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文在线
  • 百文一周谈
扫码关注百文在线
发现阅读新方式
了解更多趣味内容

西风清浅,明媚的晨光如碎金一般洒下,覆盖着重重琉石碧瓦,给这冷寒如斯的阑廷宫添了一丝薄暖。

 

真是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

 

容妆伫立在宣宸殿前,素影翩翩,望着远处,宣宸殿前玉阶重重,站在殿前可远目眺望。

 

有小太监过来通报道:“姐姐,御医叶羽铮来给皇上请平安脉。”

 

容妆听闻‘叶羽铮’三字,蓦地心里一惊,忙道:“快请进殿里。”

 

容妆早听闻叶羽铮已被乔钺钦点为御侍,在御医院的地位一跃而生,心里还极是为他高兴。

 

御前侍奉大多都由年老之人担任,极少像他这般年轻有为。

 

转身回到宣宸殿,片刻后,叶羽铮轻步踏入,他身着淡褐服,身后跟随着一个背着药箱的医侍。

 

容妆上下打量一番,淡褐色外服乃是御医院的官服,男子墨黑长发用银簪绾束,一脉温润的面容亦是占尽风流。

 

叶羽铮见到容妆微怔,随即缓缓而笑,唤道:“妆儿?”

 

“好久不见,羽铮。”容妆端然而立,盈盈笑着。

 

这几年入宫后,因叶羽铮不侍奉御前,也未曾见过几面,如今好了。

 

叶羽铮家中世代从医,他的父亲叶昔白是前任御医院院首,叶羽铮自幼学医,在宫中当差已有多年,虽年轻,可医术精湛,且仁心仁术。

 

与容妆兄妹三人自幼相识,关系匪浅,他待容衿尤其温让,不似自己,与容徵更近一些。

 

容妆一向以为他同容衿是一对璧人。

 

但此时看着他的笑脸,容妆不由一阵悲凉漫上心头,目光扫过大殿里的众多宫人,忙收敛道:“叶御医是来请平安脉的吧?皇上还在内殿忙着,你先坐下等等吧。”

 

“是。”叶羽铮的目光也扫视四周,于是恢复一派恭谨的神色,由容妆指引落座在一旁。

 

待内殿的门开启时,已经是一刻钟以后了。

 

年轻的男子越过三重帘幕,缓缓走到外殿,容妆微微俯身施礼。

 

他走到容妆面前时,停下脚步盯着容妆,笑道:“还未恭喜你,还能留在御前,你这地位真是不可撼动啊,哈哈……”

 

容妆温和的笑道:“王爷说笑了,容妆不过奴婢,何来地位不可撼动之说。”抬眸,盯着男子的黑眸,笑意吟吟的再道:“倒是奴婢还未恭喜王爷。”

 

乔允疏,先帝第四子,因其生性潇洒恣意,乔钺登基后封为潇王,但未给封地,亦无实权,只在各州主城为他建造行邸,供他游玩所居。

 

先帝嫔妃少,子嗣单薄,只有四子一女,长子乔允榕乃太后白翾所出,早夭,二子乔允洵已被乔钺赐死。

 

正因为四子乔允疏生性似淡薄名利,多年来向来独善其身、安之若素,才保全了他如今此身荣华。

 

从前他来给先帝请安时,也常会与容妆戏言几句,容妆也见怪不怪了。

 

乔允疏调笑道:“瞧你和本王互相道喜的,不知情的还以为你要和本王成亲了哈哈……”

 

容妆面色不改,淡淡道:“王爷这话可折煞奴婢了。”

 

乔允疏一摆手,月白衣袍的广袖流光翻动,“好了,本王和你开玩笑的,咱们认识这么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要总这幅死板的样子,无趣的很。”说着眼神瞟向后面的叶羽铮,道:“呦,叶御医也在啊,来给皇兄请脉的吧。”

 

“见过潇王。”叶羽铮拱手作揖。

 

“成,你们忙着吧,本王还有事,走了。”乔允疏说着大步往殿门走去。

 

容妆盯着乔允疏远去的背影淡淡道:“王爷好走。”转而对叶羽铮道:“我们进去吧。”

 

叶羽铮抬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容妆前面走着,守门内监打开殿门,进了内殿,见乔钺坐在桌内沉着脸,仿佛若有所思。

 

容妆轻道:“皇上,叶御医来请平安脉。”

 

“嗯。”乔钺抬眼扫了一眼,叶羽铮忙下跪行礼:“微臣叩见皇上,皇上万安。”

 

“起来。”乔钺淡淡道,叶羽铮旋即起身,身后医侍奉上药箱。

 

片刻,诊过脉之后,叶羽铮告退,容妆忙道:“奴婢送叶御医出去。”

 

走出宣宸殿,容妆带着叶羽铮往远处些,方开口道:“羽铮,之前在殿内人多眼杂,不便多言,你可还好?”

 

容妆细长的墨眉紧紧蹙起,直盯着叶羽铮的眼眸,似带着一丝歉疚与同情,叶羽铮突然轻笑,带着微微苦涩,他说:“妆儿我没事。”语调极快,旋即补充道:“倒是你,前些天听说你差点为先帝殉葬,我着实吓坏了,可是又没办法,幸亏皇上救了你。”

 

容妆勉强的笑了,明眸凝视他道:“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衿儿她……”只是突然的,容妆不知道该如何说下去,她知道若说出来的话无疑是在叶羽铮的伤痕上撒了一把盐,让他痛苦加倍。

 

“不就是她要进宫么。”叶羽铮仿佛说的风轻云淡,可是容妆紧紧盯着他的眼睛,那里分明有悲苦。

 

“你不在乎?”

