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黄克武一步当前,横掌于胸。这时一只枯槁的手掀开蓝帘,从车厢里探出头来,居然是富老公。他扫视一眼,缓缓开口道:“五脉的朋友,请留步。”那张苍老的脸在烛光照映下,显得颇有些诡异。

四个人都没做声。富老公道:“刚才在别人家里不便相谈,所以老夫特地在这里等候,希望能与两位一叙。”

他说的两位,自然是指药慎行和许一城。这个邀请来得突兀,许一城和药慎行都有些愕然。药慎行心念一转,这铜磬是吴阎王不知从哪里弄来的贼赃,说不定这位是正主儿。现在都快半夜了,这么诡异的邀请说什么也不能去。

许一城也没有答应,他盯着马车顶部,注意到正前方的车檐下左右雕着两条龙,正中是一枚日珠。

富老公见他们不言语,又道:“请两位放心,老夫绝无恶意。只因这铜磬干系重大,牵扯到一件极为骇人听闻的大事,不得不请两位帮忙参详参详。”说到“干系重大”四字时,富老公整个人变得特别狞厉,四字咬得极重。

药慎行问:“什么大事?”富老公摇摇头:“这里不是叙话之地。两位不妨移步寒舍,听老夫详细道来。对两位没有害处,反而还有些好处。”药慎行深吸一口气,说按礼数请人叙话得挑个白日下帖,哪有深更半夜截人的。富老公呵呵一笑,笑意有些冷:“老夫说的这件事,见不得光,非得这时辰说不可。”

话说到这份儿上,药慎行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声。既然都明告诉你这是见不得光的大事,那你就没法走了。两位保镖提着灯笼向前三步,朝车厢各自伸出一只胳膊,齐声道了一声“请”。黄克武瞳孔猛缩,他注意到这两位的手掌都带着厚厚的老茧,想来是积年的老手,要收拾五脉这四个人可谓轻而易举。

这时突然在远方传来一声清脆的枪响,随即又归于寂然,仿佛在提醒他们,北京此时已成了无法之地。

药慎行一看,知道今天是推托不了了,只得说好,我们俩去,但你得告诉我们去哪儿。富老公知道药慎行的用意,便把视线转向刘一鸣和黄克武:“我带你家大人去城东郊永定河畔的高碑店,明天就回城。”

那地方在城东二十里外,再往东走就是通州,是南方走货进京的必经之地,人烟繁盛,不是偏僻荒野。药慎行听了,稍微放下心来。许一城转过头去,对刘一鸣道:“一鸣,麻烦你跑一趟豫王府,跟我媳妇说一声吧。”刘一鸣“嗯”了一声,许一城趁机压低声音,又交代了几句,这才放开他肩。

药慎行也吩咐黄克武回五脉交代一声,然后他和许一城一前一后,上了马车。

马车的车厢里头十分轩敞,包铜的门边,苏绣的罩垫,座位下还有个雕花方格,夏天搁茶具,冬天放炭炉。布置不见如何奢华,但透着股精致的贵气。富老公端坐在正中,两道银眉耷拉下来,闭目养神。那个铜磬被他捧在手里,似乎十分珍视。药慎行和许一城分坐左右,也没法说话沟通,只得各自想着心事。

药慎行心想富老公是宫里头出来的,这个铜磬怕不是和宫里的哪位贵人相关。他侧头一瞥,看到许一城身子向后靠着,双手搭在小腹上,居然睡着了。仔细一听,还带着轻轻的呼噜声。他哭笑不得,不知是该说这家伙有大将风度,还是没心没肺。

等会儿还是跟富老公说清楚的好,五脉是五脉,他是他。多事之秋,可别惹出什么乱子来。药慎行心想。

深夜的京城路上空无一人,又不像前清那会儿有宵禁,连城门都无人值守。马车在道上疾行,一会儿工夫就出了城,一路沿着官道向东。胶轮车比木轮车稳当,丝毫不觉颠簸。过不多时,马车就到了高碑店,

