小动作只是大家的错觉,他说:“这些孩子都是天生就遗传了父母的艾滋病毒,生病并非他们自己选择的。而大多数的人因为父母就是病毒携带者,所以出生不久就失去了双亲,从小就在医院接受治疗。他们既是孤儿,又饱受病痛折磨,如果你们也在现场,看见了他们每天过的日子是什么样的,想必也不会用恶心这个词来形容他们了。”

以往的他讲课时声音清冽温和,宛如一泓清泉,可总是波澜不惊,清浅至极。然而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的声音里似乎多了些什么,舒晴忍不住抬头去看他,却只看见那双深幽明亮的眼眸,像是冬日里的小小灯笼,散发着柔和而又深厚的光。

他说:“就像你们当中有的人拥有自己的宠物一样,猫狗也好,别的也好,相处的时间长了,它们要是有了小病小痛,你们也会心疼,会难受。这些得了艾滋的孩子不是动物,是和我们一样生活在这世上的人,可动物尚有主人关爱,他们却什么也没有。如果你会为了自己的宠物生病而难过,想必在见到他们的时候,也会一样心生怜悯,他们……很可怜。”

最后三个字,他的语气骤然低了下去,像是想起了当初和孩子们相处的画面。

舒晴想起了方才那张照片上他和小女孩紧紧交握的手,心里忽然有点湿润,她察觉到顾之在说到小动物的时候似乎看了一眼她,眼睛不自然地垂了下来。

台下的学生有片刻的沉默,随即有男生说了句:“要是以后有机会去法国留学,我也去看看他们。”

不知道是谁低低地说:“说不定那会儿他们都已经……”

大家一下子又不说话了。

气氛有一瞬间的僵硬,舒晴还以为顾之既然这么关心那些得了艾滋的孩子,一定会有点难受,谁知他却在这个时候忽然温和地笑了,他说:“法国的文化有很多与中国文化大相径庭的地方,但是就算语言不相通,人的感情却是相同的。就像他们说着法语,而我们说着汉语,可我们对弱者的同情和对病患的关爱都是一样的。”

没有再继续刚才的话题,他翻开了手里的书,接着说:“下面我们开始看书上的内容,先找同学来读一遍上节课的单词。”

舒晴心里一紧,随即看着顾之的眼神不紧不慢地落在她身上,接着用春风般和煦的嗓音念了她的名字:“舒晴。”

咔嚓,一颗刚刚才软下去的心又结冰了,然后碎成两半。

 

舒晴被点名了,只得慢吞吞地站起来,拿起书来开始念。

Lait——牛奶。第一次遇见顾老师的那天晚上,他停在便利店外面买酸奶,一口袋都是原味的,足以见得这个人不爱复杂的事物,追求简单。

Froid——冷的。顾老师这个人看起来总是温温和和地对你笑着,说起话来也客气礼貌,但总体来讲,他会给你一种高高在上的疏离感,哪怕他其实并没有刻意显示他的优越感。

Patience——耐心。他对她好像没什么好印象,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是耐心地对待她的小乌龟,白大褂在身,看着真的有几分模范医生的样子。今天遇见她,竟然还主动问起了英镑的状况,是个有耐心的好医生。

舒晴一边读,脑子里一边飞快地走神,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mercredi这个单词是怎么读完的,就懵懵懂懂地一口气念到了最后一个单词。

她放下书,抬头看着顾之,讲台上的人看她一眼,点了点头:“请坐。”

秦可薇震惊地问她:“你放假回去练了小舌音?”

舒晴十分镇定地点了点头,她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从来不愿意轻易服输,上次顾之当着大家的面批评了她的小舌音,她就开始每天刷牙的时候不停练习这个r,好说歹说,“星期三”这个单词总算能流利地发出来了。

 

下课之后,顾之在讲台上关电脑、收拾背包,教室里的人都走了,只剩下舒晴和秦可薇。

她们寝室里有人学吉他,每晚这个时候都在又唱又弹,偏偏唱得比弹得还难听,实在糟心,与其回去受罪,不如在这里自习。

顾之走之前,走到桌前用指尖轻轻叩了叩桌面。

舒晴抬头的时候,正好望进他眼底,听见他说:“进步很大,只是小舌音的地方略显不自然,下次尝试着轻一些,不需要太着重强调,自然点会更好。”

说完这番话,他微微点头,就离开了教室。

舒晴一脸囧样,秦可薇很肯定地说:“你看吧,我就说顾老师对你没偏见,你偏要自作多情。”

