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日子好了,可阿嬷还是常去山里挖野菜,回来包素饺子给我吃。她说,那是我小时候最爱的,街上买的菜没有那个味道。”秦钟远的声音忽然沉下来,肩膀有些颤·抖,“去年夏末,阿嬷清早进山去,快日暮还没归家,我忙出城去找,在山里转了一夜也没见她。第二天请了亲戚邻居一同去搜山,才在山崖下寻到……阿嬷的尸身。”

 

他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又落泪:“大夫说,阿嬷不是立时死的……她摔断了脊背,在山崖下又渴又冻,孤零零熬了一天一夜,天明才断气的。阿嬷活得辛苦,死得更是惨烈,她走时,竟没有一个人……”

 

一个成年男子,哭起来像小孩一样,肩膀随着抽泣一抖一抖,玲珑都不忍看了。

 

“阿嬷走后,爷爷终日郁郁,日不能食、夜不能寐,旧疾越发得重了。我焦心如焚,四处老泉水、求医,爷爷却不得好,眼见着就要随阿嬷去了!”

 

秦钟远说着,扑过来抱住姬弘的腿,激动地乞求道:“姬馆主,人家都说白龙馆神妙无比、有求必应,阿嬷走得急,我连报答她养育之恩的机会都没有,求馆主大发慈悲,救救我爷爷,好歹叫我能尽些孝道!不然,我这一辈子心里都过不去!”

 

小白在一旁摇着头,小声嗤笑:“不开窍的人类呐……报恩?尽孝?啧啧,可笑,真可笑……”

 

玲珑不明白这有什么可笑的,她莫名其妙地回头去看小白,想不通为什么它竟无·动·于·衷。

 

“一定要我救他吗?”姬弘出声,语气近乎温柔,面上却无悲喜之色,只是淡淡地看着秦钟远,问道。

 

听他这么问,秦钟远有些惊喜地抬头,脸也没顾上擦,只一个劲儿地点头:“多谢馆主!”

 

“不过,得叫小白跟你去一趟,看你·爷爷病情究竟如何。”

 

“是,是,是!”秦钟远怕他变卦,慌忙起身,恭敬地朝小白一礼道:“小神请跟我来。”

 

等他二人走了,玲珑终于抑制不住好奇,拽着姬弘问:“子夏,子夏,真有不老泉吗?你知道在哪儿吗?哎呀,求你了,快点告诉我吧。”

 

姬弘笑笑,拉住她,故作神秘道:“闭上眼睛。跟我来。”

 

玲珑闭着双眼,跟在姬弘身边,心里又紧张又兴·奋,手上也出了汗,睫毛一颤一颤,差点忍不住睁开眼睛。没走几步,就听姬弘说:“到了。”她激动地睁眼,却发现他们没去什么不老泉,只是在白玉凉亭里站着。

 

她疑惑地看看姬弘,又看看四周熟悉地不能再熟悉的湖水,不解道:“不老泉呢?”

 

“就在这里。”姬弘隐去一丝笑,故作平淡地回答。

 

“这里?”玲珑震·惊地睁大了眼睛,“什么意思?”

 

“这片水,就是人们所说的‘不老泉’。它还有很多别的名字,龙泉、长生药、还魂水,都是一个意思。”

 

“不对,不对,我每天都经过这里呀!这湖水有那么神奇吗?”她不敢相信地摇头。

 

姬弘笑她:“就因为你每天经过,这里的水就不能有点神奇之处吗?你也太霸道了吧。”

玲珑到亭子边蹲下,伸手去撩这神秘的不老泉水,呆呆看它从指缝流泻:“喝了这水,就能像你一样,长生不老吗?”

 

“呃……算是吧。”

 

“真的?”玲珑回头,睁大了双眼。

 

姬弘轻笑着点头。

 

玲珑回身舀起了一捧水,手凑到口边,作势要喝。

 

“你也想要长生不老吗?”姬弘静静看着她,问道。

 

“嗯……”拖着长长的鼻音,玲珑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认真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

 

她看向子夏,笑着反问:“天下有谁不想吗?”

 

姬弘的唇微微张了张,却没回答。他沉默地望着她,眼睫低垂,那双深沉的眸子也隐在暗影里。

 

“我知道,你不想让我喝这‘不老泉’。”玲珑卸去了笑容,小声道,“所以,半年来,我·日日经过这片水,你也从没提过一个字。呵,你一定在想,看,又一个愚蠢的人类,沉迷在长生不老的幻梦里,始终不能清·醒。”

 

“不,子夏,不是这样的。我对长生不老并没有兴趣。没错,我只是个人类,才刚刚活了十四年,在你眼里,我也许和一只小蚂蚁一样,什么也不懂……”她赧然一笑,“的确,我连你平日跟小白说的话都听不懂多少。”

 

玲珑犹豫着,不知该不该说下去。

 

“可我并非什么都不懂,至少,我明白了一件事。”她看向子夏的眼神有些复杂:“也许,长生不老并不是一件好事,它更像是一个诅咒,对么?当你的生命没有尽头,世界便成了一座牢·狱,而你的刑期,是永恒。”

 

姬弘一直垂在身侧的左手抽·动了一下。他轻哼一声:“你虽是人类,倒不太蠢。”

 

“不过,这水我还是要喝。”手里的水已流尽了,她重又掬起一捧,直接送进了口·中。“嗯?”姬弘挑了挑眉。

 

玲珑笑着站起来:“以后,我来陪你。”

 

姬弘愣了一瞬,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这笑意却未达眼底:“玲珑,这不老泉……并不是喝了它的水,就真的能长生不老。”

 

“啊?”

