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事情发展到这个田地,全都要怪涂离九乱嚼舌根,玲珑暗暗埋怨。

 

话说上元节后不久,一日,姬弘外出查访黑雾之事,及至黄昏未归。与前几天一样,姬弘这次也没带上玲珑,她一人在店里,百无聊赖地跟自己玩儿起了双陆棋,只盼夜幕降临,小白早些醒来。

 

吱呀一声,纤纤素手推开了店门。

 

“春姬姐姐,你怎么来了?”玲珑惊喜地站了起来。

 

春姬朝身后招了招手,回头神秘的笑笑:“我是给你们姬馆主送生意来了。”她说着进了屋,身后还跟着个二三十岁的男人,看上去颇为憔悴。

 

“什么生意?”玲珑好奇地望着她身后的男人,“可是,子夏不在啊……”

 

“不打紧,我先跟你说说这事儿。”春姬拉着她坐下,那男人紧张地看看四周,没敢进屋,只在院子里站下了。“其实,这生意也算我们馆主给介绍来的呢。这个人叫秦钟远,连着好几天来我们明夜楼,却不看什么歌舞,只追着馆主求他帮忙,但馆主说,只有白龙馆的姬弘有本事帮他。”

 

“涂馆主吗?”玲珑瞥了瞥那男人,压低了声音说,“他可是九尾狐,又会好多法术,还帮不了他?”

 

“哈,我本也跟你一样,以为馆主有多神通广大呢。可谁知,他就是个绣花枕头!除了咱们见识过的放火那招,馆主会的就只些幻术了,他倒还挺洋洋得意呢。”春姬嘲笑道,但记起那天涂离九杀狗儿的情形,又忍不住皱眉沉默。

 

玲珑看出她的心思,小心地问:“你后来跟涂馆主说了吗?狗儿是你弟弟的事。”

 

她摇摇头,脸上闪过一丝苦笑:“何必呢?虽说他是我亲弟弟,可我早就不认得他了。而我再说什么,狗儿也不会活过来了。”

 

“不管死的是谁,馆主真的杀了人,是吧?”春姬神色恍惚的叹道。

 

“是啊……”玲珑一边附和,一边忙着转移话题,“嗯,他求涂馆主帮什么忙?”

 

春姬收起情绪,重新拾起话头:“你知道吧,馆主原先开了个酒肆,叫‘迷离馆’,名声很大的。这秦钟远听说,馆主酿的酒有特别效用,能让人得偿夙愿,就央求馆主卖他一壶,去救他病重的爷爷。馆主却拒绝了,他跟我说,迷离馆的酒只是将人引入幻境,并无救命之效。而想求让人起死回生、长生不老的灵药,还是得来白龙馆。”春姬偷眼瞧玲珑,“他还说,姬馆主吝啬的很,坐拥整座不老泉,却一滴水也不愿分给别人。”

 

“不老泉?”玲珑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嗯,馆主就是这么说的。”春姬点点头,又转头对秦钟远说:“这位是玲珑娘子,在姬馆主面前很能说得上话的。你好好跟她说说,有玲珑求情,姬馆主或许愿意帮你呢。”

 

那男人连连称是,脸上感激得很。

 

“我还有事,先回去了。”春姬起身道,“人我反正给你带来了,剩下的,可都是你们的事啦。”

 

她正要出门,竟迎头碰上刚从外面回来的姬弘。“姬馆主?”春姬有些惊讶,随即恢复了平静,微微一礼道:“多谢姬馆主,您的仙音烛,了结了我多年的心事。”

 

姬弘看看她,眼光又在她和玲珑之间来回扫了扫,不知在想什么,脸上表情没甚变化,开口仍是那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礼貌冷淡:“生意而已,不必言谢。”

 

春姬本还想说什么,却被他这一句,全都给堵在了肚子里,有些尴尬地走了。

 

玲珑见春姬讪讪离去,担心她会不高兴,心里有些恼子夏——毕竟,春姬是她住进白龙馆后,遇见的唯一可与之交谈的人类。“子夏,你对春姬姐姐也温柔一点嘛。”玲珑有些埋怨地说。

 

他没直接回答,进了屋,回头望望院门道:“离九叫她来找你?”

 

“啊,不。”玲珑知道子夏希望自己与涂馆主保持些距离,忙指着廊下的秦钟远,“她带人来找你的。”

 

他这才看了那人一眼。

 

此时秦钟远终于敢大口出气了。姬弘就是有这样的气场,如果他选择忽略你,你就像根本不存在这世上一般。秦钟远急切上前一礼:“听闻白龙馆有不老泉水,馆主慈悲,求您救人一命!”

 

“不老泉?”姬弘几不可查地挑了挑眉。

 

“子夏,世上真有能让人起死回生、长生不老的水吗?”玲珑直起身子,睁大眼睛望向他,语气中半是期待、半是怀疑,“没这回事吧?”

