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吃完了馄饨,玲珑摸着撑得圆圆的肚子,无聊地在桌上画圈圈,等着姬弘回来付钱,却被隔壁一桌人的闲谈吸引了。“唉,你听没听说王员外家闹鬼的事?”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玲珑悄悄斜睨,却那边的情形被逗笑了。

 

说话的是个壮实黝黑的汉子,约莫三十出头,须髯飞乱浓重,粗手粗脚的,却衣着整齐,坐得斯斯文文,捏着小勺细嚼慢咽,还翘着兰花指。

 

他的同伴更年轻些,却显得不修边幅,衣着邋遢,坐得也歪斜,一只脚还长长地伸出去。他趿拉着一双脏破的草履,伸出去的那只脚上,鞋子破了个大洞,露出两只脚趾来,他却满不在意地晃荡着。年轻男子的吃相也豪放得很,他捧着碗大口喝着,汤与馄饨一同进了肚儿,吸溜吸溜的。

 

年轻人放下碗,“咣当!”一声,引得摊主朝他看来,他也不放在心上,投入地与壮汉聊了起来:“还听说啥?我那天就在王员外府里,都看见啦。”

 

“真的?这事儿传的可神乎了,有人说王夫人诈尸吃人呢。小二哥,快说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喂,摊主,再来一碗馄饨!”小二哥招呼一声,才转头跟壮汉道:“你也知道,我三姨是王员外家里管事的,员外夫人过世,府里忙不过来,三姨喊我去帮忙,我想着能多赚几个子儿花花,也就去了,没想到碰上这么邪门的事。出事的那天,刚好是王夫人头七,我在灵堂外头守着,就听里面一阵喧闹,丫鬟们都往外跑呀……平日里大伙儿也都知道,我小二哥胆子大呀,我就跑到门口,往里一探,你猜我看见什么了?”

 

“什么?”壮汉紧张地问。

 

“哎呀呀,那可真是……也就是我,要换别人,早吓晕了,哪还知道什么跟什么!”

 

汉子急急地夸他:“那是那是,小二哥你胆子最大了!快说呀,你看到啥了?”

 

“啥也没看到!”

 

“唉?那你说个啥劲儿!”汉子气的拍桌子,刚才的斯文样早不知去哪了。

 

“噫,你听我说呀,不是没看到,是根本看不到!整个灵堂都黑黢黢的!”小二哥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怔怔道:“你说,灵堂里点了那么多灯,咋会黑了呢。”

 

“灯灭了呗……”壮汉不以为然。

 

“灯没灭!”摊主送上第二碗馄饨,小二哥却连吃都忘了,“不过那个时候就是黑了,啥也看不见,只听见嘶嘶的声音,就像有人在往你耳朵里吹气一样……”

 

周围的人都围过来听他说,摊主也听得入迷,一圈人大气都不敢出。

 

“忽然,棺材响了!”小二哥提高了声音,“咚、咚、咚,敲了三声,就跟敲门一样,不过声音特别闷,是从棺材里面敲的。我吓得差点跑了。”

 

有人问:“那你怎么没跑?”

 

“嘿嘿,腿脚不听使唤了。”他挠着脑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唉,别打岔!我继续讲。敲完三下,忽然‘咔嚓’一声,然后又‘咣当’一下,特别响!我想,妈呀,这是棺材板儿给弄甭了,诈尸呀!那时候我想跑,可是跑不了,就杵在那,等死一样。”

 

小二哥吞了吞口水,喘着粗气说:“然后我就听到一种轻轻的声音,像什么呢……有点像沙子流动的声音,不,更像蚕吃桑叶的声音,对,就是那种细细啃噬什么的声音。听着瘆人得很,我从脖子梗麻到尾巴骨呀,人都软了!不过老天保佑呀,没一会儿那声音就停了,然后灵堂里又亮起来了。”

 

听众们明显都舒了口气。

 

“你们以为这就完啦?”小二哥终于记起了自己的馄饨,举起碗大喝一口,嘴巴往袖子上一蹭,继续说,“灯亮以后,那才是真吓人呢!”

 

“玲珑,吃饱了么?”姬弘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玲珑拉他坐在身边,伸出食指放在唇边,又指指隔壁桌,示意姬弘也来听听。

 

小二哥故意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说:“那灯不是忽然亮的,而是慢慢地亮起来。我咬着牙,大着胆子又伸头去看,哎呀,只看见一团黑咕隆咚的浓烟,一点一点地散掉了。之前就是被这浓烟遮着,才看不见灯光的,我敢肯定!”

