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难得周六周日没有工作,时夏星又有兴致,穆城便差人将别墅的客房收拾了出来,准备留宿一晚。 

这座欧式庄园依山而建,隐在树丛中的别墅也是典型的巴洛克风格,虽然建成的年头尚短,没有爬满藤蔓的古堡,也没有沧桑的古意,每一个角落每一分空气每一缕阳光却都弥漫着静谧而内敛的贵族气——犹如穆城身上的气息。

他的话不多,可是并不傲慢无礼,只是让人隐隐约约地觉得难以接近,时夏星轻轻地叹息,隔了四年,他变了那么那么多,惟有这一点,和从前没有丝毫的不同——尽管对她极好,尽管事事用心,但离他越近,她就越觉得在他的心中有一块自己永远无法触及的角落。

 

“想什么呢,会不会骑马?”穆城见时夏星望着不远处的那几匹马出神儿,立即示意工作人员牵过来一匹。

日暮的余晖将他的影子拉的极长,英俊的侧脸被橘红的晚霞映得分外柔和。

“上高中的时候倒是跟着爸爸去过一次马术俱乐部,被里面的教练带着骑过一回马,不过我的胆子太小,不但没学会,还闹了笑话。”

穆城接过缰绳,脱下了外套,轻轻一跃就坐到了马背上,向她伸出了手:“上来吧。”

“我不要,穿着连衣裙,会走光的。”

穆城看了眼已经拿着他的外套走远了的工作人员,笑容中竟带着丝痞气:“现在这儿只有我们俩,走光了也只有我看得到,高尔夫车已经被开走了,你不上来,等会儿可要自己走回去的。”

时夏星哼了一声负气转身,穆城并不多劝,只不远不近地跟在她的后头,到底还是她先妥协,撅着嘴巴气鼓鼓地回头求助:“我不认识去别墅的路。”

 

他一早就料到她会回头,优雅地含着笑俯身拉她上马,穆城的身形瘦而颀长,骑在马上更显腿长,贴的这样近,他嘴巴里呼出的热气全打在了她的脖子上,痒痒的感觉蔓延遍了全身。

窄窄的路两旁种着高大的青桐,只是新叶才刚刚发出,稀稀疏疏,算不上茂密,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沉默着,整座庄园似乎也安静了下来,时夏星并不瘦,看起来纤细不过是因为骨骼比一般人都小,抱在怀中才会发现其实软软的全是肉,真正的柔若无骨。她在草莓田里呆了太久,连发丝都沾上了新鲜的香气,穆城将下巴轻轻抵在她的头顶,她的气息仿若由鼻腔直直的钻入了他的心里。

这感觉太美妙,穆城故意绕道,原本不远的路悠悠地晃足了半个多钟头才到。马背其实并不舒服,只是他的怀抱太令人安心,时夏星竟就这样沉沉地睡了过去。

 

醒来时才发现自己躺到了床上,穆城就斜卧在身侧,呼吸轻浅而悠长,时夏星想起了在巴黎时的那些夜晚,半夜起来找水喝,手脚再轻,他睡得再沉,也会因为她离开了自己的怀抱立刻惊醒。 

他嘴巴的弧度极好看,她忍不住吻了上去,穆城却突然睁开了眼睛,满是笑意地问:“趁我睡着了偷袭?我醒着的时候也没拦着你对我耍流氓啊。”

意识到了危险的时夏星立刻起身:“你饿不饿,晚餐想吃什么?”

穆城却拉住她的胳膊不肯放,边松领带边笑:“想吃你。”

她柔柔地一笑,顺从地靠了过去,搂住了他的脖子,轻轻地用牙齿啃着他的下巴,见穆城的眼神渐渐迷离,才吻了一下他的耳垂,轻轻地说:“美的你!”

 

穆城一愣,尚未反应过来,就被时夏星用力地推到了一边,她迅速地跳下床,逃到了个安全的位置,才得胜般地笑道:“我饿了,煮面给你吃好不好?” 

穆城泄气不已,只有可怜兮兮地说:“好,我也饿了,要加两个荷包蛋。” 

时夏星见他并没有要继续的意思,便放心地走了回去,还大着胆子捏了捏他的脸:“小朋友乖乖等着,饭饭一会儿就好。”

待她发现半眯起了眼睛的穆城脸上得意的笑,再想逃走已然来不及,他翻了个身就轻轻松松地将她压在身下,飞快地解开连衣裙上的束带:“一碗面就想打发了我?美的你!”

 

时夏星的抗议被他用嘴巴堵了回去,穆城向来学什么都快,何况接吻而已,不过两三次,他的技术就早已比她还好,只是裙子的领口太小,腰部更窄,无论从上面还是下面,他的手都探不进去。想起这件衣服还是自己亲手所挑,穆城难免悔恨不已。

他的耐心一直极好,此刻却再也等不及,双手稍稍用力,下一秒,这件价格不菲的当季新款就化作了碎片。 

时夏星大吃一惊,下意识地用手护住了胸部,表情由吃惊转为了震怒。

 

她不同意,穆城自然不会勉强,反正时间尚早,他有的是耐心,只是,她的反应让他觉得更加有趣。他向来持重,此时却生出了从未有过的幼稚念头——吓吓这个仗着小聪明就时常不把他放在眼里的女人也好。

