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这座建在屋顶的花园并不算大,却种满了花草,花园里还有个圆形的水池,时夏星好奇地俯身往下看:“这水池是做什么的,浇花还是养鱼?”

穆城朝身后打了个响指,不过两秒,水池的中央便腾起了巨大的水柱,四周的地灯瞬间一齐亮了起来,动静太大,时夏星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躲进了穆城的怀里,他吻着她的头发柔声问:“星星,喜欢吗?”

时夏星哼了一声:“不就是喷泉吗,谁没见过啊!”

“噢?刚刚还有人以为这是养鱼的地方呢。”穆城拉起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我对你是认真的,所以,把自己交给我好不好?”

这咚咚的心跳声让她生出了种从未有过的安心,便似受了蛊惑一般地立刻点头:“好。”

 

他挥手让管家将其他人一并带下楼,亲手撷了大捧的铃兰铺在了地上。

“好好的花,都摘下来干什么?”一向聪明的时夏星此刻眼中全是懵懂。

穆城边吻她的锁骨边解衣扣,过了半晌才说:“怕你直接躺在地上冷。”

他依依不舍地将手从时夏星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胸部移开,让被他放到地上的她枕着自己的胳膊,空出另一只缓缓地除去了最后的衣物。

最后的关头,时夏星忽的有些害怕,便拉住了他正要继续下探的手。

 

“我……”

“什么?”穆城眼中的情欲渐浓,却仍是停下了动作。

她一瞬不瞬地望着他好看的眼眸,终于想通,即使他的身上始终有着太多她解不开的谜团,即使不久的将来他也许会再一次凭空消失,可她爱了他那么久,她的童贞除了眼前的这个人还有谁配拥有?

思索了良久,时夏星到底松了口,小声地说:“我怕疼。” 

穆城无声地笑了笑:“我会尽量轻。”

 

再轻于她也是难以忍受的疼痛,时夏星因为羞涩不敢叫出声,只得咬着嘴唇闷哼着忍受,穆城不敢一下就进去,只得一次次地试探,一寸寸地深入,饶是这样她仍是紧地抓着他的手臂,下意识地抗拒。

这样的进退两难于他更是难以忍受的折磨,大滴大滴的汗水由他的额头滑落,时夏星横下了心,委委屈屈地轻声说:“其实也没有多疼,你不用这样顾忌我。”

 

穆城狠下了心,用力地向前一顶,昂扬已久的坚挺全数进入了她的身体,伴随着一声啜泣,他的脑中轰的一声电闪雷鸣,极致的快感由下至上地袭遍了全身,身下的那个人缩成了一团,终是忍不住地叫出了声,这样的刺激太猛烈,不过二十几下,他就控制不住地迎来了最后的时刻。

时夏星的下身火辣辣地疼,全然没有一丝的快感,看到穆城那一脸餍足地表情,顿时觉得无比愤怒,便扭过脸不肯理他。

 

春天的风仍是有些冷,她的身上交织着两个人的汗水,被风一吹,瑟瑟地打着抖。穆城想要将她拥入怀中,却被正别扭着的时夏星一把推开。

她的个子虽然不高,平素穿惯了高跟鞋也并不觉得矮,此刻看起来却分外娇小,看着洁白的铃兰上的斑斑血迹,残留的快感还未褪尽,他又燃起了新的欲望。

 

见穆城又一次压了上来,时夏星错愕地问:“干什么?”

趁着她的下身尚自湿润,他没做任何前戏的直接滑入,坏笑着说:“星星别生气了,我用这次的舒服来补偿你上次的疼好不好?”

她还没来得及说当然不好,嘴巴就被他的吻堵住,这一次的穆城甚是温柔,她的身体里渐渐地腾起了种从未有过的感受,忍不住抱紧了他的脖子,随着他的节奏一次次地送出了自己。

虽然没有上次强烈,这感觉却更加缠绵悠久,穆城轻抚着时夏星的脸颊,悄声问她:“是不是很美妙?”

