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吃过午饭,玲珑就迫不及待地出了门。在馆里闷了几日,这一路,真是人也好景也好,就连风里也带着自由的味道。

 

刚到秦钟远家,就听见屋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咳喘。

 

玲珑推门进去,秦钟远并不在家,只有他爷爷在榻上斜倚着,干硬地咳着,听起来肺脏就像快要爆裂似的。她赶忙上前,给老人顺了顺气,待他平复,玲珑倒了碗水,给秦老头送到口边。

 

“诶,小娘子是哪位呀?我看你好像挺眼熟的。”老人抿了一口水,瞅了她半天,才犹豫地开口。

 

玲珑指着桌上的金铃道:“前几日,我与子夏一起,来送不老泉水,还有这招魂铃……”话没说完,见秦老头掉泪,玲珑慌了:“嗯……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您孙子去哪儿了,我去找他吧?”

 

“咳……”老人抓着玲珑袖子,不让她走,却只是摇头叹气,默默落泪不语。

 

半晌,才憋出一句:“远儿……远儿他孝顺啊!”他不住点头,语气却似有悲凉。“这孩子命苦呀,小小年纪没了爹娘,跟着我们老两口过了那么多年的苦日子。唉,唉……前阵子,他阿嬷先去了,我又病了,他急得四处求医,人也黑了瘦了。我知道,我要是也走了,远儿他心里就没着落了,唉……”

 

“可我是不中用了。”他拉着玲珑的手问:“不知小娘子是何方仙子?唉,为了我这老朽身子,难为远儿了,竟能寻来仙人呢……”

 

玲珑不好意思地笑笑:“我?我不是什么仙子。”

 

“诶,不用骗我。我知道,你们拿来的那铃铛,是个神物呐。那铃铛……”他又咳起来,脸都憋紫了,忽然,秦老头翻了白眼,身子一歪,倒在榻上。

 

玲珑被眼前的一幕惊得手脚冰凉,愣了一下,才转身扑向桌上的金铃。拿在手里,摇一下、两下、三下,玲珑全身都在抖,招魂铃也险些从手中滑落,她紧张地盯着榻上似乎没了生气的老人,连呼吸都忘了。

 

“呵!”秦老头抽了口气,转醒过来,玲珑才放心地呼出一口气,瘫坐在榻旁。老人环视四周,最后视线停在了一处。玲珑循着他的目光,见榻尾洁净的矮柜上放着一只竹筐,编得很粗,筐底还粘着干掉的泥坷垃。这只筐子更该出现在灶房门后,或院子的某个角落里,而不是这间整洁的卧房里。

 

难道,是子夏说的那只竹筐?

 

“看,我这一口气,可就靠你手里的铃铛吊着呢。若不是它,我都死了十几次了。这可不是神物吗?”老人闭眼大喘,“是远儿,远儿孝顺,才找来仙人,讨了这铃铛,远儿要我活啊……”他拍着床榻叹息,又掉了泪。

 

玲珑看着老人,又看看手里的金铃。

 

招魂铃救活了他。她本该高兴的,可不知为何,玲珑有点心酸,好像有什么堵在胸口。

 

她紧咬着下唇,想劝慰老人,却不知该如何开口,也不知她能说些什么。她甚至无法理解,秦老头为什么看上去那么痛苦。他孙子寻来了不老泉水、招魂金铃,只为给他续命,不是对他很好么?

 

玲珑静静望着他,却不敢轻举妄动。

 

老人扯住玲珑的袖子,艰难地抽着气,浑浊的双眼里透着绝望:“小仙姑,远儿要是没找到你们就好了啊……也不会有什么仙铃……”

 

“怎么会好?”玲珑实在不明白,她摊手给他看招魂铃:“有了它,你就能活很久,不好么?”

 

秦老头捡起她手心的金铃,用尽力气扬手,往门外扔了出去。

 

“呀!”玲珑大惊。只见招魂铃砸在门框上,铮然作响,又弹落在地,黯淡地滚到墙边了。由于刚才发力过猛,秦老头又咳喘起来,玲珑回头看他,却见他在笑:“哈!哈哈哈!咳咳……哈哈……活很久?小仙姑,咳咳咳……你看我这样,是活着吗?”

“你可知我这是什么病?”

 

玲珑摇摇头,只忙着帮他顺气。

 

“人的肺脏本是空的,一张一弛,人才有气,才能活。我呢,咳咳……大夫说,我的肺脏已是实的,就像填满砂石的口袋,没一处空当……我是没气儿进出的人,就靠药吊着,才多活了数月。我舍不得抛下远儿呀。咳咳……我就不该喝那些个苦药,早早死了,去陪我那苦命的婆子多好,也不用受这煎熬。咳咳……小仙姑,你试过不喘气地活吗?”他嘴角微微勾起,笑得无奈凄凉。

 

玲珑听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心都揪起来。不喘气怎么活?她当然没试过。

 

“唉,不说了,不说……远儿要我活着……”秦老头摇摇手,绝望地闭上眼,眼角濡湿,却再淌不出泪了,“这就是我的命……咳咳……生死,都不由人……”

 

看着秦老头,玲珑第一次感觉到,死并不一定比生更可怕。

 

“爷爷,我回来了!”秦钟远的声音由远及近,“刘掌柜今天许我早走,还问爷爷安呢。”他进门,见了玲珑,先是一顿,接着对她一拜道:“玲珑娘子,不知娘子来此有何贵干?”