来到永定河畔旁的一处独院前。光是朱门前那缠花的门楣和两尊虎纹石墩,就能看出这宅院不大,气度却不小,主人非富即贵。

保镖过去轻轻拍门,很快有一个年轻丫鬟把门打开,让他们进来。

富老公向二人拱手道:“老夫去请主人出来,两位暂在客厅少候。”许一城和药慎行心中一惊,原来这富老公居然不是正主儿,只是个老奴,这排场可不小。

院子不大,中间最醒目的是一棵笔直粗大的老槐树。两人看见这树,心中都是一震。北京种树有规矩,所谓“前不栽桑,后不栽柳,中间不种鬼拍手;桑枣杜梨槐,不进阴阳宅”,槐树字旁有鬼,讲究人家都只在门前栽槐,图个进宝招财,院子里是绝计不种的,不吉利。不过北京槐树奇多,打从明代起就有,所以还有句讲,叫“院有古槐,必是老宅”。这宅院中间既然堂而皇之有棵槐树,想必年头一定久远,能在这里住的人,身份恐怕非同一般。

丫鬟引着他们穿过庭院,进到客厅。一进去,两人霎时以为回到宣统年间了。除了两个落地电灯罩,屋里布置与前清贝勒府完全一样。他们各自坐定,丫鬟奉了两杯清茶和两碟小点心。药慎行拿起茶碗,习惯性地看了一眼,禁不住“啧”了一声。这是珐琅游鱼瓷,瓷面浮着一层光釉,倒进茶去,茶水一晃,可以隐约看到鱼在茶中游。这瓷具年代不远,但却是宫里的御制精品,搁到市面上,一套这样的茶具能换回两间瓦房。

许一城对瓷器没什么反应,随便啜了一口,拿起千层糕来吃,神态自若。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这糕点师傅当年在宫里奉职,外头可是吃不到的哟。”

两人放下手中物什,看到一个富态白净的中年胖子迈着四方步从屏风后转出来,戴着一副玳瑁腿的圆眼镜,手里敲着把折扇,腰上扎着条明黄布带,皮肤保养得好似婴儿,一点褶皱都没有,跟紧随其后的富老公形成鲜明对比。

“民国不兴打千,咱们还是改拱手吧。”胖子笑眯眯地说。他双耳厚长,笑起来像是佛陀,声音醇厚,吐字不疾不徐,有几分谭派的韵味,看来是个积年的票友。他左拳抱右拳拱了拱手道:“在下毓方,一介京城闲散人。”

口中说是闲散人,可他下巴微微抬起,带着淡淡的矜持劲儿。一听他这名字,两人都是一惊。在北京,这个毓字可大有讲究。当年康熙定下规矩,爱新觉罗家的近支宗室按字排辈,定了胤、弘、永三个字,到乾隆又添了绵、奕、载三个字,道光再添溥、毓、恒三字。满人习惯有姓不用,再加上民国初年怕人报复,所以宗室子弟都不提爱新觉罗,而以本辈的字名自称。

换句话说,眼前这胖子是满清宗室中人,毓字辈,比溥仪小一辈。

要是没有袁世凯,这又是一位贝勒爷。难怪富老公在他面前以老奴自称。民国优待清宗室,那些昔日的龙子龙孙虽没了特权,可日子过得不算坏。

这都民国了,他还是一副王公贵族的派头,张口闭口都是我大清,腰上还扎着黄带子。这黄带子是前清皇族嫡系的标志,他到了民国都不肯摘下来,辫子也不剪。

毓方一抬袍襟,稳稳坐定在圈椅上,抚着折扇道:“刚才富老公都跟我说了。让两位深夜到此,未免失了礼数,只是事出有因,还望恕罪。赶明儿我亲自登门给两位陪不是。”

药慎行开口道:“时候也不早了。您直说吧,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富老公把怀里的铜磬搁到毓方身前,毓方抬手摸了摸磬沿,玉扳指轻轻叩了一下铜磬边,发出悠扬的响动。他长长叹了口气道:“你们可知道这铜磬的来历?”

“若我猜得不错,这该是宫中之物?”药慎行不动声色。

毓方点头道:“药先生说得不错。我大清同治帝在位时,有一位妃子是镶黄旗人富察氏,员外郎凤秀的女儿。老佛爷亲自点她入宫,本来要封皇后,后来慈安反对,只封为皇贵妃。富察氏笃信佛法,每日礼佛。有一位活佛曾说她是莲花托世,所以她特意请人打造了一只铜磬,铸造的时候放进她的三根头发,上刻莲花梵文,当作自己的替身——就是这个了。”

药慎行当时曾判定此物制成于乾嘉,现在证明猜对了,不由得面带得色。

这时富老公微一躬身,接口道:“光绪三十年,富察氏病逝,谥号淑慎皇贵妃,葬在东陵,陵寝就在惠陵西侧的妃园。这件铜磬作为陪葬,也一并下葬。还是老奴亲自搁进她棺椁之中的。”说到这里,他眼泛泪光,又要痛哭。

药慎行和许一城两人都是古董行当里的高手。原本在棺椁里的陪葬品,如今却出现在市面上,淑慎皇贵妃身后到底遭遇了什么事,不言而喻。这富老公当年应该是皇贵妃的身边人,难怪一见铜磬要失声痛哭。

药慎行试探着问道:“您是想查查,这个墓有没有被盗?”

