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96adc9effd7d82f11e4d0293137d92a82

 

一、魅狐

西门龙锦,这个名字在九幽大陆代表着强大,代表着无可匹敌。

因为这个名字,“西门”这个已然没落的姓氏,再一次成为九幽大陆第一姓氏,而西门龙锦这个名字,也响彻了整个九幽大陆,成为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战神。

“……当是时,天地一片寂静,只见龙锦大人踏着避水问晴兽而来,手中双龙缠月矛一挥,刹那间横扫千军,无人可挡,敌方将领两股战战,翻身滚落下马,不战而降!”说书先生醒木一拍,双目圆瞪,气势如虹,仿佛他便是那脚踏避水问晴兽,手持双龙缠月矛的龙锦大人一般。

“好!好!”

“好!”

底下欢呼叫好声顿时响成一片,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酒楼戏馆里最是流行这样的段子,而近几十年来,这样的段子里说得最多的,便是年少成名,英勇无敌的西门龙锦了。

“莫先生,再来一段!”

“说说龙锦大人与无妄海三首恶蛟那一战吧!”底下,有人高声提议。

“好!”说书先生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手中醒木再次重重拍下,“话说在九幽大陆之东的无妄海中,有一头三首恶蛟,那三首恶蛟法力高强,已有呼风唤雨之能,在无妄海作恶多端,周遭民众深受其害……”

 

整个酒楼大堂的客人都被带进了说书先生营造的故事氛围之中,唯有临街靠窗位置上的一个锦衣公子悠闲自在地饮着酒。

那公子看起来不过双十年华,生得十分俊俏,唇红齿白,眸若星子,一袭藕荷色的锦缎长袍松垮垮地套在身上,露出一截精致的锁骨,看起来雌雄莫辨,端得是风流不羁。

唯有白皙平滑的脖颈和胸口微微的起伏表明这是一个女子。

她笑吟吟地看了一眼台上口若悬河说得天花乱坠的说书先生,拿起酒杯递到唇边,却发现酒杯不知何时已经空了。随手又倒了一杯酒,饮了一口刚放下,只见手边一道黑光一闪,酒杯又见了底。

她弯了弯唇,抬起左手,晃了晃腕上的墨玉镯子,那镯子似乎被她晃晕了,“叭嗒”一声掉在了桌子上,却原来那墨玉镯子竟是一条黑色的小蛇,那小蛇还长了三个脑袋。

 

“西门龙锦!”那三头小蛇怒了,盘成便便状昂起三个小脑袋瞪着她,细声细气地吼,“不就喝你一口酒么!至于如此小气!”

她笑了起来,伸手依次将它三个脑袋都弹了一遍,“要叫主人。”

“主人……”被弹得晕头转向的三头小蛇只得没骨气地软趴趴地求饶。

她笑眯眯地摸了摸它的的三个小脑袋,说了一声“乖”,然后便伸出手,任它爬上她的手腕,乖乖绕成一圈首尾相连,再次化为一个墨玉镯子。

“……那三首恶蛟见龙锦大人来战,竟是完全没有将其放在眼中,傲慢不已,他张口吐风,风中带有沼气,天地瞬间暗成一片,沼气所到之处,生灵无一幸免……”说书台上,那说书先生仍在涛涛不绝。

首尾相连幻化为墨玉镯子的三头小蛇默默垂泪,它也威风过的,也曾叱咤风云雄霸一方的……如果不是碰到了这个恐怖的女人……

这女人简直是它命中的克星啊……

 

这厢喝着酒,那厢说书先生的段子也快到了尾声的阶段,自然是龙锦大人威风凛凛大获全胜,三首恶蛟被打得涕泪横流主动投降,认了龙锦大人为主。

这时,酒楼门口走进一个白衣少年,立时引起了大堂内诸位客人,尤其是女客的注意,那少年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容貌生得极美,尤其是眉心那一点鲜艳至极的朱砂痣,更为那原就几近完美的容貌添了十分姿色。

九幽大陆是一个人妖混居,强者为尊的世界,那样的容貌气质一看就不像是人类所能够拥有的。

“那是魅狐一族的吧。”有人悄声道。

“嗯,你瞧他眉心那颗朱砂痣,正是魅狐一族的特征之一。”一美貌妇人笑着接话,声音却没有放低。

“这么漂亮的小家伙,身上竟然没有私有标记,是无主的呢,怎么会出现在临渊城……”有人说着,露出了贪婪的目光。

那白衣少年似乎全然没有感觉到那些不善的、带着贪欲的目光,只是兀自在大堂里扫视了一圈,最后视线落在临街靠窗的那个位置上,眼中露出了欣喜的光芒。

他正要上前,却被人拦住了去路。

“你是谁家的逃奴?”那拦路的是一个中年大汉,他紧紧盯着白衣的少年,眼中是掩不住的贪婪。

 

魅狐,是狐族的分支之一,天生可以化形,且化形之后都是绝色。因其魅惑天成,得名魅狐,然而绝美的容貌却成为了它们噩梦的根源,在九幽大陆,魅狐的身价极高,据说一只活着的魅狐可以卖到十万金的高价,就算没办法活捉,魅狐的妖丹也可以卖到六万金,因为服用魅狐的妖丹可以令人容颜不老。

由于以上种种原因,魅狐一族几乎濒临灭绝,活着的魅狐寥寥无几,且一般都是大人物的私宠。

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有一只没有被打上私有印迹的魅狐出现在临渊城最大的酒楼里,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我说王鹏,你这就不道义了,这只魅狐出现在无方酒楼,自然是见者有份,你是打算独吞么?”大堂右侧传出一个讥诮的声音,说话的是一个精瘦的年轻男子。

“这样吧,我出十万金买下他,钱给在场众人均分,如何?”先前开口的美貌妇人盯着站在门口的少年,笑道。

“这只魅狐容姿出色,比起城主府的天绝公子还要胜上三分,十万金的价格实在是辱没了。”那精瘦的男子嘿嘿冷笑。

“十三万。”美貌妇人斜睨了他一眼,笑着加价。

“十六万。”一个娇娇怯怯的声音响起,竟是一个清丽的少女,她看着站在门口的少年,眼中有着不容错辨的怜惜和痴迷。

“二十万。”见竟然有人跟她竞价,那美貌妇人嘴边笑意未减,眼神却凛冽了起来。

“三十万。”那娇娇怯怯的少女眼睛眨也不眨地加了十万。

“四十万。”美貌妇人冷哼一声。

“六十万。”那少女看了妇人一眼,又轻松加了二十万。

“你这小姑娘,是成心跟我过不去么。”美貌妇人怒道。

“谁人不知南宫大娘练的是采阳补阴的功法,这位公子落在你手里怕是没几天就香消玉殒了,我家小姐善良,看不过才出手的,而且价高者得,又有什么好抱怨的呢。”站在那少女身后的一名婢子笑着道。

 

7870 阅读 0 评论