 

他不置可否地微微一哂,只问秦钟远:“小子,你年纪轻轻,求这不老泉做什么?”

 

“还真有?”玲珑小声地惊叹道。

 

秦钟远疑惑地看他,浅棕色的眼珠里写满了惊诧。也是,姬弘的面貌,看上去不过二三十的年纪,对“同龄”的秦钟远直呼小子也颇为无礼了。不过他现在有求于人,也不好说什么,还是恭敬地回答:“姬馆主,我不是为自己求。是我爷爷旧疾复发,四处求医也不见好转,唉,如今吊着半条命,已是一脚踏出此世间了!”

 

他脸上挂满忧虑,“到了这地步,古方偏方也好、巫蛊之术也好、我都愿信呀。那日我循着传说,找到明夜楼的涂馆主,他却说,普天之下,只有白龙馆的姬馆主有办法帮我,便叫春姬娘子领我来这儿……”

 

“这只狐狸……”姬弘小声切齿,好似想把涂离九咬个稀碎。

 

“子夏,你果真知道不老泉在哪儿吗?”玲珑急不可耐地追问。

 

他安抚地看她一眼,却淡淡地对秦钟远说:“要那东西做什么?世上万物,有生亦有死,都是有时限的。你这年纪,你爷爷也差不多到时候了。”

 

玲珑见秦钟远脸色有变,忙去扯姬弘的袖子,可已经来不及了,子夏嘴里的话跑得比她的手快得多:“折腾什么呢,人该死时就死了,他也清静,你也清静,不是挺好的?”

 

“啧,就是,就是……”熟悉的破锣嗓子响起。

 

玲珑循声望去,见小白斜倚着墙,捋着眉毛点头。再看廊外的天色,竟已不知不觉暗了下来。

 

“你们这些人类,执着于生啊死啊的,难道真的不明白?”

 

小白嘬着大牙,不紧不慢地说,“你的爷爷现在还活着,可你只在外面跑来跑去,不见他、不陪他,对于你来说,他就是死的呀。就算他能活一百年、一千年,你又有多少时间在陪他?对你来说,他的生命就是你们一同度过的时刻相加那么长呀。”

 

秦钟远见兔子会说话,有些震惊,可听了它的话,便沉默了。

 

玲珑眨着眼睛,只觉云里雾里,心中叹道,又来一个不说人话的。

 

“人类的生命脆弱又短暂,却又不懂珍惜每时每刻的际遇,真是可怜、可悲啊……你难道不知,你和他每一次见面都可能是最后一面,你对他说的每句话,都可能是生死诀别?也许此时此刻,他在家已经断气了,而你还不知道呢。而你口中说的爷爷,只是记忆里的一个幻影罢了。啧啧,与其花时间在这儿求什么长生不老药,还不如回家多陪你爷爷几天。”

 

小白一席话讲完,姬弘勾了勾嘴角,赞同地微笑。

 

秦钟远愣了半晌,竟突然笑了起来:“呵呵,每次见面都可能是最后一面,呵,没错,你说的没错……呵呵呵呵……”他笑着笑着又哭了,嘴里还含混不清地呜咽着,已分不出是笑声,还是哭声,玲珑听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姬弘有些不耐地皱眉,甩了甩袖子,起身要走。

 

“馆主留步。”他抬手擦了擦涕泪,对小白一拜:“方才听这位小神一语,我心中悲切,没想到竟失态如此,馆主见谅。”

 

玲珑拉住姬弘,给他一个恳求的眼神。姬弘转身,站在秦钟远面前,居高临下睥睨道:“有话就好好说,别在这儿哭哭啼啼的,我听着烦。”

 

秦钟远没在意姬弘的无礼,长长地舒了口气,像是陷入了回忆中:“我母早逝,我父戍边,我从小不知父母,只认得爷爷和阿嬷。幼时家穷,爷爷体弱做不得重活,只靠替人写信挣得些许家用,为了叫我吃得好些,阿嬷时常天不亮就起床,赶着一开城门,上山摘些野菜菌子回来给我吃。”

 

“我现在还记得,有一回,邻家包饺子,羊肉馅的,送了一盘来。爷爷和阿嬷一个也没吃,都要给我,我不愿意,阿嬷却说,等我长大了,就能天天买羊肉给他们包饺子吃。我一边吃饺子,一边暗暗地下了决心,以后挣了钱一定要好好报答爷爷和阿嬷,让他们吃上羊肉饺子。”

 

“后来,我做了账房,挣到了钱,可以买得起羊肉,吃得起饺子了,”秦钟远苦笑着,抬手揉了揉眼睛,低声叹道,“可我爷爷和阿嬷信了佛,说吃肉是杀生,不好,只愿意吃素了。虽然只是小时候阿嬷的一句戏言,我还是觉得好遗憾……”

138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