毓方折扇“啪”地砸在手掌上,恨恨地“咳”了一声:“这个不用查。就在两个月前,三月二十九日,一伙强人带着火器进了惠陵妃园,盗掘淑慎皇贵妃的陵寝,把里面的陪葬劫掠一空,遗骨扔在墓道中途。我大清逊位不过十几年光景,居然出了这样的事!真是岂有此理!”

两人听到这个消息,大为骇然。东陵在直隶遵化州马兰峪,里面葬有顺治、康熙、乾隆、咸丰、同治五个皇帝,包括慈禧、慈安在内的十四个皇后和一百多个嫔妃,是清宗室第一大陵。清帝逊位十七年,余威犹在,所以民间虽然盗墓成风,但皇室陵墓一直还保存完好。想不到今日终于出现了第一个吃螃蟹的贼,居然动起了东陵的主意。

中国历代对陵寝极为重视,自先秦至清代,挖坟掘墓都是有悖人伦的一等大罪。现在居然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韪,要对帝王陵寝下手,可真是骇人听闻。

“宗室不是有专门护陵的人么?”药慎行问。

毓方摇摇头:“唉。说来惭愧。负责守陵的是我弟弟毓彭,之前他接待过一个日本来的考察团,人家送了几瓶洋酒,结果这个蠢蛋那天喝得酩酊大醉,被人堵在屋里不敢出来。一直到贼人都跑光了,早上他才去联系马兰镇总兵署,发兵搜剿。可二位也知道,这时节兵不如匪,总兵署敷衍了一阵,这事从此就没有下文了。”

药慎行暗暗松了一口气,富老公又是“干系重大”,又是“骇人听闻”,还以为是什么惊天动地的阴谋,原来不过是个妃子墓被盗而已,便转头去看许一城,却发现他神色目光严峻,忍不住心里发笑:到底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对古玩行当的人来说,这种事司空见惯,真算不得什么大事,若没了土夫子,还怕古玩没了货源呢。

他不知道,让许一城心中掀起惊涛的,其实是毓方的一句话。

在东陵被盗之前,宗室接待过一个日本考察团?

仔细一想,那个时间,恰好支那风土考察团抵达了北京。许一城忙问那个日本考察团的名字,毓方说叫支那风土考察团,团长姓挺怪的,叫作堺。

考察团前脚刚走,后脚东陵即告失窃。这未免也太巧合了。

木户教授也提到过,他们这次来中国,主要目的是为了考察墓葬,甚至有计划打算开掘几座。许一城蓦然想起那半张信笺上,那一个潦草的“陵”字和那五个血色的手指头印。一个荒谬的想法浮上他的心头,说不定这代表的正是安葬着五位帝王的东陵。

难道说陈维礼拼死传递的信息是,这些日本人觊觎的目标不是普通墓穴,而是东陵?

这未免太荒谬了。东陵是帝王陵寝,且不说这种行为会造成多大的外交纷争,单是陵墓规模来看,也不是这十几位教授的考察团能吃下的。除非……日本人暗地里出钱出技术,买通国内的盗墓贼代劳,他们则在幕后吃货。这不算新鲜事,国内许多古董商人,就暗中豢养着许多土夫子专门挖货,谓之“养蝼蛄”,是时下最流行的一种“合作”。

念及于此,许一城搁下茶碗,身子略微前探,盯着毓方问道:“若只是这一座墓穴,想必您也不至于深夜把我们两个叫过来,这后头还有事儿吧?”

毓方叹息道:“许先生所言不差——墓被盗了以后,毓彭见总兵署对此事不上心,只得报告给了东陵承办事务衙门,然后又上报给了在天津寓居的皇上。皇上一听,当时就伏地大哭,然后召集一干元老议事,下了两道旨意:一是让宗室筹款,重新安葬淑慎皇贵妃,还要对整个事件严加保密;二是调查清楚盗墓真凶。第一件事有几位王爷负责,已经重新措置安葬;第二件事就着落在我头上。我到了现场一看,发现那伙盗墓贼是一次挖开墓道,正面炸开石门,直入地宫,四周没有别的挖掘痕迹——这意味着什么,两位都该清楚吧?”