 

“这泉水只是使人的肉·身保存现有的状态,年轻人喝了可以容颜不老,而老人,喝了它能延年益寿,却无法返老还童。至于起死回生,更是不可能。”

 

“现有状态?你是说,我喝了它,会一直停留在现在的样子,不再长大吗?”玲珑惊讶道。

 

姬弘挽住她的手,带她往岛上走,一边慢慢地解释:“不老泉水只会抑制躯体的老化损坏,并不妨碍生长的过程。你会长到完全成年,接下去,外貌就不会再改变了——对人类来说,大约是二十几岁的年纪吧。”

 

玲珑舒了一口气:“那也挺好呀。”

 

“躯体虽能长久留存,魂魄受损却无法避免。”他扫了她一眼,“花草树木若受不老泉浇灌,成了精怪,动辄可活数千年;禽·兽鱼虫,也可延寿数百上千年,化妖化仙;人类的灵魂却最易衰老萎谢,百余岁已是极限了。”

 

“这样呀……”玲珑轻叹,有些失落。

 

玲珑只顾低头迈步,她穿着姬弘做的玉鞋,每向前一步,都有莲叶出·水,展作玉盘,层层叠叠,擎托着自己。她又转头去看子夏,忽然自嘲地笑了。虽遗憾不能真的长生不老,却也得百余岁,能陪伴他左右,这在之前,她是决不敢奢望的,又有什么可失落的?

 

子夏瞧她一会儿哀声叹气,一会儿又莫名笑出声来,只觉好笑,倒也不再担心了。

 

兔子回来时已经是夜里。

 

姬弘正陪玲珑练字,不时出声纠正:“坐直了!”“手腕放松!”“唉,瞧你这撇……”玲珑写得手酸,可又不敢有所马虎。她对着沙盘打了个呵欠,眼光一转,瞥见了廊下的小白,得·救似的欢呼道:“子夏,小白回来啦!”

 

姬弘转头,问刚进屋的小白:“你见到那人了,情形如何?”

 

小白欢快地摇着脑袋:“啧,不行啦,不行啦!那秦老头多年肺疾,又遇上老年失偶,心病加旧疾,更是病来如山倒。肉·身将殁,魂几不附,只给他喝不老泉可救不回来。”

 

“唔,这种可能我也想到了。”姬弘点头沉吟。

 

玲珑忙扔了笔,也凑上去:“不老泉怎么会没用呢?”

 

小白瞅她一眼,“馆主没跟你讲么,它只能保存肉·身的现有状态?”

 

玲珑点头,但仍旧不解。

 

“玲珑,你知道怎样从井里打水么?”姬弘问她。

 

“嗯,知道啊,把水桶扔下去,然后用绳子拉上来。”玲珑被问得摸不着头脑,但仍旧回答了他。

 

“如果水桶裂了呢?”

 

“裂了,虽然也能打水,但是只要放一会儿,水就慢慢地流干了……”她眨眨眼,“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人的躯体是水桶,魂魄是水。桶裂了,水会流走,人的躯体有损坏,魂魄也会慢慢逸散。”姬弘说,“不老泉可以保存躯体,却并无治愈之效。”

 

小白咂着牙,接过话头:“秦老头即使喝下不老泉,保存的也只是现在这副残破的躯体,像一只裂了缝的水桶,留不住魂魄的。没了魂魄,只有躯体,又怎么活呢?”

 

玲珑恍然大悟地点头,又有些忧虑地问:“可子夏已经答应秦钟远,要救他爷爷呀?”

 

“嗯,我得想想……”姬弘沉吟道,他看看玲珑,又说:“我去聚流离看看,有个东西或许可以一用。玲珑,你去休息吧。”

 

“可是……”玲珑想抗·议,却忍不住又打了个呵欠。

 

小白笑道:“女娃娃还是乖乖听馆主的,去睡觉吧,不然你这人类娃娃又要变竹熊娃娃了。”

 

“你才变竹熊!”玲珑气得要揪小白耳朵,却突然身·子一轻,竟被姬弘一把拎起,夹在肋下“搬运”到了隔壁的卧室里。玲珑脑袋朝后,一路凌空对着小白张牙舞爪,却一点威慑力也没有,小白故意蹦蹦跳跳地跟在姬弘身后,就在玲珑身手可及的半尺开外,咂着大牙嘲笑她。

 

“好好睡觉!”姬弘将她丢到榻上,转身就走。

 

“明天我去见秦钟远,你要想跟来,可得早起。”他关门前回头说了一句,玲珑才肯安心歇息。

102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