她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呻吟声,喘息着不肯回答。

 

时夏星望着夜空,想起了儿时的那首歌,原来亮晶晶的小星星们真的会一闪一闪地眨眼睛呢……

睡到八点才醒的两个人都不困,穆城亲手为她洗净了下身的血污后,就又将她横抱到了玻璃房中。

酒已经冷掉,穆城加了几粒话梅重新温好,倒满了一杯送到裹着他的外套缩在他怀中的时夏星嘴边:“你刚刚一直发抖,多喝点暖暖,不然要着凉的。”

见时夏星顺从地一饮而尽,他才将酒杯放在了一旁,望着她的眼睛,口气轻浅地说:“第二次要你的时候你一直叫我陆执,不过没关系,我可以给你一辈子的时间,忘掉这个名字。”

“可是……”时夏星蹙起了眉头。

“可是你现在是我的,而我是穆城。”温柔却不容置疑,穆城想起片刻前林助理送来的那份来自巴黎的报告,原来这世上真的有个人叫陆执,原来她真的不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才撒谎演戏,可是不管是不是错认,事已至此,他都要想尽一切办法,将错就错下去。

时夏星点了点头:“我以后不会再叫你陆执。”

 

四年前就是,他对她再好,有些事也总是不肯告诉她,那就不问了,不管他叫什么,他都只是他。

穆城吻了一下她的眉梢,用手捏起一片桂花糖藕,轻咬了一口,满口的香甜。

“你做的?吃惯了你做的饭,再吃外头的简直像在受罪。”

“我奶奶做的才真的叫好,不论是西点还是中菜,就因为这样,我们家的小孩个个嘴刁,因为吃不惯外面的,我们也都很会做饭,只除了我表姐。小的时候我第一次喝酒,喝的就是我表姐偷爷爷的花雕,后来还去厨房拿了碟奶奶做的桂花糖藕,躲在院子里一棵特别特别大的梧桐树后面偷偷摸摸地吃,味道特别特别的好,等我表弟发现了,一盘子都吃光了,酒喝了小半瓶又洒了大半瓶,他看到有吃的没叫上他,还气的去奶奶那儿告了状。”

 

“后来呢?”

“后来我表姐倒打一耙,说是我表弟偷的,我表弟那时候才三岁半,依依呀呀地话都说不全,当然辩不过她,其实我奶奶都知道,可是她最偏我表姐,虽然她是外孙女。我爷爷最喜欢我堂哥,所以我们做错了事儿被爷爷抓住了都往哥哥身上赖。”

穆城哈哈一笑:“原来你爷爷奶奶最疼的都不是你?”

“就算不是最疼,他们也很疼我啊,所以没关系。那你呢,你爷爷奶奶最疼的是谁呢?你还有个亲弟弟是不是?”

 

穆城沉默了半晌才说:“我们家的几个兄妹他们最疼的是我,最不喜欢穆唯,因为讨厌穆唯的妈妈。”

时夏星仰头望着穆城凝重了下来的神色,不解地问:“最疼你,为什么你看起来这么不高兴啊。”

“他们疼我多是因为我不像穆因穆嫣那样有爸爸妈妈疼。”穆城犹豫了一刻,终于对她说出了从未对旁人提及,几乎溃烂在了心底的话,“我爸爸很爱穆唯的妈妈,不爱我的生母,当初是因为我爷爷奶奶不同意穆唯的妈妈进门,才被逼着和我的生母结了婚。他答应过穆唯的妈妈不会碰我的生母,所以对于我的出生,穆唯的妈妈很介意。”

“我小的时候住在爸爸家,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我事事都做的比穆唯出色,爸爸却不抱我只抱他,他再调皮爸爸也只宠他,我的玩具只要他看上我爸爸都会让我给他,后来大了听到穆唯妈妈因为受了爷爷奶奶的气跟爸爸翻旧账才知道,原来他不仅不爱我,更不希望我出生,他哄穆唯的妈妈说,给穆唯起名叫‘唯’,就是因为穆唯才是他唯一的儿子,而我,只是个意外,后来我就搬去了爷爷奶奶家。”

 

“那你妈妈呢?”

