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所谓青肿这种东西,通常都是第二天看起来最严重。叶兰心第二天早上一起床,往铜镜里一瞅,把自己都吓了一跳:哇,这歪眉斜嘴的猪头是谁啊!

她自己被吓到不算,本来端着银盆打算伺候她梳洗的宫女也惨叫一声就奔了出去,外面女官一听动静不对,踏进门来刚要说话,一眼就看到她这猪头样,楞了一下就立刻掉头朝外走,只吩咐了一句:“给殿下好好梳妆,不梳满两个时辰不许出来!”

叶兰心正对着镜子里那猪头发呆,隐隐约约听到说大越有人登门道歉,一看女官们朝外冲的架势,估计新来的这拨要跟昨晚那倒霉鬼一样,至少晾几个时辰,不过作为被打成猪头样的受害人,她对这种处置方式一点没有异议也就是了。

优哉游哉的梳洗完毕,叶兰心吃饱喝足之后,燃上一炉香,随手抽了本书靠在榻上看起来,这一下就快到中午时分,宫女跑进来问中午用什么饭菜的时候,她楞了楞,一击掌,总算想起来外面还饿着俩大越使臣呢。

不过再晾着会儿应该问题也不大。

慢条斯理的翻着膳食单子,叶兰心随口问了句大越来的都是谁,只见小宫女脸色很可疑的粉红了一会儿,才娇羞的一低头:“平王殿下……”

“……怎么不早说!”叶兰心撂下单子转身就奔出去:她别的美德没有,怜香惜玉可是一等一的好,啊,红衣美人啊,我怎么舍得你饿着~~

顶着半面馒头脸,塑月储君提起裙子开着小花的滚了出去,刚转过一道回廊,便看到了在亭中等候的那个人。

大越四月的天气,只早晚微微泌凉,中午阳光晴好,衬着一院子雪白的梨花,瓦蓝的天,仿佛整个世界都被包在了一块巨大的金色琥珀中一般静谧。

然后那个红衣的绝色青年就站在院中的亭子里。

依旧是红的衣,黑的发,肌肤白皙,衬着一双剑上秋水般明澈的眼睛。

只一眼看过去,叶兰心立刻就荡漾了,俗话说人家是好了疮疤忘了疼,她是疮疤没好呢,疼就忘了,美人当前,立刻把一切恩恩怨怨全抛脑后,一直线就冲了过去——

然后,她就完全忘记了自己四体不勤的特性以及她和萧逐之间一个物理性障碍——回廊。

结果,就当萧逐听到脚步声,在亭子里慢慢回眸的刹那,塑月储君顶着半张馒头脸跑过来,绊倒,铺平——

女官们掩面:上苍啊,饶了我吧……丢脸不带这样的好不好啊?

这一跟头摔得石破天惊,院子里立刻鸡飞狗跳,借机晾人立刻从故意变成了不可抗力,在场的女官只来得及向亭子里的萧逐和花竹意略点了点头,就飞跑出去处理自家储君。

从叶兰心扑倒的那一瞬间开始,萧逐就下意识的想要飞身去救,但是男女有别,他硬生生的顿住了,就看到她啪嗒一声铺平在地上,然后茫茫然的抬起头,一幅即不知道疼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呆样,明明一张脸清秀可人,衬上这样不知所谓的表情,立刻就变得稚气起来,仿佛一个七八岁的孩子。

不期然的,就让他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养的一只小小的狗,还没断奶,却固执的跟在自己后面摇摇晃晃的走,然后经常走着走着就噗通一声狗就不见了,需要在旁边的花坛里啊地沟里啊把小东西翻出来,找到之后,小东西还兀自睁着一对漆黑的眼睛,傻兮兮的看人。

想到这里,看着对面摔成这样也依然呆呆朝这边看的叶兰心,萧逐眨眨眼,忍不住笑了出来。

萧逐本就是绝色美人,这一笑,越发清逸俊美,眼波如动,他身后的花竹意对着美色吞了口口水之余,心里话说,幸亏难缠的女官顾着她们家储君走人了,不然就凭您这一笑,咱们肯定站到后半夜去。

根本就没察觉到自己居然笑了,萧逐转头,轻轻击掌,唤来院外侯着的自家侍从,吩咐去王府取些专治跌打的药来。

萧逐本是武将,这种药本就是常备,其精专程度不让御医。

侍从取来了药,萧逐拿在手里掂了掂,沉吟一下,递给了花竹意。

年轻的中书令不明所以然的眨了眨淡灰色的眼睛,看着手里小小玉瓶,萧逐点点头:“跌打药,我拿出去的话,怕她们不肯收,还是你拿去给她吧。”

花竹意想了想,把瓶子收起来,这时有宫女过来,带他们去偏厅用了午餐,又坐了一会儿,里面就传出话来,说请大越使者去见储君。

1663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