门口的人忽然顿住了脚,就听见另一个人嘀嘀咕咕地说:“可我怎么还是觉得有点……笑里藏刀的……”

顾之的表情没怎么变,眉眼冷了三分,长腿一迈,转过楼道往楼下走去。

 

四天之后,英镑的肚子旁边又有了一小块白色的斑点,舒晴上网查了查,词条里很多结果显示这是继续腐甲的征兆。她心里难受得不行,当晚上法语课的时候就把英镑也给一起带上了,想着给顾老师看看也好。

周五的最后一节课就是顾之的,结果等舒晴去了教室之后才发现站在讲台上的是系主任,原来顾老师今天有急事,请系主任帮忙代一下课。

舒晴看了眼手里的英镑,没说话。

下课之后她把书包给了秦可薇:“帮我带回寝室一下,我带英镑去宠物医院。”

秦可薇急了:“大晚上的你往一环路跑,来来回回都几点了?万一宿舍关门了你进不来怎么办?不然明天再去吧?”

舒晴头也不回地说:“帮我hold住查寝的,要是太晚了我就在外面找个网吧蹲一晚上,腐甲不能拖,我怕英镑受罪。”

C大地势偏僻,在三环路以外了,舒晴快步走到校门口,坐了辆三轮往地铁站赶。

三轮师傅是个中年男人,模样生得不大好看,笑眯眯地问她:“这么晚了,小姑娘去哪儿啊?”

舒晴警惕地看了他一样,说:“去我爸那儿,我爸在一环路的警亭值班。”

那师傅笑了笑,没说话。

舒晴就这么急急忙忙地赶到了地铁站,然后又坐地铁到了一环路,看手机时才发现已经九点半了,宿舍十一点半就要关大门,也不知道赶不赶得及。

从地铁出口到宠物医院只有五分钟的路程,她抱着龟房快步走着,忽然听见身后有人叫她。

脚下一顿,舒晴回过头去,只见一个高高的男生站在那儿,白色的T恤简简单单的,手里拿着几本书,粗略地一扫,书脊上的关键词大约是“国际经济局势”、“国富论”以及什么“微观经济”。

舒晴抱着龟房的手下意识地紧了紧,随即叫出了对方的名字:“张亦周?”

张亦周才从书店出来,他就读的A大就位于市中心,从这里走过去也就十来分钟的路程。他是知道舒晴在C大念书的,当下迟疑了片刻:“这么晚了,你怎么在一环路?”

舒晴说:“我的乌龟生病了,带它来宠物医院看病。”

张亦周的视线滑落在她抱在胸前的那只龟房上,走近了几步,低头看了看,英镑像是被他挡住了光线,有气无力地抬头看他一眼,小爪子胡乱一挥。

他立马看见了它抬起的爪子旁边有一块已经被剜去的部分,便说:“腐甲?”

舒晴点点头,看了眼手表:“我可能要先走了,不然一会儿医院该关门了。”

张亦周迟疑地问:“C大离得那么远,一会儿你回得去吗?地铁站十点二十就关门了。”

舒晴笑了笑:“没事的,回不去就去网吧坐一晚上,明天再回去。”

张亦周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见她很快朝他挥了挥手,转身急匆匆地走掉了。

一环路一向人潮拥挤,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舒晴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人群中。

张亦周站在原地没动,过了一会儿才慢慢地走了。

他想起以前住在楼下的那个女孩子每天放学都会背着书包往他家跑,门一开,肆无忌惮地往他的床上一趴,胡乱地把鞋子一甩,蹭蹭蹭地开始找个最舒服的位置躺着。

她会咬着笔杆做题,等到最后一道思考题的时候,就会笑眯眯地跳下床来跑到他的书桌旁边,谄媚地说:“张亦周,给我看看你这道题怎么做的嘛!”

他总会冷淡地说:“自己做,窃取别人的劳动成果属于抄袭行为。”

然后她就会一边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一边夸张地捂着心脏说:“我们难道不是好朋友吗?好朋友分什么你的我的?你太伤我的心了!”

总而言之就是一系列夸张的行为,然后成功骗得他的作业,于是第二天老师夸奖的人里总会多出这么一个冒牌货。

张亦周笑了笑,耳边是喧哗的人群,麦当劳前面的室友张望半天,好不容易看见了他,嘴一咧,朝他挥手:“亦周,这儿!”

他快走几步,把书递给室友,说了几句,对方诧异地接过书,过了一会儿笑嘻嘻地点了点头:“放心,纪检部的嘛,老熟人了!蒙混过关妥妥的!”

12466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