“我没见过,听说和我爸爸离婚后,就另嫁他人移民了,她应该也有了别的孩子吧,我对她来说大概也不重要,不然也不会像这样,一去永不回。”

“穆城,没关系的,你还有我。”时夏星伸出胳膊抱紧了他,原来是这样,难怪当年她怎么问,他都从未提起过父母家人。

 

穆城轻轻一笑:“这又不算什么,我以前不理解爸爸为什么会那么喜欢穆唯的妈妈,为了给她名分,为了娶她进门,居然答应爷爷奶奶等我一毕业就把穆氏的股份和大权全部转给我,什么也不要。见了你才终于明白,比起身外之物,爱的人才最最重要,换了是我,也只会喜欢你生的孩子。”

在穆城的臂弯中醒来已到第二天的中午,看着身侧这个犹在睡梦中的男人,回忆起昨夜的种种,时夏星的脸上浮起了一片绯红。

 

起身下床时下身仍旧有难忍的灼痛,她向来最讲究仪态,何况与喜欢的人呆在一起,瞧见穿衣镜中凌乱不堪的自己,时夏星实在庆幸醒在了穆城的前头。

慢吞吞地洗了个澡,疼痛尚未缓解,更添了乏力的酸,据说每个未婚的女人在失去童贞的第二天都会后悔,时夏星也不例外。脖子、锁骨、胸.前处处都有紫红的吻痕,她最爱漂亮,这下一周之内恐怕都只能穿立领的上衣,想起他不顾她的反对,非要烙上自己的痕迹,时夏星难免气结不已。

 

正别别扭扭地对着镜子涂体乳,浴室的门忽然开了,时夏星吓了一跳,连忙抓起一旁的浴袍遮住身体。

见进来的是穆城,她才松了口气:“我明明锁了门,你怎么进来的?”

他晃了晃手里的钥匙,笑得一脸无赖:“我去找管家拿了钥匙。”

时夏星正要抱怨,看到他乱糟糟的头发却不由地笑他:“想不到永远仪表堂堂、风流倜傥的穆总也有这样邋遢的时候。”

穆城并不介意,凑过去将手探到了她的衣服里:“午饭刚刚才让人备下,反正也是闲着,你来帮我洗澡。”

“我不要。”时夏星强行打开了他的手,“又要做饭又要伺候你洗澡,我又不是你的女仆。”

“不肯的话,那就换我来伺候你。”他轻轻一拽,浴袍就落了地。

 

瞥到再次起了变化的某处,时夏星着实胆战心惊,穆城身材修长,看着略显单薄,体力却是惊人得好,加上在顶层花园里的那两次,他昨晚居然足足折腾了她六次,几次她刚要睡着,却又被欺身而上的他吻醒。

“我选第一种。”终于还是她妥协。

 

午餐过后,从身到心再到胃都甚是满足的穆城斜倚在床上看时夏星梳妆,见她要涂粉底,立刻笑道:“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倒把你遮丑了,我们夏星什么都不用就最漂亮。”

“你是等的不耐烦了吧?”时夏星并不理他,仍是化了个淡妆才肯出门。

今天的礼物是从玻璃花房里刚采下的白玫瑰,新鲜得连叶子似乎都能滴出绿。

穆城折了一朵替她别上衣襟:“你上次说现在不喜欢白玫瑰了?等会儿叫人把花房和花园里的花都拔了,全种上你喜欢的蓝色曼陀罗。”

 “我只是随口一说,好好的花儿,拔掉干什么,我现在又喜欢向日葵了,你这儿不还有块空地,全种上向日葵吧。”时夏星踮起脚尖吻了一下他的下巴,“向日葵代表爱慕和忠诚。”

穆城反手拥过她:“真是多变,不过,无论你变不变,此生我都忠诚于你。”

104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