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赵颖茹和彤彤逛完街回到宿舍楼下时,已经快接近门禁时间。

远远地,赵颖茹就看见了那一抹熟悉的挺拔身影。借着宿舍楼里洒出微弱的光线,隐在半亮的黑暗里,他一只手插在裤袋里,另一只手把玩着手机,屏幕上的白光反射着他清逸的眉眼和俊逸的脸形,这样的画面很平常,却不知为何异常让她心动。

“航……”还没完全走近,赵颖茹就忍不住低低地喊出了声,柔软的声线融化在这宁静而不沉闷的夜里。

叶果航闻声抬首,漆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光,嘴角晕开淡淡的笑意:“回来了,逛累了吗?”说着,伸出手欲接过她手里的购物袋。

谁知被人抢先拿了过去,只见在后面跟上来的彤彤一把豪气地将两人今天买的东西都往自己身上扛,一边暧昧地眨了眨眼:“你们要抓紧时间哦,要不然过了门禁时间就没法恩爱了,当然,如果小茹今晚不回宿舍,我也不会有意见,叶同学,你懂得。”

脸色微红的赵颖茹看着唯恐天下不乱的彤彤终于消失在楼梯口,这才回过头望着叶果航,对他说:“我不累,你什么时候回校的?阿姨怎么样?”

叶果航没有立刻回答她,拉过她的手,将她带到一个比较隐蔽且无风的角落,抬手顺了顺她被夜风吹乱的长发:“下次出去记得戴帽子,不然容易被风吹得头痛。”然后停了停,又继续回答她刚才的问题:“我刚刚回来,我妈没事了,你不用担心。”整理好她的刘海后,顺势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

额头传来的温热触感,让赵颖茹的脸更加烧红了一点,尽管两人之间亲密的行为也不少,她还是会心跳抑制不住地加快几分,并且习惯性地有点害羞,不过这一次她的双手却大胆主动地环住了叶果航的腰身,她知道自己很喜欢这种他给的温暖。

叶果航的心里也惊讶于她今晚的温顺主动,惊讶了一秒之后就非常自然地接受了,将怀里的小女人用力圈紧了几分,轻扬的嘴角颇有点得意:“居然学会投怀送抱了,真乖。”

赵姑娘将红彤彤的脸埋在他胸膛处更深了,纤细的玉手倒是很不乖巧地在他的腰上掐了一把,还没来得及逃离作案部位就被叶果航的大手一把握住,然后他拉开自己的外套,牵引她略显冰凉的手掌伸到里面,她反射性地挣扎了一下,却没挣开。

赵颖茹有点不知所措地仰头,眼神诧异地望着他,只见他带着一副笑意深邃的表情,清隽的眼神里藏着不同平常的恶作剧意味。

她感觉自己的手触上了他宽广的胸膛,隔着温暖的毛衣,能感受到他跳动的心脏,指尖霎时犹如被烫到一般炙热,炙热感一股劲地冲向全身,使她忘记了如何反应,也忘记了呼吸,屏着息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一寸一寸地移动,从左心房到结实的腹肌,然后继续向下……

咦?这是什么?

手上的肌肤碰到了不同触感的物体时,赵颖茹的脑子继续愣了半秒才回过神来,而这时,叶果航已经将她的手按在了某个地方。

赵颖茹一改之前的羞赧,反而好奇地摸了摸,索性一把掏了出来。

是一个依然带着他的体温的……红苹果。

“平安夜快乐!”略带玩味的磁性嗓音在耳边响起。

他……一定是故意的吧!赵颖茹想起自己前一分钟那种一秒上喜马拉雅山一秒下贝加尔湖的紧张心情,就非常有冲动胖揍眼前的人一顿。

叶果航见她忿忿不平地瞪着自己,清冷的眸子里灌满了隐忍的笑意,表情却很是无辜地咳了一下说:“听说平安夜要吃苹果,这是我特意从家里拿回来的。”

“哼哼。”她头一扭,出乎意料地不买账。

叶果航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她小女人的模样真是太可爱了,伸手将她重新圈紧在自己的范围内,轻声说:“你在生气什么?还是觉得我要做些什么,比如……”最后的话语销声匿迹在……他贴在她肩颈处的吻……

噢!他太不要脸了……

赵颖茹捧着一张红得滴血的脸蛋久久地站在自己宿舍门口,红色针织外套的衣兜里装着一颗同样羞红的苹果。

就在刚刚,叶大神在对她的锁骨行不轨之事时,不知道从哪冒出的舍管阿姨一声令下:“这位女同学,门禁时间快到了,你到底还进不进来?”