漫长的亲吻终于结束,时夏星还没来得及喘息,下一秒,穆城就已吻上了她的胸部,推脱不开,她只好重重地咬上了他的肩。这突如其来的痛楚却让穆城莫名地兴奋了起来,她的身体比他想象中的更完美,情欲渐渐淹没了他一贯的自制,此刻的穆城想要的当然不再仅仅是逗她一下。

他尽量温柔地格开了阻拦,吻着她的脖子轻声哄慰:“小星星听话,我会负责的。”

这久违的称呼亲切得让她的眼眶不由的一热,忘记了抵抗,穆城坚挺的某处已然兵临城下,只是那过分的紧致让他履步维艰,穆城没有想到,拥有这样出色的容貌的时夏星竟还是处子之身,便诧异地抬起头问:“第一次? 

她眼中盈盈的泪光以及委屈的模样让他觉得自己简直十恶不赦,只得强忍下欲望,起身将她拥入怀中,心疼不已地柔声道歉:“对不起,我之前不过是想逗逗你。”

时夏星却更觉得愤懑,索性开始了抽泣,穆城从未哄过谁,只余下了手足无措。

 

“先生……”管家恰在此时推开了半掩着的门,见此情景,惊得连退出去都已忘记,呆立在了原地。

穆城立刻寒了脸,边抄起自己的衬衣罩住时夏星赤裸的上身边厉声喝道:“还不滚出去!”

管家这才回过了神儿,连退数步,撞上了身后的门,差点跌倒,狼狈的样子让时夏星不禁止住了抽噎,撇着嘴求情道:“自己做的坏事,对别人凶什么凶!”

他终于放下了心,赔着笑说:“谁说是坏事,我娶你好不好?”

 

时夏星嗤之以鼻:“切~真是自恋,你以为每个女人都和你那个高小姐一样,眼巴巴地等着嫁给你?不想理你,我饿死了。” 

“想吃什么,我这就让厨房去备。”

“炒面,你先给我找件衣服,我自己做。” 

她套着他的黑色衬衣,露出雪白的大腿和颈子,甚是春色旖旎,穆城捏了捏她的下巴,调笑道:“找什么衣服啊,这件不是正合适。”

时夏星看了眼光着上身的穆城,哼了一声走出了卧室:“好啊,那你就别穿了。”

穆城单手拦住她的腰,将她抱了回去:“你敢穿成这样就出去!”

他亲自去外间找了几件新衣,看着她裹得严严实实才算满意。

 

找不到宽面,时夏星只好用龙须面代替,不过加了些青菜豆芽牛肉片,作料也只是最寻常的孜然和辣椒粉,穆城竟然一连吃了两大盘。

时夏星正要笑他,瞥到一旁的管家似乎犹豫着想说什么,便推了推他。

见穆城看向自己,管家才敢开口:“先生,林助理有事要向您汇报,七点就到了。”

穆城知道如果没有特别的事儿,能力极强的林助理都会先行处理,绝不会来打扰正在休假的自己,便抱歉地对时夏星一笑:“吃过晚饭原本想去散步的,现在只好叫你等了。”

 

管家一望就知穆城对时夏星完全不似对之前的女伴,为了弥补刚才的冒失,便颇为殷勤地带着百无聊赖的她四处参观。

这宅子极大,加上地下室足有五层,和外部一样,内部的装修也是典型的巴洛克风格。比起圆形拱顶、华贵到奢侈的由四楼垂至一楼的水晶吊灯、铺着红丝绒台布的西式长桌上修长而精致的银制烛台、有着繁复细腻的镂空纹饰的壁纸以及巨大的壁炉上曲线优美的浮雕,时夏星最中意的就是阁楼外的空中花园。

阁楼和花园之间连着间玻璃房,玻璃房不大,仅有二三十平,除了架钢琴,只摆着张小巧的四人餐桌,难得的却是纤尘不染,如果不是四周的乳白框架,几乎会让人误会伸出手就能触到头顶的星空。

 

打开玻璃房的门,微凉的晚风袭来了鸢尾和铃兰的香气,星空宁静、月色正好,这样的夜色连最不善饮酒的时夏星都忽而有了小酌的兴致。

她本想去酒架上找些果味的起泡酒,却意外地发现了几瓶花雕,花雕配上螃蟹最好,可眼下并没有,她便去厨房亲手做了桂花糖藕和姜汁豇豆。 

桂花糖藕要费些工夫才能熟,时夏星先去了浴室洗澡,再出来时,管家早已让人将黄酒小菜连上新采下的草莓一并摆到了玻璃房的桌上。刚一坐下,就听到推门而入的穆城在她背后轻笑;“看着花赏着月喝酒,你还真是会享受。”

 

见穆城坐到了自己的身侧,时夏星扬起脸笑道:“可我并没有邀请你,酒是我找的,菜是我做的,休想不劳而获。”

筷子只有一副、酒杯唯有一只,穆城却用的理直气壮:“是么,不过时小姐是不是忘了,这儿和你都是属于我的。”

时夏星撇了撇嘴:“我是你的?谁说的。” 

这骄傲的神色让穆城的心中掠过了一阵悸动,他不动声色地温和一笑,向她伸出了自己的手:“坐在这儿有什么意思,我带你去花园里走走。”

807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