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别的不敢说,只要一面对美人,叶兰心的惜香怜玉指数就蹭蹭的蹿,刚从晕乎乎的状态爬过来,二话不说,就吩咐宫女先给大越来使端中午饭过去,吃完了就接见。

看着她脑袋上扎着绷带张罗来张罗去,女官们心里话说,昨天晚上豪气干云说无论如何一定要人家好看的那点子骨气哪里去了?一群人怨恨的瞪了坐在美人榻上那一脸荡漾的猪头储君一眼,二话不说,吩咐宫女立帘子。

叶兰心不明所以然的问了一句这是干嘛,储君殿下的女官皮笑肉不笑的挑了挑一边眉毛,说怕您再扑过去啊,摔残了臣等不得自杀谢罪去啊,您行行好,让我们多活几年好不好?

一句话说得叶兰心讪讪然的蹲回去,咬着手指头心不甘情不愿的看着萧逐和花竹意从帘子对面缓步走进。

呜,看不清楚,擦眼泪……

走进内室,萧逐看到的就是烟绿软萝帘后,一个秀丽女子斜靠美人榻上,长发披散,一双秀目低垂,额头上一圈白色绷带,半张面颊肿着,看上去真是……十分楚楚可怜。

脸是自己打的,额头是看到自己冲过来撞伤的——虽然后面这一撞多半是她自己的关系,但萧逐却全揽上身,只觉得心下愧疚油然而生。

都是因为他的缘故。

心下暗叹一声,萧逐抢前一步,单膝点地,漆黑长发无声滑落火焰般鲜烈衣衫,宛若泉水,他一字一句,声声诚恳,“逐特来向殿下请罪,还请殿下恕罪。”

说完这句,他垂首而向,从叶兰心的角度看去,只能看到他一线雪白颈项从黑的发,红的衣之间渗透而出。

这个男人即便是屈膝而对,也依然挺拔笔直,犹若一柄锋锐的剑。

叶兰心心下忽然一动,微微闭了一下眼,再睁眼的时候,眼神里已多了一丝微妙情感。

这时候叶兰心就感谢幸亏立了这么个帘子,萧逐的杀伤力陡然下降,她总算勉强可以以正常的思维模式思考了。

眼神一别,刻意不去看跪在当地的萧逐,叶兰心余光一扫陪跪在旁边的花竹意,中书令知机,立刻双手捧上德熙帝亲笔写的道歉函递了过去。

叶兰心接在手里。只打量了几眼信封,却不看内容,就把信放在了小几上,也不说话,只微微含笑看着面前两个青年。

萧逐心里一紧:来了!

你可以说塑月产疯子、偏执狂和粗神经,但是绝对不产省油的灯,叶兰心此人可以登上塑月储君宝座,就必然有其过人之处——呃,仆街这方面不算……

叶兰心慢慢在脑海里把自己想的东西理了一转,她端起旁边小几上的药汤,小呷了一口,玄色长袖掩住口唇,轻轻咳嗽了几声,才慢慢抬眼,先看了看花竹意,又看了看萧逐,伸出两根指头把信往外推了推,语气平淡,“就这样?”

萧逐抬头,一双极其漂亮优雅的眸子定定看向纱帘后的女子,看的叶兰心一阵心荡神驰,只差扑出去握住美人的手说没事,不就一两颗牙么,算啥啊,美人你没抽爽接着来,我还有三十多颗呢~

听到这句,花竹意立刻敛袖为礼,补上一句:“自然不会就如此算了,明日还请殿下赴宴,陛下会亲自向殿下道歉,并致以慰问。”

叶兰心没有立刻回答,她看了会儿花竹意,顿了顿,幽幽里带着因为牙疼而嘶啦嘶啦倒抽气的声音慢慢飘了出来,“如果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衙门干嘛?”

……说得好!花竹意在心里默默赞了一句;这么不要脸的话说得这么理直气壮,不容易啊……

不过,说不接受道歉,又能怎么样呢?难不成还要萧逐站在原地被她一拳抽回去,也抽掉一颗后槽牙?就算萧逐肯站在原地被她揍,不是他看不起叶兰心,就女人家那点力道想抽掉一绝世高手的后槽牙,这个,基本上,很难。莫非还真要两国明火执仗的打起来算?

再说这件事情说到底,算是叶兰心猥亵在先,萧逐最多是防卫过了头,就算胳臂肘不朝里拐也是要为自家亲王叫屈的,花竹意在心里挠了回头,刚要开口,只见眼前红影一动,萧逐扬袖止住他说话,一双秋水仿佛的眼睛笔直的看向垂帘后的叶兰心,一字一句道:“逐愿意尽一切努力,弥补殿下。只要逐能做到。”

那样笔直的眼神。

毫无阴霾,毫无做作,面前这绝色青年说出这样的话,没有什么官场套话,就是这么告诉她,他能做到的,他都会为她做。

叶兰心在一层帷幕后定定看了他片刻,忽然展颜一笑,却没接这个话头,另起一段:“昨晚大夫告诉我,我这牙啊,长不出来新的了。”

那是,您二十岁了再长那是智齿,“所以?”花竹意敛袖接了一句。

帘子里又是幽幽一叹,“所以,这算是终身残疾。”

“……然后?”

“这让我以后怎么嫁人啊……”

更加幽幽并倒抽气的一句,成功让当场尸横遍野,萧逐被雷得浑身一震,周围女官侍从也被这句话震撼了个脚步踉跄,整个场中巍然不动的除了发话人,就是依旧保持笑眯眯本色的中书令大人。

花竹意问道:“殿下的意思是……”

“让平王殿下嫁给我吧。”

好不容易站起来的大家再度被雷倒,至于当事人之一的萧逐,已经浑身僵硬到一扒拉一爪子渣的程度,大概已然不知道叶兰心到底在说什么了。

呃……似乎……太过激了?

瞄了一眼已经站不起来的女官们,叶兰心左右看看,似乎也觉得有点不对,沉吟片刻,她才勉强迟疑着开口:“……呃,如果这个要求实在太过为难的话……”她顿了顿,然后在一群人看到曙光的前一秒,把他们重新炸了个尸骨无存。

“那就勉为其难,我嫁给他好了。”

2198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