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两人回到公寓后,打电话点了两份外卖,赵颖茹没有什么胃口,吃了一点之后就先去洗澡了,叶果航也在叶妈妈的房间收拾好自己的行头,然后穿着一身白浴袍走去厨房给赵颖茹热了一杯牛奶。

站在二十二楼的高度,同样一身白浴袍的赵颖茹从透明的落地窗望出去,万家灯火尽收眼底,而漆黑的夜空还是那么遥远且孤寂,没有月牙,也没有星星。

叶果航从厨房出来就是看到这样一幕,女孩瘦弱的身躯立在落地窗前,墙角的壁灯在她身上洒下昏黄的光线,虚幻而轻盈,仿佛一眨眼就会消失掉,了无痕迹。

他夹着人字拖走过去,拉过她微凉的小手,将她带到沙发上坐下,然后递给她一杯温热的牛奶:“喝了它。”

赵颖茹回过神盯着他,伸出手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就直接握在手里,只觉那股暖流在身体里慢慢渗透。

叶果航挨着她坐下,她顺势靠进他的怀里,他伸出双臂将她搂得更紧一些,两股同样味道的沐浴露香气混在一起,分不清彼此。

就这样安静地相拥了许久,赵颖茹开始低声地主动跟他讲起小时候的事,那段有爷爷陪伴的成长时光,说到有趣的地方她就会咯咯地笑起来,说到遗憾的地方,她又会情绪低落地流泪,那是他叶果航没法参与的过去,却能随着她的讲述感同身受一样明白她的快乐和悲伤,因为喜欢她,所以心疼她的一切,包括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不知道说了多少,说了多久,直到她累得在他的怀里睡着,望着她不设防的睡颜,他的内心被什么东西充满着,原来被她依靠着的感觉是如此不赖。

 

第二天早上,赵颖茹在叶果航的床上醒来,水蓝色的帘子将阳光挡在了窗外,她揉着发疼的额角从床上爬起来,扫了一眼周围,并没有见到叶果航,倒是床头柜上的一样东西吸引她的注意。

那是一只粉色的水晶小熊,之前赵颖茹也在叶果航的房间住过一次,当时并没有看到这样东西,她拿起来上下端详了一番,发现底座下面刻着一行字:赠予亲爱的然然。

又是然然……

将小熊放回原处,赵颖茹觉得太阳穴处更加不舒服了,去洗手间快速洗漱了一下。

叶果航刚从外面买早餐回来,见她走到楼下就直接将她带到餐桌上,将一大碗的瘦肉粥放到她面前说:“不许浪费食物。”

赵颖茹没说什么,默然地坐在餐桌上一勺一勺地吃着,吃了差不多大半碗,实在吃不下了,她放下勺子:“航,我想回学校,下午还有课。”

恰好也喝完粥的叶果航抽出面巾纸,动作轻柔地给她擦了擦嘴角,嘴里却淡淡地说:“别上了,下午哥哥带你去玩。”

……你这么任性,老师造吗?

 

事实上,赵颖茹这次回家是有向学校请假的,今天刚好是假期的最后一天,不回去上课也没什么事。

叶果航开着叶堂哥的小越野载着赵颖茹去了附近的一个海边小镇,沿着弯曲的海岸线一路向前,冬日正午的太阳挂在车子的头顶,咸咸的海风从车窗外吹进来,吹乱了发丝,却舒缓了心中的那份沉重。

车子停在一处偏僻的海滩边,两人下车后,赵颖茹眺望着眼前乳白色的沙滩和一望无际的蔚蓝大海,白色的阳光洒在海面上,犹如破碎的镜子,美轮美奂,就这样望着,心突然就宽广了许多。

也许是在无边无际的大海面前,人就变得无比渺小,连心里的那点伤痛也会变得微不足道。

她回头对叶果航露出了一个久违的轻松笑容:“你真好。”

他微微勾起嘴角:“没办法。”天生的……

她:“……”

赵颖茹弯下腰,脱掉脚上的帆布鞋和袜子,将一双嫩白细腻的脚丫直接踩到柔软的沙子里,然后拉过老叶果航,弯腰伸出爪子作势要给他脱鞋子:“来,脱鞋陪我玩。”

叶果航的脚躲了躲,清冷的眸子闪过不自在:“我不脱鞋。”

赵颖茹一怔,有点小抱怨:“你不是说来陪我玩吗?不脱鞋就不合群了。”说着,还抬起自己的一只小脚丫在他面前晃了晃。

他盯着那只嫩白的脚丫,心里痒痒的,有种想将它握在掌心的冲动,但理智马上谴责了他内心的小邪念,他干咳了一声:“我怕你有恋足癖,我脱了你爱上我的脚怎么办?”

“……”

赵颖茹不管他,自己光着脚丫奔向大海,越过沙滩上,爬上海边高耸的礁石,一双清澈的眸子遥望着海天相接的地方,任由狂妄的海风拂过脸颊,现在的她想发泄,想呐喊,她也这样做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数十声之后,站在她身后提着一双鞋的叶果航,眼角忍不住抽了抽:“你不能喊点别的吗?”

“不能。”很干脆利落的拒绝,她难得任性一回:“啊啊啊啊啊啊啊………唔……”

叶果航直接从身后抱着她,一只手捂在她的嘴上:“你再喊下去就有人打110了。”

她掰开他的手:“咦?中国移动的信号这么好了?”

他很认真地摇了摇头:“可能别人用的是联通。”

“哦……”

 

赵颖茹喊完后觉得浑身通透,心情更加阔达了,她想,以后一定会很想念逝去的爷爷,不过接受现实之后就不会太沉浸于失去的痛苦之中,那么疼她的爷爷也是希望她活得更好的吧。

她随性地盘腿坐在礁石上,安静地倾听着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一下接着一下,那样锲而不舍。

良久,叶果航好听的嗓音透着喑哑:“五年前,我一个人来过这里,那时候,然然死了……”

911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