 

“不,我在乎,我当然在乎。”叶羽铮苦苦的笑着,语气里有一丝怅然若失,“我喜欢容衿不是一日两日了。”

 

容妆沉吟道:“正因为我知道,所以……”不待容妆说完,叶羽铮当即打断她,他的语气柔和却笃定,“你不用劝我,我没事,我已下定决心,我会等,等皇上厌弃了,等她没有利用价值了,等到她能够出宫的那一日,一年,两年,十年……一辈子……她出不来,我就在宫里陪她一辈子,反正御医这位子是可以一直做到老的,我又何惧。”

 

“……”容妆一时无言以对,她是觉得无论再说什么,都只是在加重叶羽铮的痛苦,不由长吁一气,抬手拍了拍叶羽铮的肩膀,缓然道:“你千万……好好顾着自己,御前侍奉不同其它,定要万分谨慎。”

 

“我会的。”叶羽铮笑道:“你也一样。”

 

容妆心思低沉间,略一侧目,明眸流转瞥见一抹黑衣墨影绰然,心下一惊,忙道:“你快回去吧。”

 

容妆没有回头,而是整理心绪,就那样站在原地,眼眸直望着叶羽铮快步离开的背影,直到消失,容妆方转身,走向乔钺,微微躬身道:“皇上。”

 

明媚的阳光洒下,汉白玉的地面染了一层薄金,容妆垂着头,盯着地面,听乔钺不带一丝感情的冷音响在耳畔。

 

“你对他倒很在意啊,还亲自送出殿外。”乔钺冷笑,“莫非想做叶夫人?”

 

容妆诧异,抬眼看着他,忙驳道:“不是,只不过奴婢与叶御医自幼相识,许久不见多聊几句罢了。”

 

“不是最好。”乔钺脸上的笑完全褪了,只剩下疏离冷然:“朕自然知道你们的关系,青梅竹马那又怎样?这辈子没朕的允许,你想离开朕身边,也只能是痴心妄想。”

 

忽地一阵凉风习习,漾起的寒意微微平息了容妆心下升腾的火气,她嘘了一口气道:“……是。”

 

“朕要走走,你跟着。”

 

“……是。”

 

容妆跟在乔钺身后款款而行,身姿纤柔,素影绰绰。

 

而一众随侍宫人皆缀行在后面远处。

 

这几日连着都是大晴天,风光柔和,现下时近中午更是多了一分暖和,在殿内反倒觉得寒沉,能出来走走正和容妆的意。

 

容妆环顾着四周,细眉微微蹙着,乔钺选的这条路并不是常走的,很偏僻,是通向后宫西北角的。

 

因是偏道,后宫西北角的宫殿本就不多,而如今还都未住进嫔妃,来往的人就更寥寥无几,静悄悄的,倒也安静。

 

氛围安静下来了,容妆的心里开始止不住胡思乱想,最先想到的就是方才叶羽铮神色的凄苦,还犹在眼前。

 

她犹疑了一会儿,终是开口问道:“皇上……”

 

“想问叶羽铮?”乔钺微微侧目,看了一眼后面的容妆。

 

容妆亦盯着他,“正是。”

 

乔钺神色冷了一分,回过头,半晌才开口道:“前几日朝中有个老臣病了。”

 

容妆静静的听着,没有打断他,也不敢接话,乔钺继续道:“朕派了御医院的多位御医同去给他诊治。你不妨猜猜,结果如何?”

 

容妆垂下眼眸,墨黑羽睫微微颤动,思索了片刻,默声道:“总之,叶羽铮不会是最出色的那一个。”

 

“看来你真是了解他。”乔钺冷哼了一声,淡淡道:“他当然不是最出色的那个,但只有他最诚实。”

 

容妆忽然明白了,乔钺道:“御医回宫之后向朕回话,所有的老御医都是一套说辞,极力保证一定会尽力将人治好,唯有叶羽铮没有,他反而告诉朕那老臣回天乏术,他拼尽全力也只能给他减少痛苦,让他多活些时日。”

 

容妆了然的点点头,问道:“那皇上,这也许是叶羽铮医术不佳呢。”

 

虽是这么说,但她怎会不知,唯有叶羽铮敢直言不讳,他的医术虽然不是御医院最好的,但也决计不差于别人。

 

“你觉得朕是傻子吗?”乔钺挑眉反问,瞪了容妆一眼。

 

容妆一笑,“奴婢哪敢这么说,皇上圣明,御医院那些人向来都是一副样子,都想着极力保全自己的一身荣誉,哪里敢当着皇上的面说出如叶羽铮那番傻话。”

 

“所以朕才抬举他。”

 

容妆接话道:“那群虚伪之辈,自然不配侍奉御前。”

 

却不由笑了出来,叶羽铮的憨厚忠实终究为他赢得了锦绣前途。

 

“看来,你很是为他高兴啊。”乔钺冷道。

 

容妆抬眸,正对上他微微侧目的黑眸,心里一阵异样的感觉升腾,忙莞尔道:“奴婢也是为皇上高兴,得贤如此。”

 

乔钺没有说话,容妆偷偷觑他,紧抿的唇度与冷漠的神态仿佛昭示着他此刻的不悦。

 

容妆觉得莫名,却没敢再说什么,只是继续随着他走着,乔钺的步伐并不慢,此刻已经走出了很远。

1190 阅读 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