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1111111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一辆黑色的越野车驶进空旷无声的汽车站广场,然后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售票厅的门前,一个黑衣男子从车里走了出来,嘴里碎碎念:“靠,这大半夜下雨冷死了!我说小航,你大半夜发神经跑来这种鬼地方做什么……”

这个男子正是被叶果航一个电话从暖和的被窝里挖起来的叶羽翔堂哥。

还没抱怨完,叶羽翔就认出了叶果航怀里的赵颖茹:“哟,小茹妹妹也在啊…”

叶果航打断他的唠叨:“哥,你的车借我开几天。”话刚说完,他就直接从叶羽翔手里拿过车钥匙,将赵颖茹抱上副驾驶座,绑上安全带,然后在叶羽翔还没反应过来时就启动车子消失在朦胧的雨夜中。

“喂!”叶羽翔气得在原地跳脚,泪奔着大喊:“臭小子,你哥我怎么回去啊?!!!”

 

笔直的高速公路上,只有一辆越野车在孤独前行,车前那一束明亮而刺眼的光线照着前方的路,狠狠地撕开这夜色的黑沉。

赵颖茹靠在座位上,脸色木然地望着打在车窗上细碎的雨滴,雨水在玻璃外划下长长的雨痕,像一张悲泣的人脸。

她的身体还在微微颤抖,浑身冰冷,那是一种害怕的后遗症。

叶果航将身上的外套脱下来,给赵颖茹递过去:“夜里路上冷,你先披上。”

赵颖茹默然地摇了摇头,叶果航手里的方向盘一转,车子就在紧急停车道上停了下来。

他附身过去,不容抗拒地将她整个身子裹进外套里,一双同样冰凉的手在她惨白的脸上抚了抚:“乖,你先睡会,很快就会到家的。”

赵颖茹无意识地点了点头,眼睛却无神地瞪大,完全没有睡意,叶果航也不勉强她,重新启动车子朝着C市的方向开去。  

 

原本三个小时的车程,叶果航开了两个半小时,等车子停到赵颖茹的家门口已经将近凌晨四点。

给他们开门的是赵颖茹的爸爸,神色憔悴且悲伤的他在看到自家闺女时眼神非常惊讶:“缘缘,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视线向后移了移,他也看到了她身后的叶果航,一个脸色同样疲倦的年轻人朝他礼貌地点了点头。

“爸……”赵颖茹低哑地喊了一声,然后有些急促地问道:“爷爷没事对不对?爸,你告诉我,妈是骗我的对不对?”

赵爸爸轻轻地抱着她:“缘缘,你爷爷他…走得很突然……”

赵颖茹的脑袋顿时炸开了一片,她脚步凌乱地跑进屋里,直奔爷爷的房间,屋里还在忙碌后事的长辈们见到她都很惊讶:“这不是缘缘那孩子吗?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守在赵爷爷房外的赵妈妈红着眼,吃惊地看着女儿:“缘缘,你……”

赵颖茹走近爷爷的床前,像电视上看到的逝者一样,爷爷的身上被盖了一张洁白的布,那样笔挺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她跪在地上,安静地望着床上的爷爷,沉默了许久,声音有几分颤抖:“爷爷…你说谎!你说要参加我和珂珂的毕业典礼、婚礼和曾孙的满月酒的,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

她没有哭出声,只是眼泪不受控制地砸下来,一滴一滴,那样汹涌而绝望。

叶果航站在门边望着她,心也跟着隐隐痛,此时此景是那么似曾相识,生与死的差距总那么让人无可奈何,碾碎精神的堡垒。

赵妈妈附身将女儿抱到自己的怀里,手一下一下地轻抚她的背部,轻叹了一声:“缘缘不要太难过了,你爷爷走之前还念叨着你就快放寒假了,本以为他会等到你回来,没想到下午睡一觉就这样走了,他走得很安详,这些年他很想你奶奶,常常对着这张老旧的合照发呆,我想他是去见你奶奶了,就让他安息吧…”

赵颖茹缓缓地接过那张老照片,照片上是年轻英俊的爷爷和娇小清秀的奶奶,对于她来说那是存在于遥远而陌生的时空里的亲人,熟悉的只是沧桑岁月过后的现在,只是现在开始,她就彻底失去了。

死亡就是这么可怕,无论你歇息底里地做什么,彻底失去的都回不来了。

 

叶果航陪着赵颖茹在C市待了三天,期间给叶妈妈打电话说明了一下情况,叶妈妈让他好好安慰赵颖茹。由于赵家亲戚来了不少,家里也没多余的客房腾出来,他就住在附近的宾馆。

赵爸赵妈对于这个连夜开车送自己女儿回来的年轻人很客气,没有过多询问他和赵颖茹的关系,只当他是赵颖茹比较要好的同学,赵颖茹更是过得浑浑噩噩,还不能完全从悲伤中缓过来。

直到赵爷爷的后事处理完后,赵家人请叶果航到家里一起吃了一顿晚餐,第四天他开车和赵颖茹一起回了S市。

叶果航没有直接送赵颖茹回校,而是带她去了自己的公寓,赵颖茹没有反对,她此时对叶果航有种依赖,觉得有他在,自己的心就不会那么不安。

------------------------------------------------

作者:下一个新坑叫《竖琴女孩》怎样?不过要等这文结束再开新坑(思考ing)

845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