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舒晴又一次向顾之和张医生道谢之后,正准备往外走,顾之却忽然叫住了她:“你怎么回去?”

舒晴回过身去,就看见他正把白大褂脱下来,然后拿起了衣架上的西服外套,但只是搭在手上,没有打算穿。

她迟疑了片刻,还是老老实实地说:“这会儿地铁站已经关门了,我找家麦当劳或者网吧待一晚,明天再回去。”

顾之的眉心不易察觉地微微皱了片刻,一面往外走,一面简短的说:“我送你。”

喜从天降,不用在外面熬一晚上的夜了!

不过开心归开心,舒晴表面上还是十分客气地说了句:“谢谢顾老师!”

跟在顾之身后出了门,舒晴才发现张亦周居然还站在大门旁边,他转过身来看着她解释说:“我不放心就这么把你一个人扔在外面,不然一晚上都会睡不着的。”

舒晴还从来没发现张亦周这种过分执着有这么可怕,当下便说:“没必要了,顾老师会送我回学校的,所以你大可放心,今晚一定可以睡个好觉。”

顾之没有停下来,径直朝着停在街对面的黑色沃尔沃走去,舒晴说完这几句就赶紧跟了上去,没想到却一下子被张亦周抓住了手。

“你干什么?”舒晴吃惊地回头质问他。

张亦周牢牢地扣住她的手腕,一字一句地说:“舒晴,你一个女生大晚上的单独上了一个男人的车,就不怕出事?”

他是因为关切所以有些激动,面容都红了几分,舒晴几乎是笑着甩开他的手:“张亦周,你思想能纯洁点吗?他是我老师,对他我比对你放心多了。”

她快走几步,赶紧过了街,顾之已经坐在车里等她了。她关好车门以后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张亦周一动不动地站在街对面,面色难看至极。

舒晴低低地说了句:“走吧。”

顾之发动了汽车,不急不缓地朝着学校的方向开去,舒晴看着后视镜,直到他们转弯之前,那个人一直没有走。

车里顿时陷入一片沉默,顾之不会问她张亦周的事,她也无话可说,只能抱着英镑坐在副驾驶上,转过头去看着窗外飞速闪过的夜景。

市中心总是很繁华,夜里灯火辉煌,人来人往。看了一会儿,她的眼睛都有些花了。

顾之忽然开口说:“柜子里有CD,你可以放歌。”

舒晴应了一声,打开了面前的柜子,猜到他一定也是觉得长达一个小时的车程要是一直这么僵持下去,恐怕两个人都不好受。

柜子里的CD不少,大多是车载黑胶唱片,舒晴用手机照着看了看,清一色都是法语唱片,名字里总有那么几个她不认识的单词,当下有点尴尬地说:“我都不认识……”

顾之似乎一点也不吃惊,她这种才上了没几节课的法语新生要是都认识,那才稀奇了。

他问她:“你喜欢安静的还是热闹点的?”

“安静点的。”

顾之便伸手从最左侧抽了一张递给她:“这个。”

舒晴把唱片取出来,插-进了车里,Keren Ann的声音很快响起,那是一种朦胧又柔和的声音,介于现实与梦幻之间,轻轻柔柔,飘渺灵动。

舒晴一下子听得愣住了,只觉得刚才的尴尬瞬间消失得无隐无踪,她问顾之:“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Jardin d'hiver》。”怕她不懂,他又翻译了一遍,“冬日的花园。”

舒晴忍不住赞叹了句:“很好听。”

这一回顾之似乎微微一笑:“嗯,已经是老歌了,曾经在法国风靡一时。”

“是谁唱的?”舒晴问他,刚问完又不好意思地说,“算了,告诉我也没用,反正我也不认识几个法国明星,除了《这个杀手不太冷》的男主角和苏菲玛索以外,其他都一窍不通。”

顾之又笑了,简短地说道:“Jean Reno。”

舒晴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是在说《这个杀手不太冷》的主角,顾之的小舌音发得流畅而自然,听着很舒服。

轻柔的女声在车内缓慢飘荡着,哪怕没人说话也不会尴尬。

舒晴看了眼在龟房里慢吞吞地爬来爬去的英镑,笑眯眯地问它:“Tu l’aime aussi?”(你也喜欢这首歌?)

顾之微微侧过头来看了她一眼,觉得有些好笑,回过头去的时候对她说:“法语很适合女孩子说,吴侬软语,很温柔。”

这回舒晴笑出了声,有点得意又有点调皮地说:“那正好,我妈一直嫌我是个女汉子,现在学了法语可以回去跟她吴侬软语地淑女一次,她才会觉得这学费没白交。”

最后车停在了学校外面,顾之看了眼手表:“十一点一十了,赶快回去吧。”

舒晴抱着英镑下了车,在车窗外笑吟吟地朝他挥挥手:“谢谢顾老师!”

她一边说,一边捧着英镑的小房子朝他示意,显然这句感谢有双重含义。

顾之目送舒晴的背影消失在校门里正准备发动汽车,车外却忽然有人敲了敲他的车窗,系主任弯下腰来笑着问他:“顾老师今天不是去开会了吗?怎么到学校来了?”