两人都点点头。盗墓者盗墓的手段,一是打盗洞到墓室上方,然后砸开墓壁,这叫“放大炮”;二是直接打通墓道,这叫“穿针眼”。前者麻烦,但只要蒙中墓穴大概位置就好;后者省事,不过需要精准地知道墓门所在。如毓方所言,这伙盗墓贼没有半分犹豫,一次就准确地挖到墓门,打开地宫,没有半点偏斜,绝对是熟知东陵内情的人干的。

毓方继续道:“盗墓贼得手以后,彻底销声匿迹,丢失的陪葬不知所踪。直到昨天我听说王老板家闹鬼,一打听那铜磬的样子,才知道丢失的陪葬终于开始流到市面上了,这才派富老公去看看——想不到赶得早不如赶得巧,遇到两位五脉高人,可见这是天意。”

说到这里,他起身郑重其事地深鞠一躬,诚恳道:“我早有耳闻,五脉是京城古董圈的定盘星。希望两位能不吝援手,查出那伙盗墓贼的来历,免教我等成为不孝子孙。”

药慎行一听,心想这清朝遗老果然是来求五脉做这件事,心中有些为难。

以五脉在京城的人脉耳目,想要查清楚淑慎皇贵妃陪葬明器的去向,不算什么难事,只是有一桩难办之处:历代以来,古董商人和盗墓贼之间的关系千丝万缕,暗里牵扯极多。是以对盗墓之事,古董行的人不会公开支持,但也不会公开反对,采取不闻不问的态度。五脉若是下手去查,只怕会坏了规矩。

药慎行脑子一转,笑道:“富老公果然是忠心耿耿,这对他来说,确实是一件骇人听闻的大事。”毓方听出他的意思,五脉不是富老公,跟清室没什么恩义,犯不上为这么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妃子得罪同行,脸色顿时有些阴下来。

这时许一城在一旁开口道:“人心不足,欲壑难填。毓方先生担心的,只怕是这个吧?”

毓方目光一凛:“正是!若单单只是这一个皇贵妃的墓,倒也算了。可凡事有一即有二,有二必有三。这伙盗墓贼胆大包天,又对清陵布局十分熟稔,今日挖了皇贵妃的墓,不可能止步于此,只会把胃口养得更大,明天说不定就会去打皇陵的主意。若不及时逮住他们,只怕整个东陵都危如累卵!危如累卵啊,整个东陵啊!”

说到这里,他双目泛起血丝,重重一拍桌子,铜磬差点摔在地上,幸亏被富老公伸手接住。这老头老态龙钟,接东西的动作却迅捷如电。

药慎行这才意识此事有多严重。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一伙人一日不落网,东陵一日不安。倘若满清皇陵真被盗掘,那可真的是有民国以来古董界第一件惊天动地的重案,只怕举国都要为之震惊。

药慎行不由问道:“这种行径,是重大犯罪,怎么不报请政府解决呢?”才说出口,他自己先笑了,如今政府自顾不暇,哪还有余力管这些前朝死人骨头的事?于是又改口说道:“即使政府不管,也可以在报纸上刊载新闻,让民间团体一起呼吁保护东陵,也是一种做法——可宗室为何对此秘而不宣?”

毓方苦笑道:“我们哪敢声张啊?此事一经宣扬,等于是昭告天下东陵已经无人保护,满地金银任人取走。到时候盗墓贼蜂拥而至,东陵就彻底完蛋了。所以皇上特意叮嘱,此事调查务必低调保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这回他算是把事情说清楚了。宗室想抓贼,又怕招惹更多的贼来,只能暗中请行家来调查。药慎行问:“以你们宗室在京城的底蕴,为何不自己去查,反而找外人呢?”

毓方摸了摸指头上的扳指,一脸恨铁不成钢:“大清没了,宗室的脊梁骨也断了。不肖子孙太多,为了抽大烟就敢把祖宗卖了。我如果动用宗室的力量去查,让那群小兔崽子知道东陵也能盗掘,准没好事儿!”

发完一通牢骚,毓方再度看向药慎行和许一城:“所以深夜请两位过来,也是保密起见,这事涉及列祖列宗的身后安宁,毓方不敢马虎——不知两位,意下如何呐?”

两个人都没立刻回答,陷入沉默。

5522 阅读 1 评论
  • 11

    疯狂的土豆

    看样子是有大事发生,虽是一个小嫔妃的陵墓被盗,牵扯到的,可是整个宗室。(0回复)

    3 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