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如果是一篇文章看楔子就能看出风格,那么前面那一段仰望天空的虐文式楔子,就纯属一个误导性标志物。

作为正常的开场白,应该是这样的:

塑月之盛,如火如荼。

这两句不怎么高明的诗,是塑月开国女帝所做,因为是名人的缘故,含金量被人为提高了至少三百个百分点,成为整个东陆传诵的名句。

——这句子并没有错。

塑月就某个程度上,是整个东陆最强大的国家。

大概是因为女帝开国的缘故,塑月是东陆之上唯一允许女子出仕,并且在皇室之中,女性也拥有顺位继承权的国家。

这样一个国家,不同于长昭近乎半原始的粗犷豪放,也迥异于大越礼仪之邦华胜繁缛——塑月以广阔胸襟,吸引天下有志者竞投怀抱。

不问性别,不问出处,唯才而用,这样的开阔贯穿了整个塑月历史,缔造塑月数百年繁盛风流,长久不衰。

所以,塑月之盛,如火如荼。

——但是,请记住,世界上任何事都是有副作用的。

因为奔放开明而吸引人才的同时,与塑月百年盛世一起绽放异彩的,就是同样如火如荼,百年不衰的——八卦。

塑月的皇帝们,尤其是女帝们,在以自己的才华让世人惊叹的时候,也以其过于奔放以及剽悍的性格,让史官们目瞪口呆之余恨不得生了八只爪子的用力大书特书,代代成为八卦头条。

塑月女帝们的婚姻史,就是一部茶余饭后随手一翻就能让人笑喷,居家旅行杀人灭口的必备宝典。简言之,那就是一个以帝国为载体的——笑话全集。

塑月到现在为止,历十七位皇帝,其中有四位女帝,每位都为当时提供了八都八不完的笑话。

开国太祖皇帝样样都好,就是喜欢三五不时和皇夫掐上一场,基本上处于一天一小吵怡情,三天干一架养身,每隔二三个月皇夫拉着大军围城玩玩,大军就当集体春游加看猴戏——幸好每次围城都时间比较短,基本上三寸不烂之舌的女帝在“人约黄昏后”就能搞定开城,不至于搞到“月上柳梢头”大家一边啃馒头一边看夫妻吵架当咸菜下饭。

当朝史官在记录了皇夫大人多达一百零二次的围城吵架之后,垂泪小动物态在自己的日记上记下了“婚姻好可怕,妈妈我不要结婚”的歇斯底里性评语。

武皇帝是第二位女帝,她以武勋著称,开疆拓土,才有了塑月现在的疆域,登基继位那年,与恩科状元在朝堂上殿试出了奸情,结果状元游街还没游到一半呢,在一大片传统性的朝帅哥扔过去的水果鲜花里,终于按捺不住的女帝陛下单人飞马,抢了状元入洞房了。

离谱脱线就算是传统也不带这样的啊!

一群被惊悚到的大臣悲愤的正衣冠端袍带,去寝宫进言要求放人,个个准备好棺材在身后跟着,就打算文的不行来死谏。

结果,皇帝陛下没看到,倒是看到状元公衣襟散乱,乌发披散的——在殿门口逗鹦鹉。

看一群大臣呆在殿下,状元风情万种地一笑,道:她还没起床呢。

一瞬间,所有人都嘎巴嘎巴的石化了——也许需要拯救的是陛下也说不定……

她是武人,只能算粗通文墨,皇夫偏偏是个文人,为了表达自己对皇夫滔滔可比云林江的爱情,武皇帝一天按三餐写情书,从成婚到死,整整坚持了二十九年。

事实证明,她的努力没有白费,她所有皇子皇女就是在她的情书陪伴下度过了最初的启蒙——皇夫大人的爱好是让孩子们挑他们娘的错别字和语法错误,并且以她为负面榜样教导:做人不能没文化啊!不过这教育明显成功了,武皇帝的第三皇女以“胭脂砚”为笔名,著传奇情爱小说《蒹葭录》三卷,响誉东陆。

敬皇帝在女帝位次第三,这位美貌的女帝端庄优雅的外表下是近乎无趣的个性,正直严肃的敬皇帝在明显神经构造都有些问题的塑月皇帝之中,几乎可算是一个例外——如果没有她少年时代那一桩唯一的风流韵事的话。

那时她还是嗣君,正是杏花满陌头的时候,邂逅异国俊美少年,于是,心动。

杏花中的相遇和分离,就此底定了芳心暗许,再不波动——她是帝王,从不会放弃自己的责任。

后来她继位了成婚了生子了,一个偶然情况下,与昔日暗恋的少年相遇——然后,心碎魂伤。好吧,如果是对方变成秃头叠肚外带罗圈腿的中年大叔她都不至于不郁闷成这样,问题是,当你看到少年暗恋的人一身和你一装备的凤冠霞帔走过来,盈盈下拜,说臣妾xx王妃参见陛下,风中凌乱那是必然……

更悲惨的还在后面,同年,皇夫去世,她才惊觉一生挚爱早已悄然换了主人,但逝者已去,只留追忆。

就在这年,她微服祭拜皇夫的一天,遇到了一个少年,风流潇洒,与她皇夫一模一样,几乎是完全不可控制的,她召了这出身名门的少年入宫,立为皇夫,授以重权,言听计从。

这样完全弥补式的予取予求在她去世那一年,终于展现了恶果:她临死之前,皇夫逼宫,篡改遗诏,强立了二皇子为帝,然后,她眼睁睁的看着。她的第二个皇夫挟裹了她的长子嚣张的——私奔了。