当场赵颖茹就窘迫到想找块豆腐撞死算了,最好是冻豆腐,某人倒一副从容淡定的模样,真是脸皮够厚的。

 

12月25日,圣诞节,中国人是不放假的,临近期末考的大学童鞋在这一天还要乖乖上课。

赵颖茹结束了上午的选修课,下午就没课了,跟着叶果航去老宅看身体还没完全痊愈的叶妈妈。

叶妈妈见到赵颖茹很开心,比第一次见面更多了一份喜欢,心想这个女孩长得不错,接触下来后,更是举止得礼,气质淡雅,性情也很真,起码比一部分的大学女生都心思干净,要是做自己的儿媳妇也挺好的。

这厢,赵颖茹并不知道叶妈妈如何想她,因为她正和叶果航的外公毛国安……在厮杀。

 

叶果航的外公,毛国安,年轻时白手起家,创立了国安电子集团,一辈子辛苦经营,终于使自己公司成为电子产业中的龙头企业之一,而他在业界的名声也颇受人赞赏,据说他的妻子陪着他一起创业,一步步走到公司发展鼎盛时期,却不幸在三十出头就患上癌症去世了,只留下了一对儿女,而毛国安尽管事业有成,甚至家财万贯,却从未动过再娶的念头,修心养性,守着一对儿女过了一辈子。

后来,儿女长大了,大儿子却没有如外人所猜测一样继承父业,而是去大学当了老师,后来生了一个儿子倒是很争气,十六七岁就进了哈佛大学攻读MBA,博士毕业后便回来帮助爷爷打理公司事务。

毛国安的小女儿,也就是叶妈妈,硕士毕业就留在自家公司工作,只不过后来嫁给一个家庭平庸的男人,而这个男人最后还出轨背叛了她,毛国安为维护女儿,一气之下就让这个男人净身出户了,而这个男人便是叶果航的父亲。

这些都是赵颖茹后来听到的,那时她对外公的敬意更上一层楼了。

不过,上一次来老宅吃饭时,毛国安见到她这个小女娃没有表达出任何态度,等开饭之前,一直是叶妈妈和叶果航的舅妈拉着她在聊家常,而毛国安除了打招呼时扫了她一眼,几乎都是在看报纸,之后一顿饭下来,食不言,也就相处过去了。

这一次,赵颖茹站在毛国安面前,朝他礼貌问好,他则眼神凌然地盯着她打量一会儿,然后开口问:“丫头,你会下围棋吗?”

赵颖茹怔了一下,尽量表现自然地点了点头:“略懂一些。”

老人苍劲有力的声音说:“那过来陪我下一盘吧。”

于是,几分钟后,赵颖茹和毛国安各据一方,开始在围棋盘上厮杀一场。而叶果航完全没有偏帮女友的打算,事不关己地倚在一边观战。

不知过了多久,赵颖茹以一子之差,咳,输给了毛外公。

毛国安也露出了难得一笑,有种棋逢对手的意思:“丫头,你这还叫略懂一些?太谦虚了吧。”

赵颖茹谦逊地笑了笑,心里头轻轻吐了口气,还没开口,便瞧见一旁的叶果航走了过来,拉起她,让她坐到一边去,然后自己坐到她的位置上,挽起双袖,笑意盈盈地对外公说:“外公,我们来一局吧。”

不止外公,他也看出来,这小女人刚才偷偷地让了一步,所以最后才输了,这也让他非常诧异,想不到自己喜欢的小女人如此深藏不露!不过,毕竟是面对外公这种在商场上呼风唤雨过的人物,再让她和外公杀一盘,估计她会紧张到晕倒。

毛国安看着自己的外孙挑了一下眉,这小子还开始护短了,那就别怪外公不客气:“好,输了就上去写大字,一本《孙子兵法》,这丫头也要一起,如何?”

叶果航挑了挑相似的眉眼:“没问题。”

赵颖茹:“……”

虽然觉得他们这样的赌注很幼稚,但她明显感受到毛外公的态度变得和蔼起来,她输得很有价值有木有?!

至于最后的战果如何?别问了,反正在老宅吃完饭后,赵颖茹和叶果航就乖乖地上书房磨墨写大字去了,这告诉我们两个道理:一是姜还是老的辣;二是大神的女友很行,不代表大神也行。

当然,不排除,大神是假装不行。

毛国安站在一旁,瞅着赵颖茹抄的《孙子兵法》,脸上露出了几分赏识,字体流畅细腻,气韵生动,颇具大家之范。

毛国安也提笔写了四个字:“上善若水。”然后颇有意味地问赵颖茹:“丫头,都说从书法中看人,你能看得出外公是什么样的人吗?”

赵颖茹端详了一下,语气非常诚恳地说:“我看出了外公是一个…好人!”

“哦?”毛国安对她的回答颇有些意外,连叶果航也忍不住抬头,眉目含笑地注视着她煞有其事的表情。

她肯定地点头:“我以前看过一个调查,说热爱书法的人,99%是好人,所以外公的书法写得如此绝,绝对是好人。”

毛国安被她称赞得一愣一愣的,禁不住开怀大笑起来,心道,这小丫头真有意思!看来以后可以让小航经常带过来陪他解闷。

另一边,叶果航目光灼灼地盯着小女友专注抄写的侧颜,左心房的位置有什么东西控制不住地加速跳动,原来他喜欢的女孩,是如此地令他无法自拔了!

 

但是,这个圣诞夜注定是不会平静的。

赵颖茹被叶果航送回学校宿舍后,他前脚刚走,赵颖茹后脚就跑了出去,在漆黑冰冷的冬夜里无助地奔跑着,泪无声地落下。

98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