得知她上完课又在办公室留了一会儿,现在正准备步行回公寓,顾之笑了笑:“上车吧,我送你回去。”

车里还放着歌,顾之解释说:“班上的同学找我帮忙看看宠物龟,我刚送她回来。”

“你是说舒晴?”系主任想起了刚才碰见的双语班的同学,见顾之点头,便笑着说,“这孩子不错,好几次开会年级上的英语老师都夸了她,听说口语很棒,上学期在市里省里的演讲比赛上都得过奖。这学期刚开学,我们办公室忙不过来,她是年级干部,值班的时候还来帮了我不少忙。”

顾之似是有几分诧异,系主任一向吝惜言辞,今天居然破例赞誉了舒晴,他低低地笑了笑,想起初见舒晴时的那个场景,不置可否地说了句:“是么?”

一个人总有很多不同的面目,就像他的职业,她的性格,总有常人不曾接触到的一面。

 

舒晴收到系主任的电话,说是双语班的联系方式需要整理成表,刚到的教科书也需要她去办公室帮忙清理一下。

去了之后才觉得可怕,他们班三十个人,人手四本书,一地的教材看得她头大。

正蹲在地上一本一本地数时,办公室忽然又来了人,简单地在门上敲了两下:“何主任。”

“顾老师来了?快进来坐。”系主任的声音很热情,甚至亲自倒了杯水给顾之,“我刚才给你打电话你没接,我还以为——”

“我刚才有课。”简短的回答。

“是这样的,我的侄女得了急性腮腺炎,挺严重的,我想请你帮个忙给她看看。你有经验,又是专家,要是你肯收她,我也放心。”

顾之很快回答说:“急性腮腺炎应该去看传染病科,我是负责外科方面的,这个恐怕帮不上忙。不过如果你想找专家看诊,我可以帮你联系一下。”

系主任喜出望外:“那就先谢谢顾老师了。”

舒晴蹲在地上,没回头,这种时候她最好一言不发装聋作哑,免得自讨没趣。系主任论官职比顾之这个普通老师要高上一级,但听语气却客气尊敬,显然是因为有求于人。

她手上的动作慢了下来,忽然开始好奇顾老师怎么会跟外科扯上关系。一开始她以为他在宠物医院兼职,后来才知道他是去帮忙的,今天听到这么一番对话,恐怕顾老师不仅学过医,还是个专家。

医生……兼大学老师?这样也行?

 

整理完书走出学校的时候,已经到了晚饭的点,余治森和秦可薇还在市区里的火锅店等她,余治森已经发了好几条短信催她了。

舒晴站在公交车站等车,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乌龟怎么样了?”

一模一样的对话曾经发生在一周前。

她赶紧转过身去看着骑在摩托上的顾之,对方一身干净利落的黑色卫衣,随意的同色长裤,为了和她说话,他把头盔前面的那块镜片拨了上去,淡淡地望着她。

刚才在办公室没敢回头,现在看看到他这身打扮忍不住有一瞬间的失神。

舒晴说:“挺好的,伤口没再腐烂了,这几天也活泼很多。”

顾之点点头,正欲开口,舒晴的手机却忽地响了,余治森等到电话一接通就开始嚷嚷:“饿死人了饿死人了,你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那嗓音太大,舒晴十分肯定顾之也听到了,只得尴尬地说:“就来就来,你也知道334不好等,半个小时才来一趟,我一会儿就来。”

她赶紧挂断电话,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顾之,片刻之后忽然冒出个念头:“顾老师你去哪儿?”

“市区。”

舒晴一下子松口气,笑眯眯地问:“那可以顺路捎我一程么?”

顾之这次犹豫了片刻,舒晴立马收起笑脸,诚恳地说:“不方便就算了,没事的,我可以等公交。”

“上来吧。”他把头盔取下来递给舒晴,目光平静地看着她,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

落日的光慢慢地爬上他英俊的眉眼,舒晴失神了片刻,伸手接过了他的头盔,有些笨拙地戴了上去。

顾之看了她一眼,朝她伸出手,舒晴下意识地躲了一下,顾之顿了顿:“别动。”

她老老实实地站在那儿不动了,顾之拨下了那块镜片,然后下了命令:“上车。”

舒晴发誓她没有想过原来同乘一骑会是如此尴尬的一件事,难怪刚才她提出载她一程的时候,顾之迟疑了片刻。

摩托的车速很快,这又是赛车摩托,后面没有储物箱,她要是不抱着顾之,完全就无法稳住重心。

顾之迟迟没有发动摩托,舒晴也不好磨蹭太久,只好慢吞吞地伸手环住了他的腰,一瞬间心跳有些难以自制。

她抱着他……

她居然抱着他?

她居然抱着法语专业的男神!

卧槽今晚回来会不会被那群爱慕者们谋杀?!

乱七八糟的念头在脑子里乱窜,头盔里却又充斥着一种淡淡的香气,不像花香,也不是香水,是什么味道呢?

舒晴心虚地看着离自己很近很近的背影,浑身僵硬。她的手环在老师的腰上,一动也不敢动。

夕阳的余晖洒在他身上,为寂静的时刻笼上一层金色的光芒,可舒晴无心欣赏,整个人都处于十分纠结的状态。

她一定是脑子进水了才会提出这个要求!不过这种心虚却很满足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1159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