 

玲珑不愿受他的礼,赶忙站起躲掉那一拜。她有些吞吞吐吐地回答:“我……你知道,白龙馆的东西……是要用你最珍视的物件来换的,对吧?”

 

秦钟远瞟了一眼矮柜上的竹筐。

 

“子夏说,他要一个竹筐做报酬。”

 

“唔。”他含糊地应了一声,走到榻旁,看看秦老头的脸色,轻声问道:“爷爷,今天感觉如何?王婶呢,我请她来看护您,怎么没见她人?”

 

“咳,我没事。”秦老头睁眼看了他一下,又闭上了,“刚刚她家有事来找,我叫她先走了。”

 

秦钟远皱皱眉:“唉,这一会儿的时间,万一出事可怎么办……”

 

玲珑站在一边,小心翼翼地辨识着秦钟远的表情。见他转移话题,就是不提报酬的事,怕他翻脸赖账,玲珑小声提醒:“嗯……子夏的脾气不大好,要是……没拿到想要的东西,他会把招魂铃收走的。”

 

秦钟远低头看着榻上的爷爷,沉默许久,才转身走去拿起竹筐。他轻抚把手边上戳出的一根竹篾,眼眉低垂,呼吸沉重。“这筐子不值什么的。”他抬眼打量玲珑,商量道,“我可以给你们钱。”

 

玲珑轻咬下唇,她知道,在姬弘眼里,金山、银山、珍珠宝石,都与成堆的砾石没多大区别,只有器物上凝聚的情感,才有真正的价值。她缓缓地说:“你舍得给钱,却不舍得那竹筐,在你心里,明明是竹筐所值更高。子夏只收最有价值的东西,钱,其实再贱价不过了。”

 

他苦笑:“是啊。我是个账房,每天就是与钱打交道,竟没一个小娘子看的透彻。钱,真是贱价的东西。”

 

“这么一个小筐,阿嬷用了好多年。我幼时陪她上山摘野菜,还抢着拎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不再陪她上山了呢……呵,为什么,人总是在失去后,才会怀念曾经拥有的?”他的手攥紧了:“阿嬷走时还紧握着它,里面是她采来的半筐野菜,她还要回家包野菜饺子给我吃呢。”

 

“唉,老婆子走得急呐……”秦老头睁了眼,抚榻叹息良久,转头对秦钟远说:“人都走了,你留个筐又能作甚?咳咳……快,快给小仙姑吧,叫她回去好交差。”

 

秦钟远犹豫许久,才将竹筐递到玲珑手中,他愣愣地盯着她,面上仍有郁郁之色。

 

“远儿,我饿了,你别杵在那,拿点饭食来吧。”秦老头出声,他才醒来,忙去灶房了。

 

竹筐到手,玲珑见天色也不早了,便跟老人告辞。

 

秦老头却没听见,只是歪在那里,眼望半空,艰难地喘息着,嘴里喃喃的:“老婆子,等我都该等得不耐烦了吧?咳,咳咳……你走时虽然寂寞,可比我干脆多了,你是有福的啊……”

 

玲珑叹息一声,准备出门,脚下却踢到了什么东西,她低头,原来是被秦老头摔到地上的招魂铃。

 

她将铃铛捡起来,正要转身放回桌上,却见秦钟远端着碗从灶房往这儿来了。她没多想,只将金铃握在手上,后退一步,给他把门让了出来。当秦钟远从她身前经过时,玲珑礼貌地笑了笑,她的眼光跟着他到了榻前,却跟秦老头的目光撞上了。

 

他显然知道招魂铃在玲珑手中,却只是看了她一眼,就迅速移开了视线。这一眼,生的绝望、病的煎熬、身的痛楚、心的无奈,还有一闪而过的希望,杂糅着千万句不可于人前道出的乞求,重重砸在玲珑的心上,她脑中“嗡”地炸锅了。

 

“爷爷,吃粥。”

 

“唔。”秦老头闷声答应着,再不去看玲珑,低头认真喝粥,仿佛那碗里是世间第一的美味。

 

他要我做什么?玲珑的心“怦怦”撞着胸膛,握紧了金铃。

 

秦钟远没有注意她。

 

她该出声告辞吗?不,她该把招魂铃悄悄放回原处。放回去?叫那老人继续不生不死地熬下去吗,熬多久?还是,趁无人留意,把铃铛偷走?偷走?那她不就是杀人吗?

 

究竟怎么做?

 

玲珑心里乱哄哄的,等她回过神来,已经站在大街上了。她低头看看手里的招魂铃,原来自己已握着它走了很远。怎么办?她没法思考,唯一的反应是将金铃揣进怀中,往白龙馆的方向跑去。

 

【 最新更新请关注本人新浪微博@千夜Knight 】

1184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