第二任皇夫华丽留言:老子就是冲着你儿子的美貌才入宫的,我很早就对他一见钟情了呀~~史官结论:在塑月这个充满了神经有问题的皇帝的王朝中,唯一的正常人更笑话一点也是情有可原的……

到了现在在位的第四位女帝真都帝,笑话的方式开始朝日常进化,大家终于不用再看大军围城的暴力示爱和女帝陛下爱的抄写《诗经》三百遍了,真都帝夫妻之间感情的表达方式是跪搓衣板。

一块镶金嵌玉的搓衣板,在无数个夜晚承载了塑月帝国最尊贵两人的体重——当然了,皇子和皇女长大了一点之后,这块搓衣板他们的利用率就比较高了……

上面说了这么一大长串废话就是,塑月女帝们的脱线和神经粗是其来有自,源远流长的。所以,时序轮转,当真都帝第一个孩子,也就是本故事女主角叶兰心降生到了这个世界的瞬间,塑月注定被再一位女帝统治。

刹那,整个东陆都处于,“哦哦哦!塑月又出女帝了!关门,放史官!”这样的兴奋状态。

而大家也都期待着,塑月女帝们传统的搞笑上演。

而事实上,无论是就政绩还是八卦上,叶兰心都丝毫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

于是,大家期待的笑话全集,正在缓慢的,书写新的篇章……

叶兰心笑话生涯的开始,起源于国宴上一记把她从会场一头抽到另外一头的一拳头。

当时正是东陆强国大越帝王的册后典礼。

大越是东陆列强之一,当今德熙帝又是不世出的英主,把一个大越治理得风生水起,强国侧目,弱国仰赖,他元后早亡,今天这典礼上续立的新后,又是东陆列强之一沉国的公主,于是这一场婚宴上,各国不敢一点怠慢,派的全是国内一时权贵:这样纵可以和大越攀交情,横可以和其他各国交换一下奸情,再不济也能拽拽敌国后腿的大好时机放过的是傻子!

塑月当然也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

它派来的使臣,是所有道贺各国里规格最高的。

他国来的最多不过是个宗室,塑月来的,却是储君叶兰心。

这里面其实有点儿历史渊源。

且说大越开国比塑月早了几年,大越的开国君主立国的时候恰好独身,年方二(十)九这样的大好年纪,当时塑月的开国女帝也尚未婚配,也恰好年有二(十)六,两边一核计,大越这边先伸出爪子去扒拉了一下塑月女帝,两边一拍即合,定下择日迎娶。

结果,就在大越皇帝开心盘算并国的时候,塑月却不动声色的和当时大越境内算是半独立的诸侯叶家勾搭上了,结果就是,并国未成,反倒一下子被塑月割去了六州四十一城和三十万兵马去,真正意义上达到了赔了夫人又折兵的高难局面——梁子就这么结下了。

这梁子一结就是几百年,越来越深,到了最近十几年,关系才有所松动,大家都觉得总这么冻着也不是回事,两边这几年颇有些眉来眼去,现在又碰着德熙帝册后这么个千载难逢的良机,塑月二话不说,就把自家储君踢了出去。

——这是官面的理由,实际就塑月的情况而言,储君以如此贵重身份远走异国,理由只有一个——避祸。

是的,没错,避祸。

话说,毫无疑问,塑月是整个东陆上开放程度最高的国家。

所以呢,民风也就自由奔放了那么一点,而作为未来帝国的继承人,叶兰心享有足以让他国的皇族咬着手绢泪奔的自由。

自由奔放过了头的结果就是,某天她从学馆往东宫走的路上,一眼就看到了丞相家那个美貌小少年……于是小白花一样的小少年就被叶兰心流氓流氓的堵在了日华门外暗巷里,储君殿下熟极而流的一手撑墙,邪笑看向美人~你就从了本宫吧~

其实单只这样她也不至于抱头鼠窜的出国避祸,最多就被父亲用委婉的语气说,“姑娘,咱下次调戏之前应该先准备好迷药,再把小美人堵到没人看得到的暗巷里你说是不是……”

问题就在于,小美人趁她一个不注意,撒腿就跑,一头撞到了正在出宫的真都帝的轿子里,结果跟见了包青天的民女似的,哭得梨花带泪,扑到了女帝怀里,说陛下您要给草民做主啊~~

其实要是单纯只有这些,叶兰心最多被罚禁足几天,去太庙陪陪祖宗牌位。问题是,当她的父亲委婉的告诉她,“姑娘,咱下次调戏之前应该先准备好迷药,再把小美人堵到没人看得到的暗巷里你说是不是……”的时候,她不怕死的补上一句,“父君,您很有经验嘛~~”

于是,在她向来温柔的父亲发飙之前,为了她小命着想,真都帝决定把她打包出去:塑月已经很是笑话了,不必再加皇室操戈父女相残这么一条来娱乐大家了= =

在把叶兰心丢出去之前,真都帝还很好心的征询了一下她的意见,是愿意去东边国境劳军,还是出访大越。

真都帝按照女儿一贯好逸恶劳的性格推断,她应该会接受相当于郊游一般的劳军,却没想到叶兰心一口就答应下来,出使大越。

就在真都帝感叹自家女儿终于有点自觉了的时候,很不巧的,眼神一瞥,就看到叶兰心一脸邪笑的念叨着美人两个字,一张本来还算得上清秀的容颜,彻底见牙不见眼。

无限点点点的同时,真都帝很萧瑟的想起来,大越皇族萧氏,从来都以容貌美丽著称……

于是,在大越德熙十年,怀着一腔对大越美人的赤诚之心,她遇到了他。

于是,我们都看到了囧囧有神的开头,谁也没料到比这开头还囧囧有神的结局……

243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