 

“嚯……”众人惊叹。

 

玲珑与姬弘也对视了一眼。

 

“等那烟散尽了,就见那屋里一片狼藉呀,地上是崩开的棺材盖子,后来发现夫人的尸身也不见了!我就说,是诈尸了嘛!”小二哥喝口汤,吧唧着嘴叹道,“就是王员外可怜了,听说他二人感情极好的……”众人也都唏嘘不已。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小二哥的话,很快围观者里便分出了两派,就此事是否真实吵了起来,更有甚者,卷了袖子跃跃欲试,差一点就打起来。姬弘忙付了钱,拉着玲珑走开了。

 

“子夏,那人说的,好像是真的。黑雾怪又出现了!”玲珑回忆之前与离九、春姬一同遭遇黑雾怪那夜,狗儿的尸体就是被那黑雾吃掉了,整个过程也与小二哥的描述颇为相似。

 

姬弘点点头,眼神幽深。

 

他一路没说话,回了馆里,只吩咐玲珑好好读书,自己一头扎进聚流离,天黑才出来。他收拾了几件器物,没招呼玲珑,就独自拎着歧路灯出门去了。

 

第二天,姬弘宣布,白龙馆也要“禁夜”了。

 

“为什么?咱们以前,不是常常夜里出去吗?打着歧路灯,哪怕遇见巡夜的金吾卫,转身两步就穿进别人家院墙了,谁也捉不住我们呀。”玲珑不解。

 

“我昨日去长安城中打探,那黑雾怪不知是何来路,闹得长安城人心惶惶。新近家有丧事的,连灵堂也不敢设,都抢着将人埋了,否则尸体就可能被它吞噬。”姬弘解释道,“黑雾怪常于夜间出没,近来更是猖狂,听说白日里也有人见过。它食人尸体,却也有活吞家畜之事,很是危险。”

 

“你切不可夜晚在外游荡,即使白天外出,日落前也必须回馆。否则再遇上那怪物,小心被活活吞掉!”他伸手在玲珑脑门上弹了一下,发出“啵”的一声。

 

“呀!”玲珑捂着脑袋,“好了,好了,我知道啦!”

 

当然,这夜禁是只针对玲珑的。不光是晚上不许出门,就连白天,也被姬弘拘在馆里写字,连白玉亭的边儿都沾不到。

 

姬弘却夜夜外出,去长安城里追查“黑雾怪”的线索,还时常把小白也带上。

 

没有小白陪玲珑斗嘴,天黑后,又没办法去花园里观赏奇花异草,她也懒得看书,只好早早睡下。偏偏平日里,玲珑被培养得一到夜里就精神满满,哪里睡得着。

 

她瞪着眼在榻上辗转反侧,屋子外连风声都无,幽深的夜色更让人浮想联翩。想到不远的聚流离里,还游荡着无数守账灵,他们透明的身体,还有那空洞的眼神……玲珑往毯子里缩了缩,空荡荡的白龙馆真是有些可怕呢。

 

没过几天,玲珑就受不了了。这日天还没亮,她在榻上听见姬弘和小白回来的声音,就起身出来了。

 

“子夏,你下次出去时也带上我吧。我保证不给你添乱。”

 

“不行。”姬弘瞥她一眼,嘴里挤出两个字,完全是不容商量的语气。

 

“哈哈,被馆主残忍拒绝了。”小白在一旁抱着萝卜大啃,嘲笑道:“女娃娃还是在家待着吧,你去了怪碍事的。”

 

玲珑气得揪它耳朵:“我碍你什么事了?”

 

小白疼得直哼哼:“馆主是去走访住在长安城里的妖怪,人家见了你,还不把你当点心吃了!”

 

“他们就不吃你?”

 

“嘿嘿,妖怪不敢吃我。”

 

姬弘插了一句:“你是肉体凡胎,小白可不一样,它是石头疙瘩,吃进去不好消化的。”

 

玲珑听了,捂着嘴嗤嗤笑。

 

“玉石!玉石!哼,我去睡觉了,不理你们。”它一蹦一跳往外走,忽然回头,拿啃剩的萝卜头扔玲珑,可惜没砸中。

 

玲珑朝着它的背影吐了吐舌头。

 

“你要是在馆里待得烦了,我这儿倒有个差事。”姬弘说,“不过天黑前必须回来。”

 

“好呀!”玲珑激动地说。

 

“你记得那个秦钟远么?你去他家,把他最珍视的东西拿回来,作为招魂铃的报酬。”

 

“嗯,”玲珑答应道,“不过,是什么?上次没说呀。”

 

姬弘微微一笑:“竹筐。”

 

“什么竹筐?”

 

“你到了他家,自然就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 最新更新请关注本人新浪微博@千夜Knight 】

115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